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師:淨土法要新白話版(六)

  書摘四十二

  追溯這個淨土法門的緣起,其實是在《華嚴經》裡。因為經裡沒有詳細說明阿彌陀佛的因地修行果地福德、西方淨土的殊勝莊嚴、修淨土行人的修因證果,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不肯提倡《華嚴經》為淨土法門的緣起。昔日釋迦如來最初修成正覺,與華藏世界海的各位大菩薩,互相交流應答,說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妙覺,這些因地果地的法,其中參與法會的,是已經破了無明,證了法性的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四十一階位的法身大士。法門雖然說到十信位,但因為十信位沒有破無明,未證法性,不能參與法會,何況凡夫和聲聞緣覺二乘呢?到了最後一會《入法界品》(佛講華嚴經有七處九會),善財童子以十信後心(將入初住位)的境界,受到文殊菩薩的指導,參訪所有善知識。最初在德雲比丘處,聽到念佛法門,就證入初住位菩薩,成了法身大士。從此參訪所有善知識,在各處都有所證悟。最後到了普賢菩薩處,得到普賢菩薩的開示,以及菩薩威神加被的法力,所證到的結果與普賢菩薩相等,與諸佛相等,就是等覺菩薩。普賢菩薩於是為善財童子說偈語,稱贊如來的勝妙功德,勸勉善財童子,並與華藏世界的海量大眾,共同以十大願王的功德,一致努力,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達到圓滿佛果。卻並不細說阿彌陀佛的誓願,西方淨土的莊嚴,往生極樂世界的因果原理。因為這裡的法身大士們全都知道,不必再多說了。

  另外《華嚴經》這部經,最初翻譯是在晉朝,只有六十卷。其次翻譯是在唐朝武則天朝,是八十卷。兩次翻譯都是文字傳來中國時不完整,在普賢菩薩說偈贊佛後未完而終止了(從前無紙,西域傳來的經,都寫在貝多樹葉上。因為寫起來不容易,可能有省略。樹葉又用繩子穿起來,也可能有散失。傳來的文字不全,大概是這個原故。如果是像今天經書釘作一本,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到了唐朝德宗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南天竺烏荼國王,進呈《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四十卷的全文。前三十九卷,就是八十卷《華嚴》的《入法界品》,而文字內容更加詳細。第四十卷,晉朝唐朝兩個譯本都沒有的,就是普賢菩薩稱贊佛功德後,勸進往生西方淨土的文字。當時清涼國師也參與翻譯場,為八十卷的華嚴經,早已親自編寫《華嚴經疏鈔》流通了。又特別為這一卷經,編寫《別行疏》。圭峰禅師又編寫《鈔》,為這部經擴大闡述,又為普賢行願品四十卷全經編寫《行願品疏》。因為經過多次波折起伏,時間太久所以失傳。最近從日本傳回中國,才知道這一卷經,為《華嚴經》的結尾。華藏世界海,淨土多的無量無邊,而必定以求生西方淨土,為圓滿佛果的行持。可知念佛求生西方淨土一法,是原自《華嚴經》開始的。

  但是因為凡夫和聲聞緣覺二乘人,不能參與這個法會,沒有辦法了解。所以大乘方等法會上,為一切凡夫二乘,以及眾多菩薩,宣說《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讓他們都知道阿彌陀佛淨土的因行果德、淨土的殊勝莊嚴、行持淨土法門的人修因證果,希望一切被煩惱纏縛的凡夫,與斷了見思惑的二乘人,以及破了無明惑的法身大士,同在這一生出離這個五濁惡世,登上那個九品蓮花,再漸漸的修行,直到圓滿菩提而後已。偉大啊,念佛求生淨土的法門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就佛道,下化導眾生,有始有終,全靠這個法門。雖然想要贊揚這個法門,就是劫數窮盡也贊不完。(文鈔三編·《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流通序)

  書摘四十三

  印度五世紀的天親菩薩大量的造寫各種佛論,宏揚闡釋佛乘。又以《無量壽經》為根本宗旨,作《願生偈論》,開示念佛五門修法,使眾生最終都能得以往生。完全開顯禮拜門、贊歎門、作願門、觀察門、回向門的念佛方法。通過觀察門,詳細說明淨土莊嚴,如來法力,菩薩功德,凡是聽到見到的,都願意往生西方淨土。南北朝時淨土高僧昙鸾法師,為《往生論》撰寫《注》詳加解釋,直接將阿彌陀佛的誓願,天親菩薩的本懷,徹底圓融彰顯,和盤托出。如果不是深深懂得佛的心意,具有無礙的辯才,怎麼能達到這種境界?(增廣文鈔·《往生論注》跋)

