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小剛:吃素,就是愛自己

  有人說,幸福的三要素是有事做,有人愛,有希望。其實我覺得,一切幸福只基於一件事:愛自己。愛自己的關鍵就是有個棒棒的身體,而養出一個棒棒的身體很簡單—吃素食。

  10歲就開始吃素

  現在一提到“吃素”,馬上就會有人拿出一些很時髦的說辭,比如說吃素環保,有利於減少畜牧業對全球變暖產生的影響,還有人拿出“信仰”當擋箭牌,似乎吃素了就和信佛一樣,是高人一等的表現,但其實我吃素純粹是“意外事故”的產物。

  那年我10歲,因為過春節,家裡難得弄了些好吃的,這其中就有一碗紅燒肉。那個時候,過年能吃到肉是很值得興奮的事,一興奮我就多吃了,結果吃到一塊肥肉時,一下被油“滋”到了,一股惡心的豬肉腥味塞滿咽喉後,原先的美好感覺瞬間逆轉……

  那之後我就再也不愛吃肉了,無論肥瘦,無論是否屬於“長身體階段”。最初親人朋友都還好意相勸,後來干脆不提了,畢竟只是不吃肉而已,談不上過於偏食。

  1985年我調入北京電視藝術中心,正式開始拍電影。拍電影是件費腦子費精神的事兒,很快我就學會了抽煙,只要困了乏了,想也不用多想就會掏出一根,在拍《編輯部的故事》時,更是一包接著一包地抽。抽到後來王朔都覺得恐怖,片子完工後他和馬未都兩人直接將我架到了醫院。結果體檢完,醫生輕松地拍了拍我的肩:“你這肺完全不像是抽煙人的肺。”我馬上順竿兒爬,笑嘻嘻地調侃了句:“我吃素呢,您吶。”話一說完,那個頭發灰白的老頭兒笑了:“吃素好,素食比肉食容易消化,能更好地排出體內的毒素。你看那些得道高僧,哪個不是吃素的!”

  身體的直接受益和後來一天天的“見多識廣”,使“吃素”這事兒被自然而然地延續了下來,而且到最後就基本上是“吃大素”了。

  我去醫院體檢,醫生說你這肺完全不像是抽煙人的肺,說是可能和長期吃素有關系。唯一不太好的是缺鈣,讓我多曬太陽。

  素食後遇到的難題是徐帆

  感覺吃素是個難題,是在和徐帆結婚之後。

  徐老師(徐帆)是武漢人,武漢人飲食偏辛辣,而且她是標准的肉食動物。但天天被我耳濡目染,徐老師對吃素也產生了興趣。吃素分為兩種,一種是小素,就是不吃陸地上的動物,但吃水族;另一種叫大素,即一切肉類都不吃。對於從10歲就開始吃小素的我來說,不管吃哪種素根本不算是問題,但難題就出在徐老師身上。一般來說,女性在40歲之前最好不要長期吃素,過度素食會導致脂肪缺少,從而影響生育及生理健康。

  出於這種考慮,我對徐老師也要吃素提出了異議,但徐老師的意志很堅決,理由是作為演員保持身材是一種責任。想想也是,只好答應了她。

  吃素的方法有幾種,一種是鍋邊素,就是吃和肉一起炒的素菜,但不吃各種肉類;一種是吃花素,即一個月裡有幾天吃純素;第三種就是吃長素,即長年累月不吃所有肉類。第一階段,我讓徐老師吃花素。每個月先是有一天,後來有兩天,然後逐步增加吃素的日子。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多,徐老師很愉快地習慣了這種飲食模式,身體狀態也明顯變好。

  眼見情況很好,我便同意徐老師開始吃鍋邊素。鍋邊素一方面比較符合她的年齡狀態,另一方面不給不吃素食的人添太多麻煩-一起聚餐,大家點什麼我能跟著吃什麼,完全不用另外安排。  

馮小剛:吃素 就是愛自己

  五色均衡 營養全面

  把握五色均衡營養全面

  不敢吃素的人都會有一個擔心:“吃素,營養呢?夠嗎?”

  我的經驗是吃素只需把握五色均衡就能基本保證營養全面。所謂五色均衡即每日食物比例要按紅、黃、綠、白、黑搭配,便能滿足每日營養所需。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你每天的食物要是弄成了“葫蘆娃七兄弟”,營養什麼的問題就可以不必擔心了。

  不過,我家的營養師是徐老師,而徐老師的獨家秘方是:最重要的是中餐,而且一日不是三餐而是五餐,即在三餐之外增加上午10點多和下午三四點的兩次“點心餐”。徐老師的觀念是,點心很重要,它能在“青黃不接”的時間段補充能量,讓你松弛下來,享受一下人生。

