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律法師:維摩诘所說經要解 不思議品第六

【不思議品第六】

  經文:【不思議品第六

  爾時,捨利弗見此室中無有床座,作是念: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於何坐?
  長者維摩诘知其意,語捨利弗言:「雲何?仁者為法來耶?求床座耶?」
  捨利弗言:「我為法來,非為床座。」
  維摩诘言:「唯!捨利弗!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非有欲、色、無色之求。唯!捨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眾求;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
  「唯!捨利弗!法名寂滅,若行生滅,是求生滅,非求法也;法名無染,若染於法,乃至涅槃,是則染著,非求法也;法無行處,若行於法,是則行處,非求法也;法無取捨,若取捨法,是則取捨,非求法也;法無處所,若著處所,是則著處,非求法也;法名無相,若隨相識,是則求相,非求法也;法不可住,若住於法,是則住法,非求法也;法不可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法名無為,若行有為,是求有為,非求法也。是故捨利弗,若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
  說是語時,五百天子,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爾時,長者維摩诘問文殊師利:「仁者游於無量千萬億阿僧祇國,何等佛土,有好上妙功德成就師子之座?」
  文殊師利言:「居士!東方度三十六恆河沙國,有世界名須彌相,其佛號須彌燈王。今現在,彼佛身長八萬四千由旬,其師子座高八萬四千由旬,嚴飾第一。」
  於是長者維摩诘現神通力。即時,彼佛遣三萬二千師子座,高廣嚴淨,來入維摩诘室。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昔所未見。其室廣博,悉皆包容三萬二千師子座,無所妨礙,於毗耶離城,及閻浮提四天下,亦不迫迮,悉見如故。
  爾時,維摩诘語文殊師利:「就師子座!與諸菩薩上人俱坐,當自立身如彼座像。」
  其得神通菩薩,即自變形為四萬二千由旬,坐師子座。諸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皆不能升。
  爾時,維摩诘語捨利弗:「就師子座!」
  捨利弗言:「居士!此座高廣,吾不能升。」
  維摩诘言:「唯!捨利弗!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乃可得坐。」
  於是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即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便得坐師子座。
  捨利弗言:「居士!未曾有也!如是小室,乃容受此高廣之座,於毗耶離城,無所妨礙,又於閻浮提聚落、城邑,及四天下、諸天、龍王、鬼、神宮殿,亦不迫迮。」
  維摩诘言:「唯!捨利弗!諸佛菩薩有解脫名不可思議。若菩薩住是解脫者,以須彌之高廣,內芥子中,無所增減,須彌山王本相如故。而四天王、忉利諸天,不覺不知己之所入,唯應度者,乃見須彌入芥子中,是名住不思議解脫法門。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娆魚鱉、鼋鼍,水性之屬,而彼大海本相如故。諸龍、鬼、神、阿修羅等,不覺不知己之所入,於此眾生,亦無所娆。
  「又捨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恆河沙世界之外,其中眾生,不覺不知己之所往。又復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
  「又捨利弗!或有眾生,樂久住世而可度者,菩薩即延七日以為一劫,令彼眾生謂之一劫;或有眾生,不樂久住而可度者,菩薩即促一劫以為七日,令彼眾生謂之七日。
  「又捨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一切佛土嚴飾之事,集在一國,示於眾生;又菩薩以一佛土眾生,置之右掌,飛到十方,遍示一切,而不動本處。
  「又捨利弗!十方眾生供養諸佛之具,菩薩於一毛孔皆令得見;又十方國土,所有日月、星宿,於一毛孔,普使見之。
  「又捨利弗!十方世界所有諸風,菩薩悉能吸著口中,而身無損,外諸樹木亦不摧折。又十方世界劫盡燒時,以一切火內於腹中,火事如故,而不為害。又於下方過恆河沙等諸佛世界,取一佛土,舉著上方過恆河沙無數世界,如持針鋒,舉一棗葉,而無所娆。
  「又捨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能以神通現作佛身,或現辟支佛身,或現聲聞身,或現帝釋身,或現梵王身,或現世主身,或現轉輪王身。又十方世界所有眾聲,上中下音,皆能變之令作佛聲,演出無常、苦、空、無我之音,及十方諸佛所說種種之法,皆於其中,普令得聞。
  「捨利弗!我今略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之力,若廣說者,窮劫不盡。」
  是時,大迦葉聞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歎未曾有,謂捨利弗:「譬如有人,於盲者前現眾色像,非彼所見;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不能解了,為若此也。智者聞是,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為永絕其根,於此大乘,已如敗種。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菩薩,應大欣慶,頂受此法。若有菩薩信解不可思議解脫法門者,一切魔眾無如之何。」
  大迦葉說是語時,三萬二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維摩诘語大迦葉:「仁者!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教化眾生,現作魔王。又迦葉!十方無量菩薩,或有人從乞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皮骨,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馬、車乘,金銀、琉璃、砗磲、瑪瑙、珊瑚、琥珀、真珠、珂貝,衣服、飲食,如此乞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而往試之,令其堅固。所以者何?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有威德力,故現行逼迫,示諸眾生如是難事;凡夫下劣,無有力勢,不能如是逼迫菩薩,譬如龍象蹴踏,非驢所堪。是名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智慧、方便之門。」】

【爾時捨利弗見此室中無有牀座.】沒有牀,沒有座位,不能坐,【作是念。】

怎麼空無一物,沒有座位?
斷無明的法身大士,他的色身都不會疲倦。但是,聲聞只縛於斷,果縛尚存,就是說他不會再六道輪回,但是,他的果報還存在,所以,他還會累,心雖然喜歡聽經聞法,但是,色身還會疲厭,所以,聲聞就是阿羅漢,仍須要休息。
法身大士就不用,因為,他證得心地,打破了無明,所以,是身心俱無的空性.
捨利弗,按照經典記載,捨利弗不是很高大,個子小,大智慧,他的年紀,在說這部《維摩诘經》時,佛差不多七十幾歲了,捨利弗至少有六十幾歲,捨利弗當時年紀已經很大了,捨利弗跟目犍連都比佛還早往生,比較早往生,以捨利弗本身來講,按照經典來講,個子小,年紀又大,身體又不好,所以會累,所以,你是否感覺到大智慧者個子都很小,你是否有這種感覺?我講這樣,你們都知道意思吧!不用講太清楚。所以,他心想:站這麼久很累,怎麼都沒有牀,作是念,奇怪!怎麼沒得坐,連椅子也沒得坐,他就這麼想,作是念。

