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釋迦牟尼傳》第十一章 最大的誘惑

  悉達多太子走進園林,許多被國王選派來的宮女都出來迎接。她們競向太子獻媚,極盡妖艷之姿,努力想要博得太子的歡心。

  原來,淨飯大王事先派了一個謀臣名叫優陀夷的,他慫恿和鼓勵那些宮女們說道:

  “美麗聰明技藝佳勝的宮女們,你們的才藝容色是世間稀有的,你們真是一點缺陷都沒有,就算什麼天人見了你們,他也要和他的妃後離婚而來討娶你們為妻;無論什麼神仙見到你們的容貌,他也不能不動心。因此,人間最寶貴的是什麼東西呢?那就是被人一見會生起歡喜感情的姿容。宮女!我告訴你們,我們太子現在的心,實在是很清淨的,像金剛似的堅固,不會為女色所動。可是不管怎樣,以你們嬌美的身體,艷麗的容貌,一定非得要打動太子的心不可。憑你們的鳳眼含情,蛾眉帶秀,腰如弱柳臨風,面似嬌花拂水,一定能征服太子的心!往昔有一個美人孫陀利,她依靠她的容貌之美,言詞似蜜,終於惑動那通力自在大仙人,通力自在大仙人從此為色欲所囚,孫陀利的足放在他的頭頂上,他也認為最美最快樂不過。還有一個長年累月的瞿昙仙人,只為一個美女對他的一笑,弄得他神魂顛倒,廢棄長年累月的苦行之功。

  更有一個勝渠仙人子,為了女人,也陷進無底的愛欲深淵。毗屍婆仙人積有一萬年的苦行之功,為一個天女,只在一天的時間之內,就完全喪失了他的定力。宮女!這樣看起來,女人的力量,實在是要勝過梵行!像你們有天仙似的美麗,以這樣優勝的條件,一定能夠導致太子愛執的心。假若你們不能惑動太子,那你們也要設法努力尋求方便,不要給太子厭離豪華的王宮,斷絕繼位的王嗣!”

  優陀夷的一席話,說得一些宮女們的心躍躍欲試,她們的心中都想在太子的面前,盡量博取他的歡心。

  充滿喜悅和自信的宮女,此時見到太子一來,很快地像蜜蜂見到芬芳的花朵一樣,飛也似的一擁向前。妖艷媚態,或歌或舞,微笑似的斜著眼睛送媚,揚著眉露出白齒來撒嬌,穿著薄薄的衣衫現出白淨的皮肉靠近太子,甜蜜的言詞,迷人的嬌態,她們為了努力引起太子喜好愛欲的心,簡直忘記了人間的慚愧與羞恥!

  雖然這些宮女們是竭盡最大的努力,但太子如金剛似的心還是一點沒被動搖。太子的心,一絲雜念妄想都沒有,他雖被這一群莺啼燕語的女人所包圍,但他還是逍遙在寂靜的境界裡一樣。好比帝釋天,在他的四周,終日都有環繞如雲的美女,而帝釋天並未因貪愛而為那些天女所動心。

  太子走進園林,這些宮女仍不斷地誘惑著他,有的牽著他的手,有的為他洗足,有的以香花塗在他的身上,有的用璎珞裝飾在他的頭頂,有的和他細語,有的橫臥在他的腿上,有的和他作世俗的調戲,有的說些風流的話,想打動他的愛情,有的作著愛欲的淫態,總之,這些宮女們,為了要引動太子愛情的欲念,不論什麼再可恥的方法,她們也都搬演出來。

  但是,太子的心,好像一朵清淨的白蓮花,雖然有很多的污泥,怎樣也不能染污他。

  太子為這些宮女所包圍,她們誘惑的百態,撒嬌的情話,他好像完全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他的心裡還是想著別的問題,面對這些美麗的宮女,他竟一點沒有幽怨也沒有歡喜!

