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喜法師:不被外境迷 美景心內現
不被外境迷 美景心內現

  天上雲現在是起舞弄清影了,藏繡一樣,前面厚重的雲已經沒有了。所以真的心靜下來,老子在《道德經》裡說:行愈遠知愈少,越是被外在境界迷失,你就遠離真理了。
  我曾經享受過閉關的生活,閉關的時候有一個窗戶是對外面的,我就很珍惜這扇窗,這扇窗上的紗窗都被我拆掉了,我覺得有紗窗來看外面是朦胧的,所以把紗窗都拆掉了,冬天我都喜歡把窗子打開。
  我的房間斗室,三米長、三米寬、三米高,真有點像方丈。斗室之中,就那一扇窗是通向外面的。正好我窗外面就是一棵梧桐樹,梧桐樹後面就是走道,人進進出出的。兩堵牆就好像故宮的牆一樣,很高,人在兩牆之間,就在那個夾當裡面走,牆外面就是青翠的竹園。
  我常常打坐,這個椅子就是我閉關房裡拿來的,這個椅子很有加持的,我曾經就坐的這個椅子,椅子邊上就是那扇窗。冬天的時候,他們從上海給我帶來一個小台子,我的一個紫砂壺,拍禅茶的那個道具紫砂壺就是我禅房裡的。茶壺泡上熱水,然後靠著窗,陣陣的寒氣進來的時候,我穿著厚厚的衣服,捧著熱茶壺,感受這個寒氣,很親切。有時候月光婆娑,穿過竹林,灑在我的窗台上,就那樣靜靜的,我過了三年,很享受。
  後來弘法,很多時候我都是憶念那三年來加持大家的,所以我是帶著山洞走的,我的聖山在我的心裡,帶著我的聖山、帶著我的山洞、帶著我的關房在這個世界上。
  特別是月光出來的時候,特別的懷念,這種秋蟲呢喃,我坐在那裡,靜靜的定,忽然之間會超越這些。猶如《楞嚴經》觀音菩薩的《耳根圓通章》說“彼佛教我從文思修入三摩地,初於聞中入流亡所。”入這個三摩地的時候會入流亡所,恍然之間蟲聲聽不到了,月光不再在外面,這個時候月光在你的裡面了,已經不分內外了。這個時候,你的身體已經超越了你粗大的色身,粗大的業報的狀態,你已經從你的色殼子這個牢獄裡面能探頭出來,放放風了。這種自由,這種解脫,從修行裡可以得到,你再向外面喊人權人權,你要給我人權,別人給不了你的,你只有自己回光返照,所以《道德經》裡叫“行愈遠而知愈少“。
  就那方小窗,我三年看不夠,沒有一天風景是一樣的,外在的沒有一天風景一樣,內在的也沒有一天是重復的。所以你寂寞了,你要跑了,這是你自己出問題了,你要趕快糾正它,你別指望你到名牌商店去轉,去帶勞力士表,或者開寶馬車,不是指外面的東西的。美景在你內心裡呈現,生命最至高無上的這種權利,也只有你自己才能給予你自己。別人做皇帝總統,本事再大,連佛也不能給你。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