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行善積德,富貴安康

   一個真正因放生行善積德,而重病無藥自愈,富貴康的朋友,親身經歷的兩則感人至深的故事:因果真實不虛,佛法是滿足眾生願望的方法。

  第一則:捨得,捨得。捨,原來真的是得!

  多年前的一個晚春,在內蒙古的某地區,我的一個分店內,偶然聽到了兩個顧客的對話。他們村裡的三十多戶人家,很快就要沒有地方住了。因為多年的砍伐,他們房屋所依賴的山坡已經開始松動退化,雨水隨時會把山坡上的泥沙沖刷下來,給這些住戶的房屋造成毀滅性的破壞。本來修個防護堤就可以解決問題,可是,當地政府財力匮乏,所有的住戶又都很窮,根本沒有財力蓋新房。修防護堤大約需要兩萬元左右的費用。而政府和住戶只能湊夠一萬多點。馬上到雨季了,大家都開始惶恐不安了。我深知當地農村的貧困,於是就向他們詢問了那裡的詳細地址。我覺得,自己應該為修堤的事盡一點力。畢竟,這關系到幾十戶人家的安危。於是,當下決定,以匿名的形式,捐助不足的錢款。

  想到這裡,我便打開櫃門並取出八千元現金,准備給老鄉們送過去。就在這一剎那,眼淚莫名其妙的流了出來,而且,竟低聲嗚咽起來。我不是那種愛流淚的人,真的很奇怪,我好象是被什麼感動了。原來,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良知,當這種久違的良知被激發的那一刻,心靈真的會被淚水所洗滌,會被善良所籠罩。那種感覺真的很微妙,賺二十萬塊也沒有那種感覺。

  這筆錢注入後,他們很快就開工建堤壩了。據說,那個堤壩非常管用,大家再也不用為搬家建房發愁了。再後來,我在內蒙古的一個大報上看到一篇文章,題目大概叫《用愛築起的堤壩》,我知道他們要找的那個無名氏是誰,但,永遠也不會找到。呵呵!那晚,我睡的很香很甜。

  從那以後,便陸續的以匿名的方式做著這樣的事,期間,也因此受過欺騙。而且數目還不小。也曾有過灰心,但,還是堅持了過來。只是,更加小心謹慎了。

  去年,妻子去找一位據說斷事很准的先生算卦。這位先生對我妻子說,"你家現在有很多房產,因為,你丈夫幫助別人造了很多房子"。後來妻子問我,是否幫助過別人建房。盡管我在上海確實剛剛購買了幾處房產,可我的確沒有幫人造過房子。是夜,我恍然大悟!當年建堤壩,保住了別人三十多戶房子,與造房好象也沒有太大區別。

  於是,我深信了一句我們常說的口頭禅"捨得"。從這件事可以看出,"捨得,捨得,捨,確實是得"!

  第二則:放生護生,利他就在利己。

  大約四年前,受到一些經典和古訓的影響,我開始把這種愛己及人的行為普推到魚鳥等動物身上。也就是大家知道的放生。放生在很多人看來是一種很愚蠢的行為。開始,我也是這麼認為的,覺得自己的行為簡直就象個怪物,至少與大眾的做法截然相反。但是,我這個人個性執著,沒有因別人的言論而放棄,並且,一直堅持到了今天。因為我相信每一個生命都不願意輕易選擇死亡,他們應該與我們平等的生活在這個世間,我們沒有理由去剝奪它們的生命。當我只需要以少量的錢財就能讓一個生命多生存一段時間時,又何樂而不為呢?於是我一直在堅持放生,並且鼓勵親友們也參與放生。

  在我開始放生以來,身上原有的許多疾病都不治而愈或減輕。其中,"白塞氏症",是一種嚴重的口腔潰瘍(醫學至今尚無方可治),重度過敏性鼻炎,過敏性皮膚病,聽力下降等,都得到了痊愈。前列腺炎也恢復的很好。以上各病,是在基本無藥物配合的情況下,自行痊愈的。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我記不得到底解救了多少生命,因為經常購買,許多魚販和鳥販都和我成了朋友。但是,幾乎沒有人知道我是在放生,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我是一個叫"水中月活魚館"的老板。生意火的不得了。我是他們極力爭奪的對象。我買的價,全市最低。可笑的是,我從未開過酒館。

  常在江邊活動的人,很多都認識我。在一部分人的眼中,我是個比較富有的精神病,不然,怎會把大把大把的鈔票往水裡扔呢?我也很少解釋什麼,每次看到動物們在獲得重生後的那種歡騰雀躍的喜悅,就足夠了!何況,自己也因放生而獲益良多。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