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弘居士:一次臨終的體驗
  六年前的夏天,一天下午我突然感到腰部和腹部越來越脹痛,周身虛脫乏力,冷汗淋漓,心跳極快。家人急忙扶我乘車往進四川省軍區醫院。一檢查,體溫三十九度五,血壓120-210毫米汞柱,B超發現脾和胰腺異常腫大,很快確診為急性胰腺炎。急性胰腺炎是死亡率很高的重病,有的醫生提出要下病危通知書。

  當時我己學佛十年,尤其在依止著名高僧四川樂至報國寺昌臻法師後,師父教我專修專弘淨土法門,教我如何看破放下,教我如何對待病痛災難,如何看破生死,如何在臨命終時保持正念,精進念佛,求生極樂淨土。這時我記起昌臻師父的話:“病危時,要放下萬緣,老實念佛。不求病愈,只求往生。如陽壽未盡,病自然會痊愈,如陽壽己盡,必蒙佛接引,往生淨土。”

  我躺在病床上,微微一動就疼痛難忍,連出氣呻吟都揪心疼痛。我閉著眼睛,不想世間任何事,連坐在我身邊守候我的家人親友,也不去管他們。我沉下心來,一心只稱念佛號。“阿彌(吸氣)—陀佛(呼氣)”、“阿彌—陀佛”……一句一句清晰稱念不停。家人見我口裡稱念太累,就拿來念佛機,讓我跟著念。念佛機二十四小時念佛聲不停。我心口中沒有絲毫怕死的恐懼,內心十分平靜安詳。我一個心思就集中在佛號聲中,沒有被其他世間俗事撓亂心識。

  我有四次看到四川樂至報國寺的接引佛(阿彌陀佛)站在虛空中,頂天立地,無比高大。慈祥莊嚴的昌臻師父交給我一支點燃的白色蠟燭,我就緊緊跟隨在昌臻師父的身後,圍繞著接引佛繞佛念佛。我發現有越來越多的人,一圈又一圈隨著昌臻師父繞佛念佛,如行進在虛空中。佛光越來越明亮,念佛聲十分整齊悅耳。跟著念佛的人還在增多,無量無盡,十分壯觀。我的心中也十分愉悅暢快,沒有了煩惱,沒有了病苦,沒有了疼痛。我沉浸在法喜的勝妙快樂中。

  第三天,我的疼痛己減少了大半,醫生說已脫離了生命的危險期,我已基本上停止了呻吟。第四天我就轉到本單位的職工總醫院療養治療。二十天不進食,全靠輸液維持生命,使我瘦了二十多斤,但精神卻一直很好。在醫院中我仍天天只念佛,不看電視,不看報,也不看書。這次重病,為我消了業障,我認為是重罪輕報。昌臻法師說:“世界上沒有被冤枉的事,世界上沒有冤假錯案,一切都是因果規律的必然之事。”因此,我心裡十分安靜坦然,反而竊喜得到了這一次消業的機緣。

  這次大病中,我親身體驗了放下萬緣,看破生死的境界。對畢竟空的萬法實相,無主無我的緣起因果律,有了一點初淺的體會。對精進念佛,對伏惑事一心不亂,對臨命終時的心不顛倒,也有了一點切身的體會。這次重病,大大加深了我對專修專弘淨土法門的信心和決心。近幾年來,我對淨土五經一論的研習中,更知淨土法門是成佛度生的無上妙法。對昙鸾大師的《往生論注》、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蕅益大師的《彌陀要解》及印光大師的《文鈔菁華錄》等祖師教法的研習,更是倍感親切,衷心依止。我在有機緣進行的弘法宣講中,自己感到對淨土法門的認識有較大的提高,聽眾也有這個反映。我體會到只要誠懇恭敬地謹依淨土經論,謹遵淨土祖師教法,依止高僧大德,信願具足,老實念佛,求生淨上,一定會在臨命終時,蒙佛放光接引,往生極樂,當生成就。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