  聚餐和諧最重要

  當然,需要調和的不僅僅是營養均衡,更多的時候是協調與非素食主義者的“聚餐”。比如在徐老師沒有吃素前,她最不喜歡我去探她的班,因為我吃素,很多大伙愛吃的好菜我根本不吃,勉強吃了也像吃藥般表情痛苦,她就怕到吃飯時人家嫌我挑剔、不好對付。

  其實這種事情經常發生,有時候出去參加宴會,你要是什麼都不吃,別人會有想法,要不來點鮑魚?那來點魚翅?這會讓別人覺得很麻煩。所以每每碰到聚餐,我只能將就吃點,或者完事後去路邊館子炒兩個菜爽爽快快補吃一回。

  因為總是碰到這種無可奈何的時候,所以我很理解非素食主義者面對一桌“毫無油葷”的素食時的痛苦。所以碰到我請客,滿眼肯定是各種珍馐美味。看到那些吃貨一個個滿嘴流油的樣子,心裡其實還挺高興。

  此是為—和諧。

  最怕友人款待粵菜

  吃粵菜的特點是,開飯前先請來賓圍著魚缸籠子一通端詳,分別指出自己心儀的活物,接著就有一批生猛海鮮英勇就義。處決的方式也是十分殘忍,龍蝦通常是被活著凌遲,肉都吃完了,頭上的須子還疼得直打哆嗦。蛇一般會當眾剪掉腦袋,擠出血和膽獻給主賓。

  蝦的下場有幾種:趕上喜歡白灼的算它們上輩子積了德;但大多數會被扔到燒紅了的石頭上煎熬,美其名曰“桑拿蝦”;更有慘無人道的是活著用酒麻翻,生吞活咽,席間常能聽到“絲絲”的叫聲,那是活蝦發出的呻吟。

  原來我一直認為漢族善良儒雅,粵菜的風靡令我發現,這個民族也很殘忍,對弱小動物犯下的罪行也是慘絕人寰、令人發指。菩薩若是為此懲罰漢族,我申請對我網開一面,因為我不吃肉,也不怎麼吃海鮮,尤其是不吃活物。

  凡屬這類飯局,我能推則推,能不去就不去。實在是盛情難卻的,就先在家吃飽了再去赴宴。席間我也是能躲就躲,能閃就閃,躲閃不過,又不想讓別人掃興,就象征性地夾兩筷子放到自己面前的盤子裡跟著瞎比畫,別人一讓我吃菜,我就端酒杯,掩護自己蒙混過關。

  近來因為心髒不好,酒也不能喝了,趕上粵菜的局,就只能拿話搪塞,讓我吃菜,我就講笑話飛段子,分散別人的注意力。弄得我每次赴宴之前必得搜腸刮肚冥思苦想,說姚明現在值多少錢,說好萊塢的各種逸事,連傳謠帶造謠,凡是能引開別人注意力的手段全都施展出來。

  這種時候最怕有心人,一眼識破我的伎倆,出於好心一再追問:鮑魚不吃,吃魚翅嗎?魚翅不吃,吃蟹嗎?蟹不吃,吃蝦嗎?蝦不吃,吃乳豬嗎?乳豬不吃,吃蛇嗎?蛇不吃,吃扇貝嗎?扇貝不吃,吃白鳝嗎?鳝不吃,吃牛柳嗎?你到底能吃什麼?你怎麼那麼事兒媽呀?

  這種情況時有發生,逢此情景,我只能實話實說:你們要是真疼我,就給我點一道西紅柿炒雞蛋,口重點,別放太多的糖就行。要是你們心裡還過意不去,覺得虧了我的嘴,就干脆把那些奇珍異馔折成現錢直接給我也行。我太太徐帆如果在座,她會挑幾個蒜瓣、蔥段,舀兩杓醬油湯,放在米飯裡拌吧拌吧遞給我,同時對大家說:你們吃你們的,別理他,他這人特別擰巴。

  一碗蘇州奧灶面足矣!

  譚偉民透露,《私人訂制》 在蘇取景時,馮小剛的工作強度非常大,早上7點就開始了他一天的工作。吃飯時,原以為累了一天的馮導會一頓“胡吃海喝”,畢竟吃飽了才有力氣干活呀。馮導可好,任憑身邊的工作人員吃啥,他依舊堅挺著自己“只吃素食”的原則,一碗極具蘇州特色的奧灶面加上零星蔬菜,便成了他的一天下來的晚飯。

  不過有趣的是,馮小剛對蘇州的奧灶面可謂情有獨鐘,頓頓吃不算,還將湯汁吸了個底朝天。臨走時,還抹了抹嘴,“呀!好吃”。

  姜文的評價

  姜文說:“馮小剛有個優點,他吃素。但他請客全是珍馐美味,這點值得學習。他不以自己的喜好來請客,跟你在一起,也許你吃葷,他為了和諧,他也吃點葷,但實際上他是吃素的。”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