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大惠居士:2011年印尼企業家論壇中華傳統文化帶動經濟發展—名人訪談 淨土法門法師、陳大惠老師(第二集)

2011年印尼企業家論壇中華傳統文化帶動經濟發展—名人訪談  

淨空法師、陳大惠老師  (第二集)  2011/1/12  

印尼Borobudur Hotel Flores Ballroom  

檔名:21-631-0002

陳大惠:我們下面訪談繼續進行。很多觀眾很關心剛才的這個問題,您老所講,不要說網絡、電視,街上花花綠綠出去五分鐘,就得用五十個小時的學習才能夠把它控制住,那今天人怎麼生活?

淨空法師:我們看到這些現象,自然就了解為什麼這個社會這麼動亂。我們從十年、十年做一個階段來觀察,從我們學習遇到佛法這六十年當中,每個十年我們都覺得比上一個十年動亂頻繁要很多,災難也嚴重很多。這樣累積起來好像沒有辦法能把它中止住,那更談不上化解,這是很多人都憂慮的地方。實際上,老師教導我們,我們在求學的時代,那個時候,台灣高等學校發起學習佛法的運動,很多學校裡面都有佛學社團,有同學、學生組織的。我那個時候在台中跟李老師學經教,信息傳來之後,老師很歡喜,我聽到之後不以為然。我就跟老師說:這未必是一樁好事。老師說:何以見得?好事,這怎麼不是好事?大學生都學佛了,高等學府接受佛法了。我跟老師建議,正是因為他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如果沒有遇到好老師,把它傳錯了,那可麻煩大了。他們是高等知識分子,誰能把他糾正過來?老師聽了這個話,他就感覺得驚訝,他說是有道理。他就問我,那怎麼辦?我就跟老師建議,老師那個時候辦的活動場所叫慈光圖書館,我說我們慈光圖書館可以辦一個慈光大專講座,接受這些大專學生來聽李老師講佛法,這批人將來至少可以跟他們對話。所以台中慈光大專講座就這麼來的。至於裡面的課程,請哪些人教,老師都跟我作商量,我把這個東西做起來。可是實際上,寒假、暑假,這是好機會,學生放假,特別是外國在台灣留學的學生,有印尼的同學、有馬來西亞的同學參加這個講座,這個講座最長的是四個星期,每天八個小時課程。

陳大惠:每天八個小時,

淨空法師:密集的課程。

陳大惠:四個星期。

淨空法師:四個星期。結業之後老師很感慨。結業之後,四個星期進來,到了四個星期學習,很像樣子了,那不就變了。如果到外面電影院看兩個鐘點電影,就恢復原狀了,就這樣,你說說這東西多麼可怕!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四個星期,阿賴耶識裡種下佛的種子,只能夠說收到這種效果。所以畢業出去在海外的學生,接觸就多了。以後我出來,幾乎都是這些同學各地方邀請,到處組織這些佛學社團,所以在美國跟加拿大有三十多個團體。我在美國住十幾年,就是跟他們往來。每個大城市,每年都巡回走一圈,一個地方,少,住一個星期,多,住一個月,過這種也是流浪的生活,但是對同學們多少是有點幫助。

陳大惠:現在問題出來了,這麼容易受污染,我們來看世界各地,到處都是鼓勵人們貪瞋癡慢,鼓勵人們競爭,競爭特別容易激發人的欲望。我們很多觀眾看到過這樣的新聞,十歲的孩子,小男孩,上小學,回到家裡跟爸爸媽媽講:報告父母一個好消息,我們班上一個同學出車禍被撞死了。那父母一聽害怕了,這孩子怎麼這麼講話?十歲的這個孩子講第二句話:我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我們聽了非常感慨,剛十歲,他就盼著他的同學死,為什麼?我少了個對手了。我們不知道東南亞這邊的是不是也是這個狀況,亞洲很多國家是不是這樣?俎噬的競爭。您老剛才也講,每一年災難都很多,跟競爭有沒有關系?

淨空法師:有關系。

陳大惠:因為人的心念都是競爭?

淨空法師:對,我曾經在昆士蘭大學和平學院,教授座談會邀請我,因為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和平學院很少,全世界只有八個學校設立了這個。他們有博士班,大概畢業的同學多半在聯合國服務,做國際調停這種工作。因為這個事件發生之後,學校在研究,傳統的方法不能解決問題,傳統的方法是什麼?就是報復,用報復的手段,用鎮壓的手段,這是西方一貫用這種方法,現在變成恐怖戰爭。所以他們就想到真正用和平的方法,來找我,他們知道我過去在新加坡團結九個宗教,九個宗教確實跟兄弟姐妹一樣,非常和睦相處,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相幫助。所以對新加坡社會的安定有很大的貢獻,這政府都承認。所以他找我,我聽他們報告,聽了五十分鐘報告,然後他要我說話。我就告訴他,這樁事情就像大夫治病一樣。

陳大惠:大夫治病?

淨空法師:你必須把病的根源找到,你才能對症下藥,如果這個病源找不到,你就無從解決。要化解沖突,那沖突從哪裡發生的?他們都看是沖突的雙方,都看的這個。我說不是,我說沖突是在家庭。沒人想到。

陳大惠:根源在家庭?

淨空法師:對,家庭,這從來沒有人想到。我舉例子給他說,現在你看夫妻離婚很普遍,你們都知道,大家都曉得,那是什麼?夫妻沖突。

陳大惠:夫妻沖突,離婚。

淨空法師:夫妻沖突肯定就影響到父子沖突、兄弟沖突。他在家庭裡面,就像你剛才講十歲小孩的事,他跟朋友競爭有沖突,他將來踏進在社會,他能跟人不沖突嗎?所以這個問題解決就難了。我說還有更深的,更深的沖突,他們就奇怪了,還有什麼更深的?我說更深是本性跟習性的沖突。這個他們很難懂,西方人非常不容易懂。我說譬如舉個例子,利益當前,你是先想著自利還是想著利他?大家都說,那當然想到自利。我說你們大家自利,不就沖突發生了嗎?如果念頭轉一轉,利益方面先想別人,不想自己,沖突不就化解了嗎?

陳大惠:那我們想著別人的話,我怎麼辦?

淨空法師:你肯定也有一分,你想到別人,你自己哪裡會沒有?絕對不會的,自古以來,幾千年來,人都是想別人,沒有想自己的。你看人家得的利益多大!想自己,不想別人,得的利益是很小的,小利。你常常想別人,利益太大了,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利益真是無量無邊。常常替人想,我為人人,反過來,人人為我。

陳大惠:我為人人,那是原因,結出來的果實?

