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願法師:如何利益眾生

  如何利益眾生

  文:惟願法師 所依經典《十善業道經》等

  後學是來自湖南長沙開福寺的惟願。顧名思義,“開福寺”就是開啟福氣的地方;“惟願”就是惟願諸佛慈悲垂加護的“惟願”。

  對了,我還有一個字號:“知意”。知道的“知”,意思的“意”。家師用心良苦,知道弟子愚鈍,所以如此起名定字,惟願諸佛垂慈,加被加被這個不開竅的弟子早日了知佛心,正解佛意,明白眾生所思所想、所需所求,以便今後能以最智慧、最善巧的方式方法利益眾生。

  今值2019中國佛教講經交流會舉辦之期,惟願有幸代表湖南佛教團體參加此次法宴,感恩主辦方中國佛教協會,協辦方浙江省佛教協會、中國佛教講經交流基地,及承辦方寧波市佛教協會、寧波雪窦山佛教協會、浙江佛學院總部舉辦的此次盛會,感恩湖南省佛教協會對我的信任,以下我就以《十善業道經》等經典為依據,從勸信因果、勸發善心及勸修善行三個方面闡述如何利益眾生這個主題。

  壹

  勸信因果

  因果是佛教中很重要的一個概念,與緣起、業力等理論密切相關。日常度眾時,勸導眾生改變一世因果、一因一果等錯誤觀念,樹立三世因果、多因多果的正確觀念,是我們度化眾生的良方。

  《後漢書·范滂傳》中記載了這麼一件事:東漢名士范滂被帝王判處死刑後,與兒子訣別時說:“吾欲使汝為惡,則惡不可為;使汝為善,則我不為惡。”意思是說,“我想要你為惡吧,可是惡是做不得的;想要你為善吧,我沒有作惡,結果卻落得被殺的下場!”在范滂看來,自己沒有造惡卻感得惡報,於是就對因果產生了疑惑。其實,不止范滂,現實生活中有很多人也對因果充滿了疑惑,因為行善不得善報、造惡不招惡果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范滂和眾人之所以有這樣的疑惑,究其根源,在於他們沒有樹立正確的因果觀念,認為因果是一世因果而非三世因果。具體而言,就是他們沒有正確認識業因與果報之間的關系。

  其實,有關於此,佛教主張,眾生一切的果報,皆由業力招感,有因就有果,有業就有報。因為眾生造作的業因相當復雜,所以招感的果報也必然極其復雜。括而言之,業因與果報之間需要注意這麼三個問題:

  01

  十二因緣的生滅流轉決定了業因與果報之間的三世性與復雜性。在十二因緣中,“無明”與“行”分別為過去世的煩惱及煩惱所造業,“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支則為今世感得的果報。此為一重因果。又,“愛”、“取”與“有”分別為今世的煩惱及煩惱所造業,“生”、“老死”則為後世感得的果報。

  這又是一重因果。合起來即為三世二重因果。這三世二重因果,在我們沒有出離生死之前,會一直這麼流轉下去,這也決定了佛教的因果是三世性而非一世性的。

  02

  微小的業力,不論是善業還是惡業,如果不斷地造作,就會積集而成重大的力量,進而招感重大的果報。《法句經》中“莫輕小惡,以為無殃,水滴雖微,漸盈大器”的說法說明的就是這個道理。這個道理告訴我們,日常度眾時,一定要勸導眾生不造小惡、廣集小善,正所謂“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也。

  03

  從造業與受報的時間來看,有現報業、生報業和後報業之分。現報業是說今生造業,今生就能感果。比如平日與人為善的人,往往能夠感得善友的相聚。生報業是說今生造業,來生才能感果。後報業是說造業之後,要隔一生、二生或經百千生才能感果。因為生報業和後報業不是當生就能感果,所以不明三世因果的眾生往往因此質疑因果法,以為行善沒有善報,造惡不招惡果,由是恣意妄為,造種種業。現實生活中,確實不乏不造極大惡業卻終生受苦的眾生,也不乏終日行不善業卻享受快樂人生的眾生,遇到這種情況時,如果眾生沒有正確的因果觀念,往往就會退失修善之心,增長造惡之勢。但是,如果眾生明白了因果的三世性,理解了業因與果報之間的復雜性,那麼眾生就不會被這種表面現象干擾,依然可以堅定不移地秉持著“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諸佛教誡,不遺余力地為自己的菩提大道廣積資糧。

  綜合三點,可以知道,佛教的因果觀特別強調因果的三世性與自作自受性。也就是說,業因在沒有感果以前是不會失壞的,縱使經歷千劫萬劫,只要因緣和合,就會感果,而且這個果報非他人能夠代受。

