如何護持親人往生文/常 隨

  俗話說:中年多變故。隨著我們成家立業,逐漸步入中年之際,父母親也在不知不覺之中發蒼視茫、逐漸老邁了!眼見慈愛的雙親,一生為我們做牛做馬,辛苦備至,在遲暮之年,時日不多,卻仍然資糧未備、道業未成,身為子女的我們,內心能不感到焦急萬分嗎?

  現代人多提倡“生涯規劃”,舉凡子女學業,個人事業,莫不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詳加計劃,細想,人生數十寒暑,如夢幻泡影般,匆匆而逝!我們肯為這短暫的“夢幻人生”,詳細規劃,卻少有人肯為那永恆莊嚴的往生道業,做“生”涯規劃,這樣怎算是—個有智慧的人呢?尤其是我們最親、恩德最重的父母的道業、更是要我們早日規劃、努力護持。所謂“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這是我們日夜所企盼的!

  然而,親人能否往生,卻有其主、客觀因素,必須因緣具足,才得往生。所謂主客觀因素,就是往生者本人深信切願執持名號,家人平日盡心護持,臨終謹慎從事、如法助念;加上蓮友從旁幫忙,誠心助念。主客三方,因緣和合,如鼎三足,一定百不漏一,萬修萬人去了!

  如何護持親人往生,依時間的過程,略分平時、病後、臨終,三個階段來敘述:

  (甲)平時:

  一、陪做功課:認真、有恆地做好早晚課,是往生資糧的主要來源。老人體力較差,精神不繼,坐下來就容易打盹,而且氣力不足,要持續出聲念,也力有未逮。若子女能常陪老人家做功課,自己的功課不斷,而父母道業有成,豈不一舉兩得!

  二、鼓勵散課:一般老人心常散亂,有的回憶過去、憂慮未來;有的擔心子孫,猜疑他人;瑣碎細事,常起煩惱。修學淨土,應當憶佛念佛,淨念相繼。平時常雜念紛飛,往生恐有障礙。如能鼓勵親人克數散課,紛散雜念,就能漸趨純淨。所謂“事父母幾谏”,這也是要子女勉力去做!

  三、行解相應:淨土法門著重信願行,不一定要深入經藏,但也要先行隨分解。父母年過半百,固然不須研經學教,但對於佛法的大要,尤其淨土法門的要點,必須再三強調,深烙腦海。如此方可使父母親人,痛念生死無常的苦楚而發菩提心,以深信切願的志向而持佛名號。

  然而漫談無根,不如引經據典。因此每天晚課後,不妨念—段經文法語,再針對親人的情況引申對治。如此既有根據,又機理雙契。至於所念的經文法語,不必龐雜廣泛,但直指淨土宗要,言簡意赅即可,以下幾部提供參考:

  (一)印祖文鈔(或文鈔菁華錄):文鈔普被三根,大凡敦倫盡分,深信因果,專修淨業,去障除病,內容包羅萬象,卻又處處指歸淨土要義。可以說是近代人修學淨士、出離生死的無上妙方!

  (二)龍舒淨土文:言語近而意旨深遠,內容完備卻又簡潔扼要。詞語殷勤懇切,可謂剖心瀝血,又夾以事例法語,是一部事理完備的淨土宗概要。

  (三)無量壽經四十八願:知阿彌陀佛慈悲本願,使親人的發心與佛心相契合。尤其第十八願十念得生願,令一切念佛人,對往生生起無窮的期望與信心!

  (四)雪公老師有關淨土的開示如:雪廬老人淨土選集、新元講席貢言、淨土安心法門等。雪公老師一生專弘淨土,所說法要殷殷懇懇,毫無廢言;一字一句皆如暮鼓晨鐘,足以振聾發聩,為往生西方的最佳導航。

  (五)往生實錄:尤其明倫月刊所刊過的往生事例,都是當代蓮友大德,甚至有些是父母所認識的蓮友,讀來倍覺親切,容易生起“彼既丈夫我亦爾”的精進奮發的志向!

  (乙)病後:

  老人身體脆弱,而無常迅速,猶如石火電光,人道機緣卻往往稍縱即逝。因此子女對父母道業要念茲在茲,對父母的身體也要反應敏銳,一有病痛,就要有無常將至的心理准備,而迅速采取行動:

  一、告知病情:父母若得重病、絕症,須委婉告知,不必一味隱瞞,致使措手不及。並且善加慰導,早為往生道業,作最後沖刺!此時子女陪作功課要更密集,督導散課須更懇切。早晚課應加強發願,及祈求臨終無障礙。

  二、啟請善友:啟請熟識知識蓮友,定期陪父母念佛,並開示祖師法語。這些開示與鼓勵,將如清涼劑般,不僅能消除病人的煩惱,也能使久病頹喪的身心,一次次的提振起來。

  三、勸慰發心:每個人宿生都有業習,今生也難免許多業障。在經久病的折磨,更容易唉聲歎氣、怨天尤人。如何針對父母的內心障礙,加以對治化除,是病後開導的一大課題。這時須經常引導父母發起三種心:

  (一)忏悔心:令知這些病苦障礙,都是過去、今生,自己所造的罪業招感而來的。必須在佛菩薩、大眾前發露忏悔,不再怨天尤人。內心忏悔清淨,念佛就容易感應。

  (二)菩提心:發菩提心,則心與佛氣氛相同,定能感應佛慈接引。因此勸父母發菩提心自念過去、今生父母仍輪回六道,其恩德未報,願往生西方,再回入娑婆度父母家人及一切有緣人;並願今生所受種種苦難,不願他人再受;願能往生再來度盡一切同受苦難的眾生等。

  (三)信願心:人生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且能得聞淨土法門,此又難上加難了!如此良好機緣,若今生不往生,一入輪回萬劫不復,永難再遇得度機緣了!而西方極樂,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上善聚會,清淨莊嚴。佛言所說,經典所載,決不騙人,況且往生前賢,多如牛毛,只要依經典所說深信切願,絕對可以往生,不必懷疑!