淨空法師:人人為我。你說你願意做這種人,還是願意做我自私自利,我完全不要靠人家,你說哪種人自在?哪種人快樂?

陳大惠:傳統文化裡講一句話,「愛人者,人恆愛之」,就是我愛別人,別人永遠都愛我。要是憎人者,那應該是很痛苦,死無葬身之地。

淨空法師:對,你看我們連螞蟻都愛,連蚊蟲都愛。

陳大惠:請教您老一個問題,中國有句老話叫「千夫所指,無疾而終」。我是做老板的,但是我為富不仁,那我不對別人好,人家都罵我,員工都罵我,周圍的鄰裡鄉黨也罵我,千夫,很多人都指責我。千夫所指,這個話的意思就是說這個人他沒病,無疾而終,沒病被人罵死了,這是不是迷信?

淨空法師:不是迷信,那是很多人的怨恨對著你。

陳大惠:很多人怨恨對著我,那又能怎麼樣,就能讓我死嗎?

淨空法師:他是能夠讓你身體細胞上產生病毒,你會產生病毒。

陳大惠:有這麼大的力量?

淨空法師:有這麼大的力量,確實,這不是假的。科學家常常講的,連佛也說的,從心想生。

陳大惠:那豈不是說不能跟人家對立競爭?

淨空法師:永遠不要對立,永遠不要競爭。

陳大惠:結怨就錯了,冤仇就錯了。

淨空法師:不錯,佛教人,頭一個就是教你要放下邊見,邊見就是對立,不跟人對立,他跟我對立,我不跟他對立。

陳大惠:我不跟他對立?

淨空法師:沒錯。

陳大惠:錢他不得爭,他得競爭他這個錢?

淨空法師:不需要爭。如果是爭得到,佛也就加入競爭的行列,孔子也加入競爭的行列,為什麼他不爭?

陳大惠:不是爭來的?

淨空法師:不是爭來的。

陳大惠:我們看四書五經傳統文化,古人教我們的,「德者,本也」,這一個人德行是根本,像根一樣。「財者,末也」,錢財枝葉花果。大家不理解,我天天修德行,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我最後就有錢?那理解不了。

淨空法師:為什麼?你有德,你就會愛人,你看到別人有痛苦,你就會幫助他,那就是布施。

陳大惠:那就是布施?

淨空法師:對,你用錢財幫助他是布施,沒有錢財,我照顧他就是布施,我用我的身體。

陳大惠:體力。

淨空法師:對,這叫內財布施。做義工,義工是內財布施,那個得的財富比錢財布施還要多。

陳大惠:那豈不是說沒有錢的人,他用自己的體力、智慧去供養給大眾,得到的財富比那個用錢還要多?

淨空法師:沒錯,還要多。

陳大惠:那多辦這樣的論壇給大眾送去的是智慧。

淨空法師:對,是!所以你們修了福。

陳大惠:這個主辦方我們看到。

淨空法師:對,你們都修了福,是不是?沒錯。

陳大惠:沒有他們來辦這個論壇,大家怎麼可能知道這個真相?

淨空法師:對,不但你們有福,地方有福,國家有福。

陳大惠:您所講的磁場好。

淨空法師:對,不錯。

陳大惠:譬如說我們看到謝主席也好,這麼多的老總都在發心做這個善事,在場很多大德,他們做這個事情,這個地區,家族我們好懂,那為什麼地區和國家也有福報?

淨空法師:這個道理很深。因為任何物質現象,山河大地它都有受想行識。換句話說,我們起心動念,善惡,山河大地有感應,我們的念善、心善,山河大地沒有一樣不善,所以所有這些災變都沒有了。我們的心行不善,完全是自私自利,沒有想到別人,山河大地就松軟,就容易出事情。

陳大惠:就是福人居福地。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那個量子科學家也講,心念的波動會影響周圍的環境。

淨空法師:沒錯,這跟大乘經教講的完全相同。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二十年、三十年之後,佛教不是宗教了。

陳大惠:糾正過來了。

淨空法師:不是宗教了,大家會承認它是高等科學、高等哲學。

陳大惠:二、三十年?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那我們現在聽到之後,還是覺得挺可憐的,那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還是處在誤會當中。

淨空法師:沒錯,是的。我是一個很不容易轉變的人,從小就非常頑固,所以很年輕,我們同事、朋友都叫我老頑固,很不容易把我說服。

陳大惠:您原來不相信這些?

淨空法師:我還有歪辯才,能夠把我辯倒的人不多。所以我學佛之後,我們那個團體機關全都改變了,老頑固相信這個東西,一定有道理,要不然,他怎麼會相信?誤會很深。

陳大惠:現在的人對傳統文化,儒釋道誤會非常的深,完全處在一種不理解的狀態。我們聽到有觀眾問這樣的問題,出家人,宗教界的人士,全世界宗教界的領袖我們知道,但是怎麼講起《弟子規》來了?佛法講的是出世間的,《弟子規》是人間的事?

淨空法師:他對這個不了解。佛是印度話,翻譯為中國的意思是覺悟,法是一切法,沒有世間跟出世間,一切都是法,你對一切法能夠覺悟,能夠明了,那就叫佛法。所以佛法沒有邊界的,哪有什麼世間、出世間的!世間、出世間界限在哪裡?你找不到。這是你自己有分別、有執著,造成錯誤的概念。實際上,在佛法講,一切法沒有一法不是佛法。《弟子規》是佛法,連我們每天早晨起來穿衣吃飯都是佛法。

陳大惠:您老講邊界,那有人就講,殡儀館、火葬場那就是邊界。

淨空法師:那不是邊界。

陳大惠:不是?

淨空法師:不是,那不是。我常講,人並沒有死,他就像作夢一樣,他沒有醒過來,他另外一個境界去了,那人作夢你能說他死嗎?他是到另一個空間維次。

陳大惠:維次空間,就科學家所常講的。

淨空法師:不錯,沒有死。所有一切生物都沒有生死,生死是我們對於所有現象一種錯誤的看法,佛經上常講不生不滅。誰給你講真話?人要有死的話,那我們就不要學佛了,學它干什麼?死了一切都沒有了,不死!所以這個東西學了之後,你帶得去的,你會步步上升。

陳大惠:我們看到很多人錯誤的觀念,剛才提給您老。全世界都在競爭,不光是對生死有錯誤的觀念,大家認識不清,沒有學過傳統文化,也沒有受過這些教育。競爭,一家人在爭,痛苦不堪。我記得我們匯報團有一家人,女孩子,十四歲,喜歡看電視。媽媽讓她把電視關上,她不關,關上她就打開,關上就打開,最後她的媽媽給女兒跪下來,說:你別再看了,你再看你這個學習不行了,你是要電視還是要媽媽?女兒說:我要電視,不要媽媽。第二句話,她的女兒講:你跟爸爸早點死吧,這個房子就是我的了,我就可以天天看電視。這是我們匯報團有這樣的家庭,最後學了傳統文化得救了,要不然的話,全家都活不了了。剛十四,這個女兒全國作文比賽一等獎。大家就,印尼這邊的很多觀眾也有這個問題,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學競爭。

淨空法師:責任不在小孩,在大人,我們沒有把他教好,關鍵在此地。所以傳統文化的學習要從自己做起,我自己做好,全家人自然就好。

陳大惠:自己做好?

