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敏上師:你敢不敢念了觀音菩薩到大火裡救人去?

獨覺出現,通劫增減”,獨覺,他不是大量地教化眾生的,所以說他劫增的時候,劫減的時候都可以出現。

然諸獨覺,有二種殊”,所謂獨覺有兩種不同,一種是“部行”獨覺,“ 有部黨”,“二者麟角,唯一出世”,所以無師自悟的獨覺有兩種,一種是部行,他有他的同修的,部黨,就是他有他的弟子的,不是單獨的。一是麟角,麒麟祗有一個角的,這個麟角就是說他祗有他一個的,他是單獨修行的,唯一出世,單一的一個人出世的,不教化弟子的,“如麟一角”。

所謂部行獨覺,“先是聲聞,前三果人”,“後得無學,不由他悟,轉名獨勝”,原來是聲聞,就是以前佛弟子,已經證到前三果,初果、二果、三果,這樣的人,無學法沒有得到。後來呢,他不在佛出世的時候,他出現了,證到無學,不由他悟,自己,所以叫獨勝,就是獨覺。那麼這是一般的說法。

其它的說法也有,“有余師說”,另外一個論師他這麼說,他獨覺不一定是前三果的人,可能也是異生,就是凡夫,但是他修過佛的教,聲聞乘的教修過,修過聲聞乘的順決擇分,順決擇分是加行道,加行道修過,還沒有證果。今自悟道,得獨勝名”,不在佛出世的時候出現,自己悟了道了,也叫獨覺,獨勝,無師自悟。

那麼這個從這裡看呢,不管你先是聲聞也好,先是三果人也好,總是學過佛法的,種子是有的,所以以後才能獨覺,自己能夠開悟。我們現在很多人,佛教裡邊的,都是想求開悟,他又不是獨覺根器那麼利的,自己以前有沒有學過那些法也不知道,就是眼睛閉起來,頭垂起來,什麼都也不要學,等著開悟,這個不是愚癡嗎?人家獨覺,無師自悟,還是以前有根底的。或者是三果的人,已經聖者了,或者是修過加行道的,也不是很簡單的人,那麼他無師自悟可以的。你什麼都沒有,你怎麼無師自悟呢?

那麼這裡是兩種,一種是聖者,三果。一種是加行道的人,還是凡夫。那麼怎麼證明,凡夫也可以獨覺呢?自己無師自悟呢?他講了個公案:“由本事中”,裡邊佛的《本事經》裡邊,有這麼說:“說一山中有五百苦行外仙”,有一個山裡邊有五百個修外道的仙人,“有一狝猴,曾與獨覺,相近而住”,有一個猴子,跟獨覺住了很近,“見彼威儀”,獨覺的威儀,因為它經常跟他很近住呢,它經常看到獨覺了,行住坐臥的樣子,它近看得很仔細。後來這個狝猴跑到那五百個外道仙人那裡去了,“現先所見獨覺威儀”,它因為看了那個獨覺,看得多了呢,它就是學那個獨覺的樣子,獨覺的行住坐臥的威儀,它就也做起來,做起來的時候,那些仙人看了,這個很好啊,“鹹生敬慕”,非常之羨慕它,“須臾皆證獨覺菩提”,他們因為學到他的威儀,也慢慢地都很快地證到獨覺了。那麼這裡就說什麼呢?假使照第一個說法,他仙人是聖人,假使他是三果的人,他不會修外道苦行的,先是聖人,不應修苦行。因為他在修苦行,證明他還沒有證聖者,是加行道的人,順決擇分就是加行道。

那麼這個公案就是說,證加行道,也可以得獨覺,那麼反正是學過佛法的,已經修到,加行道是已經暖、頂、忍、世第一,那個又不是很低的了,那麼經過那些修的人,他才有可能性,無師自悟。如果不是的話,那就不要勉強了,沒有本錢,人家有錢的人跑到店裡去,口袋裡一抓,什麼好買。你也跑到店裡去,什麼要買的話,你口袋裡抓不出東西,你怎麼買呢?他根本不給你的。所以說你還是自己口袋摸摸看,有沒有錢呢,有錢就進去,沒有錢就不要進去,進去給人家罵一頓,你搞啥東西。就是自己沒有以前的資糧的話,你說眼睛閉起來,頭垂起來,我要開悟了,你怎麼開呢?

