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廣傳》八 禅定品90 具蹼救弟

  釋迦牟尼佛廣傳 八、禅定品 90.具蹼救弟

  釋迦牟尼佛廣傳(下)

  全知麥彭仁波切著 索達吉堪布 譯

  釋迦牟尼佛廣傳 八、禅定品 90.具蹼救弟

  八、禅定品

  90.具蹼救弟

  久遠之前,梵施國王手下有一大臣,釋迦牟尼佛當時曾轉生為大臣之子,因其手足指間有蹼相連,故而被稱為具蹼。具蹼有一弟,因指間無蹼相連就被喚作無蹼。具蹼自己覺得若日後也成為國王大臣實不應理,於是就在父親面前請求能出家求法。

  父親勸阻道:“你當上大臣後更有能力行上供下施,那時做此等善事可謂易如反掌。既如此,為何還要產生出家之念?”具蹼則回答說:“我寧可住於森林中亦不欲為官拜將,有智之人豈能為地位造下殺、砍諸惡業?”聽聞兒子如此表白,父親便不再勉強他出入官場,並最終開許他出家。

  具蹼就到仙人前出家求道,並一心一意專注於禅定之中。通過精進修持後,他終獲五神通。

  而無蹼則為尋求秘密竅訣到處東奔西走。此時在南方一山巖中住有一婆羅門,婆羅門育有一女,他既不欲將女兒許配與種姓高貴者,亦不想讓女兒嫁與財富圓滿之人,他只願將女兒托付與精通四吠陀者。無蹼在游歷過眾多地方後,終於邂逅此婆羅門,並依止他學習吠陀法門,隨後就在短時間內完全精通掌握。婆羅門便順理成章將女兒嫁與他。

  無蹼與婆羅門女於夜晚降臨後睡於房屋最頂層,結果當女子手中扇子落地、她正伸手欲拾取時,無蹼突然發現她手臂竟如象鼻一般恐怖丑陋,他頓時心生畏懼。當油燈熄滅,女子起身添油時又將手臂伸出,無蹼目睹之後更是緊張異常,他再不欲與此婆羅門女交合。女子委屈問他:“你本該與我共享美妙生活,現在為何不喜愛我?”無蹼膽戰心驚回答道:“與死主一般的人如何相戀?如何享受生活妙趣?”女子安慰他說:“你不要害怕,我怎會對自己丈夫心生害意?”無蹼只得將計就計說道:“既如此,我權且相信你一回。”

  婆羅門女略顯羞澀地漸漸假睡,無蹼也假裝安眠。看到丈夫入睡後,此女子悄悄起身前往羅剎女住處,無蹼也一路跟蹤而去。婆羅門女將頭發攏上來後,示現出令人恐怖萬分之身相,無蹼只好驚魂未定地返回,並再次忐忑不安進入睡眠。

  第二日,無蹼二話不說,直接到婆羅門那裡將全部情況告知岳父。婆羅門聽到後推托道:“事情既已發展至此等地步,你最好還是將我女兒帶走。”無蹼如實回答說:“我怎能帶她離開此處,她分明是羅剎女。”婆羅門明知故問道:“你以何為據說她是羅剎女?”無蹼不欲再爭執,就一言不發自行離去。

  婆羅門後問女兒:“你為何不隨順丈夫?”婆羅門女驚問道:“他都給你胡言亂語些什麼?”婆羅門直接挑明說:“無蹼言你乃羅剎女。”婆羅門女狡辯說:“我根本不是羅剎女,他才是故意誹謗污蔑我。”

  婆羅門女憤怒異常,她雙腳、雙目全部顯現出恐怖形象,隨即便在無蹼必經之路上等他。見到無蹼後,她厲聲痛斥道:“食子母之兒,我早就告訴過你勿向別人提及此事,你為何還要在我父親前胡說八道?現在我要嚴厲懲處你。”說完就向無蹼張牙舞爪而來。

  無蹼恐慌之際,立即想到應祈禱聖者兄長,於是他便急忙連喊三遍:“頂禮具蹼尊者!”此時有一天尊則將此訊息告訴具蹼道:“你兄弟正遭遇違緣,你理應垂念、拯救他。”具蹼馬上顯示神變來到出事地點,並阻止婆羅門女說:“這位女子,請勿傷害他!他到底對你犯下何種大錯?”

  顯現成羅剎女之女人惡狠狠回答說:“他向我父親告發我是羅剎女,他既這樣說了,我當然就得如此待他!你馬上滾開!”

  具蹼仙人溫和勸請道:“羅剎女,他已經受夠痛苦折磨,你最好還是將他釋放。”羅剎女聞言說道:“大聖者,你如此求情我當然可將他釋放,但他必須出家才行。”仙人答應道:“只要你放他,我定會令其出家。”

  無蹼獲釋後果真追隨兄長足跡出家修道,在精進修持後,他最終獲得了五神通。

  當時之無蹼弟弟即是後來之靜住夜叉,當時之羅剎女即是後來之藍色女。釋迦牟尼成佛後,靜住夜叉從夜叉口中、藍色女束縛中皆獲解脫,並終獲不退轉果位。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