淨空法師:沒錯。

陳大惠:那有現實的問題,譬如說在印尼,我們知道華裔對自己的祖宗,譬如漢字,這些文化已經斷了三十多年了。有個現實的問題,不學漢字,用印尼的這些語言文字,能不能學《弟子規》、傳統文化,這能救自己命的?

淨空法師:可以,可以翻譯。

陳大惠:可以翻譯?

淨空法師:當然了,文化沒有界限,沒有國家的界限,沒有民族的界限,也沒有宗教的界限,任何國家都可以把它翻成自己的文字來學習,內容是一樣的。這才能普世教育,才能真正幫助整個世界走向和諧、安定。單一一種文字不行,所以一定要翻譯。

陳大惠:我們在前天看到這個地方一所大學,那個博士他應該也是印尼人,他提出來希望您老捐贈的《四庫全書》能翻譯成英文,翻譯成其他的文字,大家都需要。

淨空法師:對,沒錯,這個工作確實是要做。先要找到書本裡面對於現今的社會有幫助的這些文字,首先翻譯。因為它的量太大。

陳大惠:救急,量太大。

淨空法師:不錯。

陳大惠:學習傳統文化,斷了三十年,這麼多的華人,以他們為首,急迫,問題是從哪裡開始下手?

淨空法師:從德行下手。

陳大惠:德行下手?

淨空法師:對,因為德行下手,你的根深,你的根堅固,你會得到快樂。德行從哪裡建立?就從《弟子規》、從《感應篇》、從十善業,所以這些東西是非常非常重要。一般學漢學都疏忽了,都去研究那些學術性的東西,那些東西學了之後,對生活用不上,它不是用不上,它太高、太遠了。我們今天學近距離,要從穿衣吃飯上學起。

陳大惠:從穿衣吃飯上學起?

淨空法師:對,《弟子規》就是講這個。

陳大惠:那就是我們這麼多年來,穿衣吃飯現在還不會。

淨空法師:真的是有問題,你看到我們現在中國幾千年來講,道德仁義禮,禮是最後的標准,這個東西沒有了,世界就亂了。你看現在是什麼文化?沒有禮。我看到很多國家這些官員都穿上西裝,那都是被西化了,他沒有自己的文化。他自己有自己民族的服裝,那是讓人最尊敬的。

陳大惠:但是現在很多年輕人只要好看就行了,他不管這些了,要好看,自己漂亮。

淨空法師:不,它自己本身的東西非常好看,它不是不好。所以說《華嚴經》那個經題就是,華就是百花,各種品種不同的花,像大花園一樣,它什麼品種都有,才好看。如果這個花園只有一種花,就不好看。所以文化永遠是多元的,美輪美奂,美不勝收。

陳大惠:文化永遠是多元的?

淨空法師:永遠是多元的。

陳大惠:就是人們一定要遵從先祖的教導。

淨空法師:對,不可以說棄文化,那文化就消滅掉,那錯誤。要幫助他成長,要幫助他提升。

陳大惠:您知道現在全世界,我們說有錢的、沒錢的,這些家庭的後代那個價值觀以享樂為主。穿衣服您老所講,女孩子穿得很暴露,她以這個為美。

淨空法師:那個不是享樂,像中國中醫上來講,那是禍害。

陳大惠:禍害?

淨空法師:對,這個身體暴露,四十歲之後,你病就來了。

陳大惠:四十歲之後?

淨空法師:對。我遇到,在台灣遇到個明星,她來看我,告訴我,一身都是病。我說怎麼?年輕的時候不懂事,穿著衣服暴露,所以現在得病了。

陳大惠:還有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有穿衣服暴露性感的,現在世界各地的價值觀,電視、報紙、網絡裡都在講這個情人,夫妻之外的男女關系這種混亂,這個問題很多人也關心,離婚率高。這個生活方式是大家都追求的,怎麼改變,這是潮流!

淨空法師:這個潮流他要付出很慘痛的代價,那就是什麼?很痛苦的疾病,還有生命縮短。

陳大惠:生命縮短了?

淨空法師:縮短。

陳大惠:我們常聽中國有一句老話,說這個人他要是男女關系混亂,好色,他的官位會削得平平的,他家裡的財富很快就損耗光了。

淨空法師:對,沒錯,會損耗,沒錯。

陳大惠:壽命就會縮短。

淨空法師:對,所以他付出的代價太大。那不是享受,那叫造孽。

陳大惠:造業?

淨空法師:對,中國人叫造孽。

陳大惠:造孽。

淨空法師:對,那哪裡是享受?

陳大惠:中醫裡面所講對身體的傷害非常大,這第一個是告訴我們,男女關系混亂,糖尿病;第二個會得中風和偏癱;第三個是壞疽。我們先請教您老一個問題,《弟子規》裡邊,怎麼做女孩子,怎麼做一個好女子、好女人,這個好像沒有涉及到。

淨空法師:它涉及的方面很廣,它講的是綱領,展開出來包羅萬象。在佛法裡面,小乘講三千威儀。

陳大惠:三千威儀?

淨空法師:對,大乘講八萬四千細行,那個根是什麼?就是十善業,就是十條。

陳大惠:根是倫理道德。

淨空法師:這十條,那個十條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就十善業。你看十善業一展開,三千條;大乘展開,八萬四千條,它怎麼會不包括?《弟子規》要展開,跟大乘沒有兩樣,一展開也是八萬四千條。

陳大惠:它講的是總原則。

淨空法師:對,講的是總的原則。

陳大惠:那很多家長就要問了,我要把我的孩子,讓他走一個什麼樣的人生道路,現在給他錢,怕他出去吃喝嫖賭、花天酒地,不給他錢,我掙這麼多錢干什麼?尤其聽了您老今天這個教導,晚飯都不敢吃了,衣服,花花綠綠的衣服也不敢穿了,那我要這麼多錢干什麼,我拼命的在這賺錢?

淨空法師:希望修大福報。

陳大惠:修大福報?

