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定法師:漫說《雜阿含》(卷三十七)~C 1025經乃為佛陀為年少比丘作“臨終關懷”,即在比丘臨終之際為其說法,使其諸根喜悅。

  1025經乃為佛陀為年少比丘作“臨終關懷”,即在比丘臨終之際為其說法,使其諸根喜悅。本經與1023經大體相似,一伴新少新學比丘“獨一客旅,無人供給住邊聚落客僧房中,疾病困笃”,著實可憐。佛陀前去探視,並問其為何變悔?該比丘回答說“我年幼稚出家未久,於過人法勝妙知見未有所得,我作是念:命終之時,知生何處?故生變悔。”可以看出這位比丘所擔心的,乃是自己出家不久,所學的知識也很少,眼下即將離世,不知死後歸處,所以心生憂戚。佛陀問其:“比丘!有眼故有眼識耶?”復問:“比丘!於意雲何?有眼識故有眼觸、眼觸因緣生內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耶?”繼而復問:“雲何,比丘!若無眼則無眼識耶?”最後復問:“若無眼識則無眼觸耶?若無眼觸,則無眼觸因緣生內受:若苦、苦樂、不苦不樂耶?”對於佛陀提出的這些問題,該比丘均回答“如是,世尊!”

  在這裡,佛陀所說的實際上就是根境識三者的關系,所謂“三事和合生觸”。“有眼故有識”,根與識之間必須有一個中介物,就是“境”(內境外境)。當三者和合而引起心的萌動,即“觸”——它是意識的前期階段,不是真正的意識。由觸而生起受,此時神經中樞開始發揮作用,便有了苦樂之感。若能感覺到苦樂,我們最本能的意識便開始有了分別。這種意識的分別,動物也有,但是沒有人類那麼具體。由觸而生受,這個受,就是我們對內外二界的感受和心理反應。如果向上追溯,如果根境識三者不再相互雜染,那麼觸則不會緣生於受;如果受不生起,則無苦與樂的分別。所以從源頭上講,還是要從“觸”上入手。故而佛陀總結道:“是故,比丘!當善思惟如是法,得善命終,後世亦善。”

  佛陀示教照喜後,從座離去。此比丘臨終之際,“諸根喜悅,顏貌清淨,膚色鮮白”,呈現了很多瑞相。對此,世尊當著諸比丘的面為其授記道:“彼命過比丘是真寶物,聞我說法,分明解了,於法無畏,得般涅槃,汝等但當供養捨利。”所給予的評價是相當高的,所謂“為彼比丘授第一記”。(8.17.)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