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法師:念《心經》比《大悲咒》更好嗎?

念《心經》比《大悲咒》更好嗎?

正如法師開示

大家有念《心經》,有許多人都會背誦,但是,看來仍有不少人念經就如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或者是不甚了義,不理解經中道理。這樣不了經義,只是讀誦,也是功德很大,然而,如果能夠進一步理解經義,進而受持,就是讀誦受持,“解行並進”,這功德就趨向圓滿了,真正叫做不可思議功德。

法法平等 無有高下

《心經》告訴我們,諸法,一切法都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都是一個樣,平等平等,無有差別。佛在《金剛經》中也直接了當地告訴須菩提:“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世間、出世間法一切的一切通通平等,出世間的佛法八萬四千法門也是通通平等。所有佛經皆是佛說,平等一味,如瓶中蜂蜜,中間旁邊皆一甜味,充滿果糖和葡萄糖。

常聽一些人說這部經好,那部經不好;這法門優勝,那法門劣下,這都是錯誤知見,不是佛法正確見解。你說說中學課程中地理好?還是物理好?還是語文好?通通都好,都必須學習,一視同仁,平等看待,不可重此輕彼。為了大家方便理解,佛陀也常常拿藥品比喻佛法。哪一種藥好?通通都好,藥無貴賤,每一種藥都很重要,都要放在藥架上,不可偏廢。

法法平等 對機則妙

雖然,法法平等,但是必須對機,能相應了,對這個修行人來說就是好。你念《心經》,會相應,有感應,那麼《心經》對你來說,就是最好。你念《大悲咒》,容易相應,有感應,那麼《大悲咒》對你來說,就是最好。你念阿彌陀佛,容易相應,有感應,那麼念阿彌陀佛對你來說,就是最好。所謂法門第一就是從這而來的。藥無貴賤,樣樣都是好藥,不是以價錢多少來評定好壞的。雖然,藥無貴賤,但要以能治病方為好藥。例如,你得感冒,這2塊錢感冒靈能治好你的感冒,那麼這感冒靈對你來說就是好藥,100塊錢的治心髒病的藥對你來說就不是好藥。念任何經,修任何法門都是這樣,你對這個經有靈驗,你就念誦這個經,這個經就是你的第一最好。你修這個法門容易相應,你就修這個法門,這個法門就是你的第一無上法門。

知道這個以後,你就明白:為什麼佛在講這本經時就講這本經好,在講那本經時就講那本經好。有些經與經的內容完全有抵觸,但這並無礙於佛法的圓融,這就是整個佛法。就像教數學的老師要講學習數學好,教地理的老師要講學習地理好,看似矛盾,其實無礙。這是教學的善巧方便。又,由於程度不同、理解不同,佛教叫根機不同,所以講的內容也有不同,這是由於立足點不同,這也都是教學的善巧方便。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當機眾、聽眾得到利益。

“什麼樣的事應該念什麼樣的經?”一般來說,求生極樂世界,或為亡靈超度,就念阿彌陀佛、《阿彌陀經》;祈福保安,就念《大悲咒》、觀音菩薩聖號;祈身體建康,就念《藥師經》,等等。這是一般的說法。從佛法的圓融意義上講,則是一佛具足一切佛,一法含攝一切法,一而二,二即一,因此,不管你是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目的?可以念這個經,也可以念那個經,念一切經都可以達成這個目的。這裡有一件事非常重要,要注意,那就是“回向”,關鍵在於回向,而不是經。念一切佛號,誦一切經,乃至作一件善事,這些都是功德。現在,我們將這些功德拿來作什麼用途呢?是超度亡靈?還是自身健康?將這些功德用於超度亡靈,這就是“回向”的作用。

我們也可以用這樣的比喻:念這個佛,念那個佛,誦這個經,誦那個經,就好比做律師、做會計師、做醫師,不管干那一行,最後都是勞力變為財富--工資。這個工資,就是好比我們誦經的功德。現在,我們將工錢拿去買衣服?還是帽子?這就是靠“回向”來決定。可以見得,回向是將其功德用於何方。

你覺得念這個“經”“咒”比較習慣,比較相應,或者也已念了一段時間,那麼你就好好繼續,修行貴在一門深入,持之以恆,心誠則靈。現在,還有一些人以為念誦字數越多的經,生字越多的經功德才大,其實不是這樣,這也是誦經中的誤區。誦一切經咒,都得一樣功德,沒有多少優劣之分,關鍵在於恭敬與虔誠。

執法優劣 爭吵高低

執法,指執著於佛法。執著偏見不可以。甲說:“誦《心經》功德大!”乙講:“誦《大悲咒》功德大!”雙方從早上辯到晚上,臉紅耳赤,不見分曉。在武林場中也許就要拔刀相對,拼殺一番。何必!都是不懂佛法之所然也。迷之者法有高低,悟之者法無增減。體悟佛法,何來紛爭?佛法八萬,一門悟道。佛法八萬四千門,掌握任何一門就可悟道。只一門足矣!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