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清法師:大悲咒有開顯眾生慈悲心和解開怨結的功德

    再接下來一條,是“利益農田”,能夠利益農田,我們在城市居住的人也要正確理解。你能夠掌握大悲咒的這種利用的話,肯定很多事相你就擺平了,比方說家裡有蒼蠅蚊子怎麼辦?比方說你養的這個花上面招(生)了蟲子怎麼辦?實際上是一個道理。為什麼提出利益農田來呢?因為經上就是這樣說的。我們很多信佛的,往往就有種地的啊,或者種果樹等等,種菜,往往就出這種情況。哪種情況呢?

  【經文】:若有被蟲食田苗及五果子者。取淨灰淨沙或淨水。咒三七遍。散田苗四邊蟲即退散也。果樹兼咒水灑著樹上。蟲不敢食果也。

  是這樣:“若有被蟲食田苗”,被蟲子吞食田苗及五果子者,“五果子者”是指一切有果子一類的莊稼。取淨灰、淨沙、淨水,咒三七遍,咒二十一遍,散田苗四邊,“蟲即退散也”,“果樹兼咒水灑著樹上,蟲不敢食果也”。這是經文,我們怎樣理解這個蟲子呢?這個莊稼地裡不招(生)蟲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蟲子就是生存在那種環境當中。但是蟲子並不知道是在吃你的莊稼啊還是吃的野草,如果你真有本事(能耐)你可以下一個命令:“蟲子啊,從今天開始不允許吃我的莊稼,但允許你吃野草。”那樣的話呢你就不用打那個“滅草劑”了。剩下的全是莊稼,野草嘛一根也沒有。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和它溝通,也沒有這種威德感化它,那怎麼辦呢?正確理解,如果這個蟲子真的損害你的莊稼田苗,影響到你的產量了,也就是說這是我們過去的怨親債主來討債。過去的怨親債主是哪一類呢?是財產那一類的怨親債主,它以這種形式存在著,它的天性就是吃這種莊稼,如果影響到我們莊稼的產量了,就等於說蟲子損耗了我們的資財。就等於說我們過去的財上的怨親債主來討債了。

  打一個比方,你欠你的鄰居十塊錢,人家到時候來要了,你不給人家行嗎?不給人家永遠是個債,這個事永遠有,你除非是想給他說點好話,說:“謝謝你那十塊錢,你幫了我的大忙,救了我的急。”回報一下,這種情況呢,是善緣,大家互相幫忙嘛非常好。如果人家來給你討債了,要這十塊錢,好了,你不但不給人家,拿出滴滴畏(一種農藥)來就往人家鼻子上噴,或者拿出棍子來就往人家頭上掄,是“舊債未了,新債又產生了”。這就叫纏縛,這就叫輪回,怎麼能去了脫呢?那麼我們怎麼樣去對待這個蟲子呢?是這樣:或者用水、或者用灰、用沙子,當然還有很多呢其他的介質,中間的介質去念大悲咒,用大悲咒來加持它。加持完了以後啊,在田地四個角上啊,灑一下,經上是這樣提示給我們的。

  在某個地方有一個居士,他家裡有菜地,菜地周圍的鄰居都種菜,有一年生了蟲子了,很多人就用噴霧器打那個“敵敵畏”、“樂果”一類的農藥,就噴啊噴啊……打農藥的那些田裡的蟲子沒怎麼見效。他呢是個佛弟子,它就念大悲咒,就是經常到他那個莊稼地裡,四角上去念,經常到他莊稼地裡念,說:“師父我那個莊稼黑黝黝的可好了!”黑黝黝的很健康啊,壯啊,產量也很高,“我那個莊稼地裡的蟲子就是少,出奇得少。那個打藥的反倒是一次次打不下去(不見效)。”

  我們已經知道了:大悲咒還有開顯眾生慈悲心的功德,還有解開怨結的一種功德,還有度眾生的功德。它產生一種功德,你用這種功德回向一下的話他能夠解除你的怨結,幫著你還清這個宿債。所以說通過這個大悲咒加持的這個水,或者土,或者沙子,灑一下的話,你這個蟲子啊肯定少,或者就沒有了。同樣我們城市裡種花,如果招(生)蟲了怎麼辦?不要噴藥,大悲水灑一下可以吧?家裡養了條魚,加持的大悲水倒給它一點嘛,家裡養的花貓啊,小狗啊,小寵物啊,大悲水倒給它一點嘛。可以啊,利益眾生嘛!果樹也是這樣,因為前面我們提到了,一個人洗澡沐浴的水沾到別人的身上的話,那麼其他的眾生也能得度,包括那個刮風也是這樣。在這裡不再展開了。大悲咒就有如是的功德,能利益農田!

  摘自仁清法師《大悲咒的功德與妙用》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