  書摘四十四

  你的眼病還沒有痊愈,而天熱沒有躲避處,又趕上現在流傳的疫情,這是眾生共同的惡業所感招。希望勸所有的鄉親同戒殺生,念觀世音聖號,使疫情得到消滅。如果能懇切志誠,決定有大效驗。就是你的眼病,也會因為宣布這些話,而得到痊愈。茫茫大苦海,觀音菩薩是救苦救難的人。倘若人人都志誠持誦觀音菩薩,這樣還有因疫情死的,天地也當換個位,日月也當倒著行了。但如果隨便的默念一句二句,就想得起死回生的效果,雖然菩薩有大慈悲,也不是不肯救濟,是因為那個心不真切,絕對難以感通。(文鈔三編·復周伯遒居士書十四)

  書摘四十五

  業障很重,貪嗔太盛,身體虛弱心中不安,但只要能一心念佛,時間長了所有毛病自然可以消除。《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說:“若有眾生,淫欲嗔恨愚癡太多,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就得以遠離淫欲嗔恨愚癡。”念佛也是一樣的。但只要盡心竭力,沒有什麼疑心,就沒有什麼求不到的。但是觀世音菩薩和娑婆世界是有大因緣的。所以除了念佛以外,兼持觀音菩薩名號也是可以的。或者兼持楞嚴、大悲等咒,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增廣文鈔·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書摘四十六

  時下疫情流行,你妻子孩子患病,應當讓他們,各各志誠念南無觀世音菩薩。你如果會念大悲咒,應當加持大悲水給他們喝,自然可以痊愈,這時正是求觀世音菩薩的時候啊。(文鈔續編·復吳滄洲居士書三)

  書摘四十七

  你父親搖頭的病,有顯示不能痊愈、而念佛可以痊愈的跡像,你想要完全好,也有辦法。你與慧貞、以及你的妻子三人,至誠念觀世音菩薩求菩薩加被,如果是真的至誠,決對可以痊愈,因為父子天性相連的原故啊。民國十年(1921),黃涵之與他的妻子吃長素。他的母親八十一歲,勸她吃素,不開口答應,准備了素菜,就不吃菜,只吃白飯。我讓他代母親忏悔,不到一個月,他母親就吃長素了。母子天性相連,有至誠心必有感動佛菩薩的。(文鈔續編·復江有朋居士書)

  書摘四十八

  閣下的病,由於一向爭強好勝,所以常常因生氣產生病根,這是其中一方面。又因為天性聰明,所以就帶有聰明人的習氣,對於女色,不加節制,再加上忿怒之火,時不時發起,譬如雙斧砍伐一顆孤獨的樹,已經危險到極點了。又采用同善社的不正確的坐法,這又成了病苦的助緣,結果種種現象,都隨著而產生了。現今如果肯依照清心寡欲、攝心念佛的方法行持,久而久之,過去的業障消滅,善根增長,一切失眠、鼻梁顫動等毛病,就全都逐漸消除了。你應當先看《嘉言錄》中修持方法,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綿綿密密,長時間的憶念。凡是有忿怒、淫欲、好勝、賭氣等念頭,偶爾要出現,就這樣想:“我是念佛人,怎麼可以起這種心念呢?”念頭就息滅了,時間久了那麼凡是一切勞神傷身的妄念,都不會產生了。整天都是被佛的不可思議功德,加持身心,敢保不須十天,就見大效。如果只是偶爾念一句兩句,就想見效,那是自欺欺人。雖然也還是有功德,想要病完全好,那是決不可能。凡事都要以誠為本,難道修持可以不用心誠,就能得到去病滅苦的利益嗎?又如果習氣深厚,更應當專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因為菩薩救苦救難的心急切啊。(文鈔續編·與胡作初居士書)

