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釋迦牟尼像的故事
  大昭寺主殿供奉的佛釋迦牟尼像,是唐文成公主(約公元64
2年)從長安帶進西藏的。由於這尊佛像是釋迦牟尼十二歲時的等
身像,因而在藏傳佛教信徒心目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

  公元六世紀末的時候,當時稱雄雪域高原的第三十三代吐蕃
王松贊干布,將吐蕃王都從雅砻河畔的乃東北遷至寬闊的拉薩河
谷。翻開歷史,我們不難發現,無論東方或是西方,和親是古時
候許多王朝為求和平安定而常采用的一種形式。英格蘭、法蘭西
和西班牙王室之間的聯姻,西漢王昭君遠嫁匈奴……。七世紀時
,精明強干的松贊干布統一了雪域高原的各個部落後,先是與尼
婆羅,也就是現在的尼泊爾聯姻,娶尼婆羅國的赤尊公主為妻,
以求吐蕃南方的穩定;爾後,松贊干布又派人遠赴長安,迎娶唐
太宗的宗室女文成公主。

  尼婆羅公主給吐蕃帶去了天竺和尼婆羅的佛教文化,文成公
主給吐蕃帶去是唐朝先進的農耕、紡織技術。直到現在,在西藏
還可看到漢地文化已深深滲入藏民族社會生活之中。象藏醫的望
、聞、問、切;遍布西藏農區的水磨房;民居牆體的水樣花紋;
寺廟的金頂和斗拱。我曾注意到,唐代女性服飾後腰墊的特點有
兩個地方還保留著,一個是藏族婦女,尤其是農區藏族婦女,後
腰墊還非常普及。還有一個就是日本女子的和服,不過,後腰墊
已成為一種裝飾。

  傳說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即將圓寂時,他的弟子們懇求佛祖
留下真實的形象,以便世世代代指點眾生迷津。佛祖點頭同意了
。弟子們於是塑造了佛祖八歲、十二歲和三十歲不同時期的三尊
等身像。其中八歲、十二歲的等身像是請釋迦牟尼的奶媽描述了
佛祖年少時期的模樣後塑造的。釋迦牟尼親自對三尊佛像做了加
持以後,就在菩提樹下圓寂了。尼婆羅赤尊公主進藏時,尼婆羅
國王送給吐蕃贊普的陪嫁禮品是八歲佛等身像;唐朝文成公主貞
觀年間帶到吐蕃的則是十二歲佛等身像。現在大昭寺主殿前門廊
兩側的四尊力士神像,據說就是當年文成公主進藏時推車的唐朝
大力士。

  當初,文成公主一行剛進入拉薩河谷時,載著十二歲等身佛
像的木輪車在一片沙地陷了車。四個大力士費了老大的勁不能移
動車半步。文成公主說,看來佛祖願意被供奉在這裡了。於是就
讓人們用布幔將佛像圍了起來。再後來,松贊干布遂了文成公主
的心願,專門修建了供奉十二歲等身佛像的小昭寺,並將寺門面
東向著長安的方向。現在,小昭寺門前早已是花崗石鋪就的街道
,拐個彎,就到了熙熙攘攘的八廓街。松贊干布為文成公主修建
了小昭寺後,又想為赤尊公主建大昭寺,以供奉八歲等身佛像。
文成公主用漢地的辦法打卦占卜,對松贊干布說,雪域高原是羅
剎女魔的形狀,拉薩谷地中間的湖泊正是羅剎女魔的心髒。只有
在此建寺才能鎮壓女魔,讓吐蕃興盛。西藏有關拉薩歷史的書籍
中介紹道,松贊干布聽取了文成公主的建議,讓白山羊馱土,用
井字形木架架在湖面,填一層土,架一層木架,直至把湖填平。
在大昭寺大殿的西牆,人們可以清晰地觀賞到一幅當年松贊干布
率眾修建大昭寺的壁畫。

  現在在大昭寺主殿的南牆角,還可看到一個半人高的青石甕
,據寺裡喇嘛講,石甕是當年修大昭寺時留下的,石上的小孔,
直通湖面。俯首石甕,貼耳小孔,可以聽到湖裡野鴨的叫聲。如
修行有道,還可以聽到羅剎女魔的呻呤聲。我有好幾次貼耳石孔
,除了空氣的嘶嘶聲,什麼也聽不到。