【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於何坐。長者維摩诘知其意.】
維摩诘是佛再來,當然他會知道捨利弗的意思,

【語捨利弗言。雲何】
雲何,這是很親切的問候,雲何,若套句我們現在的名詞叫做:沒事吧!沒什麼事吧!雲何也可以說,怎樣呢?有什麼事嗎?你覺得怎樣?這是一種問候,親切的問候,雲何;有什麼事嗎?
【仁者.】
仁者就是維摩诘居士對捨利弗這麼說,

【為法來耶.】
你是為法而來,

【為牀座耶。】
還是為了要坐牀,坐椅子才來求法,意思是說你是為法而來,還是為了牀,還是為了椅子,想坐椅子而來,當然是為法而來。

【捨利弗言。我為法來.非為牀座。】
今天,在座諸位來聽經,是為了什麼而來?當然你也是為法而來,不然,你是為了什麼?為了吃素食而來嗎?不可能!為了生死而來。

【維摩诘言。唯.捨利弗。】喂!捨利弗!

【夫求法者.不貪軀命.】
若是真正求法的人,他是不執著他的色身,軀命就是色身,連他的色身、他的生命都不執著,

【何況牀座。】
何況是牀座,,意思是說真求即是不求,不求一切,連色身跟生命都要放下。

【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
界就是十八界,入就是十二入,六根、六塵名十二入。非有界就是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名十八界,非十二入,十二入,十二入就是六根六塵之求。
夫求法者,我們若真的心中擁有真理,放下一切無所求名為求法,所以,若是真正求法者是什麼?無有五蘊之求。非色求、非受求、非想求、非行、非識之求,你若真正在求法,我們就知道五蘊皆空,當下就無所求名為真正求法,人到無求品自高就是這樣。

【非有欲色無色之求。】
這是三界,非有欲界、色界、無色界之求,也沒有三界之求,因為三界是虛妄的。

【唯.捨利弗。夫求法者.】
什麼才叫做真正求法的人?

真正求法的人是【不著佛求.】
不著佛求就是(不求)心外之佛,真正求法是求心中的佛,心中的佛就是覺性,我們的覺性就是自己覺悟,自我的覺性,我們若自己覺性,當下就是空,空當然就不執著佛求,一般人都是求心外之佛,但是,我們不知道當體就是佛。所以,不著佛求。

【不著法求.】
一切法不可得,求法者無法可求。

【不著眾求。】
眾就是僧,僧叫做眾,不執著佛求,不執著法求,不執著僧。
僧若按照自性三寶來講,心地安詳、和平、無诤、無惱、輕安者叫做僧,僧叫做和合眾,也就是說對事相來講,團體當中無诤叫做僧團。就本性來講,能夠調伏煩惱叫做僧;就自性三寶來講,自己調伏本性,放下一切執著叫做僧。
僧伽翻譯成中文叫做和合眾,和合眾的意思是說我們能夠調伏我們的自性為清淨心,能夠讓內心的矛盾全都調伏,不會讓它矛盾、斗爭,這才是真正僧伽。
所以,這句就是說不要著相而求。

【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 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
小乘是講苦集滅道四谛法,知道世間是苦,我們要斷集,有道可修,有果可證,這是小乘的修法。
但是,現在大乘可不同了,夫求法者;真正求法的人,不見苦求,注意聽!不可以這樣讀,無見苦,要這樣念,然後,求放在後面,無見苦就是說苦當下就是空性,沒有所謂痛苦的壓力的執著,所有的痛苦都是來自於自己的無知,都是不能調整自己,也就是說所有矛盾的對立現象,都是自我的問題,不是對方、不是境界給你痛苦,佛說: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給我們痛苦,就是自己,自己造的業自己牽引著痛苦,即使人家要殺我、要害我,也是自己的業力,自己沒有辦法,業力就有你的辦法,我們自己沒辦法,業力就有我們的辦法,我們接受業力的支配,我們有辦法,業力絲毫沒辦法,我們若自己有辦法,業力對我們就絲毫沒作用。
所以說,無見苦就是說苦是緣生緣滅的假相,緣生緣滅的痛苦,不是真實有個苦,是眾生不了解真理,以為這世間是真實性,認為有真實的痛苦,事實上是沒有,沒有這種痛苦。
所以說,無見苦求,四谛法裡面第一個沒有苦谛,意思就是說無所謂四谛裡面的苦谛之求,這句話就是這樣子解釋,無所謂四谛法裡面的苦谛,苦谛是對眾生講的,真正的苦沒有苦性,無自性。
比如說為了種種境界,或是感情的問題,或是種種不順利,我們內心會煩惱,我過去沒有學佛,但是,我現在學佛了,出家修行做法師,了解這種道理,同樣是這顆心,沒有二心,沒有二種心,過去的煩惱心跟現在,師父的心都是一樣。所以,可見苦無自性,以前,覺得很痛苦,會煩惱,別人對我怎樣,很在意,執著、不滿對方,現在回光返照,是自己不好,我們要自我檢討,別人講我們,是為我們好,所以說,講我們的是佛祖,害我們的是菩薩,批評我們的是大菩薩,這麼想就全都解決了,沒事了,所以無見苦求,這世間沒有一個苦谛可以讓你追求的東西。
無斷集求,這個集就是集合一切煩惱,變成一種業力的因,世間的因,生滅法的因就是集,集就是貪、瞋、癡,集合貪、瞋、癡而有業力。斷集,在二乘人來講,有一個貪、瞋、癡可以斷,但是,就我們的本性來講,沒有貪、瞋、癡可以斷,所以說,無斷集,因為貪、瞋、癡是錯覺。
以前,我們很窮,想吃塊雞肉很困難,想吃頓好的、豐盛的,逢年過節時,豐盛,辦幾桌,挾、挾、挾、..,有時候會說他吃得比較多,我吃得比較少,比較貧窮時,他吃得比較多,我吃得比較少,兄弟間,當然多少會有貪念,雖是兄弟,但是還有那種你吃得比較多,我吃得比較少,現在學佛了,心境不同,如果今天..我現在還跟俗家兄弟一起吃飯,來!辦幾桌,要吃全都給你,我拌醬油就好,很簡單!買個「大茂花瓜」就好,身體支持得了就可以,觀念完全不同。
所以,貪、瞋、癡也只是一個念頭而已, 無斷集求,沒有所謂的斷,以前的心跟現在的心都一樣,只是念頭改變,所以說,修行、修行,修正念頭叫做修行,把錯誤的念頭修正好,正念常現前,正知正見就常常現前,你可以運用在任何的時間、空間,都不會礙到。
無造盡證,這個造就是所謂的身口意造作的意思,身、口、意,盡就是滅,把身口意所造的業滅掉了,就證阿羅漢果,三界證果,這裡的證是指證小乘果。但是,就大乘來講,沒有所謂的證,本性本來就是佛,所以,無造盡證就是說沒有所謂的身口意造業,而滅掉業,有所謂證阿羅漢果四谛法裡面的證滅谛,盡就是滅,意思是就是沒有滅掉身口意的惡業而證阿羅漢果的這個觀念。
修道之求,道,能通叫做道,能夠通到涅磐叫做道。
所以者何,法無戲論,什麼叫做無戲論?這個戲論跟我們一般的笑話不一樣,那個戲論跟這個戲論不一樣,所謂無戲論就是說離一切語言討論相,無戲論,法的當下就是空性,語言、文字都是相,所以,把它列為無戲論,法當下就是空性,具一切妙用現前,覺悟,沒有所謂的戲論,離一切語言。
下面說,若有人講,我當見苦,我知道,見苦就是說我了解世間是痛苦;斷集,我有貪瞋癡可斷;我證滅,證得果位;修道,我有道可修,是則戲論。沒有四谛法,當下全都是空性,若有這種觀念,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者,求法者無法可求。