  這正如《地藏菩薩本願經》所說:“是故眾生莫輕小惡,以為無罪,死後有報,纖毫受之。父子至親,歧路各別,縱然相逢,無肯代受。”

  另外,大家熟知的“假令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的偈頌,以及神通第一的大目犍連尊者被執杖外道亂杖打死的例子,說明的也是這個道理。這個道理告訴我們,佛教主張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是因如是果,自作業自受報,如果眾生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就必須改變錯誤的因果觀念,深信因果的三世性與自作自受性,而這,可謂我們度化眾生時必須重視的內容。

  貳

  勸發善心

  發心是我們成辦一件事情的原動力,而發心有善有不善。一般而言,善發心可起善行,可招善果;不善發心可起不善行,可招不善果。善發心又有二種:究竟發心與不究竟發心。究竟發心指發菩提心,以成就佛果為目的。不究竟發心則指發增上生心與出離心,以追求人天福樂或二乘果位為目的。可以說,勸導眾生轉不善發心為善發心,乃至轉不究竟發心為究竟發心是我們利益眾生的關鍵,也是我們修學菩薩道之根本。

  《眾經撰雜譬喻》裡的故事

  《眾經撰雜譬喻》中記載了這麼一個不善發心招感不善果報的故事:往昔有一阿羅漢,常入龍宮接受飲食供養。有次飲食完畢,阿羅漢即出龍宮,並讓一個小沙彌幫忙洗缽。小沙彌見缽中還有幾粒剩米,不忍浪費,就一口吃下,沒想到這幾粒剩米遠超人間所有美味,於是就生起貪食之心。有次小沙彌趁阿羅漢不注意,就抓住阿羅漢繩床的床腳隨阿羅漢進入龍宮。小沙彌在龍宮享受美食後,見龍女身體端正,香妙無比,於是又生起貪色之心。

  由是,小沙彌發心立誓:“我當奪此龍處,居其宮。”從此之後,小沙彌一心布施持戒,誓願早作龍身。如此發心修行一段時間後,小沙彌發現自己的腳下出水,自知必得作龍,於是就用袈裟覆頭跳入水中而亡。後來,小沙彌果然投胎為龍,並借著自己的大福報殺死原先的龍王,實現自己居住龍宮、享受美食與美女的目的。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的公案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則記載了一個善發心忏除罪業、感招善果的故事:玄奘大師初見那爛陀寺的戒賢論師時,告訴論師自己來自東土大唐,准備向論師學習《瑜伽師地論》。論師聽聞此語後痛哭不已,交代一位弟子為大眾講述自己三年前的一段因緣。

  原來,論師已患風疾20多年,20多年來,論師飽受病苦的折磨,每次發病時,都得忍受如火燒與刀刺般的疼痛。三年前,這個病的病痛越發嚴重,論師實在不堪其苦,厭患此身,准備斷食以求往生。是夜,論師夢見文殊菩薩、觀音菩薩與彌勒菩薩三大士。文殊菩薩告訴論師說:你過去作國王時,曾多次惱害眾生,所以才感得今生這個病苦的果報。你現在應該省察自己往昔的罪業,至誠忏悔,安忍這個病苦,發心宣講《瑜伽師地論》等經論,令未聞者得聞法義,由此功德,你的身體即能漸漸安穩,你的病苦也自然消滅。如果你現在捨棄這個身體,那麼應受的苦報終不能盡,來生遇緣時還得感招苦果。文殊菩薩還對論師說,大唐將有一位僧人前來那爛陀寺向你學習,你可以靜待他的到來,好好教導他法義,幫他完成求法、傳法的願望。論師聽聞菩薩之語後,敬依菩薩教誨,表示願發大心宣講經論,願留此身受余果報,並願等待玄奘大師的到來以親授其唯識教理。發心宣講佛法與流通佛法的功德就是如此不可思議,自那晚發心後,戒賢論師的身體逐漸安穩,一切病苦皆得消除。

  這兩個故事說明,日常修學佛法時,發心至關重要。如果發心不善,即便修習布施、持戒等等善法,還是會招感不善果報。如果發心是善的,則能忏悔罪業、感招善果。至於究竟發心與不究竟發心,雖然同為善心,甚或有時修習同樣的善法,但其引生的果報大不相同。比如,發增上生心而修善法,其果報是人天福樂;發出離心而修善法,其果報是導向二乘四果;發菩提心而修善法,其果報則是圓滿佛果。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前二種發心是不究竟的,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否定這二種發心的正當性。

  因為,對居士菩薩而言,能夠改變不善發心而趨向增上生心,已經相當可貴。對二乘根機而言,發出離心證得二乘四果,一樣值得肯定。當然,作為漢傳佛教的一名出家人,個人還是建議大眾廣發菩提心、廣行菩薩道,因為只有這樣發心,才能由人乘直趨佛乘,才能在圓滿菩提、成就佛果中自利利他、廣度眾生。

  三

  勸修善行

  前面我們已經談過勸信因果及勸發善心的問題,接下來我們就談一下第三點:勸修善行的問題。

  行業就是我們的身口意所造作之行為。與發心一樣,我們的行業也有善與不善之分。那何等為善?

