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性法師:《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讀書會現場實錄 第2講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讀書會現場實錄 (2)

第 2 講

時間:公歷2009年5月23日,農歷四月二十九日,星期六下午

地點:成都市文殊院後客堂

學習內容: 學過一次,實際上次是個開題,就是把《瑜伽師地論》相關的情況做過一些介紹。但這裡面涉及到了幾個部分,包括他的作者的問題、翻譯的問題、組織結構的問題,包括他的不同的版本,包括後來的很多著書啊,都做過一(些)簡單的介紹,目的呢,就是讓大家在學習瑜伽師地論的過程當中哪,能夠對這個《瑜伽師地論》有一些基本的了解。

上次實際上已經開了個頭了,這個本地分。那麼前面實際上我們只介紹了那個頌,這個頌裡面,就是我們講本地分啊,一共是有十七個部分,這也是《瑜伽師地論》最重的,這本地分一共是,差不多占了整個比重的一半,啊,應該是占了五十卷,差不多應該是一半的內容,實際上後面的那個抉擇分呢,主要是在對它層層的討論,啊。那麼,這個本地分裡面一共是十七個部分,所以它這裡面它叫十七地,實際上就是十七個部分,上次我們已經說了這個地方了,那麼至於這十七個部分是哪十七個部分,那麼這個地方有一個頌,啊,前面:

五識相應意 有尋伺等三 三摩地俱非 有心無心地

聞思修所立 如是具三乘 有依及無依 是名十七地

就是總共是這十七部分內容。那麼這個他是,上次也提到,這個頌呢,就是過去佛經裡面的一個體裁,啊。那麼下面他有對這個,這個頌裡面具體這十七個做了解釋。啊。“五識相應”,就是指的第一個頌詞裡面,第一句裡面那,實際上就是兩個,啊,“五識相應意”,就是指的,第一五識身相應地,二意地,啊。那麼第二句“有尋伺等三”,就是指的三者有尋有伺地,四者無尋唯伺地,五者無尋無伺地,三摩地俱非這是第六,六者、三摩呬多地,七者、非三摩呬多地,啊。實際上你看到那個長行,這是那個長行的內容,啊。下面第四一句,“有心無心地”,啊,就是指的那個第八,八者、有心地,九者、無心地。哦,往下就是“聞思修所立”,就是聞所成地,思所成地,修所成地。再往下“如是具三乘”,這如是兩個字啊,要注意哈,三乘首先知道聲聞地、獨覺地、菩薩地,那為什麼叫如是具三乘,就上次已經談到,這個聞思修啊,可以跟聲聞、獨覺、菩薩相對應的。啊,就聲聞乘也有聞思修的辦法,獨覺乘也有聞思修,菩薩乘也有聞思修,就是他這個如是啊,要這樣的來解釋就能解釋得通。有依及無依,就是指的下面那個有余依地、無余依地,啊。“如是略說十七名,瑜伽師地論”。啊,這都是上次都談到的。那麼這個地方呢,他往下就是本地分中五識身相應地第一,因為這個五識身呢,他也分了好幾部分,啊。這個本地分呢,

你看到他這個目錄啊,一共是五十卷,那麼這個本地分,一共是五十卷,那麼第一部分五識身相應地第一,因為這個本地分裡面呢又分了十七部分嘛,第一部分這個地方就是五識身相應地,那麼說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呢。首先他先介紹“雲何五識身相應地?”看著啊:“謂五識身自性,彼所依,彼所緣,彼助伴,彼作業,如是總名五識身相應地。何等名為五識身耶?所謂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這段文字看到了吧?這個文字是正文。

那麼講這個之前呢,我要給你們做一個交代,為什麼我讓你們開始的時候啊,要去熟悉一下這個唯識佛法在印度這個瑜伽形態的發展過程,啊。我們要知道啊,佛教裡面講這個唯識宗啊。我們上次已提到,說這個唯識裡面,他這個思想在哪些地方有記載,那麼唯識後來講的六經十一論,就是唯識所有的思想,都在這個六經十一論包含了,都記在這個六經十一論裡面,啊,那麼實際上這個六經十一論,我是主張的把它分成幾個時期的,來看的。

最早的,當然經典是比較早的,就是佛陀在世的時候就有說的。那麼論,是後來佛的弟子,包括後來的菩薩們,對這個經的解釋,是這個概念。

那麼實際上六經十一論裡面呢,我個人覺得有三個點要抓住,第一個就是以《解深密經》為中心而開展的,這個核心要抓住。第二個,就是以無著菩薩為中心的,相關的經論,這又是一個階段。第三個階段,就是以世親菩薩為核心的,這些相關的經論你要抓住,所以你把這三個階段一抓住,這六經十一論那,基本上都可以往這個裡面分的,都可以往這三個框框裡面套。啊。你像《解深密經》,那就是以佛為核心的嘛,對吧?經典都是佛講的,那這裡面《解深密經》,《楞伽經》,包括那個《華嚴經》裡面的《十地品》,

實際上,唯識宗裡面也提到《華嚴經》,就是主要的就是那個《十地品》,所以他這個是一個系統。那麼從佛陀的時代,已經談到這個唯識的思想以後,那麼結果,真正對唯識弘揚功勞最大的無著菩薩。當然了我們都知道,說無著菩薩怎麼弘揚的呢?包括我們說的這個《瑜伽師地論》,上次比如我們在討論這個作者的時候,也提到我們一般呢,有的時侯說彌勒,一般藏地說是無著,但是確切的講應該是彌勒菩薩講的,無著菩薩記的。是啊。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講呢,這裡面傳承最重要的還是這個無著菩薩,那麼無著菩薩從聽完彌勒菩薩給他講的這個瑜伽師地論以後,那他又開始做了論了,這個《攝大乘論》啊,什麼《《顯揚聖教論》,這又是一個系統,是無著系統。在無著菩薩弘揚唯識以後,最重要的一個人物是世親,世親菩薩,世親菩薩著作就多了,《百法》、《五蘊》,這個後面的這個《唯識三十頌》,這些屬於世親菩薩的。那麼包括後面《成唯識論》那,都是屬於十大論師,就是世親以後的弟子們,對他所作的著作做的注解了,所以他應該算一個系統的,啊,所以我個人研究唯識這麼多年,我總結的唯識的一定要抓住這三個核心點。為什麼?這三個核心點的經論裡面哪,他有些的說法是不一定相同的,你比如我們這個地方談到五識身相應地,那麼五識身相應地,簡單的講就是給你談前五識的,我們學唯識都知道,唯識宗一共是講八識嘛,對吧,那麼現在提出來講五識,每一個時期都在講,但是我這個要提醒你們要注意,在佛陀時代,在《解深密經》這個系統裡面對五識的談法,不一樣的,到了這個無著時代,在《瑜伽師地論》裡面,包括在《攝大乘論》裡面,他又不一樣了,到了《三十頌》系統,包括《八識規矩頌》系統,這個都是一個系統的,他的談法又是不一樣的,啊,所以今天我們要談的這個五識的相關情況啊,所以我建議你們呢,把這個《解深密經》找來。現在你們容易嘛,上網一查就有《解深密經》,你看他談這個,《解深密經》在《心意識相品》裡面,也談到八識,但是不像我們後來《成唯識論》的這個系統,談的這麼細致。你要注意,這個《解深密經》談八識的順序跟我們這個《瑜伽師地論》是不一樣的,包括跟《成唯識論》都不一樣,他是先談阿賴耶識。他不是提前五識的概念,是提的前六識。

