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聞法師:《妙法蓮華經》淺釋—譬喻品第三

《妙法蓮華經》淺釋—譬喻品第三

主講:法聞法師(北京廣濟寺)

2010 年01 月12 日    北京茶緣茶城洮硯館

     正如經典所說,大家是不畏嚴寒,勤求聖道。這就完全有資格來參悟法華經。法華經第三品說的很明白,根器漏滅、志趣不一的眾生,就不宜學法華經,因為他不可能悟到法華妙意。譬喻品第三,正如標題所說,主要是以形象的故事來點化法華妙意的微妙高深。      本品說明捨利弗最先領解佛意,故被佛授記為華光如來。真是處處有因緣,在本品中我們最熟悉的捨利弗,在靈山法華會上,因為最先領解佛意,所以被佛授記為華光如來。      佛將三界譬喻為火宅,將出火宅的三乘比喻為羊車、鹿車、牛車。乘,就是古代車子的意思,平常佛法裡說的大乘、小乘就是指大車、小車。法華經是三車:羊、鹿、牛,三車,將三車喻為三乘,將一佛乘喻為大白牛車。於是,以有名的火宅喻和三車、一車的比喻,顯示了於一佛乘分別說三,惟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這樣的佛法深意。      第三品全文沒有難懂的地方,都是用非常平實而且很形象的語言來開示妙法。佛祖說法也是反復強調,先用白話講解再用偈語重復,真是苦口婆心。佛法裡經常提到的“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即出自譬喻品。佛說三界是指欲界、色界、無色界,是從事物體相用、從實質上、根本上揭示了眾生所存在的境界、狀態。      我們誦讀完全文,就對這一品的大意一目了然。我們要著重注意強化這一品中最關鍵的兩個地方:一是“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逼迫,甚可怖畏”。佛祖提出的這個觀點,如果我們沒有從實質上去悟入的話,一時也不好理解,不願意接受,聽到佛祖這個說法以後,我們在平常把這句話作為一個話頭,作為一個問題來參悟,跟現實、人生種種現象結合起來參悟,我們就會越來越理解、確信“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逼迫,甚可怖畏”,佛祖對身處三界眾生經典的告誡,這是真谛。二是“大小乘不二”,因為都是一佛乘。一個根本相同之處,在所謂小乘法裡,講四谛:苦、集、滅、道。第一,是苦,我們人間是凡聖雜居地,是三界都存在的世界,三界從根本上是苦,因為三界所展現的現象(欲界、色界、無色界)本身是虛妄的、有為的、有限的,所以說是苦。小乘也說是苦,而代表大乘最上乘的《妙法蓮華經》也說三界是苦,這就說明所謂的大小乘,其基礎教理是相通的,都從實質、根本上揭示了三界無安、無助、五濁、不可信賴,因為他不恆久、不長久,受時空的局限,是虛妄的,最後是苦。說苦不是消極的,很多人對佛法基礎教理所說的人生是苦、世間是苦,理解為是佛祖悲觀、消極、厭世,不能這樣理解,這完全是錯的。在小乘,主要強調苦,沒有展現相對於苦,還有一個樂。而在大乘裡,尤其在法華經裡,佛祖開示眾生,說苦是相對的,執著虛妄就是苦,認識到苦本身的原因,看破虛妄、不實,通過觀察虛妄把握真實,就會走出苦的逼迫,得到真正的真實之樂,大乘裡面苦是虛妄的,是可以出離的,通過體悟苦、反觀苦,而走出苦境,得到常樂、淨樂、極樂。這才是大乘之所以是大乘,是佛祖開示眾生認識到苦的根本、苦的原因、最後要走出苦境,認識到真實之樂。為了更形象地說明這一點,佛祖用他形象的語言,以車子為比喻,出離三界,最後走向絕對的極樂,這就是大乘法的真實意趣。

     大家對佛祖的妙法應該踴躍的發表看法和體會。本品中捨利弗非常踴躍歡喜,佛祖非常贊許他:“捨利弗。汝於未來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劫。供養若干千萬億佛。奉持正法。具足菩薩所行之道。當得作佛。號曰華光如來。 ”只有勤求聖道,踴躍發言,踴躍歡喜,才是求正法最好的態度、應有的態度,所以佛祖馬上給他授記,跟所有的三世諸佛一樣,具備佛的十種德行,以 “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十種名號代表。這是成就生命最高境界都有的十種德行。具體到人,是捨利弗,將來要成華光如來佛,這跟捨利弗踴躍歡喜,勤求佛道有關,所以我們首先也要樹立欣求聖道的態度,捨利弗的國名叫離垢。“其土平正。清淨嚴飾。安穩豐樂。天人熾盛。琉璃為地。有八交道。黃金為繩。以界其側。其旁各有七寶行樹。常有華果。華光如來。亦以三乘教化眾生。”他的教學有個漸次,以三乘法教化眾生,以一佛乘教菩薩法,針對三界眾生的特征,佛菩薩的教法都大致相同。