  《十善業道經》中說:“言善法者,謂人天身、聲聞菩提、獨覺菩提、無上菩提,皆依此法以為根本而得成就,故名善法。此法即是十善業道。”也就是說,不殺生、不偷盜等十善業是人天乃至無上菩提得以成就的根本,是能夠圓滿一切佛法的十類善業。與之相反,殺生、偷盜等十不善業則是引生惡趣、感招惡果的十不善行。在明白了這個道理後,我們當知,勸導眾生改變不善行業而廣行眾善也是我們利益眾生時的重要一環。

  善業眾多,現在我們就諸善中最明顯的十善展開討論。眾所周知,十善是能“永離殺生、偷盜、邪行、妄語、兩舌、惡口、绮語、貪欲、瞋恚、邪見”的十類善業,是從身口意三個方面規范我們行為的十條善戒。至於其詳細內容,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非常熟悉的,這裡就不再啰嗦,我們重點探討一下十善能夠成為圓滿一切佛法的理由。

  十善能夠成為圓滿一切佛法的理由

  很多人認為,十善業是人天乘法,能招感人天福樂。其實這種說法並不嚴謹。就像我們在勸發善心中所說,發心有善有不善,有究竟有不究竟。同樣是修十善業,如果發心不同,其果報也不盡相同。比如說,如果發增上生心而修十善,其果報當然就是人天乘的現生樂或後生樂。如果發出離心而修十善,其果報則導向二乘四果。如果發菩提心而修十善,那麼其目的即在圓滿佛果。

  《十善業道經》之所以說十善是人天乃至無上菩提得以成就的根本,原因即在眾生在修十善業時,可根據自己發心的不同而趨向不同的道路,或人天道,或聲聞道,或菩提道。所以,單純地將十善業定為人天乘法並不妥當,因為它們還通於聲聞乘與菩薩乘,能夠圓滿一切的佛法,可謂五乘共基、五乘共法。

  當下,很多寺院在以慈善的方式廣行利益眾生的事業時,常被一些人批評。他們認為,佛教慈善與世間慈善並無區別,是世間法而非出世間法,出家人領眾行持慈善之事,有悖出家人出世的本懷,是俗化佛教的一種表現。他們哪裡知道,菩提路慢慢,得需要累積多少的福慧資糧啊!何況,人菩薩行與人天乘法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二者所修的內容雖然有相同之處,但其引生的果報截然不同,一個導向菩薩乘,一個導向人天乘。

  也就是說,十善業等眾善不盡然只感得人天乘果,在出離心和菩提心的引發下,它們還可以導向聲聞乘與菩薩乘,可謂世間與出世間共修的法門,是名副其實的共世間法。

  如果十善業等眾善只具備感招人天乘果而不具備導向佛果的力量,那麼我們如何由人乘直趨佛乘、如何由人間改善而直趨法界圓明呢?

  太虛大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不成了沒有理論基礎的妄談嗎?正因十善業等眾善具備圓滿一切佛法的力量,所以日常度眾時,我們一定要勸導眾生廣行十善業等眾善,勸導他們在保證不失人身的前提下廣發菩提心,廣行菩薩道,自利利他,圓滿佛果。

  總的來說,利益眾生重在助其建立正見、發起善心與修持善行。

  三世因果觀念是依業感緣起而有,屬於正見的部分,可從親近善士、聽聞正法而得。增上生心、出離心與菩提心可引發不同的善行,屬於善發心的部分,可在具足正見後通過如理思維隨各人之目的而作選擇。

  十善業等眾善可招感不同的善果,屬於善行的部分,可在正見與善心的引導下逐步開展。個人認為,正見、善心與善行是每一個有心向道的眾生應該具備的特質,所以,勸信因果、勸發善心及勸修善行就成為我們利益眾生時必須要做的工作。

  以上就是我想和大家一切探討的內容,感謝諸位給我這個和大家一起學習交流的機會,還望大家給予批評指正。阿彌陀佛!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