【唯.捨利弗。】
什麼叫做法?

【法名寂滅.】

注意聽!能讓你當下這一念完成不生不滅、無诤,離開二元的對立,一切進入如是性相平等,名寂滅相。
我們就是缺少這個功夫,寂滅相就是不著一切相,內心清淨到極點,非常的清淨,也就是內心從來不起矛盾,無诤,當然要具足大智慧才有辦法,沒有大智慧,擺平不了內在的矛盾相,沒有大智慧根本不可能,所以,寂滅的人快樂。
禅宗整天都在講:快樂啊!快樂!怎麼這麼美,這麼美,這麼美的山,beautiful mountain and beautiful garden,這麼美的花園,電風扇若在吹,這麼美的風,隨便彈琴,彈兩下,這麼美的音聲,明明滿臉青春痘,這麼美的青春痘,因為,他不著相就天地萬物都很美,全都很美,看到愚癡的,他會講:唉!這將來也可以成佛,也有美麗的心,有一顆,擁有美麗的心,見到眾生在造惡,他只有憐愍他,因為,內心裡面寂滅,他無诤,他無诤。所以說,離一切相,內心有無量的歡喜心,你想想看!一個人三百六十五天,有幾天是過著歡喜的日子,你回去冷靜,自己稍微想想看!我們在三百六十五天,有哪幾天是過得很快樂,歡喜就是慈悲喜捨的喜字,好難、好難哦!不容易,這個喜,喜如果很好的話,會調整我們內心荷爾蒙,歡喜心,相隨心轉,慢慢地貌相一直美起來,心美。

【若行生滅.是求生滅.非求法也。】
法當體就是空性,就是不生不滅的涅磐,你若行生滅法,就是說執著於有所謂的修行,生滅,是求生滅,求生滅就不能進入本體,求法者無法可求。

【法名無染。】
這段你要注意聽!什麼叫做法?沒有污染叫做法,沒有污染就是沒有煩惱,煩惱會污染我們的清淨心,無染就是沒有所謂的煩惱。

【若染於法.乃至涅磐.是則染著.非求法也。】
就是說染,第二個染變成執著,若執著你所說的「求的法」,乃至執著有個涅磐,那是一種執著法,

【法無行處。】
什麼叫無行處?把筆拿起來,我何以說無行處呢?就是當體即空叫做無行處,沒有所謂的造作,因為造作,生者沒有決定生,當體即空,滅是對立的錯覺,從生講到滅,有所謂的滅法,可是,生者無生,滅何可滅。
一般人的觀念,比如說,我們從出生到死亡,出生是生滅、是假相,是一種業報、是一種意識,是一種因緣和合的生滅,但是,我們若了解生當下就是不生不滅的本性,生者不決定生,生是假的,假的生當然是沒有真實的死,生死是一種業力的轉變,因緣的和合,因緣和合說它是生,因緣和合說它是死,緣生緣滅自性就是空性,所以,不是真正有生,當然也沒有死,所以,生者何喜,死也不必悲哀,不必悲哀。
我那時候,小時候家裡很窮,為死人送葬,去打铛子,打铛子聽得懂嗎?打铛子,送到山上,賺那六元很難賺,你知道嗎?六元,要送到山上時,請道士來,道士就:要下葬了!讓開,屬什麼(生肖)的人要避開才不會犯沖,處理完後,道士就帶頭,搖鈴,道士就...,大圓圈那種敲下去..,後面就...一直吹、一直吹..,喂!來送葬的這群,孩子群,六元就锵、锵..,六元、六元..,今天竟做大法師,過去是打铛子的,世間就是這樣,變化無窮,棺材埋下去,挖一個洞,埋下去,我看,有的人也很解脫,怎麼說?送葬的太早抬上來,還不能埋,不能埋,他家的亡者,不是,是喪家,帶份四色牌在墓碑旁打牌,打牌,什麼都見過,有的是真的很孝順,我從小就想:死後要往哪裡?所以,我們現在了解佛法,無行處,死後埋葬,埋在一起。
若西藏就不同了,像西藏的布達拉宮,喇嘛若往生時,都在廟裡建一座塔,所以,布達拉宮裡面有很多喇嘛,轉世的活佛,所以,喇嘛往生之後,不抬到外面埋,都埋在廟裡,整個都裝金身,好幾十層,金身,往生,他們很重視這種事。若顯教就不同了,顯教的一些高僧大德,每個都火化而已,燒一燒、燒一燒,骨頭,我現在就在想,我百年之後我的骨頭要安在哪裡?不然,就是順著水流走,磨成粉,磨一磨跟面粉攪拌喂魚,不磨成粉,不知要做啥?也不知要放在哪裡?學佛的人了解無行處就是生滅相。
       小孩子要跟他講一下,所以,大人帶小孩來 就是這樣不好,這是造業,這是造業,莊嚴的弘法道場帶小孩不是功德,叫做造業,造大業,惡業,寧動千江水,莫擾道人心,就像這樣子,我早就告訴你們,十二歲的孩子不要帶來,講過一百遍都不聽。

