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花蒙佛授記

  《百業經》是佛陀宣說因果不虛的一部甚深經典,共有一百多個動人的故事,涉及到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仙人、國王、大臣、婆羅門、施主、居民、獵人等人物,形象地闡明了善惡之因必感善惡之果的真谛。

  當佛陀在捨衛城的時侯,有五百位悠閒自在的扎德沃青年,他們經常到景色明媚、鳥語花香的公園裡去玩,一面編織各種花蔓作頭飾,一面享受大自然的風光。有一天早上,世尊著衣持缽去城中化緣,這五百位扎德沃青年在很遠處就看見佛陀的金色身相,當下生起無比的歡喜心,紛紛跑到世尊前供上各種花鬘,恭敬頂禮,右繞三匝後,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世尊此時破例微笑,身放白、紅、黃、藍四種光,上照天界,下徹八寒八熱地獄。地獄眾生各自覺得冷暖舒適,誤以為業報已盡,當轉生他方世界,後來知道是世尊的慈光消除他們的寒苦熱惱,便對世尊生起極大的信喜心,因此轉生到各個天界。

  佛光隨後繞三千大千世界三匝,復入白毫間。阿難尊者見了,恭敬合掌請問:“世尊!如來正等覺無因無緣不會放光微笑,今世尊以什麼因緣面顯微笑、身放四光?希望為我們解說,我們樂意聽聞。”

  佛告阿難:“正是,正是。如來正等覺無因無緣是不會放光微笑的。今天有五百扎德沃青年以信喜心供養鮮花,右繞我三匝的緣故,他們於十三大劫中不會墮入惡趣,再十三大劫轉生天界,享受欲樂,然後轉人身,出家修行,在阿蘭若處獨修三十七道品,而得獨覺果位,名字為無願獨覺。以這個因緣,所以我破例微笑、身放四光。”

  這時,比丘們請問世尊:“世尊!他們為什麼要供養您鮮花呢?”

  世尊告訴他們:“諸佛善逝皆是往昔積集善業得來的,我也一樣。本來一切眾生的業不會成熟於外在的地水火風,而是成熟於自己的身心中。所謂:‘縱經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遠在第二個大阿僧祇劫,燃燈佛出世的時候,有位燃燈國王如理如法地掌管上下,全國佛法興盛,無有戰爭災難,人人都安閒度日。

  有一次,燃燈國王准備恭請燃燈佛前來王宮應供,同時也邀請手下具財子國王參加。這位具財子國王也是財富圓滿常行大布施者,前後已有十二年,這次他准備作最後的五大供養:金盤、金掌、金瓶、五百嘎夏巴涅(印度幣值單位)及一位美女。

  另外,有二位婆羅門的兒子,聽說具財子樂善好施,為了報答自己上師多年來對他們的教導,便前來祈求財物。在他們未到之前,具財子國王的天尊告訴他:‘今天會來兩個人求施,一名賢慧,一名智能,如果你將五大供品奉獻給賢慧,勝過你十二年來的布施功德。’

  具財子國王照著做了,但賢慧覺得自己已受梵行不淫戒,所以沒有接受美女,僅歡喜地納受其它四樣供品。

  可是這位美女鐘情於賢慧,悄悄地對他說:‘賢慧,既然國王把我賜給您,還是接納我吧!’賢慧還是謝絕了。

  美女已無處可依,便前往燃燈國,看見一位賣花的人,就把全身的金銀珍寶交給他,用來每日換取一朵青蓮花供養天尊。

  賢慧得到四大供品後,全數供養他的上師,上師只有五百嘎夏巴涅沒有接受。那天晚上,賢慧作了十個夢:一是自己飲用大海水,二是行走在虛空中,三是手持日輪,四是手持月輪,五是乘坐國王的馬車,六是乘坐仙人的馬車,七是騎大象,八是騎天鵝,九是騎獅子,十是登懸崖。

  清晨醒來,他覺得稀有,就四處探詢能解夢的人,後來從一位具有五神通的仙人處,得知燃燈佛能解夢,於是前往燃燈國。同時,具財子國王也率領八萬大臣到燃燈國。

  此時,燃燈國王為了供養燃燈佛,在七天前就規定:‘國內所有鮮花一律交給王宮,准備供養燃燈佛,任何人不得違抗!’因此,全國各地沒有人敢留下一朵花。

  那位美女照例去取她每日訂購的一朵花,賣花者說:‘國王規定,不得留一朵花,我已全部上交了。’

  美女沈默一會兒,然後很有把握地告訴賣花人:‘你去池邊看,以我的福德力,池中絕對有綻開的蓮花。’

  賣花人半信半疑地走去察看,池中果真有七朵綻放的青蓮,他回告美女:‘奇哉!奇哉!我剛剛全采了,怎麼又有新開的青蓮?’