淨空法師:對,不錯,有錢可以修大福報。要做善事,天下有很多很苦的人,要去幫助他。幫助人最重要的是教育。

陳大惠:最好的善事。

淨空法師:是教育。

陳大惠:是教育。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對人最大的幫助也是教育。

淨空法師:對,不錯,教育能幫助一個人覺悟。所以佛幫助眾生離苦得樂,用什麼方法?用教學。苦從哪裡來的?苦從迷來的,不了解事實真相,也就是說,我們對於宇宙人生許許多多的問題,我們想錯、看錯、說錯、做錯了,問題出在這個地方。用什麼方法幫助他?就是教他,他明白了,搞清楚了,他思想正確、見解正確、言行正確,那就是幸福,就是真正快樂。所以離苦得樂是果報,因是破迷開悟。所以釋迦牟尼佛對於眾生的貢獻,一生教學,法布施。

陳大惠:您老的意思是任何人都能教得明白嗎?

淨空法師:都能教得好,為什麼?你看教育,佛是個教育家,我們看不出他是宗教,他確實是教育家。十九歲他出去游學,三十歲等於說他畢業了,之後就開始教學,七十九歲過世的。整整教了四十九年,沒有一天放假。所以我們看這段歷史,釋迦牟尼佛什麼人物?教育家。用今天的話來說,他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教育家,我們給他定位。他的身分是多元文化社會教育的義務工作者,他不收學費,免費的,有教無類,不分國籍,不分族群,也不分信仰。你看佛經裡面很多這宗教裡面的這些傳教師都跟他學習,他並沒有要求別人改變宗教,為什麼?他自己不是宗教。像學校一樣,那學校收的學生,各種宗教都有,所以佛法裡頭沒有叫人改變宗教的。要是叫人改變宗教,那對佛教是一竅不通,那是完全錯誤的。它是教育,智慧的教育,倫理的教育,道德的教育,裡面還有真的像方東美先生講,高等科學的教育,高等哲學的教育。這個我們現在在六十年學習當中,完全體現出來了。

陳大惠:我們向您老請教一個高等的科學問題?打個比方,我們做個實驗,就是進這個大門,進這個大門之前,我給自己拍張照片拿在手裡。做完這個節目之後,我們出大門,我再拍張照片。這兩張照片一對照,發現進大門那個時候的我,和出大門的時候已經不一樣了。也就是說,譬如去年我在這拍張照片,和今年就不一樣了。小的時候和現在還不一樣。那我們發現這個人每一分鐘都在老,那現在問題出來了,小的時候,三歲那個我,有照片為證,他確實存在過,剛才進大門那個我,也有照片為證,存在過,他去哪裡了?一個更老的我出現了,那剛才那個我去哪裡了?

淨空法師:這裡頭你細心去觀察、去體會,沒有生滅。

陳大惠:沒有生滅?

淨空法師:對,他沒有來處,也沒有去處,說到極點的時候,就是活在當下。當下是一念,這一念我們很難懂。佛問彌勒菩薩就是問這一念,我們一般人一個念頭,這一個念頭裡頭有多少個細念,微細的念頭,我們才感覺到有這一念的存在。其實很微細的細念我們感覺不出來。這一念裡面,有物質現象、有精神現象,這一念我通常稱它作自然現象,自然現象裡面產生精神現象,精神現象產生物質現象。這樁事情,現在量子力學家證實了,我們非常感激,因為太難懂了。這一念的速度多快?彌勒菩薩說,就一彈指。

陳大惠:一彈指?

淨空法師:一彈指有三十二億百千,單位是百千,百千就是十萬,三十二億乘十萬,三百二十兆,就是一彈指有三百二十兆個念頭。

陳大惠:您說這個念頭是三百二十,不是億是兆個念頭?這念頭是我們自己的嗎?

淨空法師:自己念頭。

陳大惠:人人都這樣嗎?

淨空法師:人人都這樣,不但人人,所有一切物質現象都是這樣。

陳大惠:我們大家的念頭那麼多嗎?那麼快?

淨空法師:對,那麼快。那現在科學家用秒做單位,我們一秒鐘能彈幾次?我能彈四次,我相信有比我彈得快,有比我精神力量更好的,至少他可以彈五次。要是彈五次的話,一秒鐘就有一千六百兆。

陳大惠:一千六百兆個念頭?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一秒鐘?

淨空法師:對,一秒鐘,你怎麼能覺察,你一秒鐘已經改變了一千六百兆個了,一千六百兆個這現象,一秒鐘裡頭。

陳大惠:譬如說我現在坐在你的對面,以一秒鐘為一個單位,還不如一個呼吸時間長,已經有一千六百兆個我生滅?

淨空法師:對,就像我們看電影,電影的底片一樣,一張一張的,一秒鐘一千六百兆,幻燈片。

陳大惠:這才是真實的實際情況?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那我們現在看到這個,對著鏡子,天天看這個只是個假相?

淨空法師:假相,你決定不知道,但是今天量子力學家證明了。

陳大惠:是,沒有物質存在。

淨空法師:沒有量子力學家,我們對這個始終都還有個問題存在。釋迦牟尼佛他怎麼發現的,禅定裡頭發現的。所以心清淨到極處,極其短暫那種波動現象,他都能感覺得到。我們粗心大意,心浮氣躁,不知道事實真相。知道事實怎麼樣?沒有生滅。所以佛經上兩句話說得好,「當處出生,當出滅盡」。這兩句話說什麼?還不就是說這一秒鐘一千六百兆的生滅。

陳大惠:您老說我們明白了這些道理之後,對我們的生活人生有什麼好處?

淨空法師:自然就看淡了。

陳大惠:看淡了?

淨空法師:對,就不執著了。富貴,享受富貴的生活,貧賤,過著貧賤的生活。

陳大惠:安貧樂道。

淨空法師:心是平的,他不會爭,那個貧窮的人,他不會羨慕富貴。

陳大惠:富貴的人也不會傲慢?

淨空法師:對,因為他曉得他都不可得,根本你就沒有辦法。所以一部《大般若經》總結的時候,我給它總結就是十二個字,「一切法,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十二個字。所有一切萬法它都是這樣的,所以你的心永遠是定的,只有定,才生智慧,只有智慧,才能把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陳大惠:那也就是說在定中的時候,我們所看到的事情,所做出的判斷,所有的行為才不會是錯的

淨空法師:不會錯誤,是正確的。

陳大惠:那邊上的人說看到錯了,那其實是他錯了。

淨空法師:對,不錯。所以這裡頭有說不盡的一種享受,所謂法喜充滿,常生歡喜心。為什麼?整個宇宙跟自己是一體,你能不愛嗎?

陳大惠:一切萬物都跟自己是一體?