【若行於法.是則行處.非求法也。】

    你若執著法,可行,可行就是說若你執著:我有在修行,若行於法就是說,法不是讓你造作,它是讓你覺悟的,若行,行就是身口意的造作,如果,你認為身口意,認為我在追求法,我有法可得,變成是則行處,變成生滅的造作。是則行處:是則就是這樣,變成一種生滅的造作,不是真正在求法。

【法無取捨.若取捨法。是則取捨.非求法也。】
無取捨,法無取捨意思是說一切法當下無所謂的執著,也沒有所謂的捨,取捨是眾生對立的觀念,眾生取捨就是我們現在所講的得失的觀念,取捨,好就執著以為得,不好的拋掉以為捨,這樣是取捨的觀念。
你若有取有捨變成生滅法,放不下得失的觀念,當然不是求法。

【法無處所。若著處所,是則著處.非求法也。】
為什麼無處所?你在旁邊括號:因為畢竟空,為什麼法無處所?因為緣生緣滅,當下一切法畢竟空。
你若執著,任何一個時間、空間的交會,這是一種執著,這樣不是真正在求法。

【法名無相。若隨相識.是則求相.非求法也。】
法當下就是無相。
若隨相識就是說如果隨著相而產生了分別心,就是著執著。
唉!這實在講得太棒了!維摩诘居士今天已不在了,不然,我也會去跟他頂禮,實在是講得太棒了,這個人實在太優秀,實在是太棒了,即使是大法師也沒有辦法講出這些,哪一個法師能夠講出這麼偉大的法?法名無相,若隨相識,是則求相,非求法也。實在是太了不起了,法當下就是無一切相,我們若隨著一切相、分別心,這樣是在求相,就是著相,不是在求法,求法是為了求解脫這顆心。

【法不可住。若住於法.是則住法.非求法也。】
意思是說不可住,什麼叫做不可住?因為剎那間、剎那間在變化,不值得我們執著,法不可住就是說不值得我們去執著它,這樣解釋比較貼切,意思是說這世間是生滅法,剎那間每天都在變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變化,包括我們的色身,包括我們的肉體,包括我們一切思想,包括一切天地萬物,沒有一法剎那間能夠停住,若是這樣,這世間不值得我們執著,所以說,法不可住,法不能讓你安住,不能讓你執著。
若執著法,是則住法,就是執著法,不是在求法。
所以,求法者當下與空相應才叫做求法,與中道相應、與解脫相應、與自在相應名叫做求法。

【法不可見聞覺知。】
眼睛叫做見,不可【聞】耳朵叫做聞,鼻舌身叫做【覺】意叫做【知。】
所以,見聞覺知就是我們所講的六根,眼,對眼來講叫做見,對耳來講叫做聞,對鼻舌身來講叫做覺,鼻子的覺,舌頭的覺,身體的觸覺,意識就是知,也等於是六根,見聞覺知。

【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
意思是說我們不要被六根所騙,眼睛所看的,耳朵聽的,身體所感觸的,全都是假的,不要被騙了。你若行見聞覺知,有所著,若行就是如果你執著眼睛所看的,耳朵所聽的,鼻舌身的覺以及意識的知,如果你行於六根裡面的覺知,執著於六根裡面的感受,是則見聞覺知,這樣是六根的妄想,不是真正的求法,非求法者意思是說這樣還不能開悟、不能解脫,以這樣來講就是放下,任何時間、空間,六根、六塵所看的一切,全都不可得,利根的人三言兩語,簡簡單單就完成佛道的覺悟,利根的人,三言兩語就完成覺性,但是,鈍根的人,你叫他不要執著,他還是執著,相同,別說叫他不要執著,光是叫他這張嘴巴安靜,他就忍耐不住,他不稍微講兩句話會死,有空就講話,所以,今天持八關齋戒,誰持戒一百分?

【法名無為。】
法的名字叫做無為,無為就是沒有造作,無所謂身口意造作的生滅法。

【若行有為.是求有為.非求法也。】
有為就是生滅法,有所造作,身口意有所造作,名叫做有為法,若行有為,是求有為,

【是故捨利弗。若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
    那句話,你要用三條紅線劃起來,把它貼在你房間的門口,出出入入都看得到,
一下子就開悟了,我的根機也很利,這樣我就開悟了,真正求法就是這樣,這句就解決了,於一切法應無所求,這才是真正在求法。所以,我不希望別人對我多好,人家對我不好,我無所求,不會說:拜托你不要傷害我,不要這樣子,我不會傷害人,講話自己注意點就好,別人,我們不要傷害,不要像別人,說他怎樣又怎樣,我告訴你,若法師在講經當中很我慢,有時候會出洋相,舊金山,昨天跟今天,兩天都是大地震,昨天跟今天,連續三天都是大地震,美國老大,他現在住在美國,他現在正好在美國,他說他住的地方不會地震,現在無話可說,安靜了,所以,這種事是很可怕的賭注,留給後面的人,一個可怕的錯誤思想,這幾天剛好大地震,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state,加利福尼亞州,Los Angeles洛杉矶大地震,連續,還連續的,昨天到今天,電視報導的,難道電視亂報導嗎?若地震,我就會想美國老大在那裡。

