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出家前給兒子的一封家書

劉二子:

你好!

你媽媽帶來你的消息,說你讀書讀得很好,在山裡一邊讀書還能幫著做很多事情,我很高興,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明年我就在北京的龍泉寺剃度出家了。

上一次我和媽媽去看你,那算是在世間的最後一次,你送我下山,你拉著我的手說不願意走近路,寧可走遠路是為了和爸爸在一起的時間多一點。寫這封信的時候,還有一個月你就七歲了。雖然暫時可能還理解不了出家這種比較深刻的問題,但是有些事情我覺得還是可以說清楚的,在你成年後,你讀到它也許會對你有點益處。

有人得知我要出家後,立刻就問,那你的孩子怎麼辦?

作為你的父親,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我的選擇和我對父親的意義的理解有關系,我認為父親存在的意義不是給予兒子舒適和富裕的生活,而是當你想到你的父親時,你的內心會充滿力量,會感受到溫暖,從而擁有克服困難的勇氣和能力,以此獲得人生真正的樂趣和自由。

出家,是追求真理的道路。

真理,是我暫時借用的一個名詞,因為我想你一時還理解不了出家到底是干什麼?在你成長的日子裡,可能會聽到種種的說法。在這裡,我先幫你解釋一下,有人會說,你老爸是因為家庭矛盾而選擇了出家。這是不對的。雖然我們的家庭有點矛盾,但沒到解決不了的地步,我出家跟這個沒關系。還有人會說,你老爸在世間搞不出什麼名堂了,所以就出家了。這是不對的。我的出家跟這也沒關系。還有人可能會說你老爸是為了逃避,這個說法就更外行了。還會有更多稀奇古怪的說法。比如,有人會說,你老爸躲到廟裡白吃白住地享清閒去了。這些說法都很不靠譜。

我出家是很久以來的選擇和考慮。

你是個男孩子,比較喜歡運動,所以,我想用體育運動來做個比喻。我們的社會中,有很多種工作,有的人從事體育運動,他們不斷挑戰人類體質的極限,為人類探索體能上的可能;我選擇出家修學,跟這類似,只是我做的工作是挑戰心靈的極限,在心靈世界裡去追求盡可能高、盡可能遠的境界。

所以,我想告訴你的是,你老爸出家是去做一個心靈的運動員去了。

從理論上講,這個心靈的運動員和一個好木匠、一個好鐵匠、一個好作家、一個好的鉗工,以及社會上種種為大家服務的職業一樣,都有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我覺得,心靈的運動員對社會產生的影響更為深遠,更有意思。

出家有出家的辛苦,也有出家的樂趣,絕非世間人理解的那樣白吃白住,給你寫信的時候我已在龍泉寺做了三個月的“淨人”了,淨人是出家前寺院僧團裡的一個身份。這三個月,我有很多的感想,很難在這裡都跟你說清楚。

我能告訴你的是,我的選擇是經過慎重思考的,肯定不是盲目和沖動,我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喜悅和快樂,同時也為了給更多的人,包括你在內,學習和探索出一條真正的讓生活幸福的道路,獲得快樂的方法。

乃至找到那條傳說中解脫生死的道路。

在兩千多年以前,偉大的佛陀找到了這條道路,歷代祖師大德們印證了這條道路,傳承到我們這一代,你老爸願意付出一些代價追隨著祖師的足跡,也走上這條道路。這條道路到底是什麼呢?

最後一次你送我下山,你說想多和老爸待一會兒。即便我們都活到一百歲,到時候也是要分別,一死兩散伙。生死茫茫,哪裡是歸宿呢?你老爸可不是稀裡糊塗活著的那種人,遇事是要找究竟的,所以,我願意通過修道獲得解脫。

有人會說,你老爸真自私,他自己找解脫去了,讓孩子在世間受苦。這麼講也很外行。爸爸有個生活經驗,我們從小吃的苦,長大了都是財富。我身邊很多有錢人都會花錢讓孩子去上各種培訓班練習吃苦,或者受所謂的挫折教育,但那大多數都是業余的苦,裝的苦,不是真的。

真的苦也是相對的,比如你現在經歷的,在大山裡讀書,沒有電視,沒有報紙,沒有很多現代物質享受。但是,你有真正的好老師,有聖賢教育,有理想,有時間、有條件思考。

雖然你要自己去抱柴燒炕,你要做種種的事情,沒有條件洗個舒服的熱水澡,沒有零食,沒有電話,沒有游戲機。上次我去看你,看到你讀書用的破桌子和破凳子,也覺得挺苦的,但是,正是這一切,它將成為你未來人生中最大的財富。

相信你老爸。

我給你姐姐劉真然寫了三本關於快樂成長的書,你也很愛看,其實我也悄悄給你寫了一本,寫你小時候成長的經歷,內容也是關於快樂的。這些書裡藏著我對快樂人生的理解,真正的快樂是來自內心的,不僅僅是依賴物質的快樂。物質的快樂總是那麼靠不住,這麼講不是說物質不重要,而是人在追求物質快樂、丟棄心靈快樂的時候,往往連物質快樂也是追求不到的。

