滌華禅師:《心經注解》七

滌華禅師 心經注解【七】

空不異色。“8”
 
(一)空者、是真空也、真空者、有靈有覺也。而不是玩空者、玩空者、空無靈覺也、真空能含一切、一切不礙真空。所謂真空、能含妙有、妙有能顯、真空、之德、之用、之靈也。
 
(二)不異色者、諸色諸相、顯現於真空、真空亦無礙相、真空亦無、貪瞋癡愛想、更無五蘊、六欲之想、是故真空、在無掛無礙中、得諸自在者。其名為、真空自在、無有不自在、之處也。自在、在真空中、無貪無染、無污、“無住而住”亦無分別、是非福罪相、故名、真空、能含妙有也。集句。空不異色者、行者、真心中、無一切妄、無一切相“時”、其行者、之心、而與真空、合為一體、一體者、用則齊彰、齊彰者、諸色、無有不呈獻、於行者、耳目之前。不用則藏、則藏者、諸色形相、無有不藏於、行者、真心之中、其真心中、寂寂然、湛湛然、兀兀乎、蕩蕩乎、行者、其寂光、清淨而微妙、不動而靈敏。其凡夫何能見耶、知耶、覺耶。故名為、空不異色也。
 
色即是空。“9”

色即是空者、凡有形形色色者、皆名、無常無我也。無常者、即是空也、無我者、肉身形相、非我也。色如晨星暮日、轉瞬、而易逝、剎那、而變遷、終歸於空。故名、色即是空。集句。色即是空、其性不空、猶如午夜、日空“凌晨而不空也”。所謂、色即是空者空其諸妄諸相也。倘無諸妄相時、空即是色也。何者、猶如午夜、不能見日者、遭遇妄心“地球”而遮也。即是凡夫、遭遇五蘊、六欲、貪妄、所遮於本心也。凌晨見日者、猶如、無五陰、空六欲、窮七情、無塵相妄、無遮於本心也。所謂、凡聖不同者、是迷悟之差別也。凡夫倘能、轉迷為悟者、其生死了也、其彼岸至也、學者、無可辜負自心。

空即是色。“10”
 
空即是色者、真空能含、萬象、其萬象者、皆是真空之中、而顯也。凡夫倘能、空其心、即不名為凡夫也。空心者、何能無四相、能空五蘊、與眼之所見、耳之所聞、鼻之所嗜、舌之所嘗、身之所觸、意之所感、識之所別者、見如是等、而不生其心者、其名為、能空其心也。而不是、不見、不聞、不嗜、不嘗、不觸、不感、不別者。而是、無染、無住、無能動其心也、倘能如是、即證得三果之人也。
 
其名為、已破見、聞、思、三惑之人也。其人猶如、上大學、以到三年級已、待到畢業後、去國外、當留洋生、國外留洋生、是從三果、直升到、兜率禅陀天、為天人、名為、預到彼岸人。
 
二果者何、二果者、於見聞思、三惑之中、已斷、見、聞、二惑已、故名為、二果之人也。
 
初果者、須要往反七次、方能了、分段死也、七次者、天上沒、生人間、人間終、反天上、如是往反七次。
 
初二次中、見諸色相、即迷即覺者。
 
三四次中、見諸色相、其心如常也。
 
五六次中、見諸色相、猶如未見、在此之間、其心光明。
 
最後、再來世間一次、待世緣盡時。升二果天、在二果天、清淨無為、勝初果天、在二果天、仍須一反世間、“故經雲”“斯陀含名、一往來”“此也”待到天祿盡時、直升三果天、直升者、變易死也、猶如蠶眠、其名為、變易死者、而非凡夫、二死不無、二死者1、分段死、猶如一物、分為兩段、兩段者、生不知死、死不知生也、而是我等、苦中最苦者2、變易死者、猶如、金蟬脫殼、脫殼苦、仍未解決也。
 
所以佛說、初二三果、之人、仍然、是九類眾生者。倘再進步、即證、大阿羅漢、道性天人者、亦名兜率禅陀天人。
 
反多反少者、行者、不可執著也。倘能生清淨心、而無四相者、一反也無也。
 
行者、多反、少反者、是行者、自心自造也。如是解者、仍有其相也。倘無諸妄、諸相時、即地、即是彼岸。即心、即是如來。當深入。集句。空即是色者、倘能空其諸妄者、行者、見聞思覺中、無有不是、真如實相者、真如實相者、非為空也、而是活活潑潑、真心中、常樂我淨也。而非凡夫、再幻夢泡影中、追妄逐相、之樂、而可與比也、彼樂者“色即是空也”。倘能無貪無愛、無一切見欲、無一切妄想、與是非相者、其真心、空空空、在空空空中、其真心中、見一切相、聞一切聲者、無有不是、常樂我淨、無有不是微妙、其真心、無不莊嚴、而清淨。故名為、空即是色、亦無空“實”色相。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