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爬雪山10小時為公婆拜年
  前天是年三十兒,一大早,江西九江市武寧縣新寧鎮的肖緒秋就進山了。

  丈夫因鐵路不通無法回家,為給公公婆婆過年,媳婦肖緒秋帶著自家人,爬雪山10小時進山村給老人拜年。

  前晚5時,他們終於趕到家門口,他們家也成為今年村裡唯一一戶家人“闖”進來的“團圓戶”。

  出發

  丈夫被困在外妻子進山陪公婆

  三十兒早晨,新寧鎮天氣晴朗,位於該鎮西側山區的東坑村,依然被大雪冰封,電線、天線、山路無法接通,80多戶農家與外界隔絕。

  丈夫因鐵路不通滯留在廣州,而肖緒秋的公公婆婆所在的鄉村,被困在深山裡,不知狀況。位於山外縣城的媳婦肖緒秋選擇“進山過年”。

  她進山的決定遭到家人反對,丈夫甚至以因大雪封山,鄰居都不回山過年為由勸她不要回去了,但肖緒秋還是堅持進山。

  因為大雪封山,她只能選擇徒步。進山之前,她購買了年貨,自制兩個擔子,帶上兒子、侄女和弟弟,進山拜公婆。

  早晨7時,肖緒秋和家人挑著扁擔出發了。

  進山

  當指揮員行山路清障礙

  整個山路只有他們這一支隊伍,他們的行進速度很慢,盤山公路上的雪很厚,沒過腳踝,每一腳下去都要費勁抬起。

  這是一座海拔1500米的大山,當地人稱它“仰躺山”,意思是挺拔、險峻,而這場大雪又讓它多了些危險。經過一些狹窄的山道時,一米開外就是看不見底的懸崖,道路濕滑。

  每隔百米,路中間就有被砸倒的大樹和天線攔路,他們不得不一次次彎腰躲避,扁擔經常被剮到樹枝上。在陡峭的山坡,他們甚至要四肢伏地往上爬。

  肖緒秋不時輕聲提醒隊伍:“小心電線、小心竹子。”她走在前面,不停地用手撥開障礙。她不敢大聲說話,就連隊伍在雪裡走路踩出的“沙沙”聲,都會引起山上冰雪的砸落。

  禁吃年貨留給老人過節

  肖緒秋在擔子裡裝滿了水果、大米、魚和鞭炮,足有百余斤。往年,這是山裡人過節必不可少的年貨,年關時就有車拉進山賣,今年,它們成了稀罕物。

  晌午時分,肖緒秋15歲的兒子劉華開始喊餓,吵著要吃橘子,看見媽媽搖頭,他還“罷起了工”,扔下自個兒挑著的扁擔的一頭。

  “你奶奶連飯都吃不著了,你還搶。”肖緒秋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

  她用手扒拉扒拉路邊的雪,捧出一捧遞過去,劉華很不情願地添了下,抿了抿嘴唇。

  記者手記

  春節得到捍衛

  武寧縣東坑村是九江受災最嚴重的村莊,我和攝影記者楊威一起往此地趕。

  原本以為在這座白茫茫的孤山上只有我們,但沒想到在爬山途中遇到了肖緒秋,於是她成了我們報道的主人公。

  肖緒秋是浙江寧波人,身形微微發胖,始終面露微笑,始終大跨步走路,臉上還帶著些許高原紅。

  她告訴記者,他們老家有個風俗,不管多困難,不能讓老人單獨過年。

  “她是個善良的嬸嬸。”侄女劉利英評價說。侄女也很贊同肖緒秋的觀點,她告訴記者,老人都已經把自己的棺材准備好了,現在是能陪一年就應該陪一年。

  一天的爬行為了完成“拜個年”的心願,春節的意義和價值在這樣一場暴風雪中得到最堅定的認同和捍衛。

  入村

  山村唯一的鞭炮聲

  30裡的雪山路,對於挑著重擔的他們並不容易走,他們的衣服都已濕透,直到下午5時,他們才走到村口。

  “那就是我們家。”肖緒秋指著不遠處的房子告訴弟弟,劉華聽到後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說,“終於到了。”

  還未到家門口,肖緒秋就沖著房子喊:“媽,媽,我們來了。”她匆匆跳上台階,推開屋門。

  老婆婆聞訊出門,扶著老伴顫巍巍地走到門口,揉了揉眼睛,半天,以不相信的眼神盯著媳婦問,“閨女,你們怎麼來了?”

  “年三十兒,來給您拜年啊!”肖緒秋大聲指揮眾人,“來,一起給二老拜年!”

  整齊的喊聲,讓兩位老人布滿皺紋的眼角濕潤起來。

  “噼裡啪啦……”晚上6點,寂靜的山村裡響起了鞭炮聲,清脆、深遠,這是村裡今年唯一的炮聲。 (本文來源:法制晚報 作者:楊威 陳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