淨空法師:對,這個道理老子講過,老子那個時代,佛教沒到中國來,二千五百年前,老子說過一句話,「天地與我同根」。

陳大惠:天地與我同根。

淨空法師:「萬物與我一體」。

陳大惠:萬物與我一體。

淨空法師:他能講出這句話出來。

陳大惠:那您說我們生活在現代都市裡的這些人們,吃得好,穿得好,自己每天還挺高興,那豈不是很糊塗?

淨空法師:是,是這樣的。

陳大惠:那我們都錯了。

淨空法師:確實,應當不斷的升華,不斷的提升,不斷的追求智慧,了解宇宙真相。這個佛,佛是什麼意思?佛就是覺者,就是對於宇宙人生真相完全明白、完全覺悟的人。

陳大惠:人可以變成那種境界?

淨空法師:我跟你說,佛說,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不是他一個,個個都是,只是你現在迷了,迷在五欲六塵裡頭,完全不覺。

陳大惠:認假為真。

淨空法師:對,不錯。你都把這種虛幻的現象當作真實,其實全是假的。

陳大惠:我們把它看淡了,欲望降低下來了,那現在問題出來了,有人就講,那我還要不要弘揚傳統文化,還要不要學《弟子規》?

淨空法師:要。

陳大惠:要!

淨空法師:為什麼?這些人沒有覺悟,沒有覺悟的人在六道,也不希望他在六道裡受苦,幫助他離苦得樂,是在這個階層上面,然後慢慢再一步步向上提升。

陳大惠:也就是說,在傳統文化,儒釋道這裡邊,包括《弟子規》裡邊有著深刻的科學道理。

淨空法師:不錯,有,太深了。

陳大惠:種什麼樣的種子,就結什麼樣的果實,剛才我們提到現代人的生活價值觀,您老提到衣食住行,我們再加四個字叫飲食男女,現在人都錯了。我們看到這個圖片,這次藉這個機會,我們也請大眾來看一下,現在的男女欲望,一個是吃,還一個是男女,這兩樁欲望給人們帶來的災禍。我們可以看一下。我們大家看,這是人的腳,在醫院,現在世界各地,像這樣的情況很多,這是人的腳,我們再往後看。這是人的腳,在中醫這叫壞疽,爛掉了。再往後看,再往後看,還有,這是整個腳統統爛掉了,什麼原因大家不知道吧?男女關系混亂,縱欲。色情氾濫,享受現代都市的生活。大家看到,這是女子的腳,這在中醫講,叫壞疽,後邊還有,這是腳全部爛掉了,沒有辦法,只能鋸掉。這是人的腿,我們看到這是人的腿,它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大量的縱欲,就是所謂現在的價值觀,找情人,到色情場所,我們都看到了。 我們的生活觀念真的錯了,現在災難,這是人禍,誰也不願意有這樣一個下場,太可怕了,不看到他不相信。那問題是,我們只有一條路可走嗎?就必須得學傳統文化嗎?不這樣行不行?

淨空法師:傳統文化不是哪一個人發明的,不是哪一個人制定的。

陳大惠:傳統文化不是誰發明的。

淨空法師:這是古時候這些老祖宗,他們發現的,不是發明,是發現,這是什麼?這是自然的定律,自然的規則。人要順應自然,身心健康,環境是風調雨順;違背了自然,現在人說,你必須受自然的懲罰。這種情形那就是說受懲罰。

陳大惠:我們傳統文化的老話講,叫報應。

淨空法師:報應,不錯。

陳大惠:中國老話。

淨空法師:對,是這種情形。這個男女的結合,婚姻是大事。為什麼要有男女?才能把人世世代代傳下去,所以它不是一種縱欲,這不是目的,目的是傳宗接代。這在中國傳統文化它重視這一點,特別重視於女子的教育。實際上,你說男女不平等,這是錯的,你去念古書你就曉得,古人對女子的尊重超過男人。男女組成一個家庭,家庭所謂是夫婦有別,別是什麼?不同的任務。男子出去謀生,照顧家庭經濟生活,這是他主要的一個事業;女子在家庭相夫教子,所以她的使命比男人更重。所以你看古禮你就曉得,古禮裡面講這個丈夫能不尊重妻子嗎?妻子是你家人祖宗的傳人,一代一代傳的時候要靠她,你不敬她,就是不敬老祖宗,就是大不孝。孩子你要尊重他,他是你們家族的繼承人,你能不照顧他嗎?

陳大惠:先祖的傳人。

淨空法師:對,你不照顧他,你也對不起祖宗。

陳大惠:那要不把他教好了,也有罪。

淨空法師:對,有罪,對不起祖宗。所以教孩子的這個事情,太太占多分。所以太太好,家裡出聖賢,出聖人,出賢人。不但光宗耀祖,能夠造福一方,造福一國,造福天下。你看,婦女的責任多大!

陳大惠:可不是欺壓婦女。

淨空法師:這不是,所以你讀古禮,你就明白了。婦人在懷孕的時候,按中國古禮,她要端正心念,為什麼?她影響胎兒。

陳大惠:就現在的科學家講的,端正心念,化解災難的方法。

淨空法師:對,她如果是思想不純正,有邪念,有不好的行為,影響胎兒,這個胎兒生下來不好教。如果她端正心念,她的思想純正,行為端莊,那小孩生下來很好教。在懷孕的時候就受影響了。

陳大惠:就受教育了。

淨空法師:對,就受教育了。所以就叫胎教,這中國古時候非常講究。

陳大惠:符合人性,自然規律。

淨空法師:符合人性。

陳大惠:現在女子高跟鞋,穿衣服很性感,很暴露,還找情人,這樣的人做媽媽?

淨空法師:這問題大了,所以這個社會的動亂、災難這麼多,她們要負責任。

陳大惠:您說讓這個女子穿高跟鞋,穿上性感的衣服,濃妝艷抹,是不是迫害婦女?

淨空法師:那是糟蹋自己。

陳大惠:那才是迫害婦女。

淨空法師:不正常,糟蹋自己。

陳大惠:現在年輕一代都是這個價值觀。

淨空法師:那是錯誤的,所以現在沒有別的辦法,真正傳統文化的興旺,我們辦很多講座這是屬於宣傳,讓大家有個概念,重新再去認知,就做的這個,真正要做的,一定要做一個示范點,要做出來給大家看。大家有個比較,有個對照,那產生效果就大了。這種方法你看在三千八百年前,湯王他就做了,三千二百年前,這歷史上記載的,周文王。

陳大惠:我們的先祖。

淨空法師:對,他就是做示范點,做得那麼成功,把倫理,五倫、五常、四維、八德統統做到了。

陳大惠:五倫。

淨空法師:五常、四維、八德,沒有別的,就是把這個東西做到。你這個地區上做到,這個地區就是聖賢的地區;社會,聖賢的社會;政治,聖賢的政治。做出來,不是難事情,可以做得到的。

陳大惠:四千多年前?