  過了一會,太子的心思注意到這眼前的境界,才對這些宮女們生起厭惡之心和憐愍之念。他不覺出聲自言自語地歎息道:

  “唉!我到今天才知道女子愛欲的心是這麼的強烈,她們沒有想到短暫的青春,不久就會面對衰老與死亡。她們只知道眼前不實的快樂,給愚癡迷覆了她們的心。她們應該想到老死的悲哀,好像銳利的寶劍架在頸上,應該刻不容緩地去尋求解救才對。世人為什麼好像在睡覺一樣,見到別人的老病死,仍不知道自己的老病死也將來到。她們與泥土木石又有什麼差別呢?好似曠野裡生長了兩棵青枝綠葉而又茂盛的大樹,有一棵已被人砍倒,但第二棵還不知道恐怖。呵!多麼可憐的世人!

  我再仔細想想,我們這個世界上,有著芸芸無數的勞苦眾生,他們在物質和精神上都受著很大的痛苦。再加之政治和宗教上種種的壓迫,唉!他們太苦了,我怎能不設法去解救他們呢?我還有什麼閒情去享受那些不真實的、短暫的、庸俗的、自私的快樂呢?”

  太子這樣一聲一聲的歎息,給站在很遠地方的優陀夷聽到了,他想到淨飯大王交給他的任務,他即刻很恭敬地走上前來對太子說道:

  “太子!我奉了大王的聖旨,叫我做你的一個良友,我現在以你良友的資格,向你講幾句話。太子!凡是稱作朋友有三個條件:第一,不做與朋友沒有利益的事;第二,做與朋友有利益的事;第三,要與朋友同甘共苦,不論遭遇如何艱難困苦的事,都不遺棄朋友。太子!我現在既是你的良友,我當然應該盡我的朋友之情,我現在訴說不盡我的衷情,唯有誠懇地請你來聽取我的話。

  太子!人生在青年的時代,最重要的就是有異性之愛,如果男子不懂得女性的情愛,實在是極大的恥辱。太子!世間第一的歡樂,無論什麼,再沒有超過女子的愛情。現在,即使喜愛女性是違背你的心願,但為了你現在的地位,為了你更高貴的名譽,你也應方便順從地去做。你能方便順從接近女子,一定能增加你的快樂。方便順從,這才是世間為人處世的根本之道。假使有人要否定這些快樂,就好像這棵樹上雖然開滿了花朵,但他沒有果實,這人生有什麼意味和情趣呢?

  我最敬愛的太子!你現在正是青年的時候,你是迦毗羅衛國未來的國王,你已具備一切眾德,所以一切福樂才會往你的身上集聚而來。世間很多人,想盡種種的方法,要求獲得女子的歡心和愛情,都不容易得到,而你為什麼無緣無故地要遠離這些呢?太子!在這個世間是沒有什麼再超過愛情能令人幸福和陶醉的,就算是天人,他們也不過都是為求得這些果報。請你看!太子!帝釋天尚且私通女人,阿私陀仙人所以長年苦行,也是為了想求得天女的愛情,但結果並未能滿足他的願望。此外還有婆羅墮仙人、月天子、加賓阇羅等,他們都集聚修行的功德,可是還不免為求女人之愛而亡身。人若想占有女性的愛情,說來真是非常的困難。因此,在人間的世界,想要得到女人的娛樂,實在是很不容易,這都要前世積聚很多的功德,今生才能感有這樣的果報。說到女人的情愛,這是世人共同爭逐追求的對象,而你現在要捨棄愛情,真是十分的不合情理!太子!我希望你不要失去這些難有的珍寶吧!”