這裡我給你念一下這個原文啊:“廣慧。阿陀那識為依止。為建立故。六識身轉。” 阿陀那識還是阿賴耶識的別名,啊,“為依止。為建立故”就是唯他,用他做為根本。“六識身轉”,就是前六識我們講的眼耳鼻舌身意,才能夠成立,為什麼呢?很簡單那,就是你眼耳鼻舌身意,這些思維的活動,你所有的這個思維的來源,按今天的這個心理學講,就是從阿賴耶識來的。啊,為什麼呢?因為你這個眼識啊,是不是每時每刻都在活動?啊?有不活動的時候,那不活動的時候他是處於什麼狀態,處於隱秘狀態,隱秘的狀態,那麼他靠誰來保存他的功能呢?就靠阿賴耶識。所以從這一點我們就證明,是以阿賴耶識為依止故,才有這前面的六個識。說他是六識相提並論的,在《解深密經》裡頭。那麼他講眼識是怎麼講的呢?“謂眼識耳鼻舌身意識”,這六識啊,他是提了這六個。那麼此中,“此中有識。眼及色為緣生眼識。”就是眼睛的認識功能,怎麼來的呢?“眼及色為緣”這個眼指的是什麼?諸位,是眼根,比如,外面看到的是眼眶眶,是哇?包括將來我們談到的視覺神經,這個叫眼根。“及色”,色是什麼?客觀認識的對象,有了這兩個東西才能生眼識,少一個都不行。唉諸位注意,是不是這個道理,你比如,這前面擺一個杯子,這個是色嘛,客觀對象嘛,認識對象嘛,可是你眼睛是壞的,你這個認識功能能產生麼?產生不了。相反,你的眼睛是好的你前面什麼東西都沒有,這個認識功能能起來麼?啊?唉諸位,這個裡面就是要討論的,也不是也不行。看什麼情況,你比如,我這兒剛才擺了個杯子。有眼根,有認識的對象,這個認識功能就起來了,我說這上面沒放東西,可是我們這個時候,只要眼睛是好的,還是有認識功能的呢。說這兒什麼都沒有,這兒有什麼,這兒有個虛空的相。哈哈。這也是一個認識的對象,唉,除非是晚上,黑的,那個黑的還是個認識,他說全部是黢黑的,看不見。那個黑的還是個認識對象。他還是有認識功能。啊。唯一的一個是什麼呢?高度入定的,視而不見。就是你這兒有東西,他的注意力不在這兒,可能這個認識功能不起。所以這個《解深密經》談到的,眼識怎麼生的呢?“眼及色為緣”,什麼叫緣,就是條件,這個認識功能就能生起來,同時他還提了一個,“與眼識俱隨行。同時同境有分別意識轉”,這就是我們後來晚期,在《成唯識論》中談到的,叫五俱意識。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五俱意識啊?這也是今天給你們新提的一個概念。有些人是聽過的。就是,我們嚴格意義上來講,就是你這個眼識,這個認識功能,能夠認識這個杯子啊,好像表面上來講,就是眼識就可以了,實際上有意識的參與。意識是一個綜合信息處理庫,就是你看東西、聽東西、耳朵鼻子要聞東西,眼識只能對它有粗淺的認識,最終,要確定性的認識,要有意識的參與。它等於是個總軍師。懂嗎,我打個比方嘛,就像軍隊裡打仗一樣。如果阿賴耶識等於司令,第六意識等於參謀長,懂了沒有。完了,你那個眼耳鼻舌身,就是你那個前五識啊,就相當於你各……,司令下面是管誰的?啊?管哪的?管軍長。就等於各個軍的軍長,懂了沒有,你各個軍,一軍、二軍、三軍的軍長。你把你那個地方的情況報告上來,說參謀長處理好了就報給總司令,是不是這個程序啊,我們認識活動也是,前五識把信息采集回來後,眼耳鼻舌身都報給誰?報給意識,它就等於是參謀長,他這一看清楚了,就存到阿賴耶識裡面去了,他就是扮演這個角色。所以他這個地方講的,“與眼識俱隨行。”俱,就是跟他一起,跟他同時同境。就是時間是一樣的,認識的對象是一樣的,不是你在搞這個,他在搞那個,不可以,有分別意識轉,也叫五俱意識。這個是《解深密經》裡面,談五識身相應地,談眼識,他就是談到這個份上了,可是,你看我們在五識身相應地,他談每一個識啊,分了幾個部分?自性,對吧,五識身自性,彼所依、彼所緣、彼助伴、彼作業,分了五個層面來談。每個識,他都是分的五個部分。可是我們前面講的《解深密經》裡面談了幾個部分呢?最多談了三個部分:眼根,色境、五俱意識,是不是。可是,如果我們有人學過《八識規矩頌》的,《八識規矩頌》比這個談得更寬。背那個第一個頌子嘛,“三性三量通三性,眼耳身三二地居,遍行別境善十一,中二大八貪嗔癡。”總的來講,這《八識規矩頌》是從《成唯識論》出來的,而這個《瑜伽師地論》是以彌勒和無著為核心的,這是一個時期,可是到了世親的《三十頌》裡面,十大論師的解釋裡面就分了幾個部分啦?就比這個多了,我大概給你們介紹:性、量、境、界地、作用、心所、轉依。至少是這七個部分,就談每個識的情況,你看,他這個條理是不是就很清楚啦?所以,你們學習,要這樣來學習。你不然,怎麼搞到前後是矛盾的,它不矛盾,他有一個先後次序,但是你說它是不是都不一樣呢,不是不一樣,它都是一樣的,只是有簡單和詳細的差別。就越往後啊,它弄得越細致,所以我這個地方,談這個五識身相應地的時候,介紹《瑜伽師地論》的時候,我順帶就把前面《解深密經》的情況給你報告一下,包括後來世親菩薩系統的,以《三十頌》為核心的系統的,講的五識,我也給你報告一下,實際上,你們這兒不是有做研究的嘛,有研究生,有博士的嘛,你把這個一寫就是一篇論文。就可以掙稿費的呢,甚至,你要再有點,你把這個拿去再去跟弗洛伊德啊,榮格啊,再去跟他一碰,你就可以寫成博士論文了。就這點東西。所以什麼是學問,這些都是學問,你別小看這些東西,但是你就說:哎呀,我就念佛就好了嘛。哎,不一樣。你要把他們了解清楚了以後,你會知道我這句佛號是個什麼問題。實際上在那裡,你就可以通過這個判斷它了。所以,包括將來我給你講八識,講第七識的時候,你都可以這個辦法。實際上,我坦誠給你講,《解深密經》裡並沒有明確提到第七識的問題,包括無著菩薩的《攝大乘論》都還沒有明確講到有個第七,真正全部八識明朗化,是在世親菩薩的時代,那你說:“是不是他自己亂發揮的哦?”也不是,實際上,追溯到《阿含》裡面都有。他也不是亂發揮,這裡面有個過程,有個接受的過程。先把這個給你做一個交代,所以這個給你做一個報告。沒接觸過的人嘛,可能就:哎喲,這些東西太玄了。這些東西比較好了解的嘛,你一聽就明白。這個思路是什麼。所以,我一開始弄這個班的時候,我就給你們講過,這個班不是俱樂部,也不是什麼神仙會。那是扎扎實實要往下干的,你想這一百卷,要多少年啊,慢慢弄,不著急,這生弄不完還有來生嘛。所以,人家念佛往生極樂世界,你一念就往生《瑜伽師地論》,說不定就因為這個《瑜伽師地論》把你拉著,你下次還轉來。那也是願力。我們就具體看這個文字啊。剛才已經念過這個原文了,“雲何五識身相應地?”,接下來,我找個人來念這個披尋記裡面,它怎麼,那個小字就是具體的解釋的。恰恰就抽到個請假的,他知道要抽到他就請假了。楊培。

雲何五識身相應地?

