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法門法師:這個東西失傳了,那是很大的不幸,關系一個民族存亡、國家存亡

  要發大心,不能讓中國傳統文化丟失掉,沒有人承傳,就沒有了,就失傳了,那是很大的不幸,關系一個民族存亡、國家存亡,關系到整個世界的安危——所以這是大事,這不是小事。對國際問題了解最透徹的,孫中山先生,他說的沒錯,他說,我們跟外國人比,除了機器這一個項目之外,哪一個項目都比外國人強,外國人要跟我們學習,這個世界才會有救。一點不錯,今天我們這個機器趕上了。一帶一路,這是科技、交通,一帶一路就是高速的鐵路,這個東西發展出來了,在中國現在有兩萬多列了。人與人就怕不往來,往來彼此了解了、明白了,朋友。中國四面的鄰居都是朋友,不是敵人。中國人很大方,不小氣,我有的我要幫助,希望你也有。這一點,外國人信服,中國人不自私、不欺負人,特別是中國文化。

  中國傳統文化,現在有危急。現在人學西方的,中國東西不學了,如果我們把中國老祖宗的東西漢學丟掉,中國人將來的苦日子就無法避免。中國人的教育從小孩教起,幾歲開始教?兩歲、三歲才開始教,根深蒂固,三四歲就像小大人一樣,他懂事、他明理,言談舉止很有規矩。現在懂得傳統文化的人少了。

  老師都是寶,都是八十以上,十年之後他們都過去了,找老師一個都找不到。這怎麼辦?怎麼救法?所以校長提出來,我們辦漢學院,培養年輕的一代,學中國的文字學,學中國的文言文。只要文言文不失傳,世世代代有人在講、有人在學,這個地球是有前途的,還有好日子過的。如果要疏忽了,年輕人不學了,十年之後找不到懂得文言文的人,那就悲慘世界,那問題嚴重了。老祖宗五千年一代一代辛辛苦苦傳到我們手上,居然斷掉了,這也是大不孝。什麼東西丟掉都不怕,就怕文字丟掉。

  中國文字是全世界人現在都承認,最優越的文字,不受時空干擾。五千年以前留下來的這文字,現在我們能看懂,能了解它的意思,沒有誤會,這種文字到哪去找?外國是拼音的文字,拼音文字兩百年,頂多三百年,音調變了,字就不認識了;所以它受時間、空間的限制,那種文字不能承傳道統。外國老祖宗也有許多了不起的發明,但是是用外國拼音文字寫的。歐洲的學者告訴我,現在許許多多的人沒有能力讀莎士比亞的作品,為什麼?音變了,拿到他的文字,現在念不出來,這個事實真相擺在他們面前。只有中國的文字,它跟語言分開了,走兩條路,所以它不變,這最好的文字。他們老祖宗有好東西傳不下來,是沒有文字,沒有超越時空的文字,幾千年、幾萬年,後人能看得懂,這種文字他沒有。

  歐洲過去也有太平盛世,時間不長,二三十年就沒有了。中國每一個朝代,太平盛世有一百五十年到兩百年,社會安定、人民安樂。中國用什麼能做得到?用儒釋道,大家都學儒釋道,社會就會正起來,這我們做了實驗。半年的時間,這個小鎮就起了很好的變化。我們都感到驚訝,人是怎麼這麼好教的?教他改惡向善,真聽話、真干,教了三個月,小鎮就達到要求的標准。

  實驗成功了,我們有信心,所以我們就目標到外國;在澳洲做的,做得很辛苦,因為那裡沒有中國文化的根,所以在外國做了十三年,效果出來了。十三年锲而不捨,地方這些宗教的領導,大家來找我。找我干什麼?我們要做一個和諧城市,讓我們這個小縣是地球上第一個和諧城市,大家都有這個想法,可以做得到。我們宗教跟宗教贊同,都像好朋友一樣,常常往來,有把握可以做到。

  有人就來問了,宗教是教育,它教些什麼?我的回答是一個字,它教學的核心就是個愛,神聖愛的教育。你看西方宗教,神愛世人,上帝愛世人;伊斯蘭,真主是仁慈的。回過頭來看東方,東方的宗教,佛是大慈大悲,儒跟道都講愛,真誠的愛心,不是欺騙人的。把上帝那種愛放在我們心上,我們代表上帝去愛世人。宗教要教這個。

  大家有一定的方向,有一定的目標。講經大家都講愛,都來講愛,都來行愛。我們佛教帶頭辦學,把他們帶起來。中國人苦頭吃夠了,應該要回去找老祖宗,外國人就找神、找上帝,中國人找老祖宗,儒釋道老祖宗。老祖宗找回來了,大家都享福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