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嚴法師:人,為何而活?

聖嚴法師:人,為何而活?

 

問:如何在生命的逆境中,將受傷、瞋恨的心轉為感恩心,並感恩傷害我們的人?

答:感恩的意思是說,我從對方身上學到了經驗,使得自己更成長、更提升。受到傷害,是很痛苦的一樁事,被折磨也是很痛苦的,但是往往也是鍛煉自己意志的時候。在這樣的狀況下,還能一步一步走的穩,跌倒了再站起來,這種人是最堅強的。

我年輕的時候,批評我、打擊我的人很多,當時我覺得不舒服,也真的有一點埋怨。但是他們看不起我的時候,我就想到這是我的業障,如何消業則是我的功課。

譬如當年我要去日本留學的時候,原本已經有一位馬來西亞華僑准備提供我全額的補助,讓我在日本能好好讀書。結果有一位法師跟他說了一些話,說資助我等於害了我,因為到日本留學的出家人幾乎都還俗了,這位華僑因此就不資助我了。那時,我真的感到非常痛苦,後來想一想,為什麼一定需要他的支持?如果他不支持,我就去不成了嗎?

最終我還是去了,我去日本的時候身上沒有什麼錢,只有一張飛機票和三個月的生活費,學費都還沒有著落就去了,心想到了日本以後自然會想出一些辦法的,因此鼓勵自己要堅持下去,後來我還是把書讀完回來了。

我回來以後,第一個想感恩的人,就是當時阻撓我的那位法師。

問:面對社會快速的變遷,強烈的物質誘惑,我們要如何在復雜、變動的環境中,建立有意義的生命價值呢?

答:我提倡的「心靈環保」目標,就是讓自己過得健康、平安、幸褔、快樂,同時盡力而為,讓周遭的人也能夠過得健康、平安、幸褔、快樂。所謂的健康,就是身體沒有病痛,作息正常;心理健康則是不貪得無餍,也不失魂落魄,而是安於本分、盡分盡職,也就是安分守己。

什麼叫作快樂?快樂即是知足常樂,對於得不到的事不打妄想。雖然我曾以「有也好,沒有也好」這句話來勉勵大眾知足常樂,但這並不等於說最好是沒有,什麼都不要;而是說,基於因緣和自己的褔報,當機會來的時候不放棄,成名也不放棄,有權也不放棄,可以用此名和權利來奉獻、服務社會。但是,如果是為了一己之私而得到這些,這將會是痛苦的,又會因為不滿足而變得貪得無餍,己經得到的很可能就會失去。

譬如錢財就像流水一樣,很可能今天還掌握在手上,明天就流掉了,地位、名譽也是一樣。古訓有雲:「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也就是說,自己的機緣很好,不僅是因為個人的條件,還包括了這個時代的環境因素。有機會能夠站出來就兼善天下,使國家因為自己而得到利益;如果自己的條件不夠,或者因緣還沒成熟,沒有輪到自己的機會,至少要保持健康、快樂而不失望,這就是幸褔的人生。

「心靈環保」其實就是講這四個心靈指標,如果能夠朝著這些目標來過生活,人生的價值就非常正確。人生價值並不等於說賺多少錢,或是地位有多高。權、利、名、位、勢這五項不能代表人的價值,只能說是暫時擁有。如果我們失去了健康、平安、幸褔、快樂,甚至使其它人因為自己也失去了這些,人生價值就是負面的,而不是正面的了。

即使自認一生很有成就,有很多的財富和崇高的地位,但是如果身心失去了健康,經常感到不平安,還有什麼幸褔和快樂可言?這是得不償失的,相較之下,知足常樂就佷重要了。

問:如果我們把做義工當作人生志業,是不是可以創造出更多有意義的人生價值呢?

答:做義工可以讓自己幸褔、快樂、它是沒有條件的付出,也沒有想到要為自己得到什麼回饋或報酬,更沒有要爭名奪利、爭權奪位。因為做義工而使他人感到快樂、獲得利益,社會得到平安、得到救濟,自己也就會很滿足。

人生的價值不在於權、利、名、位、勢,而是在於健康、平安、幸褔、快樂。社會的褔利事業、非營利事業或是公益事業,常常都需要義工幫忙,因為政府做不到的事,則由非營利事業機構帶動來做。公益團體在即使沒有預算的情況下,也要做事來造褔社會,雖然過程辛苦,但能號召義工的支持與投入,共同成就許多善事。

義工精神就是奉獻精神,並且不存分別心,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將所有大眾當成未來的諸佛、現在的菩薩,為他們做服務、奉獻,在奉獻中自我成長,如此,收獲更多、進步更快,這就是「利人便是利己」的道理。透過奉獻,也是在提升個人的生命價值。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