五識身相應地者:如下自釋,總有五種說名相應。謂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當知此中,俱有而轉是相應義。若法自性可得,及與余法同時流轉,有諸業用,如是一切總名相應。與此相違,名不相應。如假有法,唯假有想,都無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可得,是故名心不相應法。此相應義,翻釋應知。

這一段,主要講,主要講了,它為什麼叫五識身相應地,“五識身相應地者:如下自釋,總有五種說名相應”,這個“如下”指的哪個,謂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如是總名五識身相應地,就是指的這個。總說:總有五種說名相應,有哪五種呢?自性,什麼叫自性,就是眼識有眼識的特點,對吧,耳識有耳識的特點,鼻識有鼻識的特點。就像我們在座的人一樣,雖然我們都是人,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特點,用我們今天哲學上的講法:每個事物都有我們各自的個性。我們都是人,這是什麼?這個共性,但是我們每個人之間又有不同,這是什麼?個性,這個地方自性就是指的這個,就是各自有各自的特點。所依,什麼叫所依呢?就是它要產生活動,要哪些條件。所緣,因為你這個識嗎,都是主觀認識功能,他所緣,就是他的認識對象,眼識的認識對象是什麼,色,耳識的認識對象呢?聲音。鼻識呢?氣味。味,味是舌頭呢,各自有不同,他們所緣各有不同。助伴,什麼叫助伴,就是輔助他,他的助手有哪些,這就是原來講百法的時候,你們學的心所,就是他的助手,光靠他個光桿司令還不行的呢。剛才說軍長,軍長下面還有什麼?唵,下面的兵兵多了,他指揮他們去干,對不。你看過去縣大爺都還有兩個跟班,有兩個拿棒棒的,是吧,他升堂就在那喊:威……,是吧,都要有幾個。這是助伴。作業,就是他的作用。這個業就是作用的意思。“當知此中,俱有而轉是相應義”,什麼意思呢?此中,就是這五識裡頭啊,“俱有而轉”,他們都有,這個俱就是都有,都有這五種情況,這個都沒有差別的。就是眼識有他的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用,耳識有他的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用,這叫做俱有而轉是相應義。所以這個相應是什麼意思。是他們每個都有這些情況,都離不開這些情況,“若法自性可得,及與余法同時流轉,有諸業用,如是一切總名相應。”就是只要,若法就是只要這個五識啊自性可得,就是它只要有自身的特點,保持,用我們今天的話講,就是保持它自身的相狀、特性,它就一定有底下這些東西,連在一起的。“與此相違,名不相應。”如果少一個,都不相應,所以名不相應。“如假有法,唯假有想”,什麼叫如假有法,就是沒有自性的,沒有自己的特點的,比如我舉個簡單的例子,你學過百法,這個百法裡面,哪一個法是假的?不相應行法。不相應行法有多少個?《百法》裡面講二十四個。隨便舉一個,名身,名身指什麼?詞。是吧,你說這個詞,它就是個文字,就是個語言,那麼這個名字,這個概念從哪兒來的?你比如這個杯子,是不是個名詞?這個杯子這個名稱從哪兒來的?啊?從哪兒來的?你想呢,杯子這個名稱從哪兒來的。就從這個上頭來的麼!人起的,人從哪兒起的?還不是從這一個起的麼。啊,就是這個圓柱的東西裡面可以裝水的。就起個名字叫什麼?啊?杯子。所以真正有自己特點的是誰?是這個鋁合金的這個圓柱體。它有自己的特點。它這個圓柱體的這個鋁合金的跟我手裡拿的這個筆,同不同?不同。所以給它安個名字叫什麼?叫杯子麼。因此,這個圓柱體,這個鋁合金的圓柱體,它是有自己的特點的,有自己具體的相貌的。杯子這個概念有相貌麼?人家說什麼,杯子,杯子在哪兒?嘿,你只能指著它,你說拿一個杯子給我看。杯子是個什麼東西,你只能把這個拿出來,就是它。是不是?它才是具體的實物。可是,開悟的人就這麼講,它這個杯子啊,那不是杯子的,啊,這就是個圓柱體麼,鋁合金的麼。是不是?所以,這個有智慧的人呢,他就一眼。什麼叫智慧?就是你在看到這個杯子的當下,你能夠明了杯子是概念,是名稱,是假相,這是個鋁合金的,圓柱體組合在一起的,是變化的,是無常的。就是不用思維,不用力,馬上就第一念,眼識一碰到它,立馬就升起就這樣一個思維。這就是智慧。可是我們常人一看到——哎呀,這個杯子很漂亮,是哪兒買的呢?你第一反應可能就是這個。是吧?這是這個凡夫和聖人的不同。所以,這個地方講啊,“如假有法”,什麼假有法?就是這個杯子的概念,它是不是假的?“唯假有想,都無有自性”。你這個概念有沒有自性呢?有沒有特點呢,有沒有實在的東西呃?沒有。它只是一個標簽,一個符號。 “就無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可得”,它就沒有這些東西。是吧?是依的,所以也就是說啊,前面那句“若法自性可得”,就說明這個法啊,一定是緣起法,它一定是有這個相狀在,才能夠有“自性作用心所助伴轉移”,像我們剛才講的這個概念,杯子的概念,因為它是沒有相狀的,所以它就沒有什麼?“所依、所緣、助伴、作用(業)”都沒有, “是故名心不相應法”,所以那個杯子,那個概念,就不叫,就不能叫“相應”。只有眼識才能叫什麼?“五識身相應地”。為什麼?它有那五個跟它同時具備。所以這段話啊主要是這個意思。說了半天,就是解釋的這麼兩個字――相應。為什麼叫相應?那個五識身的身吶,就是指的各個識——眼、耳、鼻、舌、身。這個身不是指的身體的身喏,你不能看這個字面意思咯,因為我們現在這個身就是指的什麼,就是這個身體,是吧?可是這個裡面不是的,這就是指的個別的識。就是這個身吶,指的個別的識,哪個別?五個嘛,眼、耳、鼻、舌、身,是指的這五個識,各個不同。不能說,你等會兒呢,哎呀,五識怎麼還是身體呢,不是那個意思。所以下面呢,它的正文,“謂五識(身)自性,彼所依,彼所緣,彼助伴,彼作業,如是總名五識身相應地”。實際上,剛才那段文字已經把這個解釋了,啊。那麼何者為五識身呢?那麼你既然說,每個識,都有這五個方面的情況,那麼這五個識,五識身這五個識是哪五個識呢?下面就說的,“所謂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對吧,所以實際上,這裡面就是給你解釋了兩個,哎,你要會看啊,你看,“雲何五識身相應地?謂五識身自性,彼所依,彼所緣,彼助伴,彼作業,如是總名五識身相應地。”這是解釋哪個?相應,對吧。“何者為五識身耶?所謂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解釋哪個?五識。所以,這個問呢,這個印度的文化我估計翻譯的時候還是有些問題。你看,這個問題,所以你就不難理解那個金剛經裡面,它不是前頭問了兩個問題麼——“雲何應住,雲何降服其心?”可是下面它回答的時候呢,先跟你說,“雲何降服其心?”最後才跟你說“雲何應住?”哎,這個地方還是從哪鑽出來呢。按照這個次序啊,“五識身相應地”,他應該先講是“五識身”,再講是“相應地”,對不對?唉,可是你看他解釋的時候又是倒過來的,這個可能是印度的習慣。呃,有一個人吶為了討論這個問題啊,說為什麼問那個在前頭,答那個在後頭?開始就去討論,又開始在那些寫文章,整了多少天。我看,就在那兒討論金剛經的那個問題,到今天也沒扯清楚。我看到過很多文章,就討論那個——說問的是“雲何應住,雲何降服其心”,可是答的呢,先是答的“雲何降服其心”,後來答的“雲何應住”。於是就有人開始研究這個。哎呀,我說這個真是熱鬧了。你們把這個也去討論討論。他為什麼先答這個後答這個呢?啊?沒有人能鼓掌,我想的嘛,因為這是個通現象——通常的現象。你看,很多地方實際上都是這樣子的。但我個人猜想啊,這個靠不住,我也沒打電話去問過啊。估計,還就是,可能那個當時的什麼習慣啊、什麼東西的,啊,很難講,這個只是猜測。