【說是語時.五百天子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說完之後,五百天子馬上證得初果阿羅漢。
所以,我才告訴諸位!學佛的人不要搞稀奇古怪的神通,不要搞稀奇古怪的言論,如法的說,經典怎麼說,你就照著讀就好,不要自作聰明,不要講一些三十三天外,不著邊際的話,講一些神奇鬼怪,見光、見佛、見花、見鬼神,什麼魔鬼來,不要講那些,如法說,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一句話就解決了。
【爾時長者維摩诘問文殊師利。】
現在換維摩诘居士問文殊師利。

【仁者游於無量千萬億阿僧祇國。何等佛土有好上妙功德成就師子之座。】
現在要借師子座了,文殊師利菩薩,你在無量的法界,你知道無量阿僧祇劫國土,哪一個國土有上妙功德成就師子之座?

【文殊師利言。居士。】維摩诘居士。
【東方度三十六恆河沙國.有世界名須彌相。其佛號須彌燈王。】
度就是過。
【今現在。彼佛身長八萬四千由旬。】
八萬四千是多大,你知道嗎?一由旬四十裡,八萬四千乘以四十裡,四十裡是從這裡到台南,我們從這裡到台南,八萬四千倍長度的色身;身高,你看!我們在須彌燈王佛之下,你看,我們看得到嗎?根本就看不到。

【其師子座高八萬四千由旬。】很驚人!【嚴飾第一。】最為莊嚴。

【於是長者維摩诘現神通力。】
現神通力,他是佛,每樣都可以,至於我們,我們就沒辦法。

【實時彼佛遣三萬二千師子之座.高廣嚴淨.來入維摩诘室。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昔所未見。】
 遣三萬二千師子之座,過去從未見過。

【其室廣博.悉皆包容三萬二千師子座.無所妨礙。】
結果,維摩诘居士的房間才只有方丈而已,結果,三萬二千的師子座,無所妨礙。
所以,要講神跡,聽得懂嗎?聖經講:當時在鬧饑荒,耶稣的一顆饅頭,變成很多饅頭,聖經記載面包,變成很多面包,發給每個人吃,所以,耶稣基督是救苦救難,不過,我過去在讀研究所時,我去過玫瑰教堂,在愛河邊,知道嗎?很大間,在五福路那裡,那時候不知是什麼路?離佛教堂沒多遠,沒多遠,那個地方在愛河邊,我還記得,進去時,到後來每人都..,他們都用餅干,挾一塊,到牧師前面,不是牧師,是神父,天主教堂,我還記得是神父,唱聖歌,我也進去,跪著唱,我也跟著看,哆來米發嗦 ...,我看得懂,唱、唱、唱..,後來,大家一直看我,進去試看看天主教堂是怎樣,很高,講一講,就是耶稣怎樣、上帝怎樣,聖母瑪利亞,唱聖歌,我也拿一本,聖經拿不起來,因為釘在桌上,現在是否有改變,我不知道,拿不起來,唱、唱、..,為什麼到基督教堂?為什麼到天主教堂,你知道嗎?因為尿急,沒得拉尿,.,坐公車下來,急得受不了,不知到哪裡拉尿,唉!天主教堂在這裡,進去,我就進去:廁所在哪裡?他說:在那裡。我想說:在唱聖歌,就進去看一看,後來排整排,唱聖歌,阿門!一人發一塊,你若有去過天主教堂,你就會知道,我就想:我進去時,忘記念阿彌陀佛就慘了,阿門!阿彌陀佛!真糟糕!因為念佛念習慣了,回家,聽一聽,根本沒什麼道理好講,他們認為耶稣很行,鬧饑荒時,耶稣變化面包,他若看到這些,三萬二千只師子座進去裡面,才這麼大還容納得下,就昏倒了,這不是變面包變得出來的,若要講神通,比賽神通會很驚人,這叫做事事無礙法界,小能容大,《華嚴經》講的,證入一真法界,事事無礙,事相與事相當中沒有阻礙,大能容小,小能容大,就是這樣無所妨礙。

【於毘耶離城及閻浮提四天下.亦不迫迮.】也不會變得比較小,

【悉見如故。】
悉見如故就是說也是保持原來的樣子,也是保持原來的情形。

【爾時維摩诘語文殊師利就師子座.】
就師子座就是依著師子座的大小,來、來,請坐、請坐,「就」就是依,按照師子座的大小,

【與諸菩薩上人俱坐。】
請就椅子坐,維摩诘居士借椅子來了,來!大家請坐!

【當自立身如彼座像。】
當自立身就是說想辦法把自己的身體變得像那麼大,像椅子那麼大,不然,坐不上去,八萬四千由旬,都是那麼大的椅子。

【其得神通菩薩.即自變形】自己變形,【為四萬二千由旬.坐師子座。】
坐師子座,那是大菩薩變化無窮。

【諸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皆不能升.】
初發心的菩薩,諸新發意就是初發心的菩薩,坐不上去,椅子太高,從過去無量劫不發大心,椅子坐不上去,這意思是說無量劫人家都發大心,你不發大心,今天菩薩都能坐椅子,你卻坐不上去,沒有用,皆不能升。

【爾時維摩诘語捨利弗就師子座。】
說:你怎麼不上去坐,講話故意諷刺,明明知道他坐不上去,還叫他坐上去。

【捨利弗言。居士。此座高廣.吾不能升。】
以阿羅漢的神通力,竟然坐那張椅子坐不上去。
維摩诘神力所控制,就是要讓他知道,修小乘跟修大乘的差別是非常之大,也可以說諸佛的功德,師子之座,不是無德之人坐得上去,這樣你就了解,所以,我們在凡夫時,第一就要發菩提心,不要發二乘人心,不要發小乘心,要發無上的菩提心,發無上的菩提心就是度眾生不疲不倦,不可以有絲毫倦怠,不能退失道心,眾生難度你就是要度,你就是要度,傷害你也好、誹謗你也好、贊歎你也好,你就是要度他,無上的菩提心就是大悲心。

