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行大和尚:為什麼坐禅能治病?

  為什麼我們坐在這裡,腿腳會麻、會脹、會痛呢?麻脹痛是件好事,說明氣血在裡面正常運行,疏通經絡。當你把腿折疊起來,氣血無法正常流通,在裡面憋得發脹,所以就麻、脹、痛。一般年輕人才會麻、脹、痛。

  一些八十歲的老公公、老太太,他們盤腿幾個小時也不會麻脹痛。難道你們還不如他們?老人家的氣血已經衰竭了,血管裡沒有多少血液在流動,就像把水管子折疊起來,裡面沒有水流動一樣,所以也就不存在脹麻痛了。實際上,剛開始的時候越脹越麻越痛越好。過了這個階段,腿盤久了仍然會痛,但不會再麻了。

  身體不超越,心也沒辦法入道。你想入道,但身體障礙你,讓你沒辦法入道。佛教講“降伏其心”,你的身體整天腰酸背痛,心如何能降伏呢?一個長期坐禅的人,一個修行好的人,他的氣血暢通,能量已經升上來了,怎麼可能腰酸背痛呢?

  有的人體質比較虛弱,一打坐,肩背就冰涼,甚至疼痛。這說明身體曾經透支過,受過風寒。現在通過盤腿打坐,陽氣從兩只腳產生,陽氣一旦產生就要往上輸送;當身體裡面有了正氣、陽氣,邪氣、寒濕之氣自然就被逼出體外,所以就會感到肩部、背部發涼、疼痛。這些反應是好事,它不是打坐產生的。如果不打坐,身體的陽氣產生不了,體內的風寒、濕涼就沒辦法逼出來,一旦爆發,往往就要得大病。

  為什麼說坐禅能治病?因為它可以把潛伏在身體裡面的疾病分批地“曝光”。如果不通過坐禅陸續地幫助它們“曝光”,一旦得病,身體的很多隱疾就會同時爆發,那時候可能就過不了性命這一關。坐禅就相當於用探測儀探測地雷,把潛伏的疾病一個一個地“探測”出來,挖出來。

  一個長期坐禅的人,如果兩條腿還像灌滿了鉛一樣沉甸甸的,實實在在的,走不動,那說明你的生命力已經枯竭到了極限。但是通過坐禅,只要半年,這種狀況就會改變。你腿腳的經脈一旦打通,走起路來就像飛一樣,在行香的時候,兩只腳輕輕一點就跑起來了,小腿裡面充滿了氣——這是元氣,不是呼吸之氣。

  修煉有了功夫以後,說話、走路、做事,靠的是身體經絡裡面的真氣,也就是元氣,而不是肌肉的力氣。所以過去的武林高手個個都要靜坐,不靜坐,身體裡面的元氣沒辦法長養。而且很多武林高手都是通過靜坐而悟道、成道。道教的張三豐、王重陽就是通過練武、靜坐而悟道、成道的。但是現在要你把身體空掉,放下確實很難。身體不通透,你怎麼放下,怎麼空掉呢?

  這段時間大家的狀態確實非常好,身體都在轉變,臉色也有明顯的變化。最明顯的就是昌恩和道源,通過這段時間的斷食或少量飲食,對身體的腸胃進行了清理,他們臉上的黑暈和油膩明顯少了很多。

  一個人每上一個台階,身心都會有一個大的蛻變。在蛻變之前,身心都有一個極限的突破。沒有這種極限的突破,身心沒辦法蛻變。就像軍事演習一樣,你本來只能挑二百斤,卻讓你挑二百五十斤。當你突破了二百五十斤,你的色身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蛻變,以後你再挑二百五十斤就沒有任何問題了。一段時間後再進行一次大的突破,你又往前邁進了一步。每突破一次,就超越一次自我。

  祖師說,一個大丈夫(出家人)沒有超人的體力、魄力,何以征服自我,征服冥頑不化的末法眾生?人家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人家做不到的你還能做到,而且還做得非常好,只有這樣別人才會信服你。一個修行人如果沒有一技之長,沒有過人之處,憑什麼讓信徒供奉你?

  身體的陰氣重,打坐就容易昏沉,身體就會疼痛。所以每次吃飯只能吃六七成飽,這樣氣脈就會暢通,打坐的時候身體就不容易疼痛。實際上腿痛一般都是從四十分鐘左右開始。身體的神經有一種記憶功能,到了它記憶的時間(開始痛),你把腿拿開,它就重復這個記憶,只要一到這個時間它就會痛。

  如果到這個時間你不把腿拿開,挺住了,它就過去了,它的記憶就會停留在另外一個層次上,比如停留在六十分鐘上。可是每次腿一痛你就把它拿開,到了這個時間點,它自然會痛——一種神經痛。實際上當你身體這一關突破了,在突破心理的時候,你就不會再對抗。

  身體的一點疼痛算什麼?可是它卻成了我們最棘手的障道之處。只要你想成就,就得過身體這一關。佛經上記載,那些天人或其他道的眾生想要成就,獲得圓滿的果位,都要以人身來修行。

  如果以旁生的身體來修道,修到一定等級就再也修不上去。宇宙的法則就是這樣,必須以人的身體為基礎才能通過這堂課,以旁生的身體就不能獲得圓滿。所以人身是最寶貴、最難得的。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