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聞法師:菩薩六度

菩薩六度

六度萬行是菩薩所修的法門,萬行又稱為八萬細行。

何謂六度?就是六種波羅蜜到彼岸的法。


1、布施:分為三種。一為財施:即用財物救濟貧窮的人。菩薩能捨內財(頭目腦髓)和外財(國城妻子),沒有捨不得。二為法施:就是講經說法,正法布施,將自己所知道的善法,令大家也知道,所謂“諸布施中,法施為最。三為無畏施:有人在危險之處,要有見義勇為的精神,義不容辭,拯救難者出離水深火熱的苦境。

2、持戒:戒是止惡防非的規箴。所以在家人要守五戒或八戒;沙彌要守十戒;比丘有二百五十條戒;比丘尼有三百四十八條戒。無論在家或出家,受菩薩戒之後,要行菩薩道,為人不為己。戒律裡面我們一定要認識到菩薩戒的重要,我們對菩薩戒要有所認識。佛法先是佛理,從理到法,菩薩戒我們先要認識,先學菩薩戒的戒理,然後再進一步地去實踐,按照菩薩戒法去做,就從戒理上升到戒法了。從理到法,法是活的,對指引我們現實前進道路是很實用的,是讓我們實踐去做的。佛法有教法、戒法兩個方面,都很重要。教法提高的同時,戒法也要跟上。主要有五戒、八關齋戒、菩薩戒。

3、忍辱:修道人一定要修忍辱,忍一切人所不能忍的事,受一切人所不能受的氣,這樣才能證得無生法忍。忍辱最有力,佛問弟子世間什麼最有力?有弟子說大象最有力氣,還有人說大力士最有力。佛都說不對,佛說只有能忍者最有力。我們具體修行的總綱就是布施、持戒、忍辱,忍辱就是平靜心。

4、精進:就是勇猛向前,不懈怠不放逸,絕不退轉。不可一暴十寒,不可有始無終。總之,要有堅忍不拔的意志,百折不撓的精神,才能有所成就。要有緊迫感,時間分分秒秒在過去。我們因業感到娑婆五濁惡世來了,這個世界就是相對的世界,所有事物在時間和空間上都是相對而生,有時間限制,有空間局限,勇猛就是和時間賽跑,珍惜時間,在有限的時間裡面,我們要去實踐,佛祖給我們指示的最直接有效的完善圓滿生命自身的方法。修行自救,修行沒有別的用義,就是自我解救自我的心靈,有好的前景、好的歸宿、完善自我、圓滿自我,讓生命走向原本具備的大自在、大解脫、大圓滿的境界。需要勇猛精進,需要有緊迫感,否則,雖然我們掌握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但是我們不充分利用時間的話,也是一個問題,也很難圓滿。

5、禅定:就是靜慮。靜是止息;慮是思慮。就是將意識上胡思亂想的雜念停止,一念不生,智慧現前。禅定就是制服、降服雜念有效的方法。定不是說讓身體定下來,主要是讓意念能夠專一、專注,身心能夠統一,這是定的實質定義。只要能夠制服雜念,雜念是什麼呢?沒有必要的,可有可無的念頭,甚至一些沒有意義或者是負面的壞念頭,有時候會不由自主地浮現,我們就應該找到一個有效的方法來制服雜念。

6、般若:多義不翻,勉強譯為智慧。有了智慧,曉得善惡、是非、黑白、正邪,就不會做顛倒的惡業。這種智慧從何而來?有兩種方法,一為參禅,必參到山窮水盡時,便有柳暗花明的境界。二為誦經,所謂“深入經藏,智慧如海”。每天堅持靜坐半小時、一小時,每天再堅持誦念佛菩薩名號或者是經咒,都是有效的制服雜念,能夠制心一處的方法。這裡所說的般若智是什麼呢?是無師智,原本具備的靈覺、靈知,這只有在干擾性的雜念停下來的時候才會顯現,雜念多了就“浮雲遮慧日”,般若慧就不能顯現。禮拜、靜坐、念誦是讓心靜下來,降服妄心,降服我們的第六意識。我們人最可貴的就是意識的能動性,我們具有非常活躍的意識,三惡道的眾生比不了我們,就是比人高級的天人,在意識能動性這一點,也比不了我們。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