好,往下面,還有就是在解釋每一個詞了。啊,讀,都繼續讀。

丁二、釋2 戊一、略辨2 己一、名相應地

謂五識身自性,彼所依,彼所緣,彼助伴,彼作業,如是總名五識身相應地。

己二、名五識身

何等名為五識身耶?所謂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

戊二、廣顯2 己一、別辨五相5 庚一、眼識攝5 辛一、自性

雲何眼識自性?謂依眼,了別色。

謂依眼了別色者:此釋眼識自性得名。眼根為依,故名為眼;能了別色,復名為識。簡余不共,說此自相名為自性。

嗯,好。我們這一句,你要始終記清楚是在講“五識身相應地”,是吧?——眼耳鼻舌身。那麼第一個就先講這個眼識,眼識就分了五種情況,就跟我們剛才說的那個《解深密經》裡的幾種情況?三種,是吧?是不同的。但是有一點是同的。你看看,那個《解深密經》裡講“為眼,此中有識,眼及色為緣,生眼識”對不對?那麼這個地方講,“謂依眼,了別色”,實際上跟他那個地方呢——“眼及色為緣,生眼識”——是從這個地方來的。啊,這個地方的“謂依眼”這個眼是指的什麼?啊?眼根。啊,“了別色”,這個“了別”是什麼呢?認識。對吧?“了別”當認識講,是不是?這個“色”呢?就是這些客觀的對象。啊。實際上本來這個就很好理解。可是他下面呢有那個短文字,這個小文字呢就是韓清靜,根據其它的那些書裡面拿來注的。這個就是“披尋記”。披尋這一部分。啊,他說,“謂依眼了別色者”,這個是原文,對吧?“此釋眼識自性得名”。就是這個解釋啊,“眼識”這個名稱從那兒來的。啊?眼識從哪兒取名字的?從眼根嘛。對吧?因為他是通過眼根認識什麼?這就是外面的客觀對象。所以給他取個名字叫什麼?眼識嘛。通過耳根呢?來聽聲音的這個識叫什麼識啊?耳識麼。所以我第一次,最早那一次來跟大家見面的時候我跟你們講,這八識都是哄人的。識沒有八個兩個三個的說法,只是根據功能的不同,干嘛啊?通過眼根起作用的叫什麼?眼識。通過耳根冒出來起作用的叫什麼?耳識。對呀!就像我們,我老跟你們那天打的那個比方,就像你們這個大腦,這個腦袋中間,這個空空裡面,這個框框裡頭裝的什麼呢?嘿嘿,豆花兒,嘿嘿。就這個腦髓,我們今天叫,今天這個生理學上叫什麼?叫神經中樞。對吧?你說這個神經中樞,你看那個生理學上還給他分得細細的,什麼啊?還要給你來個,中間一個扁質體。還左腦右腦,是吧?還有什麼視覺神經中樞,聽覺神經中樞。還有什麼?還有什麼運動神經中樞,還有什麼玩意兒?反正一大堆,都在你這個腦袋上。就跟你分了那麼多塊。他實際上是什麼?實際上是不是獨立的?不是。他實際上還是個整的嘛!我的老天呢!如果把你這個腦袋裡面真是可以分成這麼多塊,給你打個圈圈進去,你就只能管這一塊,你這個腦袋還有辦法活麼?他實際上是個整體,只是功能區域不同。就這一塊啊,大概就是這個認識的功能,要敏感一點,所以給他取一個什麼啊?視覺神經中樞。這一塊可能對聲音的反應敏感一點,對不對?可能叫,什麼?聽覺神經中樞。所以呢,他能夠可以互相分得開嗎?分不開。所以這個識也是,我告訴你,所以搞成八個是合理的,為了表述的方便。所以人家過去寫詩就是什麼?“八個兄弟共一胎”,是一胎,是一個整體。功能不同,劃分出,給你安一個名字,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所以你千萬別說,哦,有,這裡劃一塊,這一坨拿出來,這塊是眼識,這一坨拿出來是耳識,沒有的,不能有這個概念。所以他這個地方講啊,“此釋眼識自性得名,眼根為依,故名為眼”,懂了沒有?因為你的這些識看得到看不到?看不到只能感受得到,對不對?但是你這個眼根看不看得到?有一部分看得到。你長到外面的看得到嘛,你裡面那些神經看得到嘛。肉眼看不到,顯微鏡才可以看到。解剖開了就可以看到。所以只能有一部分能看的到。所以這裡要讓你明白,所以這個看得到這的叫眼睛,對不對?所以那麼通過它起作用的這個識叫什麼?眼識。所以這個眼識依誰命名呢?依眼根來命名字的。所以這個地方呢,為什麼叫依眼,但他這個解釋呢,就給他說復雜了。實際上這個依眼的依眼呢,除了他這個地方解釋的,眼識,他這個地方解釋的是什麼?眼識是依眼根命名,對吧?實際上他還有什麼作用?我告訴你們,眼識是控制眼根而起作用。這一段,這個作用,這個意思是他那個小的文字裡面沒有發揮出來的。知道嗎?眼識是通過眼根而起作用。實際上,他這個,原來這個正文裡面呢,恐怕更多的是指的這層意思。如果你沒有眼根,這個眼識的作用起得來不?啊?比如說你眼睛是壞的。啊,有些人眼珠子是好的呢,你們這兒不是有學醫的麼,但他還不是看不見呢,眼識也是好的,為什麼看不見呢?他說裡面那個神經萎縮了。那還是什麼?眼根嘛。在裡面叫淨色根嘛。就把這個根分成了兩部分,擺在外頭能看見的,露在外面的這個眼珠子。哎喲,這個眼珠子鼓起來好大,牛眼睛一樣,再鼓大一點就掉出來咯。這個看得見的叫“扶塵根”;還有一部分是看不見的,就是在你體內的這些。這個生理學上,解剖學上就多了,什麼神經末稍,神經元,這個什麼什麼什麼感應器,玩意兒多得很,這些都是屬於淨色根。你眼睛看不見那些東西。那麼管你們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都給它一個總的名稱,叫什麼?眼根。啊,這個地方講“謂依眼”,就是依靠眼根而產生認識作用的就叫什麼?眼識。所以你們還記得不記得我在講《百法》的時候,講什麼叫眼識?通過眼根而對客觀事物產生認識功能的就叫什麼?眼識嘛。哎記得這句話不?我講《百法》的時候講過的。下面是“了別色”,我們剛才說了,通過眼根而起作用,起什麼作用呢?就是了別色嘛,這個了別就當今天講的認識。色,就是這些客觀的事物,客觀的對象。但是具體了別了些什麼色,下面就談到。這個《瑜伽師地論》談得很詳細,啊。再往下念。

