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明白了這個道理,就是一通一切通

  什麼叫“實相”呢?“實相無相”,實相它沒有相,這是頭一個解法。

  又“實相者,無不相也”,所有一切的相,無不都是由這個實相裡邊生出來的,這是第二個解法。

  第三個,是“無相無所不相”,一切的法,都是由這個實相生出來的,所以實相就是法的本體。

  你若找實相,想看這個法的本體到底什麼樣子,你又看不見它;這不過就給它起個名,叫“實相”而已。

  也就好像老子所說的“道可道,非常道”,那個道你要是可以說出來的,那就不是一個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你要有一個名可以講出來,那也不是個常名。

  所以他才說:“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老子的學說是這樣子;我現在不過是把這個名詞來這麼提一提,才容易明白這個實相的道理。

  這個“實相”,也就是真空,也就是妙有。

  那麼“真空”,你說它空嗎?真空不空,真空並不空的。為什麼它不空?它裡邊能生出妙有來。妙有不有;那個“妙有”並不是有,才叫妙有。

  “真空不空,妙有非有”,因為它非有,所以才能妙有;不空,所以才能真空。這個實相也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你要明白這個道理了,就是一通一切通。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