麟角喻者,要百大劫,修菩提資糧”,麟角喻,就是麟角喻獨覺了,他修行要多少時間?要一百大劫,佛要三大阿僧祗劫,他要一百大劫的時間,因為他不廣度眾生了,要快一點。但是也不是很容易了,因為他是僅僅次於佛了,他智能是超過阿羅漢,修了菩提資糧,然後成麟角果。

那麼這裡我們要說一下,就是聲聞乘,最快的修行,要幾輩子?成阿羅漢,最慢要多少?獨覺最快多少?最慢多少?佛最快多少?最慢多少?這個我們要說一下,聲聞乘最快的三生,最慢的六十劫;獨覺最快的四生,最慢的一百劫,這裡一百,就是最慢的來說。那麼成佛呢?這是一般的說法,但密法裡邊不在此例。成佛的,他最快的是三大阿僧祗劫,這個不能少,他要三大阿僧祗劫的福德資糧,具備了之後呢,要修一百大劫的相好。我們說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在三大阿僧祗劫修行,修成功之後還要一百大劫的時間去修,那麼最快的,祗要九十一劫好了,不要一百劫了,慢的呢,三大阿僧祗劫之後,還要一百個大劫。那麼釋迦牟尼佛,就是快的,他是超過了彌勒菩薩,本來是彌勒菩薩先成佛的,釋迦牟尼因為他精進,七天翹足,這個公案後邊也要講,他就超過了他的時間,先成佛,沒有一百大劫。那麼一百大劫是修什麼?修佛的相好,三十二相,哪一個相好?要修多少時間?這個後邊都要講,在賢聖品的時候都要講。

這裡就說,佛也好,緣覺也好,都不是憑空來的,都是經過長時間的修練來的。那麼極快的,四生,三生,那是最快的人,利根的人,是緣法最好的人,他才能做到。我們想想,是不是最利根的?你是不是利根?你很簡單就可以自己衡量,你出離心有沒有?如果你出離心根本沒有的話,對世間貪得很,你怎麼利根呢?你再退一步,你信心有沒有?佛說的話,是不是都能信下去?不見得。

    我經常說這個比喻,念觀世音菩薩名,設入大火,火不能燒,你敢不敢念了觀音菩薩到大火裡救人去?恐怕不敢,不敢的話,你信心不夠。那麼第一信心不夠,第二出離心不夠,第三菩提心更難,最後你空性見是不是得到了?如果這些你沒有得到的話,你怎麼說利根呢?恐怕鈍根都很難說
,排了不曉得哪一個位子了?所以說自己利根、鈍根嘛,很容易檢查。我就看到現在的人就是拼命追求最高的法,最上,上根利智的法,拼命要去追求,追求了之後,可以想快快成就。你不知道,你人窮啊,口袋裡沒有錢,所以最高階的什麼商場裡邊跑進去,當然一般人買不起,見也沒見過的了,最高階的商場裡進去之後,你買什麼呢?什麼都買不了,價錢都很貴,你口袋裡沒有,你進去有什麼用處呢?進去看一看,你受用不了。那麼我們無上的大微妙法也一樣,很多人現在是,迫切的要求,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大手印什麼東西,什麼還有一個大圓滿,紅教大圓滿,總是想往上,最高的求,他也沒有看看,自己是什麼人。

    我們菩提道次第學過,要成就密器,共同道熟密器成就已,然後金剛乘,共同道熟了沒有?共同道裡邊就包含了信心、出離心、菩提心、空性見。你這個密器成熟沒有?沒有成熟的話,再高的密法交給你,恐怕也沒有啥用處。
所以說我們真正要修行呢,把自己成就那個器,這是重點。你器沒有成就,拼命去外面去追,向外求。我們說要向內求,佛教向內求的,你把自己的的器成就了,決定佛菩薩有感應,他會救你。你器沒有成就,急忙到處去求善知識,就是佛來了,你一個不是器,他怎麼給你法,給你,你有什麼用處呢?不是那個器的話,再高的法給你,你用不來啊。就是我們說農村出了一個人,最精密的現代的儀器,非常好,那個交給他,他弄壞了,甚至於可能爆炸了,把他炸死了,你怎麼辦呢,沒有用的。

    密法就是這個樣子的,它有爆炸性的。你如果不是那個根機,你就是亂修,爆炸了,下地獄去了,金剛地獄。
你還是,沒有修還保險一些,你不是那個器,就不能給。密法為什麼密呢?不是那個器,不好給的,那麼你拼命去求,你是器,我們說要求那個器,自己成就那個器了,那個法,佛的慈悲,肯定會給你的。如果你不是那個器,求,求了也沒有用。

    所以說呢,我們修行,要向內求,好好把自己根器,把它鑄成功,那麼你法呢,自然得到了,就得手應心,修起來就會成就。器沒有成就,你經書拿了那麼多。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