  松贊干布去世後,吐蕃發生戰亂,大昭寺被洗掠一空,尼婆
羅赤尊公主帶進藏的十二歲等身佛像在戰亂中毀於一旦。一些高
僧和虔誠的貴族,偷偷將小昭寺十二歲等身佛像藏到了大昭寺的
一個小殿內。采取的藏匿辦法和後來莫高窟僧人藏匿魏晉唐史籍
、卷子、畫冊一樣,用土石將小殿的門封死,再用泥抹平,畫上
壁畫。直到第三十六代吐蕃王赤德祖丹時,唐中宗將金城公主遠
嫁吐蕃王。吐蕃再次掀起佛教文化熱。金城公主查詢到十二歲等
身佛像的下落後,將佛像從密藏的牆內起出,供奉在了大昭寺。

  經佛祖釋迦牟尼親自加持過的三尊佛像,八歲佛喪失於戰亂
,三十歲佛在天竺戰亂中,被一些信徒暗送到大帆船上,准備飄
洋過海運往他鄉供奉。半途遇著風暴,船被巨浪掀翻,三十歲等
身佛從此沉沒於南印度洋。現僅存於世的就是文成公主帶進藏的
這尊十二歲等身佛像了。其神聖和珍貴可想而知。

  大昭寺最大規模的維修擴建,是在十五世紀初由黃教的創始
人宗喀巴主持完成的。這次擴建,使大昭寺具備了現在5個金頂、
108個佛殿、占地約25000多平米的壯觀規模。竣工後,宗喀巴給
釋迦牟尼八歲佛像敬獻了純金的五佛冠,並於當年藏歷正月十五
,在大昭寺舉行了格魯派(黃教)第一次傳昭大法會。

  現在,來西藏的國內外游人,最主要的一個去處就是游覽大
昭寺。在拉薩有個說法是,到了拉薩不去大昭寺,就等於沒到過
西藏。而西藏各地,以及青海、四川、雲南、甘肅的藏傳佛教信
徒,到西藏朝佛最大的心願就是叩拜大昭寺的"覺仁波齊"--釋迦
牟尼。在西藏,無論是在高山峽谷,還是在坦蕩的大草原,都可
以看到虔誠的叩長頭者。這些用身體丈量大地的信徒們,最終手
指尖觸摸的終點就是大昭寺門前的青石地板。當他們風塵僕僕的
叩在釋迦牟尼像前的時候,什麼苦對他們來說都是值得的。

  在伊斯蘭世界,劃一個圓的話,圓心就是麥加,最中心的聖
殿是麥克白殿。在藏傳佛教世界,圓心就是大昭寺。拉薩有三條
轉經路,第一條是圍繞大昭寺主殿釋迦牟尼佛的廊道,藏語稱為
"朗廓"。這條寺內的轉經道有一圈銅質的轉經筒。走在"廊廓",
朝佛者邊走邊念經,用手撥動經筒,一片嘩啦啦聲音。第二條轉
經道圍繞整個大昭寺,叫"八廓"。七世紀時,大昭寺初建成,圍
繞寺廟先是有了一些朝佛者的帳篷,後來,慢慢多了一些經商的
人,蓋起了房屋,再後來,就逐漸形成了拉薩著名的八廓街。第
三條轉經道叫"林廓"。這條轉經道圍繞整座拉薩城。早晨起來,
就可以看到絡繹不絕的轉經者,當然其中以老者為多。以大昭寺
為圓心,如果再看出去,呈放射狀的是覆蓋整個雪域高原漫漫的
朝佛路。

  佛教裡有"加持、開光"一說。"加持、開光",就是在高僧大
德的主持下,把佛教場所的普通建築或雕像賦以佛的真義。也就
是通過誦經等儀式,使凡間的泥胎、銅塑、木質附著上神界佛的
靈性。大昭寺供奉的十二歲等身佛像,是釋迦牟尼佛祖在世時所
塑,並且由佛祖親自開光。那麼,瞻仰大昭寺的十二歲等身佛像
,就如同親睹釋迦牟尼佛祖真身。

  在藏傳佛教中最神聖的大昭寺釋迦牟尼佛像前,請高僧從大
皇帝賜予的金瓶中,掣簽認定十世班禅轉世靈童的真身,還意味
著神聖莊嚴的金瓶掣簽的結果,是在釋迦牟尼佛"神斷"下得出的
。一個聰慧的普通人成為一個神,成為一個現身塵世的神,這同
樣具有"加持、開光"的意義。由此而想到前兩年中央人民政府批
准的第十七世噶瑪巴活佛伍金赤列,以及以往的達賴、班禅,大
多在大昭寺釋迦牟尼像前剃度,受沙彌戒、比丘戒,就不難理解
大昭寺釋迦牟尼佛"神斷"的重要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