  美女要他采下,他怎麼都不敢,因為害怕違犯規定。美女靈機一動說:‘我把花放在寶瓶裡,任何人都看不見,放心好了!’於是,賣花人采了花,美女把它們裝在寶瓶裡,藏在身上,往城中走去。

  此時,賢慧到了燃燈國,也想以花供養燃燈佛,但走遍全城都找不到鮮花,正失望時,與美女不期而遇。由於賢慧的福德力,使得藏在寶瓶中的青蓮露了出來。賢慧看到花,就對美女說:‘我給你五百嘎夏巴涅,能否把青蓮花給我?我要拿去供佛。’

  美女略微思考一下說:‘給你,可以。但我不要錢,只要您發個願:生生世世讓我做您的妻子。否則,我是不會給您花的。’

  賢慧聽後,很真誠地對她說:‘我一生好行布施,將來生生世世都會布施自己的妻子、兒女,甚至我自身的血肉,你還是多加考慮考慮。’

  美女說:‘在您以後的布施中,我絕不會造作任何違緣,只要您現在發願就好。’

  賢慧同意了,美女送五朵蓮花給他,並發願:‘您什麼時候成佛轉法輪,我就什麼時候作您的弟子行持佛法,乃至未成佛的這段期間,我生生世世做您的妻子。’

  燃燈佛莅臨王宮應供的日子到了,宮廷內外,大街小巷灑掃清潔,用各種妙香敷撒大地,種種幢幡、寶蓋林立,場面非常盛大莊嚴。

  燃燈國王手舉百幅寶傘,率領各持寶傘的大臣們,具財子國王也帶領八萬眷屬一起前往迎請燃燈佛,在佛前頂禮合掌祈求:‘恭請世尊及比丘們光臨我王宮應供。’

  燃燈佛與比丘們默許前往。一路上,燃燈國王手持百幅寶傘舉在佛的上方,其余的隨從也打著寶傘,這時,燃燈佛給他們作個加持,他們每個人突然間都覺得是親自為佛打傘。

  當燃燈佛的雙腳跨上王宮門檻時,整個大地震動,盲者復明,聾者能聽,喑啞者得以說話,跛子也能行走了,瘋狂者恢復正常,難產孕婦順利生子,其余為苦束縛的眾生,皆各自解脫,布谷鳥等叫出悅耳的聲音,各種樂器不擊自鳴,美妙動聽,大地鮮花怒放……。不計其數的眾生,各持香花,紛紛頂禮供養燃燈佛。

  在這熱鬧非凡的擁擠人群中,賢慧、智能及美女三人隨眾也想親近燃燈佛。這時,燃燈佛以慧眼觀察到賢慧是人群中福報最大的人,想給他一個機會,於是用神變降下一場大雨。

  擁擠的人群被雨淋散,賢慧三人立刻上前親近佛陀,賢慧以無比的歡喜心供養燃燈佛五朵蓮花,燃燈佛加持這五朵青蓮變的跟車輪一樣大,並上升到燃燈佛的頭頂上空,好象五座傘蓋,與佛同進隨行。美女見了也生起很大的歡喜心,把剩下的兩朵也供養燃燈佛,佛陀加持後也大如車輪,停留在佛陀的雙耳旁,一樣隨佛陀停留。

  燃燈佛在前行,賢慧看到前面泥濘不堪,就把自己的頭發鋪在地上,對燃燈佛祈求:‘如果我能證菩提果位,成就轉法輪的話,請佛陀的雙足在我的頭發上踏過。’果然,燃燈佛在賢慧的長發上踏過。

  當時,智能生起瞋心,覺得:‘怎麼佛把賢慧當畜生看待,竟然從他的頭發上踏過,不合道理。’

  後來,燃燈佛對賢慧授記:‘你將來得解脫,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號釋迦牟尼佛,成為三界輪回的唯一明燈。’

  授記後,就飛升到離地約七棵多羅樹高的虛空中,剛才因踐踏而脫光頭發的賢慧同時又長出新發來。在場中的無數人有目共睹,都生起信喜心,還發願希望未來能在釋迦佛的教法下成為他的弟子。

  美女也深深發願:‘以今天供花的功德,願我將來在釋迦佛轉法輪的時候,成為他的聲聞母,在他未成佛前的生生世世作他的妻子。’

  這個時候,諸天人見了也發願:‘在釋迦佛轉法輪時,我們願成為佛的首座聲聞。’那些被佛踏落在泥坑裡的頭發,被燃燈國王撿起,具財子國王求得,數一數共有八萬根,分給八萬大臣,都作了發塔。

  賢慧得到授記後,燃燈國王、具財子國王和其它許多信眾對他作了歡迎和供養。

  那時,智能問賢慧是如何發心的,智能聽後說:‘完了!當燃燈佛踏你的頭發時,我生了瞋心。’

  後來,賢慧與智能一起在佛前出家,賢慧很快精通三藏,後來轉生到兜率天;智能則墮入地獄。

  比丘們,當時的賢慧就是現在的我,因為供花於燃燈佛前的果報,使我在輪回中得到極大的福報與安樂,也是因為這善根,得到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也是這個殊勝的因緣,得果後,又受到五百扎德沃青年的供花。”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