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願法師:出國念佛化冥途眾生感應記

  【念佛感應錄】 出國念佛 化冥途眾生感應記

  去年(民國九十一年,公歷2002年)定居於日本的大兒子以及媳婦來信告訴我,他們在環境幽雅的熱海山區蓋了一間小屋,現已經完成,因此要我前往居住一段時間,好好靜養身體。但因自從我患了嚴重的骨質疏松症以來,體力衰弱,所以無法出國去探訪他們。後來他們再三懇求催我一定要去,所以鼓起勇氣搭乘八月四日的班機前往日本,順利抵達山區別墅,在途中我都拿著一串一百零八粒佛珠念佛不停。因此,碰到許多年輕人幫我帶路及搬行李。

  第一天,早上清晨四點多鐘的時候,我到外面看日出,太陽像一個小小的紅球從海中慢慢浮出海上,然後越來越大,光線也愈來愈耀眼,照到家裡的觀世音菩薩像,真是壯觀。第二天早上也還能看到這種美境,但到了下午時候就開始強風大作,吹倒放在外面的東西。那時我便向媳婦說:“是不是台風來了。”媳婦笑著說:“這不是台風,因在這裡時常會起這種強風,而且風會發出非常可怕的怪聲,使得住在這裡獨居的老人心生害怕,而跑到附近旅館去過夜。例如我們剛開始要上梁柱時候也是遇到一場強風,讓工作人員沒法工作,那時讀誦大悲咒一直不停才能順利工作。後來房屋落成了。舉行落成儀式時,建築師及工作人員及附近鄰居都來參加,那時我向他們說:‘過幾天,我的媽媽(婆婆)就要來這裡小住,她是專修念佛的。’建築師聽後便說,那很好,你媽媽既然是專修念佛,就請她念佛,消除這裡的怪風,那這裡就更像人間仙境了。”

  後來媳婦就帶我到外面繞一圈,我就帶著一串念珠一面念佛,周圍環繞著山峰,因為這裡並未開放為游覽地區,完全是屬於天然,所以稱為“自然鄉”,在山下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邊山丘山屹立一座高大的塔,因為這塔從我們家的客廳即可遙遙相望,所以我就問媳婦:“這塔裡面有否放置亡者的骨灰?”媳婦說:“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陣亡者的紀念塔,但裡面只放置亡者的遺物,例如衣服、帽子、鞋子等,並沒有安置陣亡者的骨灰,也無神祇牌位。”原來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

  可是不久他們就出現在我的夢境中,其情形是這樣的。

  兒子與媳婦在東京上班,非常忙碌,因為屋內一切設備都是電氣化產品,而且浴室引進溫泉設備,他們擔心我不會使用,所以每天下班之後就趕來這裡住宿陪伴我,並且幫我燒菜,到了隔天早上就要趕回東京。每天來回搭車就要花費三個鐘頭以上,非常辛苦。後來因我已經熟習這裡的生活環境,且能夠自已處理一切事情,就叫他們不必天天來陪我,若有休假時再來即可。他們聽了我的話就沒有每天來陪我。他們回去東京那天晚上,我就夢見,有無數穿著淺黃色軍服的男人,他們的體格都非常好,而且很健康,但是沒有戴帽子,全部都理光頭,大約是中年以上年紀,每個人都露出非常歡喜的表情,陸陸續續進入我住的房子門口,排隊在左邊,但是沒有講出一句話。我發現到另外有一群人,其中有男、有女以及老人、年輕人等等,與穿軍服的人同時進來,但他們分開排隊在右邊,他們的身體也非常健康,穿著漂亮的新衣服,而且也露出無限歡喜的表情,也沒有講出一句話。以上夢境我看得非常清楚,後來就醒過來,醒後明白:原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陣亡者紀念塔”裡面祭祀的亡魂已經跑來找我了。聽媳婦說紀念塔裡面只有放置陣亡者的遺物,並沒有設立神祇牌位以及骨灰。但因他們過去都是血氣旺盛的青年,為了國家捐軀後,若沒有去投胎轉世,便會做鬼神類,雖然紀念塔裡面,並沒有他們的神祇牌以及他們的骨灰(其實當時陣亡的軍人極為眾多,無法辨識他們的骨灰以及他們的姓名)。但因他們已經系鬼神之類,具有神通力,知道在這裡建有一座陣亡者的紀念塔,便紛紛來到這裡相聚棲息。再說他們因具有神通力,獲悉我是專修念佛淨土法門,現在已經來到這裡,而且在距離他們的紀念塔不遠的地方居住,每天都會在這裡修持念佛,因此想要藉此念佛功德,獲得解脫冥途之苦,超生於光明淨土中。還有在夢中所見的另外一群男女老幼,可能是居住在山下的人去世後淪落在鬼道之中,他們的來意和紀念塔裡的陣亡者一樣,想要借著我念佛功德超生於光明淨土之中。我雖然了解他們的來意,但想起數十年以來,雖然常到寺院參加共修“佛七法會”並有無數借念佛度化冥途眾生之感應,但都是借著寺院莊嚴道場以及出家大德領導,還有許多蓮友共同發出之菩提心,依此團體廣大力量,才能使無數無量冥途眾生,領受佛光之普照,獲得解脫。但從來沒有以個人自修的力量來超度那麼多的冥途眾生。況且我已七十多歲,體力有限,深恐無法勝任。但想到他們已出現在我的面前,莫非是他們過去生與我有緣,所以才來找我。所以我只好提起勇氣,依照我數十年來個人所修持的方法,翌晨三時起床,在客廳開始念佛。客廳總共有二十多坪,裡面並沒有放置什麼東西,非常清靜,一面播放“精進佛七”之錄音帶,一心念佛,時間大約二個小時。在這期間,完全是站著念佛,或是經行念佛,並不坐著念佛,因怕中途會睡著昏沉。此錄音帶是許多蓮友所共念,音聲非常美妙,我在念佛中,恍惚發現到清澈如水般(淺金色)的光明,遍布虛空中,普照著我的心地,使我一時忘卻色身的存在以及在世上所受塵勞,達到清淨微妙的境界。之後,我將此念佛功德回向給他們,祈望他們能超生於西方淨土中。

