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瑪仁波切:只有時時觀修無常,才算一個真正的修行人

  生命是無常的,對現在紅塵中一切都吉祥順利的人來說,可能不會有太大感覺,而我每天看別人給我發的信息,就能有很深的感觸。我的圈子比你們大一些,經常聯系的可能就有幾千人,每天都有很多人發信息給我傾訴,希望得到開示與加持。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統計,把這天給我發信息的人大概歸類總結了一下:准備離婚的有17位;希望能結婚的有26位;最近生活得不好,希望得到加持與保佑的,有70多個沒有留名字的,有2個留了名字的;弟子們周邊的人,四十幾歲過勞死的有3個;20歲到50歲之間患癌症往生的有13個;老人往生的有2個……無常歷歷在目,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人人都有煩惱痛苦,如果沒有學佛,當人生之苦接踵而來的時候,身心的掙扎會帶來巨大的痛苦。

  大家可以看看,那些過勞死的人,很多都是有錢有能力的人,不少才35歲到45歲之間。出生有先後,死亡卻隨時都會來臨。每個人日常生活中都心有擔憂:如果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沒錢用怎麼辦?要如何養老?房款要怎麼交才合適?兒女去哪裡上學,學費怎麼辦?停車費漲價了出行怎麼辦?很少有人願意靜下來想一想:“如果我明天往生了怎麼辦?我為來世可曾做好准備?我現在存的一點小錢,往生的時候能帶走嗎?”

  雖然沒人願意早早就離開人世,但有多少人能明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往生呢?做一些准備,心就安寧坦然了,而往往努力做准備的人,反而不容易死。我有些弟子身患癌症很多年,因為心懷坦蕩,修行很好,福報也足夠,雖然醫生早就給他們判了死刑,但許多都活得好好的,有些雖然走了,但是快快樂樂地走,沒有任何痛苦與遺憾。

  前不久成都有個張居士往生了,罹患胰腺癌兩年多。哪有得了胰腺癌不痛的?可張居士很堅強,因為她擁有堅定不移的信仰,每當病痛的時候,她就虔誠地祈禱:“願天下所有的病痛都到我身上來!願我能承受眾生所有的病痛!”因為這樣發願,她基本上沒有遭受很大痛苦。她自己很清楚,什麼時間往生,走之前她還跟我微信,我讓她一心向佛,忘記世間所有的俗事牽絆。她铿锵有力地對我說:“上師,您放心吧,我做得到!我要發金剛菩提心,金剛菩提心是永恆的菩提心,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一個修行人是怎麼走的,我要給大家做一個表率!”

  她是笑著走的,一個在家居士,以前也沒有怎麼修行,這兩年生病後非常虔誠,以前也像是個泡沫佛教徒,如蝴蝶一般飄來飄去。無常來了,在生命的最後時候,真的只能靠她那份虔誠心了。這就是密勒日巴大師講的,“只要你深信不疑,上師以及諸佛菩薩的加持隨時隨地都在。”

  希望大家都能經常問問自己:我到底有多信佛,我是不是對諸佛菩薩深信不疑?我是不是一個泡沫佛教徒?我有沒有隨時為來世做好准備?《涅槃經》中雲:“一切眾生跡中,象跡為上;是無常想亦復如是,於諸想中最為第一。”佛陀說過:在所有佛法的修行中,修無常是最殊勝的。所以我們應當時時觀想行住坐臥的一切行為,都是這一世最後的作為;口中所說的,是今生最後要說的話;內心所想的,也是今生最後能想的。只有時時觀修無常,才算一個真正的修行人。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