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達吉堪布:一天最少應念一遍《三十五佛忏悔文》
  發了菩提心的人,應力求做到白天三次、晚上三次念誦《三聚經》(注:《三聚經》是將忏悔罪業、隨喜功德、善根回向這三種善法聚集的一部經,又名《三十五佛忏悔文》)2。時間最好是上午、中午、下午,初、中、後夜六時中各一次。但中夜在睡覺時起來念誦,現在很多人沒有這種習慣。不要說是中夜,就連晚上睡覺之前,大多數人也什麼經都不念,如同華智仁波切所說,像牦牛一樣倒下就睡,這種做法不太好。一天最少也應念一遍《三十五佛忏悔文》,這個非常有必要。因為我們在學佛的過程中,經常會觸犯大大小小的戒律,即使沒有犯過任何戒,無始以來自相續中也有很多染污和罪過,忏悔業障非常非常的重要。

  不要說我們,當年的宗喀巴大師,一代文殊菩薩的化現,也是到了38歲以後,開始勵力忏悔業障,每天一邊念《三十五佛忏悔文》,一邊磕大頭,最後把整個手掌、膝蓋都磨爛了。有些人說:“我現在不用修什麼忏悔,只要觀心就可以了。”但從歷史上看,像宗喀巴大師、無垢光尊者、全知麥彭仁波切那樣的一代宗師,他們生平都精進忏悔,我們憑什麼不忏悔?

  尤其《三十五佛忏悔文》功德相當大。我們《喇榮課誦集》裡的版本,摘自於《決定毗尼經》,在這個儀軌中,每一尊佛前面沒有加“如來應供正遍知……”,但按照格魯派的傳統,一般他們都會加,這也源於宗喀巴大師的一段經歷:大師剛開始在忏悔時,常感三十五佛現身加持,但他所見到的佛像,全部都沒有顯現頭部。大師覺得很奇怪,就請問本尊文殊菩薩,菩薩告訴他:“因為你所稱念的佛號不全,憶念佛的功德不圓滿,所以無法見到諸佛之圓滿相。以後你必須在佛號前面,加誦‘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如此方能見到全身的佛像。”自此以後,大師遵照本尊所教,每次修忏時如法念誦,果然看到三十五佛的圓滿相,尊尊金光相好、莊嚴無比。後來有些畫師要繪三十五佛像,但不知諸佛的身色、手印如何,便請教於大師。大師作啟請後,境界中頓現三十五佛身像,當即按照所見之景象,吩咐畫師們如何繪畫。這在宗喀巴的傳記中均有記載。

  格魯派念《三十五佛忏悔文》時,前面全部要加十大名號,所以念誦的時間相當長。而我們寧瑪派和噶舉派等其他教派,雖然好多上師每天都在念,甚至能倒背如流,但並沒有這種傳統,以前上師如意寶也沒有這麼提倡。所以我想自己學哪一個宗派,根據自宗的念誦方法也是對的。華智仁波切在《大圓滿前行》中說,現在末法時代的很多人,諷誦密法儀軌極不如法,這樣還不如以清淨心念一遍《三十五佛忏悔文》和《普賢行願品》的功德大。

  因此,我們不要認為自己非常清淨,馬上就要開悟了,而應該多多忏悔,每天至少念一遍《三十五佛忏悔文》、二十一遍百字明。其實這也不是特別困難,而且能淨除一定的罪業。平時在行住坐臥中,什麼都不念不太好,應該念一些心咒或佛號,經常習慣拿著念珠。前段時間我也講過,希望學習《入行論》的道友,如果工作時拿念珠不太方便,那在聚會學習時也應該拿上,畢竟這是佛教徒的聚會,而不是世間上的聚會,如果有轉經輪的話,這個也不要忘記轉,逐漸逐漸你的行為就會變得如法。否則,很多人雖然說是在學習,但跟寂靜地方的修行人比起來,確實差得比較遠。當然,你們在那種環境中學習,有這個勇氣也非常了不起,每周將休息時間全部用來學佛,的確是精神可嘉。我們這裡好多道友平時非常精進,星期天的時候,好像太過放松了,一天中什麼善法都不做,這樣也不太好。而外面的有些居士,平常家務工作非常忙,周末又要學習佛法,永遠都沒有休息的時間,辛苦是辛苦了一點,但這樣非常有意義。

  “依佛菩提心,悔除墮罪余”,除了依《三十五佛忏悔文》來忏悔外,還應該依靠佛菩薩的像、修持願行菩提心、具足四對治力,來使自己的罪業得以淨除。佛經中說:“一個人在大海中,如果船毀壞了,本來會淹死,但如果抱著破船板,也能順利地到達岸邊。同樣的道理,破了根本戒的人,本來要墮入地獄,但如果他勵力忏悔,也有解脫的機會。”《優波離經》中還講了:“倘若依靠《三十五佛忏悔文》,晝夜勵力地忏悔,即使造了五無間罪等,也能得以清淨。”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