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法師:有自己的看法、見解就糟了

後面這幾句話重要,『欲泛如來大圓覺海』,你如果要想成佛,這個是比喻,把「大圓覺」比喻作大海,你想坐船到大海去游覽。這比喻是說你也想入如來的大圓覺海,你也想證得如來的大圓鏡智,就是這個意思,成就大覺。『先當發願,勤斷二障』,這句話非常重要。我們為什麼本覺既然本有,本有為什麼不能恢復?你有兩種障礙束縛,這兩種障礙,一個是煩惱障,一個是所知障。

這次我在洛杉矶講經,日常法師,你們大家有很多人都認識,他是每會必到,不但必到,我有的時候不講經,他們有同修邀我到他們家裡去住一二天,去玩的時候,他打聽到,他也找來,所以他要我在他那裡住兩天。我就告訴他兩句話,我說修行人捨名聞利養、五欲六塵難,捨知見更難。五欲六塵是煩惱障,知見是所知障,知見是我的看法,我的見解,我的理想,糟了,麻煩大了,這是障礙。佛為什麼能成圓覺?跟諸位說,佛沒有知見,佛沒有理想,沒有成見,佛什麼都沒有,「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他多自在!你有個成見,有個想法,也有個做法,壞了,障礙你不能見性,障礙你本來的圓覺性,你本覺所以不能現前就是壞在這個地方。佛在《楞嚴經》上說「知見立知是無明本」,捨知見,正知見就現前,佛知佛見現前,那是你本覺。你在本覺上再建立一個知見,這頭上安頭,障礙了,所以一定要捨。

今天佛教為什麼不能興?昨天我也是跟你們幾個同修說過,我拜會了許多法師,很多法師一見面都提同樣的問題,可見得大家很關心。他們向我提的問題,他說:法師,你走了這麼多地方,看了這麼多地方,你覺得美國佛教有沒有前途?問我這個問題,可見得他們對於美國佛教的前途懷疑。我答覆得很肯定,我說:有前途,可是佛教如果在美國真正能建立,要團結。他們聽我這個話,搖頭,太難了。我們大家在一起,哪一個聽誰的?誰願意聽誰的?誰都不服誰,這就不能團結,不團結佛法將來就會消滅,這個地方就不會有佛法,團結佛法就興。所以我到處勸勉這些法師、大德們,五個人同心,佛法就建立了。怎麼樣同心?第一個,捨知見。你看佛給我們制定的基本戒條,僧團裡頭基本的戒條「六和合」,你們都知道,僧稱之為和合僧。這六個基本戒條,第一個,見和同解,知見要相同。知見怎麼相同?不是說你一定要接受我的見解,你要跟我相同,這太勉強,這做不到。佛教給我們把知見統統都放下,都丟掉,那就同了,真正是民主,高明極了。你也有成見,我也有成見,我們把成見統統放棄,沒有成見了,誰也不要聽誰的。

然後在一塊,我們有事情怎麼辦?開會,所以民主會議的制度是佛教首先建立的,這個諸位要曉得。僧團裡面你們看戒律,那個時候不叫開會,印度話叫「羯磨」,羯磨就是開會,無論大小事情是會議決定。大事所謂講「白四羯磨」,小事是「一番羯磨」,就是會議議決通過,小的事情一次,我們事情就解決了,大家通過,大的事情是四讀通過。像現在有些國家政府機關立法,重大的案件三讀通過。佛門裡頭大事是四讀通過,通過的時候,也不要選票,也不要舉手,就是提出案件這個人念,把這案件向大家宣布,如果大家都不說話就通過,就是默認,是這樣的通過法。如果有意見馬上提出來,或者你有修正的你再說,你再說大家如果都沒有意見,那你修正案通過了。所以民主會議制度最早是在佛門建立的,佛門就是大家知見統統放下,有什麼事情會議解決,少數服從多數,這麼來的,不是說哪個要聽哪個的,哪個要服從哪個,沒有。所以僧團叫清淨僧團、和合僧團,這裡頭最重要的是見解要相同,「見和同解」。「戒和同修」,戒是秩序,我們大眾生活在一起,總得有個規矩,要守秩序。「身同住、口無诤、意同悅、利同均」,所以僧團這個制度實在是太好了。

大家既不放下五欲六塵,又不肯放棄知見,他怎麼能和合?不能團結!不能團結就沒有僧團,沒有僧團就沒有佛法,諸位要懂這個道理。佛教復興在我看前途非常光明,因為什麼?這個世間只要有一個僧團,佛教就能復興。當年釋迦牟尼佛就一個僧團,在鹿野苑的時候五比丘,他老人家一個,五個徒弟,六個人就把佛教建立起來,就影響到千年萬世,多少眾生受到利益。今年如果再有五個人能夠合作,能夠組這個僧團,佛法怎麼會不復興?當然復興,所以這是我對同修們的期望。僧團,在家居士建立的還是僧團,僧的本義就是和合眾,不是指出家人,無論什麼樣的人,四個人住在一起能夠修六和敬,這四個人就叫僧團。佛門僧眾是四個人以上,四個人以上在一塊共住,就要開會,就要做羯磨。三個人以下的可以不做,為什麼?那不能叫僧團。四個人以上的就要按照佛教的規矩去做,所以大小事情是要大家來商量,來議決通過,真正是民主。家庭裡面這麼做的話,你家庭就是僧團;你們學社這樣做,你們學社是僧團,是如法的僧團。一個如法的僧團,諸佛菩薩擁護,龍天善神護持,因為如法的僧團太難得了,那真是黑暗當中的燈塔,真正難得。

如果不發願「勤斷二障」,這個僧團不能建立。人多人少都有意見,人多的意見多,人少的意見少,總而言之,有意見,有爭執,就不像一個和合僧團。所以捨知見非常重要,雖然很難,可是非捨不可,不捨不能見性,不捨不能得定。像我們念佛,如果你二障要不捨,決定不能得一心,這是可以斷定的,你可以到功夫成片,也許能辦得到,一心不亂決定不能達到,因為你要到事一心不亂必須要斷煩惱障,要捨名聞利養、五欲六塵,才能得事一心,你修禅可以得禅定。要得理一心,那知見要捨,所知障破了才能得理一心不亂,在禅宗裡才能大徹大悟、明心見性,所以這是很要緊的。

大方廣圓覺經  (第二集)  美國  檔名:09-010-0002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