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願法師:彌陀巧安排 助念大歡喜

  【念佛感應錄】彌陀巧安排 助念大歡喜

  聽父親描述,二十歲左右時,與鄰居伙伴們群聚於樹下,突然間空襲警報響起,於兵荒馬亂之際,遂跟隨軍隊自大陸撤退來台。當時由於國民政預計再過幾年就會反攻大陸,所以不准這群青年結婚。然而,眼見反攻無望,軍人們便陸續與台灣當地女子結婚。

  父親當年應該是很愛母親,才會想方設法偷偷賺外快,拿錢去為母親贖身,由於母親是童養媳,其養父母開出一筆金額作為父親帶走母親的條件。然而,美好的日子就在孩子陸續出世後變了樣。父親傳宗接代的觀念很強,母親接連生了五個女兒,眷村裡的叔叔伯伯在聊天時,有時候會當面嘲笑父親心中這個痛點。父親在外心情不好,回到家就對妻女拳打腳踢,套句現在的用語,我是在暴力家庭長大的。

  讀大學時,有一年暑假,父親表情很嚴肅地要我處理一件事。原來,有一天母親和蓮友一行四人要去助念,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坐著坐著,司機開始喃喃自語起來,接著就說:「坐在後座中間那位太太,你家的三個家魂追來了,他們要你告訴你先生不要鐵齒不信,他們要求超度。」。

  三位亡魂皆是與父親有關的人,父親身體很健壯,他們無從下手,遂干擾母親,難怪母親常常生病。我認為他們三位是沖著父親來的,於是建議父親親自參加法會,將功德回向給他們,父親只好勉為其難答應去參加為期十天的地藏法會,當時他抱怨說法會活動比當兵還苦!

  父親脾氣不好,小時候常在眷村廣場當眾喝叱打罵我們姊妹,於是形成了我的自卑感,同時我也產生了日後不想讓人瞧不起的動力。然而家裡的氣氛未曾改變、依舊令人窒息,於是我一直想著要飛得愈遠愈好。大學畢業前夕,課堂上老師要大家發表對未來的規劃,當時家境好的同學都喜孜孜地談論著出國留學計劃,而輪到我報告時卻引來全班哄堂大笑,只因為我說:「如果我中了獎券,我就出國留學去。」他們笑,是因為他們覺得我在開玩笑、講一個天方夜譚,然而我的內心卻有一種刺痛感。

  也許我心中不時冒出的掙脫困境念頭,佛菩薩感應到了,引領著我去參加公費出國留學考──在佛菩薩的庇佑下,竟然過關斬將通過了。在國外求學期間,面臨重要考試時以及寫論文的過程中,佛菩薩讓我預知考題,並引領著我去認識能夠在論文方面助我一臂之力的人。艱困的歲月裡,有時候難過到一面念佛一面哭泣,哭著哭著突然一股清涼的能量進入體內讓我停止哭泣,當下我有點兒納悶心想:「我不是在哭嗎?怎麼瞬間變得如此平靜安詳?」就這樣,我靠著對佛菩薩的堅定信仰,熬過來了。

  母親過世後,父親開始思索自己未來的去處。我們常勸他念佛,告訴他有個極樂世界可去,並拿出介紹順利成功往生極樂世界的書給他看。他總是以急性子的方式念佛,佛珠拿在手上,並非一顆一顆撥動,而是兩手合作拉著滑動,不到一分鐘就拉完一圈了,每天的日課也不知有沒有念到十聲。

  今年(2018)二月父親住進成大醫院加護病房,醫生表示不樂觀,我們姊妹都勸他要多念佛求生極樂世界。我們也開始思考助念事宜,隨著父親病情日益惡化,大姊表示父親斷氣後她要立刻請其共修團體前來助念,然而大姊所屬乃自力修行團體,他們並未欣慕極樂世界,我認為應該請淨土宗團體來助念才是。然而大姊說如果不讓她這麼做的話,喪事辦完後就斷絕姊妹情誼,我感到很苦惱!

  三月十三日,父親休克,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後來又清醒過來,父親的病情到後來,僅能發出微微氣音,不太能講話。傍晚,小妹去醫院探視時,突然心血來潮問父親:「最近有沒有看到阿彌陀佛?」父親點頭。

  小妹:「阿彌陀佛有沒有要來接你?」父親點頭。

  小妹:「今天嗎?」父親搖頭。

  小妹:「明天嗎?」,父親點頭。

  由於父親是休克後醒來,我們無法知道他是否頭腦清晰,所以對於他的回復,並沒有放在心上。

  三月十四日凌晨,小妹從醫院打電話來說03:49父親過世了,原來昨天他是預知時至啊!父親顛沛的一生就這樣畫下句點了,我感到有點兒悲傷,同時也感謝阿彌陀佛的安排。這個時間點,大姊所屬的自力修行團體,不會有人來助念,我立刻聯絡中華淨土宗協會台南道場請求幫忙助念。父親就在慈悲的師父和蓮友們的念佛聲中,與世長辭。台南道場從早上六點開始助念(06:00~14:00),念足八個小時;接著大妹請她的共修團體來助念四小時(14:00~18:00);最後,大姊的同參道友們正好下班了,好多人過來助念四小時(18:00~22:00),大姊感到很滿意。助念人潮散去後,望著父親安詳的面容,大妹輕輕提起父親的手肘搖晃,非常柔軟。就這樣,在阿彌陀佛巧妙的安排下,成就了一場皆大歡喜的助念。

  人世間有很多事情,從人的角度去看是無解的,這時候就要一心信靠阿彌陀佛,請阿彌陀佛做最好的安排!

  淨海居士

  2018年10月28日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