辛二、所依2 壬一、別舉三依3 癸一、俱有依

彼所依者,俱有依,謂眼。

癸二、等無間依

等無間依,謂意。

癸三、種子依

種子依,謂即此一切種子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阿賴耶識。

彼所依者等者:此中總說眼識有三所依。一、俱有依,謂眼。由與眼識俱時流轉,能與眼識為增上緣。為顯損益共同,此依最勝,不共余識,名俱有依。所以者何?於異熟中,眼根相續恆無間斷。由此義故,成為所依。即此為依,眼識得生;眼若壞時,眼識不起。由是應知此與眼識損益共同,成俱有依。二、等無間依,謂意。此即眼識無間滅者,名之為意;即過去識之異名。由前剎那眼識滅已,後自類識無間得生,是故名為等無間依。前後自類諸心心所,有善、不善、無記等種種差別無間滅生。謂善心無間滅,或善心生,或不善心生,或無記心生;如是不善、無記心無間滅,各有三種心生,當知亦爾。諸余差別,繁不具述。以要言之,前自類識種種差別纔生滅已,中無間隔,後自類識種種差別相續而生。前後諸心或為同分、或為異分,非一類起、非有間起、非俱時起,依此安立等無間名。三、種子依,謂即此一切種子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阿賴耶識。攝大乘論說有頌言:由攝藏諸法,一切種子識,故名阿賴耶,勝者我開示。由是當知阿賴耶義是攝藏義。長行釋雲:一切有生雜染品法於此攝藏為果性故;又即此識於彼攝藏為因性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為自我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今於此中說種子依,體即阿賴耶識。為顯此識能與眼識為其生因,是故說言一切種子;此即攝大乘論說於彼攝藏為因性義。又顯此識受彼眼識雜染熏習,能持彼種,是故說言執受所依異熟所攝;此即攝大乘說於此攝藏為果性義。由是當知,此種子法望生現行,說名為因;望由熏習,轉說名果。如是因果皆依阿賴耶識而得建立,是故阿賴耶識名種子依。如說眼識,所余諸識道理亦爾。隨其所應,下皆准知。復次,阿賴耶識與能熏法同時同處,不即不離,成是所熏,是故說言執受所依,執受諸根和合轉故。又性堅住,一類相續,能持習氣;唯是無記,無所違逆,能容習氣;具此二義,成是所熏,是故說言異熟所攝,唯先業引任運起故。

嗯,好。那麼前面,我們說每一個“識”啊,都有這五個部分,那麼前面第一個就是“謂依眼,了別色”,這一句主要是講他的自性,是他的特點。那麼下面“彼所依者”就是他的第二個內容。“彼所依者,俱有依,謂眼。等無間依,謂意。種子依,謂即此一切種子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阿賴耶識。”“彼所依”有三個。啊,就是這段粗的文字,你看這麼短,他下面給你解釋了那麼長一段。實際上就是解釋這一段粗的文字。那他所依,就是他依靠,就是他要產生活動,必須要依靠這三個方面,不能夠缺少。哪三個方面呢?俱有依,我先給你消一下文,謂眼,這個眼是什麼?眼根。“等無間依,謂意”,注意啊,這個“意”不是那個意識的意,這個“意”是另外有所指的。舉個例子咯:像我們這個人,你今年多少歲?假如是三十歲,一歲過了該幾歲,啊?一歲過了該兩歲嘛,這麼簡單的問題。哎呀,你看。有沒有人從一歲開始過了從明年就開始三歲的,有沒有?沒有。那麼比如一歲、兩歲、三歲、四歲,你今年四歲了,前面是多少?三歲。再前面呢?兩歲。再前面呢?這一、二、三、四,有四的前面一定是多少?是三。它也不可能前面只有二,對不對?中間沒有間斷,所以這個無間謂依,這個依啊,就是指的,我剛才比如這個年齡的比方。這個人的認識,你的眼識,比如我們講這個識的認識功能就像一條河流一樣,是沒間斷的,對吧?還有我們平常說這個認識功能是一剎那一剎那的,就一念一念的,對不對?啊,第一念、第二念、第三念、第四念,這中間是連貫的,對不對?但是,一二三四這每個念之間,可能有些時間要長一點,有些時間要短一點,這個不一致的,對吧?但是不管怎麼樣,你比如說我這一念的意識要升起來,它必須有前面那一念作基礎,對不對?就像那個自行車鏈條一樣,你這一扣和後面這一扣,這兩扣之間,應該是,我這個手指頭不能打三個扣扣,你看好笨呢,啊,怎麼能搞三個扣扣呢?哦,搞不起來呢。是。就是你這個,比如這個,這個自行車的鏈條一樣,這一扣和這一扣再跟前面一扣,這三扣之間,它一扣跟一扣一定是一環套一環的。比如你第一環和第三環之間,你不可能這個第二環沒有,除二那就第三環,沒有的。所以,因此那個第二環對第三環來講,它的作用是什麼?基礎也叫開導,啊。這個也在它的基礎上才能產生。所以這個“意”啊,這個“無間依”啊,就是指的前一念眼識是後一念眼識的等無間依。就是你一定要依靠它,不能斷了,斷了就接不上。哎,有些人說,哎,那我是在睡覺呢,我的眼識都沒有活動呢?那它怎麼還會有前一念呢?有沒有?那肯定有嘛。就我剛才講的,就有些時候這一念和下一念之間,這個距離的時間是不一致的,但是,你要這樣想呢,你看有些人有這個經驗的,就是他啊,就是長期閉關的人,不說話,有三年不講話,他出來講話都很困難。為什麼?因為他就是這個識的功能呢,已經退化了。那麼他要重新呢,就是重新再受現實這些條件的誘導,那麼他牽引他在阿賴耶識裡面的種子起作用,他才能夠重新恢復。所以呢,我們平常普通的人呢,你這個識的認識功能呢是一念接著一念,一念接著一念,它不會停止的,對吧?但是後一念一定依靠哪一念?前一念作基礎,所以這個無間依是指的這個。種子依,簡單地講指的是什麼?就是阿賴耶。不管他是前面,下面給你說這麼多,這麼長一串。所以,你別看,你說你看他這個討論眼識,就詳細了吧,就比我給你們講《百法》詳細多了吧?《百法》前面就跟你講一個,它為什麼叫眼識,對吧?可是這兒,就開始跟你講眼識的生起。你看今天的學心理學的讓他學這個,他都弄不翻,我告訴你,因為他那些心理學不講這些東西。他都講到哪些情況下才能活動。所以呢下面,那都是具體解的,我先給你粗略地消一個這個文,下面我們再看看具體怎麼解釋的。“彼所依者等者:此中總說眼識有三依”,有三種依,對吧?第一,俱有依。第二,等無間依。看著他第幾行?我這個是在第四行,你那個是在第幾行?啊?唉喲,你那個字那麼大啊!第三,種子依。找到沒有?第幾行?呵呵呵,慢慢數啰。所以如果你將來讀的時候,你一讀這個你就先把這三段給我找出來。這才是讀。你把這三段一砍開,你才來一段一段地理解,哦,哪一段在說俱有依,哪一段在解釋等無間依,哪一段在解釋種子依。哦,你把這三段一砍,你別看這個文字這麼長,這就是讀書的方法。啊,這個你們很多人好像都是沒有書。啊,那後面呢?不過你們可能也是臨時來了的?沒法,這個書,因為他們印的就這麼多,我們要來就這麼多。但是像我這個本子的好像流通處有賣的。哎,注意啊,我不是涉嫌打廣告噢。沒看到過啊?但是我覺得我剛來那會兒流通處有這個賣的。啊?不是。但是我那個時候買得很便宜,三百塊錢,十本。

十本三百塊錢,那這套就更便宜,這套當時買成五十塊,就這個是上中下,你這個是買不到,當時好像就只印了500本,但這個效果不是很好,但我有時候還是要看一下。那個時候不簡單,89年50元錢,你工資才多少錢啊?恐怕你工資才幾十塊錢呢,這一個月就搞掉了!我們那個時候昭覺寺才發十五塊,等於我三個月的東西就去了!最後一部,我去書架就看到這個,嘿,我覺得這個書還挺好——看了它顏色好買的!那個時候買下來還買對了,後來發揮很多作用,很多年也都是用這個。這個是2000年以後他們才出來的,你們那個是最近才印的,但他們依著哪個排版的我還不清楚。實際上,這個網上有,就是這個,現在網上有,好像有個網站叫“彌勒道場”。所以你要沒有,你又堅持來學習,你說買你又懶得去買它呢,我又沒那個錢錢。你就每次到那個網站去上網,上完網,你把那個下載下來,打印的帶來也可以,這也是個辦法。就反正每次我們也讀不了多少,你打印幾頁就夠了,你先來應付我幾天,再應付過去再打印,啊,這也是個辦法!因為這個東西,我給你講,這個不像聽《心經》,聽《金剛經》那麼容易,這個東西是打腦袋的,這個沒有書,你就等於是坐飛機啊!當然還是沒有到月球那麼艱難哈!

