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師:淨土法門之所以然

  《華嚴》妙典,理事圓融。理由事顯,事由理成。理事各臻其極,圓證毗盧法身。以故如來初成正覺,與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說如來自證法門諸因果法。因果,即事。如來自證之法,即一真法界,寂照圓融,不生不滅,非有非空之真如佛性也。此之佛性,在凡不減,在聖不增。佛以究竟證故,常享常,樂,我,淨之法樂。眾生以徹底迷故,恆受生死輪回之妄苦。譬如大圓寶鏡,經劫蒙塵,雖有照天照地之光,莫由發現而得受用。故借諸菩薩互相酬倡,為說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各法門。又復以十大願王,導歸極樂,以期圓滿佛果。此如來以自證之因果,普示一切眾生,令其各各親證之一大軌范也。

  《華嚴》獨被大機,二乘、凡夫莫由禀受。故於方等會上,特說淨土三經,俾彼若凡若聖,同事修持,以期現生出此五濁,登彼九蓮也。佛在摩竭提國,靈鹫山中,說阿彌陀佛最初因地,棄國出家,發四十八願。又復久經長劫,依願修行。迨至福慧圓滿,得成佛道。所感之世界莊嚴,妙莫能名。十方諸佛鹹贊歎。十方菩薩,與回小向大之二乘,具足惑業之凡夫,鹹得往生,等蒙攝受。是為《無量壽經》。

  於摩竭提國王宮中,說淨業三福,十六妙觀。俾一切眾生,悉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從心想生。則是心作眾生,是心是眾生,眾生煩惱業海,從心想生之義,已著於言外。果能深明此義,誰肯枉受輪回。末明九品生因,以期各修上品。是為《觀無量壽佛經》。

  於捨衛國給孤獨園,說淨土依正妙果令生信。勸聞者應求往生以發願。令行者執持名號以立行。信,願,行三,為淨土法門之綱宗。具此三法,或畢生執持,已得一心。或臨終方聞,止稱十念。均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是為《阿彌陀經》。此三,乃專說淨土之經。而《阿彌陀經》,言簡義豐,攝機尤普。以故禅,教,律諸宗,皆奉為日課焉。

  諸大乘經,帶說淨土者,多難勝數。而《楞嚴經·大勢至念佛圓通章》,實為念佛最妙開示。果能如子憶母,都攝六根,淨念相繼而念,豈有不現前當來,必定見佛,近證圓通,遠成佛道乎哉。

  淨土法門,乃如來一代時教中之特別法門。雖具足惑業之博地凡夫,但能信願念佛,即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縱已證等覺之高位菩薩,猶須回向往生,方可圓滿佛果。是知淨土法門,其大無外,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九界眾生,捨此則上無以圓成佛道。十方諸佛,離此則下無以普度群萌。一切法門,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行門,無不還歸此法界。以其為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總持法門。故得九界同歸,十方共贊,千經俱闡,萬論均宣也。

  然此法門,兩土世尊之所建立。釋迦在娑婆,詳示淨土,遣其歸去。彌陀在極樂,待彼臨終,接其歸來。蓋欲眾生,即於現生出生死苦,證真常樂。其哀憐保護之心,窮劫難宣。有謂既為釋迦弟子,當念釋迦牟尼佛,求生此土之華藏世界。不知釋迦之教念阿彌陀佛者,為令博地凡夫,仗佛慈力,往生西方,以超凡入聖也。此土之華藏世界,唯破無明證法身之大士能見。凡夫則只見穢土,不見實報莊嚴,何可濫擬。況西方亦在華藏世界之內。而華嚴會上,盡華藏世界海諸菩薩,皆以十大願王,回向往生西方,以期圓滿佛果。汝何人斯,敢與彼抗?

  溯自大教東來,遠公首開蓮社,一倡百和,無不率從。暢佛之本懷,唯此法為最。自茲厥後,代有高人,續焰傳燈,光騰中外,迄至於今,宗風不墜。而天台宗之智者大師,賢首宗之清涼國師,慈恩宗之窺基法師,禅宗之百丈禅師,律宗之大智律師,莫不釋經著論,普勸修持。其事跡具載於《淨土聖賢錄》。是知禅,教,律諸知識,悉隨華藏海會之班,一致進行,求生極樂。況末法根機淺薄者乎?

  靈巖創建淨土道場,其因緣具載前建念佛堂碑。今修大殿,特將淨土法門所以然表彰之,俾後之來哲,有所依歸。其建築所費,並捐款芳名,另碑記載,此不備述。

  印光大師:“靈巖山笃修淨土道場啟建大殿記”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