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喜法師:中國傳統文化蘊含大道

喚醒佛性得解脫
——美國亞特蘭大佛學講座開示
2013.04.27

中國傳統文化蘊含大道

   在座的諸位菩薩,阿彌陀佛!

   大家今天的聚會都是佛陀的力量而召感的,這個生命的因緣是很殊勝的。因為大家都是對著佛法而來。大家看到一個出家人的形象,他就代表一種特別的生命的一個象征。為什麼一個人會出家?他代表了什麼意義?出家人是佛教徒。那佛教是什麼?

  佛教是在公元前五百多年的時候,有一位迦毗羅衛國的悉達多太子,思維著人生而證悟到人生的最圓滿的境界,佛陀就是覺悟者的意思。佛是印度話,中國話的意思就是覺悟者,所以這個教也是覺悟者的教育,令大家生命趨向覺悟。首先我們知道我們的生命,生命有肉體的一部分,還有精神的一部分。我們肉體的部分只要給它吃飯,它就會長高。所以生理的成長,你是沒有辦法抑制的。反過來說,你想個子長高一點,他也長不高,生理它有它的規律。我們很多人生理上成熟,但是心理上不一定成熟。

  現在不管中國也好,美國也好,很多學習的都是所謂的唯物的世界觀,大多數停留在一個三維的空間,基本上是屬於我們肉身這樣一種。而對我們這個生命,肉身他的主人是誰?對我們的心靈世界來說,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現在都比較匮乏對它的認知。

  現在這樣一個時代,在我們自己受的教育上,平時思考上,衣食住行,都偏重在一個物質的世界裡。肉體和精神有時候也會失衡,這種痛苦會超過我們肉體上的痛苦。就好象我今天雖然有點咳嗽,但是我的內心還是很自在的。因為剛剛從神山上下來,克裡斯通是美國印第安人一萬多年的聖地,至今這麼多的團體,各個佛教團體在那裡,各種靈修團體都聚在這個地方。

  來到美國,除了看先進的科技發展,舒適的生活環境,也看到這個地方也有精神的家園。我在這邊隨便走一走,幾乎都可以(和靈修者)不期而遇,他們很專心。現在的人對修行這方面,依然要重視起來。如果我們生命缺失掉一面——精神的部分的話,外在的物質就會變成什麼呢?我們的心迷失在現象中,現象會變成枷鎖,哪怕在天堂中受快樂,天堂人比我們快樂,但是佛說戴著金手铐,感覺是什麼?弟子說:那依然也是束縛呀。

  包括我個人也是,為什麼會想起來去學佛?我想在座的大多數都會很了解,中國也像世界其他國家一樣,是以唯物的世界觀為主的,甚至中國更強調無神論,沒有鬼沒有神,沒有菩薩沒有佛,所有宗教都是騙人的。把宗教沉寂了幾十年的時間,所有宗教都被摧毀,人為地改造祂,讓祂在社會上消失掉。其實像我們這個年齡,很少有學佛的機會。那為什麼我還會出家呢?我出家到現在將近二十年了,就是因為讀書、去工作,然後發現:生命就是這個嗎?為了生活而工作,結果生活也沒有了。到底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呢?賺到一點錢,我覺得錢並沒有給我帶來多少快樂。心靈當中空虛的東西,不是外在的物質能彌補的。

  有時候偶爾的去散散步,在晚風中、在月光下,心靈還稍微安靜一點,但是沒有理論上的。有時候很痛苦、很難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難受,跑到森林裡面去一下會好一點,靠著樹會好一點,坐在草皮上會好一點。其實這是什麼?心靈的饑渴。心靈的饑渴不是物質上能夠解決的。
  那我就找,我們老祖先,我們擁有五千年文明的祖先,他們是怎麼樣生活的?他們為什麼會生活得快樂?我就開始找,找,找到佛,還好新華書店還是可以找到的。那個時候八十年代開始有這些書了,之前是沒有的。諸子百家開始有了,有老莊的書,有儒家的書,有佛教的一些書,我看了這些書之後,如沐春風!因為中國老祖先的文字叫什麼?文以載道。中國老祖先的文化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出什麼狀元?行行都有道。所以只要你看中國傳統文化,馬上你的身心就會得到滋養。

  這時候才意識到,中國我們老祖先給我們一個巨大的財富。雖然我不懂醫,但是那個時候,當我捧起《黃帝內經》的時候,岐伯跟黃帝的對話,我稀裡糊塗看不懂,但是那個書一捧起來身體就會發熱。我就覺得莫名其妙。那書真的很奇怪,我一讀就會不一樣,氣血都不一樣。你看老子的《道德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之乎者也,聽不太懂。但是祂是有能量的,它比克裡斯通那個能量要足,地理的能量遠遠沒有文化的能量大。文化的能量是巨大的。所以在座的,我們真作為一個華人,是非常非常自豪的。

  記得有一年江澤民來美國見克林頓,捧著二十五史來,意思是我們中國有五千年文化,有二十五史啊,我們隨便哪一個到美國都是古董,對不對?現象上是這樣。克林頓跑到中國去回訪的時候,他第一站先是到西安,西安是中國的古都,是多少朝啊,十三朝古都,是四大古城之首。所以他第一站,空軍一號先是降落在西安。江澤民也是到西安來迎接他,結果裡面有一段對話很有意思。克林頓說:“我們美國的佛教已經超過你們中國了。”但是江澤民跟他怎麼說,他說:“我如果想超過你,我只要用五年的時間就可以超過你。”他只是一個假設,如果想超過你,用五年。

  我去歐洲也是,有個學生我問他說:“你來歐洲讀什麼呀?”他說:“我讀中文。”聽了奇怪了,中國人不在中國讀中文,跑到西方來讀中文。他說:“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當我一讀就發現還是值得來讀。”我才想起來,中國自從解放之後,連北大教授、清華教授都去承諾:我們都以什麼什麼樣的模式,重新地梳理所有的教育。包括我們在座的,我們讀過的所謂的中文都是被選出來的,不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精髓,也不代表中國傳統五千年的正統文化。

  所以很奇怪,現在很多拿中國的一些文化文憑,要在國外的大學可以拿到很高的文憑。這也是一個文化的很怪的現象。我每到一個地方,也喜歡去看博物館,雖然從另一個角度上,我們中國很多古代的文物,不管是偷去的、買去的,還是搶去的,但是畢竟別人把它當個寶,保護在那裡了呀,是不是?如果不保護在那,放在中國,有可能經過文革就沒有了。

  所以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到別人的博物館去看,我還要謝謝別人。別人把你家老祖先的寶貝,當寶呀供在那裡了,我們早就破四舊砸掉了。我們恰恰是中華民族的罪人啊,不孝的子孫!一個民族需要反省的。贊美我們老祖先留給我們遺產的時候,一方面我又帶著一種憂傷,因為我們泱泱的華人沒有覺悟到這一點,這個文化的遺產非常地強大。我們中國的儒家是說天人相應,天人合一的。你拿到儒教經典,至少可以得到這種加持力。你想想看,現在吃什麼維生素,你吃什麼,可以達到人天相應,人天合一?你吃什麼也吃不到的。你讀什麼書,你讀哪個大學,讀什麼書可以讀到這種境界?也讀不到的。我們中國的儒釋道裡面的儒,只是世間學問。不學儒,不知以入世;不學道,不知以忘世;不學釋、佛教,不知以出世。我們中華的文化,它是緊緊圍繞著這個的。從政治體系到平民百姓,都有非常深奧的這些道理在裡面。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