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的相似炖肉煎魚為解饞, 不知動物心不甘。
廚房變成屠宰場, 開膛破腹上刀山。
煎炒烹炸諸刑罰, 生吞活嚼是美餐。
神識寄住你身上, 遲早要你把命還。
善惡到頭終有報, 病從口入莫等閒。
時日不久惡盈滿, 疾病纏身進醫院。
破腹開膛下刀剪, 全是廚房景再現。

  眾生所造之惡業,有些來世受苦,有些今生受報應。即便是經過千百萬劫,所造之善惡業也不會消失。

  上海有個王某,平時很喜歡吃龜肉,但他的吃法與別人不同。一般人殺龜時,一刀將龜首砍掉,龜在短暫痛苦掙扎中死去,這在我們看來已是很殘忍了。可王某似乎不曉得動物與人一樣,也有神經,有覺知,知痛知暖。他是怎樣虐殺可憐的龜呢?

  他制作了一個木鍋蓋,在蓋子中央開一個圓孔,將龜放在盛滿水的鍋中,然後蓋上木蓋,放在火上煮。鍋內之水漸漸沸騰,龜因酷熱難耐,將頭從圓孔中伸出,這時他就將早已備好的湯料灌入龜口,油鹽醬醋的刺激使龜將頭縮入鍋內。他的用意是想讓各種味汁通過沸水的煮蒸滲進龜體。但他何曾想到,龜正受著外煮內蒸、熱火燒心般的痛苦?龜在沸水中痛苦地掙扎,不久,因沸水的煎熬,龜躲避無門,求生無路,故而又將頭伸出木孔以解酷熱。殘忍的王某又往其口中灌湯料,龜無奈中又將頭縮入鍋中……如是反反復復,最後,龜在劇烈的痛苦中死去。為貪心所驅,殘殺生靈,其果報是可想而知的。

  就在王某最後一次吃龜肉的十幾天後,夜裡在自家二樓睡覺。樓下忽然起火,火燒毀木樓梯,燃進臥室,燒著被子,他才從酣睡中醒來,驚慌失措地想下樓逃命。然而樓梯已燒斷,下面是一片火海,無法下去。他想從窗戶逃生,鐵欄間隙太窄,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鑽出,慌亂中拼力才將頭鑽了出去,可是身子無論如何就是鑽不出去,頭被卡在鐵欄之間,上下不得。

  當呼嘯的消防車來到時,望著熊熊大火,消防隊員也束手無策。大火無情地蔓延著,被卡住頭燒得焦頭爛額的王某,張著大嘴聲嘶力竭地呼喊救命。消防隊員手中的水槍不停地向窗戶噴著水,他就像沸水鍋中的龜一樣,頭伸在窗外不停地吞咽著水,此時的他也許真切地感受到了龜的痛苦。就這樣王某最終葬身於火海之中。

  王某與其所殺龜的死如出一轍,因果真是谛實不虛。以惡心害彼,就是惡心害己,正是王某自己將自己送入了“沸水鍋”之中。《法句經》中雲:“妖孽見福,其惡未熟。至其惡熟,自受罪酷。”王某感受果報之快,確實令人膽寒,而其死後的去處更不堪設想。殺其它物命者會有怎樣的報應呢?喜好殺生的人慎思之。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