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的祝福,一輩子的思念

文/堪布丹傑

常常有人問我,你這輩子最忘不了的人是誰?或者有時接到朋友寄來的電子郵件的心靈測驗中也說:選擇一個顏色,就能知道誰是你的心靈伴侶?

有時,我會靜下心來想一想,我最思念的人是誰?

很自然的,腦海中會浮現出許多仁波切與喇嘛的影像。畫面中,他們關懷的笑容,認真的眼神,虔誠的合掌,這些畫面串起我對他們的思念,永遠忘不了。

以下是一段小故事,我想起其中一位我一輩子忘不了的喇嘛……

今年七月中,我在尼泊爾遺失了旅游證件。丟了東西總是很麻煩,尤其在尼泊爾,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這兒的辦事效率,可能跟滿街橫躺路中、慢條斯理、反刍著草的大白牛一樣,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性格與天賦(不是故意的)──就是擋路,我吃我的草,天塌下來也沒關系,反正死不了人。

但我可急了,因為八月還要趕去香港、新加坡翻譯,這可不能耽擱,因此下定決心,拼了也要辦到。

當地移民局的人還算認真,但是可怕的是,他們沒有電腦,走進去,所有旅客的簽證資料歪歪斜斜的擺在架上,很多干脆裝在麻布袋中。以前,我從來沒有關心過移民局的混亂與灰塵,反正不關我的事,辦完簽證走人就好,但這一次的情況有點不同,重點是:他們竟然把我的簽證資料夾弄丟了!

主管說:“不用急,會找到的。你有空也來幫忙找吧!”我以為我聽錯了。

“有空?…好,會放在哪兒呢?”我問。主管指著那一袋袋沉重的麻布袋說:

“應該就在這兒了,前陣子才剛搬家,有點亂,你要有點耐心。”──這就是我每天前往移民局報到的原因了。

一般來說,一個人的精神負荷是有限度的,超載的話會有危險。而我發覺,尼泊爾移民局具備一項非官方的功能,就是能夠挑戰與開發一個人的精神極限。

終於,在充滿灰塵的麻布袋與資料室中,匍匐前進五天的我,忍不住跟主管說:

“你們這是什麼辦事效率?我下個星期,一定要離開的!我還有事呀!”他,竟然能笑著對我說:

“等等,丟了護照是你的錯…”慢慢的喝了口尼泊爾奶茶。

“不幸的是,你的簽證資料夾也掉了,不過我們很努力在找,沒看到嗎?我們也很忙的…。”一通電話進來,不知是哪個好朋友打來,他開心的跟那個人聊天。十分鐘,整整十分鐘,我就站在他的面前。我想我那時的表情一定很可怕…。

掛了電話,他似乎得到了靈感。“對了,樓上還有一個收據室,還有幾個箱子,那裡可能有。這樣,你明天再來好了。”這是一種惡性循環,一種永無止境的輪回。

就這樣折騰了半個月,有一天,喇嘛羅卓──一位幽默、開心的喇嘛,我們創古寺的大師兄,剛好一早跟我同車出去──我去移民局,他去買東西。車上他聽我滔滔不絕,無精打采的說著不滿與擔心,中間他也安慰我幾句。

“今天應該能辦到了吧……”我的希望火苗只剩那麼一點了,只好隨隨便便的結束談話,看著窗外。

“我會為你祝福的……”坐在旁邊的他,輕聲的說:“希望你今天能拿到簽證。”

事實上,我以為他只是隨口安慰幾句罷了,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喇嘛羅卓似乎很認真。

就看喇嘛閉起了眼睛,合掌,開始誦經……。十分鐘,整整十分鐘。連同前座的一位小喇嘛,也合起掌,默念經文。我靜靜的看著他們,整個人沉靜了下來。

就這樣,在誦經聲的伴隨下,車子繞過了無數只大白牛,到了移民局,我下了車,辦到了簽證。當下打了通電話給喇嘛,他正忙著買東西,開心的說太好了。隔兩天我上飛機,順利出境──結束了近一個月的等待。

只是一個小動作:一個微笑,一段祈請文,那麼細致,那麼輕緩,力量卻是這麼的強。我發覺,這是因為仁波切、喇嘛們都有一個特質:他們認真,他們關心。

無論發生任何災難、痛苦與障礙,他們能夠感同身受,陪伴著你。我相信,他們就是佛菩薩的化身。

十分鐘的祝福,讓我一輩子忘不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