淨空法師:對。你做到了,你們到處宣傳,到處在外面辦講座,辦完之後,你們可以到某個地方去參觀。你現在辦完了,沒話說了,辦完了也就完了,這個很不容易產生效果。辦完了之後,你們到我那個地方去看,大家就相信了。像我們過去在巴黎聯合國辦的活動,辦完之後,你們到湯池去看。你看居然九十二個國家的代表都願意去考察。

陳大惠:都向往。

淨空法師:都向往,都想來看看。

陳大惠:那譬如說我們這次這個論壇,兩天,這是印尼從來沒有過,大善事。做完之後,也是那個問題,大家想問,做完了之後,然後呢?

淨空法師:如果這個地方能夠有個小區做實驗的話,那就成功了。那這個成功,功德可大了,不但影響全國,影響全世界。

陳大惠:大家都來學,都來看。

淨空法師:不錯,大家都來學。

陳大惠:那問題出來了,誰來推動?

淨空法師:我想我們這邊的華裔同修,華裔兄弟姐妹,要靠你們發心來推動。

陳大惠:那按照您老來所講,這種做法那豈不是給世界做一個榜樣?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大家眼看著都在往火坑裡跳,我們雖然時間不長,聽到您老這開示,這才這麼短的時間,聽明白了。鼓勵競爭,拼命的那種活法,享樂的那都是往火坑裡跳,您能給大家描繪一下嗎?這個小區,這個樣板,全世界、聯合國的官員都來看,將會是看到什麼?

淨空法師:現在人時髦的話,和諧。你看到這個小區的人,他們像一家人一樣。

陳大惠:像一家人一樣?

淨空法師:對,他們互相尊重,很有禮貌,互相關懷、互相敬愛、互助合作,這裡面只有看到讓,禮讓,沒有看到競爭。

陳大惠:只有讓沒有爭。

淨空法師:對。你看到這個和諧的,你想想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多麼美好。

陳大惠:那您老為什麼寄托於在場的這些印尼的這些華裔?

淨空法師:在這個地區,只有他們可以能做到。

陳大惠:那大家要問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們這些華人能做得到?

淨空法師:因為華人他有根。

陳大惠:有根?

淨空法師:有中國傳統文化的根,移民到這裡的時間再長,他老祖宗在中國,幾千年的那個根不會斷的。

陳大惠:就是他們最容易接受古聖先賢的教導。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那我們放大眼光來看,在全世界范圍來看,來做這樣的示范,是不是中國人最容易做到?

淨空法師:最容易。我們在湯池做實驗,沒有想到,實在沒想到,原本想做實驗要三年,二年到三年才能看到成績,沒有想到不到四個月。這麼容易!這個實驗成功的時候,證明了兩樁事情,第一個,人性本善,第二個,證明人是很好教的,就怕你不肯教,很好教的。

陳大惠:我們在各種傳統文化論壇上,有一些匯報的老師們,他們過去這個生活觀念是錯誤的。這個我們大家看到,這個匯報老師,她學錯誤的價值觀,追求享樂,年輕的時候找了四十個情人,追求享樂,醫生告訴她,還有三個月的壽命。宮頸癌,這就是。老人家所講這是果報,有種子就有結果。剛才這個老師她學了傳統文化,學了《弟子規》,她的命運開始改變了。這個匯報老師是墮胎九次,這個。有的時候,那個胎兒已經六個多月大了,也被她墮下來,她也是找情人。都是學了傳統文化之後,知道自己錯了,改邪歸正。現在這樣的事例、案例在全世界都非常多非常多,我們也知道這個光盤將來會流通到全世界。大家就想問一樁事情,想問一個問題,災難到了眼前,生病也好,各種自然災害也好,《弟子規》、傳統文化是不是真的能夠像她們一樣,都能夠讓我們得救,都能改變?

淨空法師:對。這個當然是肯定的,都能。人,只要把念頭轉變過來,因為一切法從心想生,一念不善,災難就來,一念善,災難就沒有。

陳大惠:把心改過來。

淨空法師:沒錯。

陳大惠:那個災難?

淨空法師:災難是人心變的,你要曉得,它是人心變的。量子學家就說得好,愛因斯坦的老師講的,物質是什麼?物質是精神,就是念頭,意念累積連續產生的幻相,它不是真的。

陳大惠:我把心轉過來了,這個幻相就會發生轉變。

淨空法師:就轉變。對身體來講,是轉變身體。所以身體得了嚴重的病,念頭一改,那個病的細胞統統恢復原狀,那就是健康的。山河大地也是如此,念頭一改,這山河大地的災變也就沒有了。那佛告訴我們,水災,貪婪,貪心感;火災,瞋恚感。

陳大惠:發脾氣,嫉妒。

淨空法師:風災,愚癡感得;地震,傲慢感得。

陳大惠:傲慢。

淨空法師:對,傲慢,自己很高,瞧不起別人,高下,那個感得。

陳大惠:他讓周圍的環境就改變、就不穩。

淨空法師:對,就改變了。所以如果真的把貪瞋癡慢疑轉掉,這個地區就風調雨順,什麼災難都沒有。

陳大惠:那不說這個地區,先說我們家,我們這個家先會好了。

淨空法師:對,不錯。

陳大惠:我們都聽到您老前些天從馬來西亞,您老講,那個地方建漢學院。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建傳統文化中心。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真建起來,有好老師出現的話,那個地區就沒災難。

淨空法師:沒有災難。

陳大惠:你老還講馬來半島。

淨空法師:馬來半島,不錯。

陳大惠:都沒有災難,有這麼大的力量?

淨空法師:對。這個意念的力量太大了,這只有佛知道,我們一般人不知道。現在量子力學家也發現,念頭,他說念頭、意念要集中,可以能夠改變太空當中星球運行的軌道,這麼大的力量。我們聽到,我能相信。

陳大惠:讓星球的運行軌道改變。

淨空法師:對,不錯。

陳大惠:人的意念?

淨空法師:不錯,人的意念,力量太大了。

陳大惠:那我們要想錯了,可不是小事。

淨空法師:是麻煩。

陳大惠:現在對錯的標准,按您老所講?

