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圓法師:以無盡的慈悲攝受眾生


  那麼菩薩究竟應當以怎樣的方式去恆順眾生呢?以下是進一步的加以詳細來說明。

  於諸病苦,為作良醫。《大智度論》中說,“種種內外諸病名為身病,淫欲、嗔恚、嫉妒、悭貪、憂愁、怖畏等種種煩惱、九十八結、五百纏、種種欲願等名為心病。”也就是說,眾生的病苦有兩種,身病和心病。身病我們大家都有深刻的體會,疾病纏身帶給我們很大的痛苦,甚至也會有心裡的恐懼,作為修行人來說,疾病也是非常影響我們修行的。《華嚴經》中說:“菩薩初學修菩提時,當知病為最大障礙。”因為身體多病、心不安寧,就會影響我們修諸波羅蜜。《成實論》中也談到,“少病者能初夜、後夜精進不息,若多疾病,則妨行道。”如果沒有病,我們修行可以長時間的用功;如果有疾病的話,則障礙我們的行道。所以眾生在遭受病苦時,菩薩為作良醫,對症下藥,能讓眾生恢復健康,祛病延年。

  心病也給眾生帶來很大的困擾,如恐懼、嫉妒、憤怒、憂愁等不良的情緒,讓眾生苦不堪言。就像我們在講經前要備課,如果心裡面有煩惱,心肯定靜不下來,備課的效果就深入不進去,那講課的時候肯定就講不好的。所以給我們的修行,身病心病都會帶來很大的苦惱。這樣就看我們的定力,任何的境界都把它當成一種鍛煉,再大的情況把心靜下來,這種憤怒憂愁隨之就化為灰燼,就沒有了。根本都是夢幻泡影,剎那生滅的,用我們的清淨心來對治就可以的。如果沒有這些,不明理不明白的話,就給我們的身苦和心苦,帶來很大的修學上的障礙。

  菩薩廣學五明,不僅精通醫術更精通佛法,能夠幫助眾生增長智慧,就像我剛才說的叫大家明理,能夠降伏這些障礙、消除無明煩惱、恢復清淨本性。我們現在修持普賢行願,雖然還不具備高超的醫術,對佛法也不是非常的精通,但是這也不影響我們發大願心,去幫助眾生擺脫痛苦。就像我們平時,眾生生病時我們盡力的去做,雖說我們不會醫術,但是我們可以供養藥品、悉心照料;在眾生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用佛法去開導他,幫助他去看破,繼而能放下,幫助他認識宇宙人生的真相,使他們能夠身心自在。

  於失道者,示其正路。眾生有時會走錯路迷失了方向,本來該往東走的最後向西了。菩薩遇到眾生迷路,就會指引他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這裡的路也指人生道路,以世俗而言,做人要正直,我們說要做君子,走正確的人生道路,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培養高尚的人格,提升道德境界;以出世法來說,正路指的是菩提道,也就是成佛之路。眾生無始以來,背覺合塵、迷失正道、誤入歧途,不只是前程的危害,將來還會墮落到三惡道受苦無窮,菩薩為了這些迷失正路的眾生,指示正確的道路,讓他們走向佛道,直至達到彼岸,離苦得樂,達到彼岸。

  生活中我們也會遇到一些眾生,找不到人生的價值和意義所在,這個時候我們就應當讓他們,我們以善巧方便的方法來引導他們,讓他們慢慢的了解佛法,循序漸進。根據他們的因緣來引導他們認識佛法,讓他們認識到佛法是積極的,佛法的思想是符合哲學,是高度的智慧,這樣不但自己能夠擺脫煩惱得到利益,還能利益一切有緣的眾生、利益社會。菩提道才是每個人都應當走的正路。

  於暗夜中,為作光明。眾生處在黑暗之中摸索著前進,看不見道路,辨不清方向,菩薩用明燈為眾生帶來光明,使眾生能大踏步的向前進。黑暗也比喻眾生處在六道輪回的生死長夜之中,菩薩為眾生演說正法,以智慧之光照耀沉溺於生死長夜中的眾生,讓他們永離一切,憂悲苦惱,了脫生死,直至光明。

  於貧窮者,令得伏藏。伏藏就是埋藏地下的寶藏,這裡是比喻眾生本有的佛性具足恆沙功德,只不過被煩惱所遮障了,以致於缺少福德智慧、輪回六道飽受困苦。菩薩了知眾生本具功德法財,幫助眾生鏟除遮覆功德法財的煩惱,使眾生能夠受用自己本具的法財。

  摘自 宏圓法師《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講義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