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學會惜福修福,福報享盡了必定福盡而死


  有人說:我自己賺的錢我自己花,不把錢花光享受,不是白賺錢了嗎?

  我們可以通過比喻來思考,比如一個農民對著糧倉想:這是我自己種的糧食,當然應享受,不把它吃完不是白辛苦一年嗎?

  這顯然是愚人自絕後路的做法,不為明年留下種子,最後只會餓死而已。

  可見,不顧及後果的過分享受,將會耗盡福報,給自己的未來和後世帶來無量的痛苦。

  有人想:現在時代不同了,物質條件日新月異,過時的東西都可以丟掉。半碗飯、一張紙不值幾個錢,不要搞得太約束。

  這也是以撥無因果的斷見所滋生的邪見。

  從因果上思惟,就會知道其實浪費半碗飯、一張紙,也有很大的罪過。

  比如半碗飯來之不易,從播種、施肥、灌溉、收割、去殼、運輸到最後煮成米飯,其間有多少勞動者的心血,要耗費多少自然資源,才能端到口邊,供你享用。

  這半碗飯不是無因無緣產生的,隨意浪費不會折福嗎?

  實際上,因果絲毫不會空耗,浪費財富是損減自己的福報。

  因此,想起物品來之不易、業果不虛,我們不能不珍惜福報。

  古人說:“一茶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絲一縷,恆念物力維艱。”有一首唐詩說:“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我們能在這個世界上生存,需要勞累那麼多的父母有情,想到這一點,為什麼還不珍惜福報,反而以浪費為光榮嗎?

  人的福報有限,能節約不貪著,就可以延壽,如果過分奢侈,福報享盡了必定福盡而死。

  我們來看這樣一則公案:明朝正德三年出現了大旱災,楝塘地方因為有水庫而得以避免。

  第二年又出現大水災,也以堤壩高而沒有遭災。鄰近的幾個鄉,連續好幾年沒有收成,唯獨楝塘地方接連豐收,而且他們乘形勢得到了官府的兩次免糧。於是這些村裡人廉價買進了各鄉的產業,生活變得非常富有。從此之後,該地樸素的風氣蕩然無存,奢糜成風。

  當時,鄉民陳良谟對他的叔兄說:“我們村子會有奇禍發生!”

  叔兄問他是什麼原因,他答:無福消受罷了。不久果然全村發生了大瘟疫,存活下來的寥寥無幾。


  弘一大師在他的一篇演講中說:我五歲時,父親就不在世了,七歲我練習寫字,拿整張的紙瞎寫,一點不知愛惜。

  我母親看到,就嚴肅地說:孩子!你要知道呀!你父親在世時,莫說這樣大的整張的紙不肯糟蹋,就連寸把長的紙條,也不肯隨便丟掉!母親這話,也是惜福的意思。

  我因為這樣的家庭教育,深深地印在腦海裡,後來年紀大了,也沒有一時不愛惜衣食。就是出家以後,一直到現在,也還保守著這樣的習慣。

  諸位請看我腳上穿的一雙黃鞋子,還是一九二○年在杭州時,一位打念佛七的出家人送給我的。又諸位有空,可以到我房間裡來看看,我的棉被面子,還是出家以前所用的;又有一把洋傘,也是一九一一年買的。這些東西,即使有破爛的地方,請人用針線縫縫,仍舊同新的一樣了。簡直可盡我形壽受用著不過,我所穿的小衫褲和羅漢草鞋一類的東西,卻須五六年一換,除此以外,一切衣物,大都是在家時或是初出家時制的。

  在古德中這樣的事例也隨處可見。

  古時候,禅師和欽山禅師一起在溪水邊洗腳,欽山見到水中漂有菜葉,很歡喜地說:“這山中一定有道人,我們可以沿著溪流去尋訪。”

  禅師回答他:“你眼光太差,以後如何辨別人?

  他如此不惜福,為什麼要居山!”

  入山後果然沒有名僧。


  留點福報到臨終時候用

  印光大師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建議就是:我們平常修福報,最好能夠回向——願我臨終無障礙,這個對我們淨土宗太重要了——“善終”。

  憑什麼“善終”是五福、淨土宗裡面最重要的?

  印光大師說:你平常福報要省著花,原有本事買一百塊的鋼筆,你買六十塊就好,四十塊干什麼呢?

  臨終的時候用;有本事買兩百萬的房子,你買一百五十萬就好,凡是你能夠受用的東西,都要稍微克制一下,不要任性地想干什麼就干什麼,不要隨自己的感情盡性地受用福報,這個對我們很不利。

  就是:你本來規劃要花一百塊,那就花六十到八十,刻意的留一些給臨終。

  印光大師說:為什麼這個人臨終的時候那麼苦惱?

  其實是他自己造成的;

  第一個福報薄、第二個他為什麼沒有人幫他助念?因為他平常沒有幫助別人,這個都是有因果的。

  以印光大師在臨終關懷裡面的說法,他說:淨土宗人,第一個福報省省花;

  第二個平常有人起顛倒的時候,你多給他開示,有人臨終的時候要助念,你多幫他助念,以後你自然就會有人幫你助念。

  要不然你說,為什麼他有福報能善終、他有福報有人跟他開導,都是修來的嘛,對不對?


  臨終的時候能善終有人開導,對我們是何等的重要,但這個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往生的時候,剛好晚上三點鐘,都找不到人,那你自己都沒有福報;

  反之,有些人他臨終的時候,剛好是禮拜天大家全在,又是十點多,也都睡飽了,一叫個個圍過來,他就是有這個福報!

  所以人要去修。

  第一個福報留一點到臨終用,這是印光大師的建議。

  以他老人家的建議,是說只能夠花六成,留四成。看到衣服,你本來想要買一百塊,買六十塊就好;

  每一件事都保持四成的余地,然後你回向「願我臨終無障礙」,先把它存起來。

  第二個,有人有問題的時候,你盡量幫助別人,這兩件事都很重要。

  等你障礙現前時,自然有人在身邊伸出援手,這平常就都要往這個方向去修。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