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法師:如何教導妻子修行

  文鈔原文:

  娑婆世界,是一大冶洪爐。能受得烹煉,則非世界中人矣。不能受得烹煉,則烹煉之大冶洪爐,反為毒器,為苦具。是在各人能得益耳。同室之人,固宜於閒暇無事時,委曲宛轉,開陳至理,令其心知有是非可否。則心識不知不覺,漸摩漸染而為轉變。至其愚傲之性發現時,可對治,則以至理名言,和氣平心以對治之。否則任伊,一概置之不理。

  待其氣消,再以平心和氣,論其曲直,久之則隨之而化。若用強蠻惡辣手段,斷非所宜。以彼有所恃,(所恃者子女也。)兼失子女觀法之訓。念佛要時常作將死,將墮地獄想。則不懇切亦自懇切,不相應亦自相應。以怖苦心念佛,即是出苦第一妙法。亦是隨緣消業第一妙法。

  ——《印光法師文鈔》• 復永嘉某居士書六

  白話譯文:

  娑婆世界,是一個大的冶煉洪爐。能受得了烹煮鍛煉,就不是這個世界當中的人了。受不得烹煮鍛煉,那麼這個烹煉的大冶洪爐,反過來成為毒器,成為苦具。這是在於每個人能不能自己得到利益罷了。同室的妻子,固然應該在閒暇無事的時候,委曲宛轉地,為她開導佛法的道理,令她的心裡知道,有是非的標准,判斷可以與否。那麼她的心識在不知不覺之間,漸漸的熏染而有所轉變。等到她愚癡傲慢的心性發作之時,如果可以對治,就用至理名言,心平氣和的來對治她。否則就任隨她,一概都置之不理。等到她氣消了,再心平氣和,來討論其中的是非曲直,久而久之,她就會隨著被感化。如果用強行蠻橫的手段,這一定不合適。因為她有所仗恃,(所仗恃的,就是她的子女。)又失去兒女觀察學習父母法度的訓導。念佛,要時常當作將要死了,將要墮地獄的想法。那麼不懇切,也自然懇切;不相應,也自然相應了。以怖畏受苦的心來念佛,就是出苦的第一妙法。也是隨緣消業的第一妙法。

  ——如誠法師譯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