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願法師:朱老師臨終念佛、助念往生

  【念佛感應錄】朱老師臨終念佛、助念往生

  我同事毛言凌的舅媽朱老師,一生無宗教信仰,在去世前的14個小時發心念佛求往生,在蓮友的助念及家屬的配合下,終遂其願,順利往生。

  朱老師患的是胃癌,從發現病症到去世,才七個半月,其間開了兩次刀,又做了化療,吃盡了苦頭,這讓她發起了極大的厭離心。毛言凌信佛,每次去探望她時,總勸她念佛,但她一直似信非信,發不出決定心。我也曾和小毛一起去探望過她。那次我帶去了佛卡、手珠、念佛機,給她講了念佛的好處,介紹了西方極樂世界,勸她發心求往生。雖然當時她沒有明確表示接受,但我留意到她看佛像時的眼神很專注,覺得還是有希望的。

  往生前的半個月,她回到家裡。此時,她已知回天無術,開始關心自己的後事,但還是沒有發心念佛求往生。

  11月9日上午,我接到小毛的電話,說她舅媽要走了,讓我馬上去她舅媽家。

  原來,她舅舅看老伴兒不行了,陸續通知了親友。小毛中午趕過去時,朱老師一看到她,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把抓住小毛的手說:“毛毛,你今天不要離開我,我今晚要走了,我想去西方極樂世界,你陪我一起念佛。”

  這些話是我到她舅媽家去後,小毛告訴我的。我當時聽了非常感動,太好了!臨終一念都能往生,何況朱老師還沒到最後時刻,她真有善根啊!

  看到朱老師時,她意識還很清楚,馬上認出了我,還說謝謝。我拿出了弘願寺的那張阿彌陀佛穿紅袍的小佛卡。她看到就很歡喜,用手指指佛像,又指指自己的心,輕聲地說:“我要這張,看著能入心。”在此後的時間內,只要她能睜眼,就盯著這張佛像看。我和小毛又為她戴上了手珠。她說:“我要三串。”我倆就把自己手上的佛珠也給了她。我又說:“你要去極樂世界了,阿彌陀佛要來接你了,這手珠就像紐帶,把你和佛拴在一起了,你就抓著別松手。”她很用力地點點頭。從她的眼神裡,我看到了信心。

  我們開始念佛,她也以輕微的聲音跟著,邊念邊看著佛像。說也奇怪,沒有開始念佛時她很難受,不停地要人家幫她翻身、坐起、躺下,不斷搗鼓,助念開始不久,她就安靜下來。到了晚上7點鐘左右,又來了幾位蓮友,我們分成兩班輪流助念,每隔半小時就開示她幾句。她愛人也非常配合,本來朱老師一只手一直抓著丈夫的手不放,她愛人勸她說:“阿芳啊,你已受了太多苦了,你不要留戀我們了,現在我放開你的手,你跟阿彌陀佛走吧!”這話還真管用,此後的朱老師顯得特別放松,她的眼神再也不找老公和女兒了,一切放下,只等佛來。

  大概到了晚上9點多鐘,她問了一句:“怎麼佛還沒來?我已念了490多句了。”我馬上說:“別急,佛其實已經到了,只是你的時辰未到,所以你看不見,時辰一到你就看見了。”她點點頭。

  隨著體力不斷衰弱,她不睜眼,也不念佛了,只是很安靜地躺在那兒,我們還在不斷開示她。一定是佛光攝取的緣故,雖然我們只有五六人,但念得很整齊、很響亮,感覺非常殊勝。到了凌晨4點多鐘時,她無聲無息地走了,像熟睡一樣,非常安詳。

  我們繼續助念,早晨6點鐘時,一位年輕的蓮友看到她頭頂冒白氣。我走上前,在離她頭頂半尺左右探了一下,手心有刺感,好像有物外出。這時,白天助念的蓮友們來了,我就回家了。

  下午5點多鐘,小毛來電話激動地告訴我,她們剛為舅媽換了衣服,發現她渾身柔軟,身體干淨,只有右手緊握著佛珠,分都分不開。我一聽也高興極了,這也是瑞相啊!佛珠就讓她帶走吧,她抓得那麼緊,說明她要阿彌陀佛啊!

  三天後火化,身體一直柔軟如初。家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對佛法產生了信心。

  往生後半月,她丈夫夢見妻子,盤腿坐著,穿著飄柔的白衣,非常漂亮,對他講:“我現在很好,你們不用擔心。”

  小毛也在那幾天夢見她,在一間明亮的屋子裡。小毛問:“你在那裡好嗎?”(小毛告訴我,她的“那裡”就是指極樂世界,夢中的概念就是如此。)她舅媽回答:“這邊好得不得了。”又問:“你念佛嗎?”她說:“我念,我們這邊天天念佛。”過後她就醒了。

  我想,朱老師應該是往生了,因為:

  一、她非常明確地表示自己要念佛,要跟阿彌陀佛去西方極樂世界。

  二、助念過程中,沒有什麼障礙、痛苦。她有氣力時,一直跟著一起念;能睜眼時,一直專注在佛像上,手中的佛珠抓得緊緊的,表明她已把佛作為她唯一的依靠。

  三、走得安詳,無聲無息,毫無痛苦。

  四、頭冒白氣。

  五、身體柔軟直到火化,三天內遺體毫無變化。

  六、往生後托夢。

  (注:朱老師2007年4月查出病症,2007年11月10日凌晨4點往生,時年60歲。)

  (2008年11月 淨土宗蘇州念佛會 姚維煊記)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