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法法師:了解放逸的源頭

了解放逸的源頭

現在人總想休息、放松,為什麼呢?因為太累了,這其實是生命力不夠的表現。

從報德現象來說,我們這個時代是修法機遇十分薄少的時代,是修法無力的時代。賢劫第一佛拘留遜佛出世時,人壽六萬歲,拘那含摩尼佛時人壽四萬歲,迦葉世尊時是兩萬歲,而我們的生命呢?不過七、八十年,好一點的也就百來年。我們能算有力嗎?彌勒佛降世時,身高十六丈,大約四十八米,當時的聲聞、菩薩見到剛出定的迦葉尊者,都說:“世尊,這是哪兒的人蟲啊”?與其相比,能說我們有力嗎?

但這個時代的人恰恰不這麼認為,許多人不甘心,說古人有什麼了不起啊,古人沒有汽車,我有“寶馬”!古人沒有飛機,我們現在有!實際他認為的這個古人,是其記憶中自己設置的古人,跟實際上並不是一回事。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剛強難化,正因為這種末法時代的自大與慢心,給我們帶來了卑劣和苦的果報,結果我們於法越來越無力,而於外面的物質受用攀比越來越強化,這就是放逸的源頭。

因為放逸,使我們被迫。現在人總想休息,為什麼呢?太累了。這還是因為無力啊,生命力不夠。所以,說“放逸”,並不是故意來貶低我們現在的人生,而真是我們的福德因緣薄少、越來越薄少了。我們想調整,但用放逸的方法,結果不但沒有調整過來,反而變得更加無力、無奈。佛法,能給我們帶來真正的休息。所謂涅槃,就是休息安樂,是煩惱、熱惱已盡後的真實休息。尤其淨土法門,整個是休息的教言,聞名即解脫,聞名即往生。所謂往生,就是讓我們不用掛念什麼了,沒事了,休息吧,心歇下來就安穩了。

我們休息下來後,會發現自己變得有力量了。什麼力量?心不造作的力量,休息過來的力量,做事條理的力量,觀察事物清晰的力量,這時我們的分別識就成分別智了。如果心不歇下來的話,我們的分別一生起來,就是阿賴耶識污染的種子,倒出來的都是愛憎取捨。現在休息了,我們用清淨的心智來平白地看這個世間,不用愛憎了,很自在,很喜悅,很清淨,很安樂,就不會用污染的種子往別人身上潑髒水了,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休息了的清淨的心智中所表達的。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