來看,“俱有依;一俱有依謂眼。”這個“眼”指的是什麼?眼根!“由與眼識俱時流轉,能與眼識為增上緣。”什麼意思呢?就是這個眼識和這個眼根啊,他倆個同時是好的,這個認識功能的才能起來,所以他說是“俱時流轉”。不能說:“我眼識等一會兒起來,你的眼根先出門。”不可以,他兩個是同時的!“能與眼識為增上緣”。什麼是“增上緣”?就是輔助條件嘛!“眼識”產生的最主要的條件是什麼?眼識自己的種子,在阿賴耶識裡面的種子,對不對?那麼這些前面的眼識、眼根,還包括外面那些色境都什麼?都是增上緣。用我們今天的話講,這個色境是勾引他的。這個眼根呢,是幫助他去完成的,這個增上緣!

“為顯損益共同”。為什麼呢?“為顯損益共同,此依最勝,不共余識,名俱有依。”“為顯損益共同”什麼意思呢?因為他前面是“俱時流轉”,所以“損益共同”啊。比如眼根壞了,眼識起不起作用?不起了嘛!說他是不是“你壞他也壞,你好他也好”。就等於我們今天講的“風雨同舟”這個意思。就等於你們在那個城隍廟拜把子嘛,跪在那裡磕頭——“我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看也沒幾個!那都是說的好玩,蒙你的!你以為你死了他也會跟著跳府南河自殺啊?沒有的!是吧?這只能是說明我們大家有共同的志向,這倒還可以,所以他這個也就是這樣的。他們兩個呢,你壞了我也就不工作了,你工作我也來,就這個意思,所以叫“為顯損益共同”。 “此依最勝,不共余識,名俱有依。”

“所以者何?”為什麼叫這個呢?“於異熟中,眼根相續恆無間斷。由此義故,成為所依。”就是,你既然這個眼根要成為它的“俱有依”,什麼叫“俱”,就是同時嘛,對不對?就是成為他“同時的依靠”,怎麼樣才能成為他“同時的依靠”呢? “異熟中”!這個“異熟”指的是什麼?就是指阿賴耶識裡面的種子!因為阿賴耶識還有一個名字叫異熟識,下面談這個“種子依”也會談到。為什麼叫異熟呢?就是其它的種子都保存在他裡面的。但是有個問題,你保存進去的種子是不是馬上就能發揮作用的?不能夠嘛!就像你田裡面收進去的麥子一樣,你今年收進去的麥子,馬上播上去,又能夠收嗎?收不了!你今年播的麥子,收回來的種子要放到明年再播,對不對?又再收割!所以你今年收的種子要到明年,這個時間上,是不是有差距?所以我們在“阿賴耶識”裡面也是。這個“異熟識”有一個“異時而熟”,就是今天存下去不可能馬上就起作用,要隔一段時間才其作用。所以這個異熟識在很大程度上指的是阿賴識裡面的種子。“於異熟中,眼根相續恆無間斷,”這個眼根就是指的這個,相續恆無間斷。诶,你這個眼根有沒有變化啊?有變化沒有?沒有!!!沒有那你年輕的時候不戴眼鏡,現在你怎麼戴老花鏡喃?沒有?那肯定有的!但是一看你的眼睛呢,還是一樣的有神兒,還差不多!就這個地方講的“相續恆無間斷”。他又沒有間斷,為什麼?是恆相續的,怎麼個相續法?就是用今天生理學上面的方法是最好解釋的。生理學上講,你這個身體啊,是物質的,對吧?是細胞組成的,對不對?那麼這個細胞組成的,這個細胞有變化沒有?每天你體內的這個細胞要死多少只?要產生多少只?搞不清楚,但是生理學上給了一個名詞,說我們這個生理情況啊,他有 “新陳代謝”對不對?但是說明是新陳代謝他就有變化的,對不對?盡管有變化,今天你的眼睛跟你昨天的眼睛看起來干嘛啊?差不多!就是這個地方講的——相續。今天就是在昨天的基礎上,盡管有變化,但是又差不多,所以叫“相續恆無間斷”,就指的這個!你說我睡一覺起來,眼睛就壞了,明天當然這個眼識就起不來咯,那不可能的!“由此義故,成為所依。”正因為這眼根啊,是“相續恆無間斷”,才能夠成為眼識的“俱有依”,對不對?如果說你這眼根,今天只用一下,明天還要撤個零件換一下,那就完了!那就不能成為他的“俱有依”咯。為什麼“俱”——同時嘛!那就不能同時咯,是不是?

“即此為依,眼識得生;”這個“此”指的的是哪個?“即此為依”的“此”指的是什麼?眼根嘛! “眼若壞時,”這個“眼”指的是什麼?眼根!“眼識不起。由是應知,此與眼識,損益共同,”你看剛才我給你講,這不是損益嗎?你壞了他就不工作了,你好的,干嘛啊?對!你壞我耍,你好我用!就這個意思!“成俱有依”,所以就給他取個名字叫“俱有依”。明白了嗎?他主要從這個角度來講。

下一個叫“等無間依”。诶,說到這裡,我還給你講一講,這個眼根啊,他為什麼會有,我剛才已經你講過了,這個“俱有依”啊,就是這個眼根啊,他會“相續恆無間斷”。但是我看你們沒有人問我:“為什麼會相續恆無間斷?”問啊!為什麼呢?為什麼會相續恆無間斷?我先給你舉個比方,比如有這麼一顆樹長在地裡頭,這個樹子是不是每天在長?如果你每天一天24小時都盯這個樹,嘿,我覺得肯定有點兒意思,盯它個30年,你沒覺得這個樹有多少變化,是吧?但是你如果30年沒見著這棵樹,一看這棵樹,喔!它怎麼長這麼大啦?那麼這個樹它是為什麼呢?它也是在相續恆無間斷。但是這個樹是長在地面上的,相續恆不間斷,它為什麼會相續恆不間斷?是因為地下面有什麼?有樹根,在不停的給它吸收養分。但是它這個吸收養分的東西,在地面上能看到嗎?看不到!它在地下頭!好!我們這個眼根也是相續恆不間斷,這個眼根是長在外頭的,是吧?能夠看到的。眼根,是長在外頭的,是現行能看到的,他還有種子,是保存在哪裡的?阿賴識裡面的。對不對?所以他之所以能夠相續恆無間斷,就等於長在外面的這一層是看得見的,他還有隱著一層,就是阿賴識裡面的種子在不停的支撐他,所以這個眼根才能相續恆無間斷。但同時他又會熏進去,熏進去他又起作用,這樣反復的交替著。那麼,這個玩意兒就有點玄,這個就有點兒哲學上柏拉圖講的還有個理念世界,就是我們每個人還有個隱形的世界,明白嗎?有個隱形的世界,這個隱形的世界是潛在的功能的形式,就等於打手機一樣,那手機的信號你看得見嗎?啊?看不見!但是打著這個信號沒有的時候,手機能通嗎?手機能通你看得見不?聽得見不?也看得見,也聽得見。但要靠什麼來支撐它?信號!對不對?還有,我給你打個比方,發射台,電視。全世界那麼多的電視,它總有一個很小的發射台,那個發射台靠什麼來發射呢?靠什麼?電磁波,電磁波你能看見嗎?看不到,它就像輻狀嘛,在輻射,它就把這些東西連在一起,電視裡面就有屏幕了,電視屏幕是你看得見的東西就等於我們現實的眼根,那看不見的電磁波就等於是眼根的種子。但這個眼根,就這個眼球是個什麼東西?我們講是個玻璃體,對吧?佛教裡面叫做地大。地大什麼,“堅韌為性,”是阿賴耶識裡面有一種堅韌性的功能,他在支撐他不停的發生變化,同時又不間斷。诶,所以你要問為什麼呢!剛才說眼根是相續恆無間斷,為什麼會相續恆無間斷?就是因為在阿賴識裡面有眼根的種子在不停的支撐他!就等於這個樹下面有樹根在支撐它一樣,但這個呢,理解比較費勁,要慢慢的理解才能夠理解得到。當然我今天沒法給你畫圖,我原來有個圖。我原來劃過兩條線,一個是隱形的世界,一個是顯形的世界。等於兩條流嘛,一個是暗流,一個是明流。明流就是我們能夠看得見的,暗流就是你看不見的隱形的世界,就是功能狀態。明白吧?就這個意思!

