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大學三年:我對儒釋道的淺薄理解

  時光飛逝,17年高考結束仿佛剛剛結束,不覺間我已經是一名大三的學生了,大學的學習生活有許多快樂開心的時候,也有失望難過的瞬間。這一路過來,我對傳統文化、對佛學的理解,也不斷的修正。現在的我,依舊存在許多的毛病與不足,我簡單的整理了一下三年來的感悟,分享於有緣的各位。

  翻開大一社團活動的照片,我在一群人中艱難的找到了自己:矮小的個頭,尖削的下巴,一副自以為是的眼神正打量的鏡頭。現在的我口角還算豐頤,真不敢想象當時的我有多刻薄:

  大一的我對儒釋道的很淺薄,我認為我學習傳統文化,我就天生高人一等,別人都是凡夫,每天都在蠅營狗苟。捨友有一些小問題,我就用激烈的語言規勸,有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我也常常心裡不痛快,這種情況下自然和捨友的關系不好,有一次因為關燈休息問題和一位捨友言語大鬧了一架,其他捨友在一邊沉默不語。這又是何必呢?只因為我當時太過偏激,認為他們打游戲都是“惡人”,我堅持早睡早起看書學習是“善人”,我反饋了很多次都沒人理,我就要用一種最過激的方式大鬧一架,讓他們看看“邪不勝正”!關於這點我想說,我們學習傳統文化一定不能學的與別人格格不入,這樣就走火入魔啦。六祖大師在逃亡期間,不也是和獵人們吃好幾年的“鍋邊素”。和捨友們坐下好好商量,又什麼不能解決呢,注意方法,時不時給他們灌輸熬夜危害,我也放寬心態---現在我們宿捨11點左右就會進入“默認休息時間段”,何樂而不為?

  大一時我開始了念經,我希望回向給以前,乃至前世傷害過的人,希望我永遠幸運。我還定下了“還債目標”:一個月念好一百多遍經文,把惡業、把冤親債主打發走---完全顛倒!想想如果現在有一個人當眾罵我一句話,我還能氣半天,不願意原諒。何況是前生今世被我們欺騙、傷害、甚至家破人亡的冤親債主呢?人家願意原諒我,那是大慈大悲,如今我明白了因果,知道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所以我忏悔,不僅僅是口頭道歉,同時我也為他們念經回向,(因果債,功德還,專門回向)希望他們也離苦得樂,往生佛國。

  大二我參加了全國大學生英語四級考試,考前我放生了100多元,念了3遍《金剛經》,考前《心經》若干,結果也很讓我驚訝---425分不多不少剛剛好,父母很開心也唏噓不已。

  大三我在喜馬拉雅上收聽了秦東魁老師的匯報,很貼近生活,當下轉念當下自在,不信您現在在心裡認真讀---“思人恩德,想人好處”“思人恩德,想人好處”“思人恩德,想人好處”是不是感覺身子熱氣上來了?還有很多很多“孝敬父母是本分”“諸事不順因不孝,智慧不開因虧師”“會微笑就掌握上等風水”“有本事,沒脾氣,不發怒”“貴人不做賤事---不淫邪”秦東魁老師講的實在太好了,大家可以也去學習一下,相信聰穎的各位,收獲一定比我多。

  三年說長也長,說短也短,還有太多想說,在前進的路上總要為自己點燃一盞心靈的燈---善護念,求諸己。大家一同勉勵!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