淨空法師:我們今天的念頭是什麼?是散亂,就好像燈光一樣,它散亂,所以力量就很小。你想,那個燈光,一支燈光,你要把它變成激光,變成激光,變成雷射,鋼板都可以穿過去,你就想力量集中,那個多大,那個能量太大了。所以我們看到佛菩薩神通廣大,神通大不稀奇,只要我們把意念集中,經上有一句話,佛說的,「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你能把心制成一點,那個力量就太偉大了。

陳大惠:我們還是提一個現實點的問題,大家今天對教育子女的問題,聽到您老所講,要從自己做起。那從我自己做起,我做父母、做長輩的,做老板的,我隨時會面對掙錢的問題,財、色,出名、得利,財、色、名,吃飯,食物,睡覺,名牌享受,財色名食睡,我該怎麼辦?

淨空法師:這個胡小林做了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就是給大家做示范,他統統得到了,而且非常快樂,不像從前那麼憂慮。你從正當的方法去求,佛氏門中,有求必應。

陳大惠:像您老所講,其實是向自己的自心、本性去求。

淨空法師:對。心外無法,法外無心,從自己心裡面去求。這才有求必應。向外求,靠不住。外面求,求得到的,都是你命裡有的;命裡沒有的,你怎麼求也求不到。佛沒有教我們向外求,向內求。

陳大惠:也就是說我們做任何事情,當出了問題的時候,先是問自己。

淨空法師:沒錯。中國古聖先賢也講得好,這佛法沒傳到中國來的時候,「行有不得,反求諸己」,跟佛講的話沒兩樣!

陳大惠:您老常講,道德仁義禮,道是自然規律。德呢?

淨空法師:這是五個層次,最高的是道。什麼地方真正行道了,道是完全自然的,沒有絲毫人的意念夾雜在裡頭。

陳大惠:人能進入那個境界嗎?

淨空法師:有。

陳大惠:很多人嗎?

淨空法師:很多人,念佛往生淨土就是那個境界。

陳大惠:在人間有沒有可能有這樣一個道的世界?

淨空法師:古人曾經說過,上古時代,道失掉之後,然後就德。最早的古聖先王是用道來治國,那應該是伏羲、神農的時代。到黃帝以後那就是德。

陳大惠:是降低了嗎?

淨空法師:降低了。

陳大惠:德比道低了。

淨空法師:對,不錯。堯、舜、禹都是德,都是以德治天下。三王,商,商湯,湯王,從夏啟,從王啟開始,王啟,湯、周,周是文王、武王,他們是仁,仁義的仁,這個時候德不行了,德沒有了,又降一層,以仁治天下。

陳大惠:你老能不能給我們講講這個德和道有什麼區別?

淨空法師:道是純乎自然。

陳大惠:純乎自然是道。

淨空法師:沒有加一點人為。

陳大惠:人們也能做到?

淨空法師:能做到。

陳大惠:那德呢?

淨空法師:德是人有起心動念。

陳大惠:有意思在裡面。

淨空法師:對,有起心動念。

陳大惠:但是,是用這種教育。

淨空法師:不錯不錯,已經有起心動念。

陳大惠:那到仁的這個境界,仁愛的仁?

淨空法師:對,仁又降低了一層。也就是說,人為再加多了,再加得更多。德,人為加得很少。

陳大惠:層層再增加。

淨空法師:對,層層。你看到春秋戰國的時候,那就是義了。

陳大惠:義?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比仁又低了。

淨空法師:又低了。俗話是講義氣,講義。你看那時候戰爭,看到對方沒有准備好,不能攻擊。那講義了,那不是講仁,講仁就不會動戰爭。

陳大惠:那兵不厭詐,實際上它是?

淨空法師:那是無義。

陳大惠:降低了。

淨空法師:對,降低了。戰爭也講禮,人家沒有准備好,不可以攻擊。現在人都不講了,所以最後到漢朝,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後,漢取而代之,講禮了。最後一個底限,禮。

陳大惠:禮,禮節的禮。

淨空法師:對,禮節的禮。

陳大惠:這是最低最低的了。

淨空法師:一直到清朝末年。

陳大惠:到清朝末年?

淨空法師:都是禮治。

陳大惠:就是幾千年來,道德仁義禮,禮是最低的。

淨空法師:對,禮是最低的。

陳大惠:那禮如果沒了?

淨空法師:禮要是沒了,世界就亂了。今天的世界就是禮沒有了,這個現象,整個社會混亂。家亂,不像家,真的是父不父、子不子,男不男、女不女,今天是這個世界。人苦,太苦了!我們今天要恢復,只能夠說恢復到禮就不錯了,慢慢再向上提升。先把禮找回來,人像個人,社會像個社會,大家都能夠把關系,人與人的關系,五倫是關系;關系明白之後要尊重,要真正守住這個規矩,遵守五常,常是永恆不變的那個道德規律。

陳大惠:所以用常這個字來表示。

淨空法師:常是永遠不能變的。

陳大惠:五常。

淨空法師:五常。第一個是仁,仁是愛人,想到自己一定想到別人,我們連動物都想到。我想到自己,我想到螞蟻,想到自己,想到蚊蟲,想到自己,想到這些小蟲,吃我們青菜的,要照顧它,它也要吃,我們共存共榮!我把菜劃一個地區給你吃,供養你,能為它著想。你不為它著想,它怎麼生存?

陳大惠:那西方它是講自私的,它不管。

淨空法師:講自私,所以災難它比我們嚴重。

陳大惠:災難他們比我們嚴重。

淨空法師:對,比我們嚴重,肯定的。所以仁義,義是合情、合理、合法。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想到,我這個事情合不合情理法?不合情理法,不能做。

陳大惠:這叫義。

淨空法師:叫義,「義者循理」,遵循道理。下面是禮,禮是禮節,家庭當中的禮節不能廢除,一廢除家就亂了。從前的家是大家庭,你看一個村莊那就是一家人,是大家庭,大家庭如果沒有節制、沒有規矩,那家就亂掉了。

陳大惠:現在是一個不講規矩,講自由的世界。

淨空法師:對,是!自由,如果沒有規矩的自由,那這個自由不是好事情。我自由,我愛殺哪個殺哪個,愛奪取哪個奪取哪個,這行嗎?

陳大惠:那您看現在電視裡面,新聞也好,電視劇也好,那個孩子拍著爸爸的肩膀,兒子拍著爸爸的肩膀叫「老哥,哥們」,女兒拍著媽媽的肩膀,「老姐,姐們」。他不是母子、母女關系,她是姐妹了。

淨空法師:這倫理的關系完全沒有了,那天下就亂了。

陳大惠:很多人喜歡這種,自由、平等!

淨空法師:喜歡,這個災難來了,二0一二來了,二0一二就是這個的果報!

陳大惠:二0一二是這麼來的。

淨空法師:對,是這麼來的。如果人都能夠遵守五倫、五常、四維、八德,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災難?

