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法門法師:佛經的文字比古文淺,是那個時候的白話文

  中國禍亂的根源,當然這個因素非常復雜,但是決定性的是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這是決定性的關鍵,把中國幾千年來這樣美好的教學毀棄掉了,提倡白話文,這都不得了。大家不讀文言文了,不讀文言文就是中國自古以來列祖列宗的教訓斷掉了。

  我們的祖先對於後世的子孫設想得實在是無微不至,這個恩德是全世界任何國家民族裡面找不到的。我們的祖先曉得言語會隨著時代變,會隨著地區變,以這個言語沒有辦法傳持久遠,所以才發明了文言文;就是我們的文字跟語言是走兩條路,言語隨它怎麼變,我文字不變。只要你懂文言文,幾千年前人寫的東西,我們現在來讀來看,懂他的意思,他的智慧、他的經驗可以提供我們做參考。白話文是跟語文是一致的,文言文是跟語文是分開的,這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個。這是我們祖先對於後世子孫的愛護,中國歷代,智慧、才藝、技能靠這個方法來傳遞。我們現在人不念文言文了,以為文言文難,其實文言文比白話文容易。為什麼難呢?你不念它就難,你不學它。如果我們看看民國初年那些小學生,十一、二歲小朋友寫的文章,你就曉得不難。十一、二歲普通小學寫出來的,現在大學中文系的學生不但寫不出來,念都念不懂。你要問他學幾年?沒學幾年,他就能寫。

  我們在台中跟李老師學佛,李老師對於國文、歷史要求很嚴格,因為經典最晚的翻譯是在宋朝,宋以後翻譯就很少很少,宋朝以前完成的。你對於國文沒有基礎,文字是障礙,你經典看不懂,所以對於國文很重視。他老人家告訴我們,國文沒有別的訣竅,背誦。他指定我們的課本是《古文觀止》。《古文觀止》你能夠背誦五十篇,你閱讀文言文能力就有了,能背五十篇,你就有閱讀的能力。你能夠背誦一百篇,你就能有寫作的能力。難什麼?從前小學生一個星期背一篇,一年就背五十篇,兩年就背一百篇,他怎麼不能寫!這不難。你看民國初年,白話文寫得好的都是文言文的基礎,沒有文言文的基礎,白話文寫不好。所以中國要強盛,中國要復興,一定要恢復文言文。

  諸位要知道,我們祖先給我們留下來的典籍,清朝時候做一個總的整理,編成一套《四庫全書》,這是我們祖先留給我們的智慧財產。《四庫全書》現在在台灣印出來了,我們拿來有沒有用處?拿來看不懂,那個文言文就是一把鑰匙,《四庫》的鑰匙,我們要認真努力在文言文好好的念上兩年,這把鑰匙就拿到了,你就有能力閱讀。

  諸位要知道佛經跟中國的古文有很大的差距,佛經的翻譯是當時的白話文。所以有人說佛經這麼好,為什麼不翻成白話文?是那個時候的白話文,不是現在的。如果翻經的大師在現在,那就翻成現在的白話文。所以佛經的文字比古文淺,要淺很多。

  李老師以前給我們的標准是要讀五十篇古文,我們《無量壽經》一共四十八品,等於四十八篇,差兩篇,也差不多了。所以我常常勸人,把這一本經當作古文來讀。你能夠把這一部經讀熟了,能背過了,對你讀中國的古文就會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是在國外,對你們自己的子弟,你們家裡有小孩,要教他念這個。念這個有四種好處,第一個中國的文字不會忘掉,會認識中國字,中國的語言不會忘掉,換句話說,中國話、中國文字他能夠認識。第三,文言文奠下基礎了,這個經是過去翻的,是很淺顯的文言文。中國的「語言」、「文字」、「文言文」。第四個是「佛法」,佛法是道德的教育。一舉四得,應當要教你家裡小朋友好好的去念。我再跟諸位說一句話,等你們家小孩長大了,這個世界上最強盛的是中國,可能那個時候中文是世界的語言,現在不學到以後要吃大虧,這是真的。

  要想世界和平、社會安定,唯有中國文化,特別是孔孟的學說、大乘佛法能夠在這個世界上普遍流行,給全世界人做成一個共識,世界就和平了。歐美真正有學問、有見識的人都看到這一層,因為只有儒家的學說跟大乘佛法,胸襟是開闊的,沒有偏見,沒有成見,溫和的,不傷害人,是一般人都可以接受的,這是世界的公論。我們把這個機會錯過了,那到以後後悔就莫及了。

  無量壽經  (第四十七集)  1992/6  美國聖荷西迪安那大學  檔名:02-012-0047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