  四、依靠阿伽陀藥:

  久病之後,家人往往病急亂投醫,終目忙於找名醫、跑偏方,把病人當“藥櫥”及“實驗品”,反而把重要的念佛,求生西方最緊要的事,排在其次,或漠然視之!,因此生活的步驟亂了,佛號也提不起來了,等到醫藥罔效,無常已至,措手不及,便颟顸而逝,兩頭落空,真是令人惋惜!殊不知阿彌陀佛是阿伽陀藥,萬病總持,能一心念佛,壽未盡則病速愈,壽已盡則速往生。其中的輕重賓主,此時必須決然判明,不可混淆!這才是真正求往生的人!甚至也有人平時念佛求生西方,病後卻反而對阿彌陀佛失去信心。而改念其他經咒,忙於做其他法事,將終日練習的“看家本領”、“往生靠山”,束諸高閣。以為:“念佛不夠力,須再念其他!”平日八識田種下這種“不信”的種子,臨終如何依靠佛力往生?藕益祖師說:“非信不足以啟願,非願不足以導行”,“信”立不住腳,“願”、“行”當如何真切?而且雪公教化,師承印祖,莫不極力提倡,專修淨土,專念彌陀。諄諄教誨,言猶在耳!若病後亂了陣腳,雜亂無章,那麼有師承,竟然變成了無師承,可貴的無價珠寶從此拋了,豈不大大可惜!

  五、溝通家人:平日即須度化其他家人,病後更要加強臨終助念的溝通。可將臨終三要、饬終須知等開示,拿出來與家人研討。對於重病、絕症的安寧照顧,避免不必要的急救、無意義的延長生命等,要事先取得共識,以免其他家人,由於無知愚孝,反而障礙父母的往生大事,將父母推溺於輪回大海。

  六、准備助念事宜:助念的場地,可先設想周全,力求莊嚴干淨,令往生者能安適,蓮友助念也方便自在,該准備的物品是否備妥完善?如:床、被等。都放在固定地方,交代清楚,緊急時馬上能取得。

  七、寫好“臨終緊急處理程序”;放在家中人人知道之處,並影印交待相關人等。內容從病危助念場地的安排、助念物品的放置、家人的電話、請求助念的單位、個人的電話等都一一寫清楚。以免緊急時,心慌意亂、掛一漏萬。若能事先啟請一二位熟識、有經驗的蓮友,當助念時的總干事,到時坐陣指揮,安排一切助念護持事宜,那就更加穩妥了!

  【丙】臨終:

  護持親人往生,到臨終時是最後成敗的關鍵。前面辛苦的鋪排,就是為了這時候能開花結果。也由於“平時”、“病後”的種種准備,“臨終”便自然能按部就班、水到渠成。

  一、依緊急處理程序,冷靜處理:若誠心誠意為父母往生道業,虔誠念佛,必蒙佛加被,內心自然趨於平靜,不會過於哀傷而亂了方寸。

  二、助念安排:每班以一個半小時或兩個小時為原則。每班盡可能安排一位“值班干事”,擔任該班現場指揮以溝通家屬,護持亡者。凡是助念場地的空調、通風、位置調度、引磬輪換、啟請慰導、排除障礙等周邊護持,都由值班干事指揮,以護持助念順利進行,達到最大的助念效果。

  三、注意適切的慰導:臨終適時的安慰、開導,可使親人生起深信切願的心志。所以印祖臨終三要,第一要便是“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而親人斷氣前固然要為他慰導,斷氣後,神識並不一定馬上離開。因此斷氣數小時內,也須視情況慰導,但不必太頻繁或慰導太久。

  四、家人投入:臨終是往生或輪回,千均一發的時刻。試想,這時的親人多麼須要我們的幫助!因此,家人須萬緣放下,全力投入助念,不可將助念托給蓮友,而自己瞎忙於喪葬之事。因為家人與父母最親,念佛最能懇切!喪葬之事,不必急於一時,待助念完再辦理即可。家人助念也須排班,可采坐姿,不必定要長跪、或盤腿。因為如果不是久修習慣的人,必定腿痛而無法專心念佛。家人助念可坐在後排,或亡者的腳下,以免動情哭泣,而影響亡者的正念。

  以上種種護持工作僅供參考,因各人家庭情況不同,因緣有異,未可一概而論。如何施行也須視個別狀況,加以增減。然而護持親人往生,有一不變原則——凡有益親人往生之事,不論大小,現在就盡力去做;凡有害往生之事,不論大小,現在就要盡力排除!

  《阿彌陀經》上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父母的福善因緣要早日籌辦,子女對父母的護持,則要直下承擔,付諸實行!光陰易逝,機緣難再,一旦父母不再,便成子女終生遺憾!誠然,往生有其主客觀因緣,但是,為者常成,行者必至;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為人子女的,但求恪盡心力,努力耕耘,但願阿彌陀佛,憫我愚誠,垂慈接引,若父母能因此蒙佛哀憐攝受,往生西方,從此俯謝娑婆,永斷生死;與諸聖眾,共沐蓮池,把臂言歡,直趨無上佛果,豈不妙哉!願與諸蓮友大眾共勉之!

(錄自《明倫》雜志)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