陳大惠:就是量子物理學家所講的,心念出了問題。

淨空法師:對,不錯。

陳大惠:您老所講,就是這個善惡的標准,不是他自己定的。

淨空法師:不是自己。

陳大惠:自然規律,天定的。

淨空法師:也不是天定的,它就是自然,自性本來就是這樣。

陳大惠:沒人定。我們主辦方這邊,一直在告訴我們,您老人家年事已高,希望您老人家不要太勞累。雖然大家有太多的問題都想請教,但是時間的關系。

淨空法師:許多問題都在平常講經教學裡面都講到了,所以多看這些,問題自然就解決了。

陳大惠:就是您老這個網站,還有華藏衛視。

淨空法師:對,如果有問題,可以寄到網站。有時候,我們在講經的時候,大家共同的問題,我們用這種方式來解答。

陳大惠:在論壇的最後,我們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能請教到您老。您老對大眾,尤其是對我們這些華裔,還有哪些忠告?

淨空法師:華裔,我們首先要認祖宗,認祖歸宗,這第一樁大事,不要忘本。我們的祖宗過去在歷史上有過輝煌的成就,大概漢族都是炎黃子孫,炎是神農,上面是伏羲,伏羲、神農,黃帝的子孫。黃帝之前沒有文字,就只有傳說,沒有文字。黃帝時候才發明文字才有記載,從黃帝開始一直到今天,我們中國文化沒有間斷過,沒有中斷過。只是最近這一百年疏忽了,沒有重視它,所以招致國家的這些動亂、災難。如果重視傳統文化,不至於,就會像一般正常的朝代,它會興旺起來。現在我們也知道,國家領導人對傳統文化也逐漸重視了,這是非常好的一個信息,很多國內學校也把《弟子規》編成教材了,我相信還會有進步。因為只有中國傳統的東西,真的,像湯恩比所說的,能解決問題。他為什麼不說別的國家?他單單說中國。

陳大惠:大歷史學家他是。

淨空法師:這確實是有道理,我們非常感激他,他能夠指出二十一世紀我們一個方向、目標,他講的是正確的。到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你就會想到他。實在找不到辦法的時候,你想到湯恩比的話。所以孔孟學說我們提出一句話,「仁義忠恕」,能幫助我們解決現實問題。大乘佛法,「真誠慈悲」。

陳大惠:仁義忠恕,儒家的。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大乘。

淨空法師:真誠慈悲。

陳大惠:真誠慈悲。

淨空法師:對,這兩句話意思都很接近,所以確實能解決問題。希望我們華裔的兄弟姐妹們,我們認真把傳統東西找回來,從我們自己做起。第一個,我們學習肯定幫助我們身心健康,百病不生,不生病,健康長壽,家庭和睦幸福。你居住的地方,這社會能夠安定,能夠安穩。社會能和諧,幫助這個國家長治久安。然後再擴大,幫助這個世界,恢復到永久的安定、和平。我們從自己本身做,能產生這麼大的效果。這個對自己、對祖宗、對全世界做出了最大的貢獻。

陳大惠:自己也會得到幸福。

淨空法師:對,首先是自己。

陳大惠:首先是自己會得到幸福。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如果這樣做的話,真正的幸福。

淨空法師:對,不錯。

陳大惠:沒有副作用的幸福。

淨空法師:沒有副作用的幸福,不錯。

陳大惠:最後一個問題,我們看到您老曾經寫過書法,有這麼一排字,「願天常生好人」。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大家就想問,怎麼能實現這樣的結果?老有好人降臨在人間,出現在人間,包括出現在印尼。

淨空法師:對,我們把《弟子規》學好了,《感應篇》學好了,好人就出現了,那是好人的標准。我們年輕的這些同學們,在到各個地方講演,他們自己也都很認真的在學習,在帶動。就像這樣的論壇可以常常舉行,讓大家對傳統有一個正確的認識,知道我們這一生應該走的方向,應該追求的一個目標。如果人數多了,我們就可以在這個地區,找一個點來做實驗。這個點實驗成功了,無量功德。如果印尼有這樣一個點出現,印尼就不會有災難了。

陳大惠:這麼好的方法,有這樣一個實驗點,像馬來西亞那樣有漢學院,很多人都學傳統文化,好老師在,這個地區都沒有災難。

淨空法師:對,不錯。這就是量子學家告訴我們這個原理,佛經講的沒有證據,他們提出證據出來,非常難得。

陳大惠:那要這樣說來,人類社會保持好人常在,常在人間,這是人間最大的福祉。

淨空法師:對。中國自古以來是把這個定在學術、政治第一個目標,就是要培養好人。培養好人的標准,聖、賢、君子。在佛法講,上善就是聖人,中善,賢人,下善,君子。

陳大惠:我們在前兩天的時候還看到,瓦西德長老的夫人在此地有個紀念會上有個發言。她提了這樣一個問題,全世界還有人懷疑、誤會,甚至反對多元文化,反對多元文化融合。那現在最後的這個問題就是說,這個老夫人,還有很多人的這種懷疑,提出來這種擔心,確實有些人有這個擔心,甚至反對,能不能消除?

淨空法師:能。因為任何這個宇宙之間,任何一樁事情它都是很多因素,佛家講緣生法,都是多元的,沒有單元的。你憑你一個人,我們人本身就是多元,眼睛一個單元,耳朵一個單元,鼻子一個單元,你能說我只要眼睛,其他東西統統不要,行嗎?

陳大惠:那是他糊塗了。

淨空法師:對,所以本身就是多元的,裡面五髒六腑,少一個也不行。所以古今中外,它全是多元的,沒有單一的。這一定要曉得,多元融合,那就是最美好的、最健康的。

陳大惠:就是它自然就是那樣。

淨空法師:沒錯,它自然就是這樣,你不能單一,那是違背自然規律的。

陳大惠:您覺得大家一定會恢復到自然的狀態?

淨空法師:對。

陳大惠:通過教育的方法。

淨空法師:沒錯,沒錯!所以你一個實驗點做成功之後,大家一看,這麼多人,不同的族群,不同的行業,他們聚在一塊,為什麼這樣子和睦,為什麼這麼融洽,為什麼這麼幸福,做出來給人看。

陳大惠:我們這次特別感恩您老人家能夠光臨論壇,能夠為大家慈悲開示。我們特別的祝福您老,我們相信很多觀眾不能到場,世界各地的各個族群,各個國家,各個黨派,各種信仰的,有太多的人,都期盼您老人家,還有像您老人家這樣的人,能夠長久的在人間,能夠教化眾生,教化我們。我們希望您老人家多保重,我們非常感恩您老人家。

淨空法師:謝謝。謝謝大家。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