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念人應該了解的幾點一、發心幫助他人念佛往生西方,就是替代如來擔任度化眾生了生脫死的一大責任。我們執行這個救度眾生的大事業,必定要切實認真行事,切切不可敷衍了事,贻誤他人了脫生死的大事因緣。謹慎!謹慎!

二、凡到病人家裡來助念,先須召集親屬,說明凡人臨終,乃超升和墮落的最要關頭,這個責任是在你全家親屬的身上,你們做家眷的人,若要使病人超升,不致墮落者,必須一一都要聽從我們助念的指導,一點不可違反,那就保證臨終的人,必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三、助念的人到了病人房裡,對病人的態度要誠懇,說話要平和,病人聽到見到,心裡就不會懷疑了。先要贊美病人平素的善行,使病人心生歡喜;其次再說種種善巧的法子,使病人心生安樂和生起求生西方的正信。助念的人看見病人,應該把他當作自己的親屬想,要曉得在這生,雖然不是真實親屬,或一生、二生、三生前,也許做過親屬,不能全說沒有。助念的人,若能將病人當作自己親屬想,那幫助念佛的心,就比較親切得多了。

四、病房裡頭,除對病人講開示外,其余一切的人、一切的話,不准對病人接談,也不准在病房裡閒談雜話,免得病人聽到分心,忘失正念。如有親戚鄰居,欲來探望病人者,助念的人,須要問他:“你來是為幫助病人念佛不是?”若是的話,便須聽助念的人指導,免得發生妨礙;若不是來為幫助念佛的,那就隨時對眷屬說明,領客人到別的處所去招待,免得病人相見,發生情念,妨礙正念。這是助念人的責任所在,不可怕難為情的。若是為面子人情的緣故,妨礙病人忘失正念,不得往生者,那就是違反我佛度生的本懷,也不合於助念的宗旨了。

五、念佛或六字四字,或緊慢高低,必定先要問過病人自己的歡喜。如病人不會開口講話,那麼念佛不可太緊,若緊,就聽不清楚;也不可太慢,若慢,就氣促接不上,尚且會容易昏沉;也不可太高,若高,助念的人,自己難能持久;也不可太低,若低,聽不分明。所以念佛最宜不緊不慢,不高不低,句句分明,字字清爽,使病人句句入耳,字字經心,這樣的念佛,真正是為助念。切切不可隨自己的意思,緊的緊、慢的慢、高的高、低的低,若是這樣的念佛,雖是助念,那病人難得利益。要曉得助念是因為病人臨終的時候,元氣衰極,自己念佛提不起的緣故全靠他人把這阿彌陀佛的洪名,念得分明清楚,使病人的心,念念歸入這句阿彌陀佛的洪名上來。常常要關照一切的事情,不使動搖病人的心念。使病人的正念,念念繼續,命終最後一念的心,隨著所念的佛,往生西方。這是我們助念的人,達到替代如來擔任度化眾生,了脫生死的責任的真實目的了。

六、或助念經過幾多的時間,病人忽然精神發旺過前,也能說話或歎息,以及身體活動,種種情形,那麼助念的人,須要注意,切不可作好起來看。病人如有這種情形發現的時候,不過二小時就會斷氣。比如一盞油燈,油慢慢的盡,那燈光也慢慢的暗,到了油盡完的時候,那燈光忽然發亮,頃刻就滅了。凡病人將欲斷氣的時候,多有這類的情形。往往聽說:“助念多日了,病人忽然精神發旺,也能說話、歎息、種種情形。那助念的人,沒有相當的經驗和見識,當做病人好起來看,就停止助念了,未過二小時,那病人即斷氣。”所以對於這種境界,我們助念的人,須要認識的。

七、助念人才到,若遇病人的氣剛剛斷了,或氣斷已過一、二、三個小時,如有這樣的情形,助念的人,切不可作沒要緊看。要曉得這個時候,是最緊要的關頭,最好先要高聲開導過一次,然後才助念。因為病人斷氣後,無論親屬有無哭號,他的心一定是惱亂的。若是高聲的開導,亡人的心,即能知覺。由知覺開導故:一者,亡人的心即有所歸依(佛號聲相分明),當下惱亂成為正定;二者,也知發願求生西方。(心知喜聽佛號即是願生西方。)開導宜高聲,言語要簡明,說道:“某某人!你過去所有的善事、惡事,統統不可想著它;家中子孫財產,統統放下,一絲一毫不可掛戀,一心一意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我們大家幫助你念佛,你的心專門聽大家念佛。念念靠定這句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去!你的心專門聽大家念佛,念念靠定這句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去!(從“你的心”到“求生西方去”止,必定要喚二次。)”已開導後,隨即開始助念。在這個時候助念,須要高聲,專念四字佛號。如亡人平素有信願求生西方的心,定能得生西方的;如平素無信願求生西方的心者,那麼臨終時,聽到佛號的功德也不可思議。《地藏經》說:“未來現在諸眾生等,臨命終日,得聞一佛名、一菩薩名、一辟支佛名,不問有罪無罪,悉得解脫。”所以臨終幫助他人念佛的功德,真是大得不可思議呀。

(文:轉載)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