第二個,“等無間依,謂意。此即眼識無間滅者,名之為意;”我給你講過,這個“意”就跟我們講的那個“意識”的“意”不同咯。這個“意”指的是“無間滅”。什麼叫“無間滅”,就是沒有間斷。“即過去識之異名。”你比如這一念、先前一念,要生起,是要靠哪一念?過去識,前一念嘛,是不是?“由前剎那眼識滅已,後自類識無間得生,是故名為等無間依。”。就比如你前一念是眼識生起,中間在給他插一個耳識進去,可能嗎?它還能生起眼識嗎?生不起。他一定是眼識,第二念還是眼識,第三念還是眼識。就是自類嘛,什麼叫自類?眼識還是眼識,這就是自類。“前剎那眼識滅已,後自類識”那個自類就指的是眼識。“無間得生”沒有間斷、沒有妨礙,“是故名為等無間依。前後自類諸心心所,有善、不善、無記等種種差別無間滅生。謂善心無間滅,或善心生,或不善心生,或無記心生;如是不善、無記心無間滅,各有三種心生,當知亦爾。”什麼意思呢?什麼意思?你學過《八識規矩頌》,《八識規矩頌》第一句怎麼講?“三性三量通三境”三性是什麼?就他的性質嘛,有善,有惡,有無記,對不對?就說明前五識是通三性的,對不對?注意啊,我是用的通三性啊!為什麼《八識規矩頌》中叫“性境現量通三境”,為什麼他不用“性境現量是三境”?眼睛有善惡嗎?就是長到壞人頭上就是壞的,長到好人頭上就是好的,懂了沒有?它自己沒有善惡的,搞得清楚不?所以他這裡用”通”,他不用”是”,這裡面都有學問。所以有些人呢,哎呀,這眼睛太討厭了,它亂看,看壞東西,老子把眼睛給他蒙到。你眼睛蒙到,你心沒蒙到啊,你的心裡面還在打妄想,就像過去禅宗公案講,那個師父出去雲游,要過河。遇到一個女的,不想給過河錢,她就訛上這個和尚了,她說:“這個和尚,你在想我!”和尚說:“我沒有!”“你看我!”“我沒看你,我的眼睛都沒動!”她說:“你的心裡在想著吶。”就是這樣出來的。所以,眼耳鼻舌身,這些東西是無辜的,懂了沒有?跟這個東西沒有關系。最關鍵的,所以唯識宗講轉依,就是修行,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心裡面那個六和七,道理就在這兒,為什麼不是先對付前五個吶?前五個都是無辜的嘛,它就是在外面干活路的,幫到收情報回來,收了情報回來這家伙把情報搞壞了,怎麼打板打到我這兒吶?我只是搭到你們遭殃,所以這叫通三性。懂了沒有?就是跟著受牽連了,就是“通”。這個地方講的,眼識也通三性,是吧?就是你如果前面是善的呢,後面生善的;惡的呢,就是惡的;無記的呢就是無記的。所以這麼長一段就主要是講他這個!所以《八識規矩頌》一句話就給你搞清楚了。但是在《成唯識論》裡面搞得夠復雜,這個《披尋記》就搞得更復雜。這個他是從《成唯識論》中拿出來的,雖然原來的《瑜伽師地論》裡面沒有這麼復雜,他是把他弄得太復雜了。但是有時候復雜點也好,把他搞復雜了,就再把他搞簡單,你就上路子咯!所以學佛法呢,要簡單一句話能說出來,要復雜,我給你搞得天花亂墜。嘿,這家伙挺厲害的!是吧?要看對付什麼人呢!他需要講理論的,我就給他講理論;他喜歡聽簡單的,你就兩句話給他搞明白了——要收放自如啊!所以這一段實際上就是講,眼識也通三性。“各有三種心生”什麼三種心啊?這三種心是什麼三種心?善、惡、無記!“當知亦爾”。具體的文字的東西,不去過多的,這個很簡單。只要把這裡面的提示了,你就明白了。那不然,我們這麼講,要講到猴年馬月也講不完。今天很多人給我打電話,說是我要講《瑜伽師地論》,糾正一下啊,我從來沒有講過《瑜伽師地論》啊,我們是在讀《瑜伽師地論》。一定要讀,我們這是讀書班,不是講。當然我們這裡讀呢,念一念,串一串,提示一下,不然你讀了不理解。我扮演的角色是提示,不是講,不要亂傳播消息。今天很多人給我發短信:“你怎麼不通知我?”我說:“對不起,我們這是在讀,沒有講!”

下面,“諸余差別,繁不具述。以要言之,前自類識種種差別纔生滅已,中無間隔,後自類識種種差別相續而生。前後諸心或為同分、或為異分,非一類起、非有間起、非俱時起,依此安立,等無間名。”所以總的來講,這個“等無間名”是怎麼安的呢?就是前後、中間,沒有間斷。所以既然沒有間斷,到了後面它講的更復雜,所以這一念,你生的這一念有入心、住心、出心,哎呀,那麼你這個出心跟下一念的入心兩個又是銜接的咯,那就更復雜了!所以我們都不給你搞那麼復雜,你只要懂得什麼叫“等無間名”就是前後一致,中間沒有間斷,這就對了!好簡單的事兒,對吧?