【維摩诘言。唯.捨利弗。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乃可得坐。】
椅子是從他那裡借的,你向須彌燈王佛作禮,頂禮一下,你就坐得上去。

【於是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即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便得坐師子座。】這樣就坐得上。

【捨利弗言:居士!未曾有也,如是小室,乃容受此高廣之座,於毗耶離城,無所妨礙,又於閻浮提聚落城邑,及四天下諸天龍王鬼神宮殿,亦不迫迮。】
捨利弗說:太好了,太好了!連看都不曾看過,這麼小間,容下這麼高大的座位,而且一切也都無所妨礙,也沒有感覺有壓力,太不可思議了。
城邑就是大都市,聚落就是人多的地方叫做聚落,閻浮提就是我們所講的地球。

【維摩诘言:唯,捨利弗!諸佛菩薩,有解脫名:不可思議,若菩薩住是解脫者,以須彌之高廣內芥子中無所增減。】
這個內就是納,就是藏的意思,芥子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芝麻。高廣;這麼大的須彌山相,都能夠放入。

【須彌山王本相如故,而四天王、忉利諸天,不覺不知己之所入,唯應度者乃見須彌入芥子中,是名:不可思議解脫法門。】
須彌山王也是這樣。而四天王、忉利諸天不知不覺已經被收入裡面。
應度者就是指因緣具足的人,須彌就是大,芥子就是小。因緣具足的人能見到須彌山,大的東西進入小的東西。這叫巨細相容,互相包容,大小相容的意思,意思是說二乘人沒有辦法來去自如,他會停頓,但是大菩薩們,諸佛菩薩則沒有問題,絕對不會阻礙。

【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娆魚螢鼋鼍水性之屬,而彼大海本相如故,諸龍鬼神阿修羅等,不覺不知己之所入,於此眾生亦無所娆。】
用四大海水收一收,收到哪裡?收入一毛孔裡面。
不娆:也不會困擾到、干擾到,這個娆就是干擾,干擾到魚鱉鼋鼍;水性之屬,就是水族類。
諸龍鬼神阿修羅等,完全沒有感覺已進入裡面。對此眾生也不會困擾。

【又捨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恆沙世界之外,其中眾生,不覺不知己之所往。】
陶家輪就是做瓷器的一種輪子,很小,這比喻很容易操縱,得到這種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能夠將三千大千世界的世界,像陶家輪放在手裡。擲過,像擲棒球般擲出去,而其他人都沒感覺他在來往。

【又復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
又恢復本來的地方,人們也照樣沒有感覺。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沒有改變,本相如故就是沒有改變。

【又捨利弗。或有眾生樂久住世而可度者。菩薩即演七日以為一劫。令彼眾生謂之一劫。】
樂久住世,就是希望住在這世間久一點,有的人希望壽命長一點。
時間是錯覺,菩薩講七日,他們以為是一劫,時間是一種錯覺,沒有真實性。

【或有眾生不樂久住而可度者。】不要住在這世間住太久,【菩薩即促一劫以為七日。令彼眾生謂之七日。】
促就是縮短,以為七日,因為時間是理念的問題。

【又捨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一切佛土嚴飾之事.集在一國.示於眾生。】
無量無邊的國土,嚴飾就是莊嚴的東西,都集中在一國。

【又菩薩以一切佛土眾生置之右掌.飛到十方遍示一切.而不動本處。】
一佛土的眾生就是三千大千世界叫做一佛土,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叫做一佛土眾生,以一切佛土眾生置之右掌,放在右掌。
飛到十方,遍示一切就是說能夠到每個地方,
不動本處就是說並沒有變化到本來的地方,沒有動到本來的地方,還是一樣,這樣子。

【又捨利弗。十方眾生供養諸佛之具.】供養諸佛之具,比如幡、幢、花、燈,【菩薩於一毛孔皆令得見。】在一根毛裡面,一毛孔皆令得見。

【又十方國土所有日月星宿.】這個不念su,念星xiu,日月星宿就是星,【於一毛孔普使見之。】
這也一樣,事事無礙法界,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坐微塵裡轉大法lun,就是這意思。

