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波法師:誰人​背後不說人,誰人背後無人說

  有一些人,他怎麼去罵我,怎麼誹謗我、誣陷我,我也會坦然,也不會再煩惱。因為這很正常:誰人背後不說人,誰人背後無人說。如果你不是活著,又不是人,當然沒有人會說你,木頭誰說你干什麼?如果怕別人說,而不敢面對良心、責任、信仰,如此良心、責任、信仰都不擔當的人,那麼,活還有意義嗎?學佛不是讓我們變成“鄉願”,而是一片悲心。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從而踐行破邪顯正的中道圓融,喚醒沉睡輪回的人們。

  可以告訴大家,面對現實的規律,越優秀的人,包括做好事和壞事,越會有人說。如果一個人沒有用了,誰又說你干嗎呢?所以你越優秀,證明你被別人注意,別人當然要評價你,評價當然就會有好有壞,因為每個人的角度是不一樣的,所以說很正常。如果別人說我們,我們就煩惱了,良知、責任、信仰沒有了,那麼我們就真的上當了。別人越說我們,我們忙得不可開交,沒有驕傲和虛偽,就不會有煩惱,是不是這樣?佛教徒更應當歷事煉心,應無所住,而不是模稜兩可、患得患失地活在過去和未來,應該是本地風光,把握當下。

  悔過會使很嚴重的事情能夠化解,能夠減輕煩惱和恐懼的感受,所以才有這樣一句話:“忏悔得清涼,忏悔得安樂”。

  我曾講過,目犍連尊者遭受嫉妒,被裸形外道用石頭砸死了,請問目犍連尊者有痛苦嗎?可以想象得到,目犍連尊者絕對沒有痛苦。可是,我們的一些佛教徒慌了神了:“哎呀,不是神通第一嗎?怎麼會這樣呢?聖人修心不學佛,凡夫學佛不修心。那是聖者在示現演戲,示現因果不昧,實在是不住不受罷了。

  菩薩叫做:生死如幻如化,一切都是假的,無論生死、好壞,善惡、來去……為了眾生,才有這麼一個幻化的生死。那你還會說,佛菩薩不敢受嗎?此中沒有任何的受。這也是一種悔過,重罪輕受,因人而異,的確就是重罪輕受或者不受。所以我們現在要改變我們的凡夫心。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