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豬原是穿花衣裳的女子轉世而來

  特別提示:本文在網上特別是佛教論壇有廣泛轉載,標題各異,原始出處不詳,原文標題為《哭泣的母豬》

  我聽過很多關於因果輪回、投抬轉世的故事。唯獨母親經歷的那個事情,讓我感覺仿佛就發生在昨天,至今歷歷在目。回顧這個事時,我的心有些沉重……

  我家90年左右養了一頭母豬,是從寧鄉引過來的品種,母豬生下來的豬仔會吃會睡會拉,長得快,肉多彪(膘)好,一般人家的仔豬要飼養四個多月,才能出欄賣錢,我家這母豬下的豬仔,常常飼養三個來月,就可以出欄了,所以很受左鄰右捨的歡迎。

  我曾見那母豬下過幾次豬崽,小豬生下時,老母豬都會小心翼翼的移動身子,生怕壓了小豬,知道把奶對著還沒有睜眼的小豬仔,數量少時,都有七、八只,生得多時,有十五、六只,母親對它也是精心照料,知道它生崽辛苦了,接下來幾天會煮些米,與干淨的青菜拌一起給它吃,平時就吃些糠楂之類的。要是老母豬哪兒‘不舒服’了,母親也看得出來,自己到獸藥站配點藥,或者做點什麼土方子,吃了便好了,很少見村裡的獸醫給老母豬打過針,母親常誇它‘挺爭氣’的,不用勞神。

  96年發大洪水,糧食都不夠吃,很多人家把豬給賣了,到了97年下半年,豬價一下子就上來了,仔豬賣到12元/斤。記得賣豬那天我們全家起得很早,早上四、五鐘,窗子外面就有鄰居在嚷嚷了。老母豬也挺有靈性似的,看到這麼多人來抱它的孩子,站起來用頭一頂,發出‘吼吼’地叫聲,它是在保護自己的孩子,母親走過去與它說:“養了你就是想生幾只豬仔賣點錢,你配合一下,別不高興。”老母豬把頭悻悻偏向一邊,一邊‘呼噜’地喘著粗氣。我與父親就抬秤,母親就收錢,那一次一共賣了好幾千元,一家人樂呵呵的。

  就那樣,十多年過去了,母豬成了家裡的‘功臣’,我與小妹念書的費用多半靠它了。它也慢慢的老了,生的豬仔一年比一年少了,母親就起心想把母豬賣掉,重新再從小豬中‘培養’出一頭母豬來,說老實話,跟了我們這麼多年,也作出了不少的貢獻,都捨不得賣,特別是母親,也是想了好長時間才決定把它賣掉。

  原先是想賣給一個鄰村的人家,人家買過去自己養著,因為這時老母豬肚子裡已經有‘懷’上了小豬了。但價錢沒有談妥,太便宜,最後就決定賣給鎮上殺豬的湯屠戶。我母親自言自語,這人呀也真殘忍,需要它的時候,就同家中的一員一樣,現在不需要了,還不惜送去屠宰,內心有絲絲疚意。當湯屠戶開著手扶拖拉機來的時候,我家地坪裡已站了好多人,都說一只好母豬啦,生出來的豬仔又會吃,又會睡,長得快。圍了很多人來看熱鬧。

  一切准備妥當,就去豬圈把老母豬趕出來,把豬圈門打開,湯屠戶就用棍去子去抽它,想把它趕到豬圈門口再拖出去送上車,抽了一陣,老母豬躲在豬圈最遠的一角,四腳站立,看著外面的這些人。湯屠戶就跳到豬圈中去拉豬尾巴,老母豬身子一扭,一頭向湯屠戶撞去,湯屠戶幸虧跑得快,不然就撞到牆上了,他殺了幾十年豬,從來沒見過如此彪悍的母豬,(其實它平時挺溫順的) 跳出來時,還用手指在刮額頭的汗,呵呵。見拉不出來,旁邊的人就來硬的,兩個小伙子走進去,一個拉豬的耳朵,一個在後推豬的屁股,但怎麼拉都拉不動它,後來鄰居就來幫手,老母豬一發威,人也怕豬咬,都不敢再近豬身了。

  有人提出來去找我母親,畢竟熟悉自家豬的特點,找了一陣子沒找到我母親,他們不知道我母親這時正躲在房間裡掉著眼淚,以前也是,家裡丟了只小貓小狗的,她都要哭,傷心好些天。何況這是天天看到的陪伴了十多年的發財豬。只因老了,就得把它賣了,這可能就是豬的命運吧。把我母親叫到豬圈邊時,老母豬沒有了剛才那種驚恐與抵抗,見到主人,頭很快就低了下去。旁邊的人根本不知道母親心裡的難受,都把目光聚集在母豬身上,母親走到老母豬旁邊,一邊摸著它的耳根,一邊給豬背抓癢,說道:“畜牲啊,我也不想把你賣掉去殺了,你是豬,是畜牲,你就是這樣一條命!下輩子不要做豬了。”

  旁邊的鄰居們還在笑我母親,竟然會說出這等憐憫的話來,都在旁邊切切的笑著。它還是不肯走出豬圈,一眼的乞求與哀傷樣子。母親勸了半天不動,也來火了,就用掃帚去趕它,也不知道是豬圈裡有水地板太滑的緣故,還是怎麼的,老母豬突然前面兩條腿跪下來了,停頓也就一、二秒,剛好抬頭就被母親看到了,母親趕緊去摸它,它很快站了起來,被母親趕出了豬圈,我家豬圈是與廚房連一起的,走出去要經過廚房門,老母豬被趕到廚房門時,又不肯出去了,賴在那兒不走了,就被湯屠戶他們拉到了拖拉機後面,准備裝上車。先要把豬裝進一個鐵籠裡面,然後再把裝好豬的鐵籠抬上車。

  母親根本不想看這一幕,遠遠的站在人群後面聽著母豬的哀叫聲,屠戶們在忙著把老母豬塞進鐵籠中,大家伙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關進鐵籠,現在只要把它抬上車就行了。他們在車尾擱了一塊很長的木板,一頭擱在車尾,一頭擱地上,讓木板形成一個斜勢。只要把鐵籠抬到木板上,車上有人用力拉,後面有人推就很快上去了。

  正在把鐵籠抬上車准備推上車時,母親看到了意想不到的驚人一幕!本來車尾是向著豬頭,母親剛好看見的是鐵籠中豬的屁股,就在鐵籠被推到木板中間時,老母豬猛然一回頭,母親看到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穿著花格子衣裳,流著傷心的淚水望著自己!母親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用手揉了一下眼睛,定睛再看,分明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倦縮在鐵籠之中,淚水雙流,那雙手抓著鐵籠柱子,說不盡的悲傷,足足有五秒鐘之久,母親眼前一激靈,鐵籠已被推到車上了,看到的仍是那頭老母豬。

  此時母親腦子一片空白,稍微清醒了會兒,才想起些什麼來,趕緊去叫湯屠戶,說豬不賣了,湯屠戶哈哈大笑,說道:“錢都給你老倌子了,反悔都不行咯!”車子開動了,母親望著那漸漸離去的老母豬,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隨後把她剛才看到的一幕告訴我們時,我們心裡也是說不出來的滋味,父親偷偷上了一柱香,插在了豬圈上。後來的幾個月裡,母親在夢中常常見到那個穿花格子衣裳的女子……

  從此以後,母親再也不養豬了,連豬肉都不吃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