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少年與觀音菩薩的二十年

  少年喪母後,我離開故鄉來到省城打工。

  白天工作時還好,夜深人靜想到故鄉荒山的一抔黃土一座孤墳,便經常淚透枕頭。直到遇到初戀女友,才逐漸消散這心裡悲傷的烏雲。

  四年後緣盡。看著女友背影離去,我需要酒精的麻醉,才能睡去。

  有一天下午,我獨自來到一位老居士的家裡,和老居士說,我生命裡最重要的兩個女人,一個已經永遠的離開了我,一個也剛離我而去,

  我的心,每時每刻都在疼。

  老居士打開了一個房間的門,告訴我說,這裡是佛堂,有剛從泰國請回來的觀世音菩薩,你去拜拜。觀音菩薩聽到了你心裡的苦,會幫你的。

  即使二十年以後的現在,我仍能想起第一次看到觀音菩薩的場景:下午落日的余晖落在漢白玉材質的菩薩身上,觀音菩薩周身柔和的光芒,盡管是側面,我仍能感受到,菩薩在微笑著看我。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溫暖的面龐,像在外流浪多年的人看到了故鄉的炊煙,像在黑暗中跌跌撞撞行走好久的人看到了火把。我甚至來不及走到菩薩正面再跪,一下子就跪在佛堂門前,然後眼淚就汩汩流淌。

  盡管是無聲的傾述,我相信觀音菩薩懂我心裡的苦。過了好久,我抬頭看菩薩,菩薩還是用溫暖的笑容看我,仿佛是在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你該經歷的,這一切也都會過去的。

  我擦干眼淚,感覺心裡破碎的部分一塊一塊拼補上去了,盡管還滲著血水,但是感覺自己完整了。

  臨別前,老居士送我一本《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我問老居士,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女友回心轉意?

  老居士告訴我,至誠對觀音菩薩許下一個願望,然後念《普門品》一千遍,就會實現你的願望。

  2000年深秋的午夜,在長春市同志街火炬大廈樓下,有一個年輕人在路燈下舉著一本書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那不是他有多好學,只是希望念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找回自己的愛情。

  2012年春,因緣具足,家裡請了一尊觀音。每天早晨一杯清水一炷香禮敬菩薩,有時跪誦一部佛經。

  有時我什麼也不做,內心在問自己:供奉菩薩以來,我的心量和能力有沒有得到增長?我的煩惱有沒有減少?我有沒有讓我周圍的人,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快樂……

  在參加東莞芙蓉寺的拜山活動時,我心裡有了答案:當我一次次雙膝跪地,我才發覺隱藏在心中的傲慢心,一次次頭抵大地叩拜,讓傲慢心土崩瓦解,而後生起慚愧心。淚水流出,和汗水混在一起,留在拜山經過的路。我從心裡告訴自己:拜菩薩,就是拜自己,發現自己,修行自己。

  近些年來,年齡越大,眼淚窩越淺。每每看到《感動中國》這類節目中那些造福社會、造福別人的人,就會眼睛濕潤,就會贊歎:這就是觀音菩薩,以不同身,度化著眾生。

  這些平凡人,平日裡隱藏於芸芸眾生中,他們對自己不擰巴,對周邊的人願意施予,愛語善行,以感同身受的慈悲心去對待別人,這樣的人,就是菩薩。

  那個人也可能就是你自己,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別人的,也可能是自己的觀世音菩薩!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