  書摘四十九

  現在大家都在患難中,應當為一切人說解除患難的方法,只有改過向善,盡到做人的本分,至誠懇切,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是唯一無二的妙法。無論水災火災戰爭等危險,以及怨仇業障的病,醫療不好的,倘若肯依上述所說,一定會逢凶化吉,處在危難中而平安,以及怨業消滅,病不用藥就痊愈了。目前的時局,危險萬分,戰事如果發生,全國沒有一處安樂。就是戰爭打不到的地方,土匪的禍亂,比戰火更嚴重。應當勸一切老幼男女,同念“南無阿彌陀佛”、及“南無觀世音菩薩”,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好辦法。小災可以逢凶化吉,即使大家同歸於盡,念佛的人,也可以承借佛力,或者往生西方淨土,或者轉生善道。千萬不要認為既然不能免死,那麼念佛就沒有用。不懂得人能生而為人,都是由於前世所作罪福因緣,而成為投生富貴貧賤的根本。念佛的人,有信願極樂淨土,自然可以往生。即使沒有信願,也不至於墮落惡道。怎麼可以不念佛,結果自誤誤人呢?(文鈔續編·復念佛居士書)

  書摘五十

  念佛念觀音,都能消災免難,平時應該多念佛號,少念觀音。遇有患難,應該專念觀音,因為觀世音菩薩的悲心非常深切,與我們這一方眾生的緣分很深。但不可以見到有這種說法,就認為佛的慈悲,不如觀音。須知觀世音菩薩是代佛來慈悲救苦的,就是釋迦佛在世時,也曾經勸苦難眾生念觀世音菩薩,何況我們這些凡夫呢?(文鈔三編·復寧德晉居士書十五)

  書摘五十一

  佛法本來法法都是圓通的,如果是以志誠心受持,必有想不到的感應。但只有念佛念觀音,是特別容易感通啊,而普通人沒有不知觀音大士救苦救難的。應當讓志脫吃長素,日常禮拜持念“南無阿彌陀佛”及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必有感應。我現今為他取法名為通暢,意思是念聖號,希望過去的惡業消滅,心地通達,語言舒暢啊。早晚念佛若干,念觀音若干,此外從早到晚,專念觀音(無論出聲念,默念,都要用耳專注的聽。聽的功德更大。行住坐臥,都可以念。躺臥及衣冠不整齊,手口沒洗漱,都應該默念)。《楞嚴經》裡觀世音菩薩說:“我得佛心,證於究竟。能以珍寶種種供養十方如來,傍及法界六道眾生。求妻得妻(求妻者,求得賢善之妻也),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長壽得長壽,如是乃至(如是乃至包括一切所求在內)求大涅槃得大涅槃。”所謂大涅槃,是最究竟的佛果,都可以求得到,何況其它小事,有不能得到的嗎?應當發自利利他的善心。那就根據所求的人心誠度與行為的真實大小,而得到相應的感應。如果是做惡事求菩薩,那不但不得福,而且有大禍啊。凡是一切不能醫治的病,都用這個念佛念菩薩的萬病總治的阿伽陀藥來醫治吧。(文鈔三編·復秉初和尚書)

  書摘五十二

  觀音聖號,是現今眾生的大依靠,應當勸一切人念觀音聖號。如果是修淨土法門的,在念佛之外專念觀音,沒有發心信願西方淨土的人就勸他專念觀音,因為他的目的是為了受到觀音大士的保佑而消除災禍罷了。待到他信願西方淨土的心已生起,那麼再以念佛為主,念觀音為助。不過念觀音求生西方淨土,也是可以如願的。(文鈔三編·復周伯遒居士書十五)

  書摘五十三

  念阿彌陀佛,也可以作為依靠,念觀音菩薩,也可以往生西方淨土。但只要有誠心就有感應,怎麼竟然有這種死板分別的認識呢?觀音菩薩,是阿彌陀佛的法-王子,輔助阿彌陀佛,度脫眾生,都是一家人的事,不是各自分別的門戶。(文鈔續編·復殷德增居士書)

  書摘五十四

  念觀音菩薩求生西方淨土,也可以往生西方淨土,但不可以認為“何必再念阿彌陀佛”,因為觀音菩薩是阿彌陀佛的輔助啊。阿彌陀佛是主,觀音菩薩是次,阿彌陀佛就如國王,觀音菩薩就如宰相。善於領會其中道理,就可以沒有疑惑。(文鈔三編·復丁普瀞居士書)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