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師從什麼時候開始持大悲咒為人治病?

民二十一年在報國關房及到靈巖以後。
光從前不持大悲咒,民二十一年在報國關房,西華橋巷吳恆荪之母,病勢危急,恆荪在北京,急打電令歸。其妻令人到報國求光咒杯大悲水,光即念三遍,令持去,服之即回機,無危險相。恐恆荪著急,急打電,雲病已莫要緊了,恆荪遂未歸。其小兒九歲,生未兩月,遍身生小瘡,春則更厲害,經年不斷,醫亦無效,因求大悲水,服之即愈。因是每有人求,日日總念幾遍。後求者多,即用大器盛。前年避難到靈巖,當家言大悲水還要持。光謂現無瓶可買,且無買瓶費,當以米代之。香灰,則前在報國亦備,以遠道水不能寄,灰則一切無礙。若當地則不用灰。無錫秦效魯三種病,醫不好,以大悲水吃擦得好,遂歸依。(《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933頁 復張覺明女居士書八)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