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森法師:吃素念佛修淨業人,須平時事事多與淨行相合,乃可往生

  吃素念佛修淨業人,須平時事事多與淨行相合,乃可往生(一九四零年)

  曹亞伯居士,湖北陽新人。天姿頗好,髫齡入泮,即與武昌起義諸公,極力提倡革命。清廷嚴禁,遂亡命出國,遍游歐美,與孫總理諸公互相提攜。至民國十一年,居士遂不與聞國事,隱居滬濱。繼在昆山置產為家。後受張純一居士勸,信向佛法,遍讀大乘各經論。至民十八九年,親近印老以後,與森亦頗相契。逢人必以佛法相勸,提倡宣傳,頗有大力。法門之事,盡力護持,不避忌諱,亦為人所難能。森為江西寺產各事,均得其助力不小。而輕財重義,清高坦白,不與人爭權利,亦為今人所罕有。惜事事草率,不依成規,致所行多成游戲。所以只種遠因,現生難得實益。平日以身心兩強,英雄自命,期能活一百二十歲。奈因少年冶游(此他自己常高聲對眾發露者),斫喪過度,已成外強中乾,故晚年亦常生病。民國二十六年秋,稍患洩瀉,醫治將愈,仍一再與森函約時期,來蘇禮觐印老,藉敘衷曲。讵知如期之前夕,患霍亂。屆時約好同伴往邀登程,見其即將垂斃。不一小時,便奄然長逝。時年六十二,僅得所期之半,為八月二十五日正午也。平昔所說一切世出世間諸事,皆成畫餅。此則游戲法門,現生難得實益之鐵證。修淨業人,對其不依成規之一切,當切戒之。

  彭守拙居士,江西南昌人。民十八年,特來滬選素廚司,到南昌辦蔬食處。因至太平禮印老,始與森認識。後又在佑民寺,辦佛經流通處。由作事認真,得諸居士信任,故兩處事務,皆歸經理。對法門中事,隨缁素諸公之後,護持提倡,亦竭盡心力。森為南贛寺產諸事,多資設法,為益亦深。但因兒女多,家無恆產,維持家計,頗費辛勞。自修功課,雖不能無間,亦不肯放過。年五十余,因積勞身弱,致常生病。至民二十七年七月間,預知時至,先對家人說定時期。屆時家人圍繞助念佛號,居士亦正念分明,於大眾念佛聲中,安詳西逝。因其恭敬三寶,事事皆依許止淨為師,聞往生瑞相,亦相近雲。(但聞時未經筆記,尚有諸多情形,不能詳盡。)

  查賓臣居士,江西九江人。向業商,家道小康。熱心公益,樂善好施,地方慈善,慷慨助成,曾為九江蓮社副社長。民二十四年,森過九江,初次見面,即承特別優待。二十五年,朝普陀,來蘇州,相識益深。二十八年春,避難居贛州。轉徙流離,仍一心奉佛,數與森通函,略商法門中事。至二十九年正月,不幸飛機轟炸贛垣,落彈於所居附近,被驚嚇中風。繼患腦膜炎急症,於二月二十一日申時逝世。因平日深信淨土,素有修持,加以眷屬亦稍知饬終要義。故雖急疾而終,仍得心存正念,毫無昏迷掛礙之象,連聲稱念阿彌陀佛,瞑目安然而逝。如此,按之經教,頗具生西之瑞征。亦由素行皆依成規,多與淨業相合所感致。

  按此三居士,皆已皈依印老人座下,執弟子禮。對許止淨居士,莫不同聲讚揚。但彭查二位,一切行為,多以二老是則是效。縱有力量不及,亦自知慚愧,不敢放逸,故結果亦相將庶幾。曹居士,口頭稱頌,有過之而無不及。唯自己行動,多近草率,殊少著實。加之素無如法禮拜持誦之定課,且隨自己心行,名曰念佛,故結果亦全無影響。足征佛法貴實行,非口頭所能了事。功不虛棄,果無浪得。森書此自儆,並為一切同病者戒。

  摘自《印光法師文鈔續編卷下·附錄》,弘化社出版《印光法師文鈔全集》(上)第一四七八頁。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