【又捨利弗。十方世界所有諸風.菩薩悉能吸著口中.而身無損。外諸樹木亦不摧折。】
十方的風,菩薩吸入對色身都無礙。
也不會有所摧折,沒有損害。

【又十方世界劫盡燒時.以一切火內於腹中。火事如故.而不為害。】
腹中就是在肚子裡。
以現在的科學來講,十方世界,劫初跟劫盡都是火,地球的形成,依照世界奇觀的科學家來講,世界劫初的溫度..,慢慢冷卻的時候,地球的溫度是一千二百度,慢慢、慢慢的冷卻。比如說金星、水星,因為星球比我們小,同樣在四十六億年以前,所創立的世界,金星、水星都冷卻,因為星球小,所以,冷卻的時間比較快,地球最可怕的並不是,最近的科學家一直在報導最可怕的災難,水災、風災、環保,統統不是,最怕的是什麼?有可能全人類在同一天全部死亡,這是一種情形,整個人類全部死,一個都沒有,就像恐龍在六千五百萬年以前,同一個時間、同一天,所有的恐龍全部死掉,人家在分析,恐龍的蛋全部被吃完,所以,恐龍同一天死掉,或是恐龍吃到有毒的植物,所以恐龍全部死掉,後來這個理論都沒有..,缺少科學根據。地球奇觀裡有報導,報導說:同一天恐龍會全部死亡,是因為隕星的撞擊,隕星聚落,隕星就是外太空的石頭撞到地球,他們在分析,每五千萬年就有一次機會,所以在六千五百萬年以前,有一顆直徑十公裡的大小,以每秒三十萬公裡撞到地球,撞到地球時,零點二三秒,它有重力加速度,在零點二三秒裡,發生劇烈的爆炸,一秒三十萬公裡,撞到地球的威力有多大?剛好是美國跟蘇聯加起來所有的原子彈,同一個時間爆發,以隕星十公裡撞到地球,所以,它產生一片火光,溫度高達一萬八千度,一萬八千度剛好是太陽的三倍,太陽的溫度是六千度,隕星以十公裡來講撞到地球,在零點二三秒裡所產生的卡路裡,溫度高達一萬八千度,剛好太陽的三倍,所有的都氣化,氣化就是全部都變成空氣,因為在那麼高的溫度裡,所有的元素都不能凝結,之後,散播到全世界,因為撞到地球時,氣化,然後,慢慢地,空氣慢慢地凝結,遮住所有的太陽,發出的溫度是一萬八千度,超過五大洲,十公裡撞到的,十公裡撞到的會變成四百公裡的凹洞,十公裡的石頭撞到地球,會變成四百公裡的洞,所以,爆發很多的熱度,很多熱度,災難,所以,恐龍在同一天死掉,整個地球外表,都變成烏雲密布,散出來的都是顆粒微塵,三個月以內,見不到太陽,所有的動物全都死掉,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蝦吃沙,蝦子吃浮游生物,浮游生物就是一點點、一點點叫做浮游生物,所以,在同一個時間整個恐龍全部都死亡,恐龍最重的重量是八十萬噸,所以,他們在分析,我們現在的地球,我們的觀測,美國的科學家觀測,我們發現有一顆二十公裡的流星在繞著地球轉,二十公裡,每五千萬年就有一次撞到,六億五千萬年,以前是十公裡而已,直徑十公裡,現在這顆是二十公裡,若被它撞到,大家就同一天往生了,同一天喔!所以說,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時候你就一定要同年同月同日死,全部要死亡,一個也不能活,一個都活不了,二十公裡撞到的時候,變成一千二百公裡的大洞,噴出來的巖漿幾萬尺,覆蓋整個地球,它會氣化,氣化遍布到整個世界,整個世界慢慢凝結,慢慢凝結,遮住太陽,三個月不見陽光,我不相信你活得了,所有植物全部死掉,所以,這個劫初劫盡,所謂燒,剛好跟科學家分析的一模一樣,你看!佛祖多行,劫初劫盡的時候,全部一團火,你看!佛祖多行,你若看到科學,你會覺得佛祖實在行得無法形容,非常之行,無法形容的行,什麼事他都知道,很厲害!太厲害了!這是談到這些,講一些科學上的東西,讓大家了解。
火事如故.而不為害,菩薩無礙。

【又於下方過恆河沙等諸佛世界.取一佛土.舉著上方】舉起來,我們說舉重,舉著上方,舉多遠?【過恆河沙無數世界.】像拿針那樣,【如持針鋒】針鋒;一點點而已,【舉一棗葉.】棗葉;棗子的葉子,一點點而已,那麼輕,【而無所娆。】意思是說菩薩的神通有多厲害。

【又捨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能以神通現作佛身。或現辟支佛身。或現聲聞身。或現帝釋身。或現梵王身。或現世主身。或現轉輪聖王身。】
現作佛身,佛身是三十二相而已,三十二相,他只是示現眾生,度化眾生,菩薩是可以示現佛身的。世主就是主宰,主宰人類的世主身。有辦法,怎麼沒辦法,有的人說菩薩怎麼可以現佛身,怎麼沒辦法,乞丐穿件皇帝服也是有辦法,扮演什麼身,何況菩薩是神通變化。

【又十方世界所有眾聲.上中下音.皆能變之令作佛聲.演出無常苦空無我之音。及十方諸佛所說種種之法.皆於其中.普令得聞。】
都可以變化,都可以演法。

【捨利弗。我今畧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之力。若廣說者.窮劫不盡。】

【是時大迦葉聞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歎未曾有。】唉!過去未曾聽過。

【謂捨利弗。譬如有人.】譬如有一個人,【於盲者前.】盲者前就是一片漆黑,【現眾色像.非彼所見。】
現眾色像就是在盲者前示現諸佛菩薩的神通。要眼睛好的人才看得到。
盲者表示二乘人,二乘人功夫不夠,雖然佛菩薩有大神通,但是二乘人沒有辦法了解,看不到。非彼所見就是說這個人瞎眼,但是,你在盲者面前,拿一些東西給他看,但是,他看不到,非彼所見,他看到的是什麼,非彼所見;不是盲者所見,瞎眼的人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整片黑漆漆,一片漆黑而已。
【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不能解了.】不能了解,【為若此也。】就是因為這樣子。
【智者聞是.】有智慧的人,【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就是要發大心,不要度個眾生,就說我很累,修行、利益眾生,就說自己照顧好就好,不可以這樣子。
【我等】我們這些聲聞二乘人,【何為永絕其根。】
何為永絕其根,我們為什麼永絕其根?為什麼我們都沒有大乘根機?

【於此大乘.已如敗種。】
對大乘的,不發大心就像敗種,敗種就是種子壞掉,不能開花結果,種子壞掉不能栽種,栽種也沒有用,栽種也沒有用。

【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皆應號泣.】都要放聲大哭,【聲震三千大千世界。】
慚愧!慚愧我們發的心怎麼那麼差,這就是對懶惰的人打一針強心劑,或是對發心太小的人,打一針強心劑,唉!我們確實要發大心,發大心,你看!我若不發大心,師父若不發大心,講一講,累了,像我的鼻子,感冒、過敏、不舒服、呼吸困難,還是要講經,若不發大心要怎樣?照理講要休息,我休息不會這樣,真的,我休息沒這麼嚴重,因為一面講話才會過敏,鼻子鼻塞,我若休息,美人斜倚時沒那麼不舒服,真的,所以說,發大心的菩薩,他是不惜一切,你看!佛教當中,有的人,你跟他講發大心,不惜自己的身體普度眾生,都是很了不起的法師,我是稍微而已。
看到這樣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慚愧!慚愧!我們不能算是發大心,盡力去做,我將徒弟教會,明年舉辦一場徒弟演講會,第一場在國軍英雄館,舉辦一個七、八位,學歷都不錯,智慧、辯才都不錯,來,准備兩個月,開始,一個個上台就開講,開講,我在旁邊聽。講不順暢的,你就下來練習。