第三、種子依。“種子依,謂即此,一切種子,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阿賴耶識”。實際上就是阿賴耶識。它為什麼加那麼多定語呢?“一切種子,執受所依,”就是一切的,不管什麼種子都是歸阿賴耶識保管的。那個“執受”是什麼?簡單的講就是保管!所以阿賴耶識沒什麼了不起,他就是個保管員,知道吧?就是個總管!所以我剛才說,那個修行為什麼只先對付六和七,為什麼不先對付八?有的說,既然八是個倉庫,老子把你的倉庫搗了,你就沒得了噻!是不是?那不是擒賊先擒王嘛!是吧?我給你把阿賴耶識搗翻了,你不就是沒有了。問題是你搗不翻啊,前六和七都沒有倒,這阿賴耶識它就倒不了的,阿賴耶識為什麼?他是被動的,知道嗎?就等於你前面送什麼進來,就跟銀行一樣,你送美金進來,我給你存著嘛,存美金,將來利息也按美金算。你送坡幣進來,我就給你存坡幣,你存人民幣進來,我就給你存人民幣。哪個開銀行的那麼傻,說我這裡兒只收人民幣啊,其它的錢都不要存進來。有這麼傻的行長嗎?沒有!阿賴耶識他就是這麼個角色,他是被動的,就是個保管員,就是個銀行。所以叫“一切種子,執受所依,”就是你這些種子好的、壞的、物質的、精神的,全部都在他裡面,一切種子!“異熟所攝”為什麼叫“異熟”呢?剛才不是講了嗎?但我簡單給你講,這個“異熟”有很多種,叫異時、異性,那多了,我只是給你簡單的提示一下“異時”,就是你今天保存的種子,這一念保存了,下一念不一定起作用的,他一定有個過程,這也是我們常常講的。有些人經常說:“哎呀,我干了那麼多好事,怎麼我還不好呢?”啊?因為異熟嘛!懂了沒?你現在干的呢,只是你把好種子存進去了,但哪有那麼快就其作用的呢?是不是?有可能今生不起作用,有可能要等到什麼?來生,來生,來來生!那就搞不清楚哪一生!就看你當時發心的大小,來決定他。但有些是今生就起作用的。有干了好事的人呢,今生就起作用的,也有!但是不一定的今天,也可能是明天;不一定是今天上午,也可能是今天下午,有些可能要等到晚上。他一定是有個時間的變化的,所以叫“異時”。那麼實際上前面加的定語就是指的是阿賴耶識。

“攝大乘論說有頌言:由攝藏諸法,一切種子識,故名阿賴耶,勝者我開示。”這個從《攝大乘論》引用的,這個還是經典上的話,是無著菩薩引用的了,就是阿賴耶識為什麼叫阿賴耶識呢?“由攝藏諸法,一切種子識,故名阿賴耶,勝者我開示。”“攝藏”就是保管諸法,就是一切種子啊,都藏在裡面的這個識,我們給它個名字,什麼?阿賴耶。“勝者我開示,”為什麼呢?就是有智慧的人我才給他講,沒有智慧的人我給他講把他嚇到了,就這個意思。另外後面還有嘛,“阿陀那識甚微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今天的人,特別是講哲學的,一會兒小我、大我、真我,搞了半天,有人說,那個阿賴耶識是不是我喲?不對,那不是!那就怕你把它搞錯了,所以要有智慧的人才講,簡單的就不用說了!“由是當知,阿賴耶義,是攝藏義。”對吧?阿賴耶,我們不是講《百法》的時候講阿賴耶。“阿賴耶”是梵語,翻譯成中文是什麼?是“藏”!藏有幾種啊?能藏、所藏、執藏。對吧?什麼叫“能藏”呢?就是你那些東西我都可以幫你保管。什麼叫“所藏”呢?你的東西都藏在我這兒。就站的角度不同。“能藏”是站在阿賴耶識的角度,對不對?“所藏”是站在哪個角度?就是其它一切法的角度。

“長行釋雲:一切有生,雜染品法。”這個“長行釋”就是《攝大乘論》的,他從《攝大乘論》拿過來的。“一切有生,雜染品法”,“有生”指一切有為法嘛!“雜染品法”就是指的世間法。你這個世間都是雜染的,為什麼,輪回嘛!是吧?“於此攝藏,為果性故;又即此識於彼,攝藏為因性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這個就是解釋能藏、所藏。“於此攝藏,為果性故;”這個“此”是指的是什麼?阿賴耶識嘛!阿賴耶識就是“果”,對吧?你那些其它的呢?就是“因”;反過來“又即此識於彼”這個“彼”是指什麼?一切法嘛,對吧?“攝藏為因性故;”對你那些一切法來講,你保存在我這兒,那就成了“因”。“是故說名,阿賴耶識。”

“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為自我故,”這是什麼?我愛執藏,對不對?就是你把阿賴耶識當成自己。“是故說名阿賴耶識”。“今於此中,說種子依體,即阿賴耶識。”就是為什麼把他叫做“種子依”呢?

“今於此中說種子依,體即阿賴耶識。”為什麼把它叫做種子依呢?就是選擇它是保存一切種子,“為顯此識能與眼識為其生因” 為什麼叫種子依?就是這句話:為顯此識能與眼識為其生因,是故說言一切種子。因為你的這個眼識的種子保存在哪兒?阿賴耶識裡頭。“為顯此識”這個“此識”指的是什麼呀?這個“此識”指的誰?阿賴耶識。“能與眼識為其生因”什麼意思喃?因為你的種子是在阿賴耶識裡頭,對吧?那個種子就是你的眼識生起的什麼?因嘛。“是故說言一切種子”。“此即攝大乘論說於彼攝藏為因性義。又顯此識受彼眼識雜染熏習,能持彼種,是故說言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這個都好懂了。“此即攝大乘說於此攝藏為果性義。”這個是剛才說過的了。“由是當知,此種子法望生現行,說名為因;望由熏習,轉說名果。”什麼意思?比如,我們現在說這個眼識能夠認識是個現行,對不對?那麼這個現形的眼識從哪兒來?從阿賴耶識裡頭的眼識種子而來,所以那麼這個阿賴耶識是相對這個眼識的現形來講,阿賴耶識是不是就是因?你的這個現在的眼識是不是就是果?對吧,但是你的這個眼識生起現行以後,按照佛法講,它馬上又要熏習成種子往阿賴耶識裡面藏進去。不然你下一個眼識就沒有根根咯。懂了沒有?所以它講種現熏生。種子生現行,現行又熏種子,種子又生現行,現行又熏種子,這是交替的。所以種子望生現行說名為因,就是阿賴耶識裡面的這個種子生起阿賴耶識這是個眼識的現行,因此阿賴耶識是個什麼?因。眼識是什麼?果。但是眼識又熏習種子的阿賴耶識裡面,眼識就成了什麼?因。你熏習的阿賴耶識種子是什麼?就成了果了。它是這樣子交替的。“如是因果皆依阿賴耶識而得建立”對不對?不管是哪個是因哪個是果,離了阿賴耶識這個中轉環節,能不能實現?不能實現。“是故阿賴耶識名種子依。”所以給它取個名字叫什麼?種子依。不僅僅生起現行,要靠它裡面的種子。反過來,你現行最後熏習成種子都還得要保存在它那兒。所以,用今天的話講:又給你提供服務,還給你提供什麼?收藏。“如說眼識,所余諸識道理亦爾。隨其所應,下皆准知。”就像如眼識的道理,下面是哪個?耳、鼻、舌、身都是這樣的。“復次,阿賴耶識與能熏法同時同處,不即不離,成是所熏,是故說言執受所依,”這個都好懂,“執受諸根和合轉故。又性堅住,一類相續,能持習氣;唯是無記,無所違逆,能容習氣;具此二義,成是所熏,是故說言異熟所攝,唯先業引任運起故。”後面這裡它主要還是講兩個,講這個熏習,能熏和所熏。阿賴耶識是什麼?能熏。對不對?不對。阿賴耶識是所熏。因為你放到它那兒去的嘛。能熏的是哪個?眼識嘛。所以它講阿賴耶識與能熏法,阿賴耶識是所熏,眼識就是能熏,對吧?同時同處,不即不離。如果說這個阿賴耶識跟眼識不同時不同處,我說這個識在起作用,我要放進來了,你說別忙我還沒把門打開呢。沒有的。它一定是同時同處的、馬上就完成的。“成是所熏,是故說言執受所依”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前面那些都是所熏,對不對?你熏進來我就幫你拿著,叫執受所依。我說幫你保管,這個執受啊就是我幫你拿著,我幫你保管。“執受諸根和合轉故。又性堅住,一類相續,能持習氣;唯是無記,無所違逆,能容習氣;具此二義,成是所熏”那怎麼才能成所熏呢?就是你生起現行這個眼識,執受諸根和合轉故,就是你眼識要跟眼......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