     大乘佛經那麼多,我們之所以在諸經裡選法華經來參學,從體悟佛法,受用佛法來講,距佛法越近越好,同步更好,得佛法的利益,才是佛法真正的意義所在、生命力所在,也是大乘佛法的特點。與小乘佛法的不同是小乘從參學到受用還有個過程,在學校課堂學習完了,還要去實踐,慢慢受用;大乘佛法哪怕只領悟了一個字,他當下就能夠得這一個字的真實利益,能夠受用這個字。尤其是《妙法蓮華經》,有人叫蓮華經,他最直觀地講述什麼是佛法,什麼是妙法,性相一如,真俗不二。性相一如正如同蓮花,花開之時就是結果之時,因果同時。尤其是第三品裡面,以捨利弗為代表,我們在《阿彌陀經》、《金剛經》等大乘經典裡面經常看到捨利弗的名字,但沒有提到捨利弗將來能修到什麼程度,他的修學最終有什麼好的成果,都不知道。在法華經第三品一開始,佛祖當著那麼多大眾的面,為捨利弗作證,他將來要成佛,華光如來,國土無垢,亦以三乘教化眾生。這是捨利弗學法的成果,佛祖說的特別明白,這是大乘法的特點。

     我們今天參學、參悟《妙法蓮華經》,不可能像佛祖當年靈山會上那樣,很明確的預示將來有什麼高深的成就,但是只要我們正確領悟,准確把握《妙法蓮華經》真實意趣的話,我們也是花果同時。我也不敢像佛祖那樣能夠授記,說大家將來什麼時間成佛,但是我們今天參悟的這個場面、因緣也是非常殊勝,可以說是靈山法華會的一個分會。

     當年天台智者大師,天台宗在韓國和日本特別興盛,尤其在韓國佛教影響非常大,他們遵循的是浙江天台山的智者大師,法名智顗(yǐ),他被尊稱為小釋迦,釋迦牟尼佛再來。天台宗所依經典就是《妙法蓮華經》,天台宗所修的方法主要以講述、參學、參悟《妙法蓮華經》為主,智者大師一生講《妙法蓮華經》沒有統計過,有幾百遍甚至上千遍,以天台宗為主修行的寺院為講寺,主要是浙江東南一帶比較多,有的寺院不完全是天台宗,但是以《妙法蓮華經》修法為主的,設講堂,比如上海的圓明講堂。最初佛法裡面叫講堂就是從天台宗的講寺來的,之前講法的地方叫法堂,後來講堂的說法是受天台宗的影響。中國大陸最有名的講寺,是浙江三門高枧(jiǎn)鄉的多寶講寺,主要尊崇《妙法蓮華經》。

     我的剃度師父,他接的法卷,就像禅宗的傳法一樣,天台宗也有法脈、法系的傳承,我師父除了禅宗的,他還接了一個天台宗的法,他的傳法師父是香港的一位法師,師父有時候也提醒我多看看《妙法蓮華經》,因為《妙法蓮華經》是大乘經典裡非常殊勝微妙的一部經典,成佛的法華。

     在中國大陸,以隋唐的智者大師為第一人,創立了天台宗,又叫作法華宗,宣說法華經很多遍,他每次說法華經都有瑞相。處在甚深禅定之中,超越時空限制,就能看到當年佛祖靈山法會的盛況。穿越時空隧道,看到一千多年前的盛況,這是在定中。

     現在科學也證明,凡是存在過的事物,都不會消失。對時空存在的永恆性,看天上的星星就是個例子,肉眼看到天上很明亮的星星,是多少億光年前發出的光,傳到我們這邊來,當我們看到它的時候,可能這顆星星已經不存在了。比如說過去的事,像靈山法會,智者大師當時沒有這種科學的理念,沒有一定定力的人會疑問:這可能麼?你在故弄玄虛吧?現在的自然科學也證實這是存在的。地球上一千多年前發生過的事,影像已經通過光波的形式傳到太空那邊去,我們如果有個超光速的飛行器去追,就能夠在太空中找到一千多年前地球的影像。時間與空間是一體的,是事物的一個相,“體、相、用”,要展現事物相的一面,必須借助時空。

     就是有時候我們虛妄的夢境,夢完全是虛妄的麼?也不盡然。夢也是在一定的時空裡展現的,尤其是時間,所以它也有真實的一面。這就是《妙法蓮華經》展現的花果同時,因果同步,時空一體。具體到我們今天有這樣參悟妙法的因,自然就能感得妙法的智慧之果。通過參悟《妙法蓮華經》應當對大時空有這樣的觀點。

     我們現代人都講超越、提升、升級,這樣的詞用得很多。《妙法蓮華經》的妙就妙在提升眾生知見,讓我們的認識、思想意識、精神境界直接提升。相傳當年對《妙法蓮華經》特別注重的智者大師,講 “妙”這一個字,連續講了三個月。具體說苦:“三界無安,猶如火宅”,是為了通過相對的苦,認識到不苦,認識到真實之樂;說無安,是為了走出無安,找到安樂、找到大安。我們能夠得其究竟,認識上的究竟,這是佛開示了他的境界,讓我們緊跟上,悟入佛之境界。

     本品就先參學到這兒。我們來回向給所有眾生,回向的真實意義,一是分會場向靈山正會做個總結匯報,還有就是祈願眾生盡早聽正法,悟入佛之究竟、自在、真實、解脫的境界。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