一個擁有心靈快樂的人,物質快樂自然就不在話下。

有人會講,父親不在身邊,兒子成長總是會有缺憾的。可是,世界上存在沒有缺憾的生活嗎?生活就是讓我們面對,而不是要求生活一切都給我們讓步。

爸爸在寺院裡會有各種各樣的功課,其中有拜佛的功課。每次拜佛時,爸爸不是祈求一切順利圓滿,而是祈求我們都能夠擁有克服困難的心靈力量,能夠有勇氣、有能力去面對不圓滿的生活。祈求忏除過往所做的錯事,痛改前非。

也許,等你長大了,有人會說:“你爸爸出家了,他沒有為社會做什麼貢獻,光在寺院裡念經、拜佛、坐禅、勞動了。”

現在我試著替你回答一下,就在前幾天,我在寺院參與接待了一個美國的宗教組織參觀考察。你知道,人類社會所有的經濟、政治的沖突,其背後都是意識形態的沖突。東、西方文明的交流中,宗教的交流極為重要。對世界的現在和未來都有不可估量的影響,那一天,爸爸在寺院的廚房裡干活,我用這種方式讓西方的文明力量感受到東方中國的熱情,還有智慧和愛,用這種方式為眾生奉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這也不過是一個方式,接待西方的宗教組織有價值,在深山裡寂靜地修學,實踐和體驗解脫之路也有價值,都一樣。而且,進行宗教間的東、西方交流並不是佛法的目的,真正的目的還有與生死和宇宙人生真相的終極目的。

會有人質疑,在家學佛和出家學佛不是一樣嗎?

這個問題我也抉擇過,也沒怎麼抉擇清楚,我極其尊重那些在家修行的行者,但我覺得自己更適合做個僧侶,能夠更專心,而且這條心靈之路走的人越來越少了,我願意在這條路上增加一個行者。雖然爸爸的天資很差,但是願意在實踐上、文化上乃至嘴上都接起這個傳承。

多年前,有一個乒乓球世界冠軍告訴我,有很多人終身苦練乒乓球,可是最終成為世界冠軍的人只有那麼幾個,剩下的人都注定一生默默無聞。

所以,不見得爸爸將來就有成就,但我是走在這條路上的人之一。埋頭走,不去想成就不成就的事情。這個小聰明,你也是可以借鑒的,將來你做事情的時候,就這麼干,認准了埋頭干,干好當下的每一件事情。不去管別的。

對於你的未來,爸爸從不擔心,爸爸已經試著學會觀照當下,而不是期待未來,做好當下的每一件事情,比如當下我在給你寫信,我很溫暖,很幸福,很快樂。當下你在讀這封信,可能你躺在床上讀,可能是靠在搖椅上讀,不管怎樣,當下你也很快樂。

未來的某個當下,我在誦讀某部經論,你在背誦聖賢書;我在出坡勞作,你在干點什麼和文化藝術有關的工作乃至也發心出家等等,做好當下的事,未來就沒有什麼值得憂慮的。憂慮未來是因為沒有把握當下。

爸爸在世間的公司和一些收藏品留給了你的堂兄和母親,給你和姐姐留下一些我寫的書,有的書我自己也找不到了,你們在網上或者書店裡買吧。書籍的版稅以及影視改編權以及一些劇本都委托給你的母親處理,還有一些我的字畫作品留給了她,希望這些對你們都沒有用。當然,如果你們在成年後願意的話,可以在征得你們母親的同意下,用這些錢干點你們願意干的事情,或者買輛你喜歡的車等等。不過,那個東西畢竟是個玩具而已,不要當真。

如果到時候你母親也用不上,你也用不上,可以把它捐給北京仁愛慈善基金會,賬號可以在網上搜到,那個基金會一直承載著爸爸的理想,是接引過爸爸的修學之橋。

出家人講“辭親割愛”,我對這個詞有新的理解和認識。親是要辭的,愛是割不斷的,只是愛的性質變了,變得越來越大,不再是世俗之愛,努力干掉對自我的執著。殺掉自私,培植智慧,出小家,進大家。

所以,如果有人說,你爸爸不愛你了,所以就出家離開你,不要你了,你就自豪地告訴他,我爸爸是愛我的。

我觀察過你小時候,很聰慧,比我要厲害多了,而且自幼就讀誦經典。愛學習,愛思考,所以,還有很多很多的話,都在不言中。

最後,再跟你分享一個重要的人生體驗,那就是,家常豆腐不放辣椒也很好吃。也很歡迎你經過抉擇之後,同我一樣走上解脫之路。

祝你一直這樣聰慧、正直,還有善良。

愛你的老爸

劉書宏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