【一切菩薩應大欣慶.頂受此法。】
一切菩薩應該很歡喜,來領受這個法門。

【若有菩薩信解不可思議解脫法門者.一切魔眾無如之何。】
一切魔都對你沒辦法,因為你發大心。

【大迦葉說此語時.三萬二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維摩诘語大迦葉。仁者。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故教化眾生.現作魔王。】
你看看!都是菩薩,在磨練你、在傷害你的,都是菩薩,都是住不可思議的菩薩。


【又迦葉。十方無量菩薩。或有人從乞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皮骨.】
像我們現在所講的什麼?死亡以後器官的移植,差不多都像這樣,皮肉鼻子,其實鼻子布施給他也沒有用,若我的鼻子移給他,他會很過敏,意思是說法師若死亡,鼻子千萬不要移植到我這裡,不然,以後鼻子像慧律法師那樣,反而更嚴重,他現在會說若要移植就移植慧律法師的智慧就好,我比較省得看經典,馬達拿起裝進去,大藏經都通達了,沒有,沒有這樣子,可以移植頭腦,但是沒有辦法移植智慧,很奇怪!這很奇怪!美國現在有發明一種針,英國也有發明,一種注射液,它可以成長,成長腦細胞的發展,意思是說腦死的人有救,美國現在還在試驗階段,已經有消息了,這個移植就要看各人了。我不行,你們這些徒弟,我若往生了你們還在,若跑光光就沒話講,若還在,你千萬..,人家拿刀要來割我,你可不要,不要,我活著認真講經說法,盡我的力量,百年之後往生,讓我安詳點,有的人說:某某法師鼓勵人家捐贈器官,我都告訴他:他是菩薩,沒話講,像台灣有一些了不起的比丘,還有一個很有名的比丘尼,專門在做慈善的,她都鼓勵人家捐贈器官,菩薩!大菩薩!大菩薩!至於我,我不行,我一輩子除了認真弘法以外,按照《饬終津梁》,祖師大德的交代,讓我安詳的往生,若百年之後無緣無故發生車禍,碰!撞到,眼睛掉出來,被你撿到,沒辦法!掉出來算是撿到的,沒辦法!掉出來沒辦法!不用再開刀了,其余的可不要,所以要施捨這些,說真的還必須是菩薩,你們要不要移植器官,那是你們的事,與我無關,因為,你是菩薩就無所謂,若要照《饬終津梁》,最好不要,你自己若修持力夠,沒關系!若修持力不夠,最好是不要,要簽約,那還得簽約,要先簽約,一張一張拿來簽約,人都在湊熱鬧,看到師父在簽,我也跟著簽,他不知道他師父是菩薩,割得哀嚎時,來不及了,當在割時,起瞋恨心來不及了,所以,要捨皮肉、身體,你可要冷靜!你要冷靜!

【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馬車乘.金銀瑠璃 .砗磲碼碯. 珊瑚琥珀真珠珂貝.】珂貝就是白色..,純白色的貝叫做珂,【衣服飲食。如此乞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
那些都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來向你乞討這些東西。

【以方便力而往試之.】來試探你,【令其堅固。】
堅固道心。所以,我向你們借錢也是在試你們的道心,不是真的,我是真的缺錢,不是真的這樣,台北一位寄五十萬來,第一句話就寫:請明示還錢的日期。聽了實在很難過。五十萬寄來,第一句話就問何時要還,我若知道他要寫那句,干脆叫他不用寄了,不用了,請明示還錢的日期,不過,你若缺錢還是要講,我向你們借的錢,你們若缺錢要告訴我,應該要還你們。

【所以者何。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有威德力.故行逼迫。示諸眾生如是難事。】
行逼迫。要叫你施捨到這程度,沒那麼簡單!

【凡夫下劣.無有力勢.不能如是逼迫菩薩。】
意思是說發心不同,發心不夠,你若發心不夠,你就施捨不出來,所以,在壓迫你,讓你痛苦的,都是菩薩示現的,你看看!這句就是這樣。
所以,我才說傷害我們的,那是菩薩、那是佛祖,誹謗我們的是菩薩,要試探我們的忍耐夠不夠,這裡是這麼說,不然,你被試到就倒,考試,你知道嗎?考試,先考你考看看,說真的,一百個倒九十九個,不用試,若能夠口業清淨、三業清淨,發心,有空就到講堂幫忙,師父若沒錢,來,化緣一下,布施,別說一百萬,像我們這裡的菩薩有一百萬的很少,若十萬,別說十萬,化緣一下,唉!錄音帶基金會,一個月二百元繳得齊全,就很不得了了!我不敢要求很多,像我們基金會那位菩薩,唉!我們要創立一個基金會,一次捐四十萬,四十萬,放著,沒講第二句話,人就離開了,到現在我還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四十萬,說不定今天有來聽經,這才是真正在布施,這是真正在布施的人,來!四十萬錄音帶基金,放著,人就離開了,男的,是誰我不知道,不求名、不求利,他也相信師父知道因果,你看看!所以,上次那個例子,雖然只是四十萬而已,但是,我到今天還記得,真的是無相布施。所以,莊建文說:借的話我們比較有辦法,布施的,可能比較困難。答案就出來了,言之有理。

【譬如龍象蹴踏.非驢所堪。】
蹴踏就是走過的地方,象的腳,象的腳粗大。
所以,你們回去量看看!有的女眾的腳像象的腳那麼大,你們自己回去稍微量量看!龍象蹴踏,非驢所堪,以後,我們的腳若粗大,我們就這樣講,會不會?我這只腳踏下去,不是驢的腳,驢的腳小,模型,模型印下去時,大象模型印下去很大,驢踏下去,踏不到那麼大,比如說驢,大象的腳印這麼大,驢一點點而已,踏下去,意思是說不夠力量,沒有大威德,比如說龍象蹴踏指發大心的菩薩,非驢所堪,驢表示二乘人,太差了。

【是名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智慧方便之門。】
太厲害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