  優陀夷這番論調,真是說盡世間人情之理,太子聽他說完這番話以後,也就很莊重慈和地說道:

  “優陀夷!謝謝你!你說你是我的好友,你誠心誠意的話,我已完全了解。但是,我再三思考的結果,心中自有我的看法,請你也留心聽我說吧:

  “你說人生在世,愛欲是最大的快樂,可是,優陀夷!你知道我的苦悶正是因為人生是無常之相嗎?你知道我心中的不安是因為受苦的眾生都還在無法求得解脫嗎?你所說的女色之樂,我也不必來為你否認,不過,假若在這些快樂之中,沒有老病死的痛苦,不是無常短暫而是永恆不變的,我也就願意去追求這種快樂而不求厭離了。

  那塗著香粉穿著麗服的宮女,假若她們不會衰老,愛欲雖是過失,但在人情上尚可說得過去。無如她們此刻還在一步一步地接近衰老和死亡!

  實在說來,人間就是老病死積聚起來,她們假若自己都能懂得這個道理,對於自己尚要厭惡恐怖,何況對別人的老相、病苦、死患的身體,怎能生起愛著的心呢?反過來說,只知道自己的健康,忘記死亡的可怕,終日沉迷在五欲的境界裡追求愛欲之樂,這樣不懂事的人,與無知的禽獸又有什麼不同呢?優陀夷!你剛才所舉出的那些仙人,就是不知道五欲的可厭和危險,所以被五欲的洪流沖沒了。五欲實在是滅身的根源啊!

  比方說,那些強壯的青年,青春的少女,假若他們執著五欲的境界,不體會行將衰老死亡的身體,自以為自己是勝利者,可是,優陀夷!勝利者畢竟是老病死與無常哩!

  假若方便順從女子的愛情,而來接受五欲的快樂,這是叫做執著,不叫做方便。順從、習近,這都是虛偽欺騙的,我一定不願這樣做!凡是世間的事情,你對他太熱心了,你就會對他生起執著來,太執著了,就會產生出過猶不及的後果。你現在要我接受那些我所不愛的欲樂,而叫我來方便順從,這豈不是很大的虛偽嗎?違背我的心而去從事女人之愛,還要說,這就是“人間根本的道理”,我實在不懂這樣的道理和見解!

  世間是老病死的大苦海,是一切眾苦的積聚地,若有人要我墮落到裡面去,這絕不是我的良友給我的忠告!唉!優陀夷!生老病死的大患,實在是可怖可畏!你看,一切都在無常變化,我們一天一天的走向墳墓,誰還有心去追求暫時的愛樂呢?

  優陀夷!這是我需要解決的大問題,我的心,一刻都不停地在戰栗著,我想到我的身體在不久的未來要毀滅,我夜間睡覺都不能入眠,誰還忍心閉著眼睛去沉溺在五欲之樂的苦海之中呢?優陀夷!無常之火已經燒近我們的身體,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假若有人叫我對這些虛假的愛情,不要生起憂戚的心來,那不是要我做一個木石的人嗎?”

  太子對優陀夷用種種的方便說了五欲是可厭之法,聽得這專愛尋花問柳的大臣優陀夷都羞慚得低下頭來。

  太子和優陀夷的這一席長談,不覺已到了將近黃昏的時候,太陽漸漸地往西山下落去,飛鳥也在忙著尋找他們的歸巢,這些眾多的宮女,悅耳的樂器,終於沒有用武之地,她們只得帶著樂器很慚愧地回城。

  人去園靜,靜靜的樹林,靜靜的花草,靜靜的遠山,靜靜的池水,太子獨自一人靜靜地在園中徘徊了一會,又坐在閻浮樹下沉思宇宙和人生種種的問題以後,他才孤單地返回城中的宮殿。

  優陀夷把今日的情形照實地禀告淨飯大王,淨飯大王聽後,知道太子決心不染五欲,認清世間的無常,心中生起極大的憂愁和悲苦,像一把利刃插進他的心房,他感覺傷心到極頂!他立刻召集一個緊急的群臣會議,大家商討計劃應該用什麼方法才能使太子改變他的厭世之心。

  諸大臣都異口同聲地回答:

  “除了增加五欲之樂能夠改變太子的心外,再也找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