  天明時,打開門窗,到外面想看看氣象,然而卻發現天空仍滿布烏雲,根本看不到太陽,心想大概是我夢中所見諸亡魂希望我繼續念佛超度他們,所以我就繼續念。因我一個人住在這裡,煮飯炒菜、洗衣服、整理室內環境時,就一面工作一面用口念或用心念,下午時候再繼續拿佛珠念佛,大約二個鐘頭以上。到了晚上就提早進入房間休息。當天晚上,我夢見有兩位年輕的男人,從我所居住的房間地下,踏著一座階梯來到我房間門口,就停止默默地看著我,但一言不發的,之後我就醒過來。醒後想他們是誰呢?但我不知,所以未把這夢境放在心內,經過兩天之後,晚上我又夢見他們,知道他們就住在我們家裡的地下。聽媳婦說這裡過去是山林開墾起來建築房屋的。想起在《地藏菩薩本願經》中有記載,在世上都有海神、地神、山神、樹神等等,許多神祇之類,因此領悟到,莫非他們就是居住在這裡的地神祇,就向他們說:“對不起我差點忘記,從今以後我會把念佛的功德回向給你們,願你們離開這裡超生到西方淨土中。”

  此後我每天早上三時即起床,三時三十分念佛完畢,就把念佛功德回向給兩位地神以及前日在夢中所見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陣亡者紀念塔”裡面的軍人以及另外夢中所見一群“男女老幼諸亡魂”等等,祈望他們能早日超生西方淨土中。

  每天早上都很早起床念佛,天亮後拿著一串佛珠(百零八粒)到外面山路一面步行,一面念佛,大約走一小時以上才回家。這樣持續念佛二十多天。

  不久我在天明時候開始看到天空呈現金色祥雲,每天都是如此。以前所見的滿天黑雲以及陰氣都沒有再出現。

  因此我領悟到,我在夢中所見的亡魂,莫非他們都已經借著念佛功德超生於光明淨土中?

  這一次所獲得的感應,使我領悟到:我們若能專誠修持念佛法門,相信不論是到天涯海角,再遙遠的地方,都有諸佛薩以及諸天神,於冥冥之中護持著我們。而且在無形中,那些無數無量的眾鬼神之類,他們也都喜歡聽我們念佛,我們將念佛功德回向給他們,讓他們沾光,最終解脫冥途之苦,超生光明淨土中。

  (林慈超記)

  按:

  亡魂數十年,愁苦怨不消。

  求升無門路,怪風驚陽間。

  一遇念佛人,紛紛托夢來。

  乘佛本願力,歡喜往西方。

  淒風永消滅,惡境頓呈祥。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