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運法師:不讀《華嚴》不知佛富貴 一

不讀《華嚴》.不知佛富貴(一) ──西方寺華嚴吉祥法會寬運法師過堂開示

時間過得非常的快,轉眼之間就到了五月初一,很高興大家來到西方寺,一起在這裡二十一天,同誦我們大乘佛教裡面重要的一部經典──《華嚴經》。古人說:「不讀華嚴,不知佛富貴。」(注1)就是說,沒有讀過《華嚴經》,就不知道佛教的富貴。唯有讀過《華嚴經》的人,由認識佛心所顯現的華嚴世界之依正莊嚴,才能覺悟自心本具的富貴。經中闡述諸佛之本懷,舉出成佛的好處,以勸導學佛,令生起信心,由修因契果,知道必定成佛;由於《華嚴經》(注2)是釋迦牟尼佛成道後開示的第一部經典,故有「經中之王」的美譽。

《華嚴經》比較完整的譯本有三個:一是東晉末、劉宋初年間(公元418—421年)佛陀跋陀羅所譯的六十卷本,稱《六十華嚴》或《舊譯華嚴經》,共分三十四品;二是唐代證聖至聖歷年間(公元695—699年)實叉難陀等所譯的八十卷本,稱《八十華嚴》或《新譯華嚴經》,分三十九品;三是唐代般若所譯的四十卷本,稱《四十華嚴》,是該經《入法界品》的別譯,全稱《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簡稱為《普賢行願品》。

三種譯本中,以實叉難陀所譯《八十華嚴》較為完備,且文義更為流暢清晰;但就影響而言,特別是作為華嚴宗據以立宗的經典來說,還是首推《六十華嚴》。
在新譯的《八十華嚴》中,謂佛陀說法共「七處九會」;但舊譯華嚴則謂有「七處八會」。所謂「七處九會」,是指佛在天上人間的七個地方作九次宣說佛法。這七個地方是人間三處,即菩提場、光明殿和逝多園林。天上四處,即忉利天宮、夜摩天宮、兜率天宮、他化天宮。

在這「七處九會」裡面,首先佛陀在菩提樹下給大眾開示《華嚴》的奧秘;這裡頭說,佛有三種身,即法身、報身、應化身:法身就是毗盧遮那佛,報身就是盧捨那佛,應化身就是釋迦牟尼佛;其實每一個佛都是三身具足;每一個佛都是一體三面,如果一個佛他沒有一體三面,他就不是圓滿的佛。而且在《華嚴經》裡說的是「一真法界」,這是圓教最高等位的佛的境界──「一」,即無二;「真」,即不妄;交徹融攝,故稱「法界」。即是《華嚴經疏鈔》中所說的:「諸佛平等法身,從本以來不生不滅,非空非有,離名離相,無內無外,惟一真實,不可思議,故稱一真法界。」

《華嚴經》的境界廣大,原本不是給我們一般凡夫講的,而是講給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來聽的。這四十一位的法身大士都是過了十住位以上的菩薩,就是說,修行從十信開始,經歷了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妙覺五十二個階位,而最終成佛;所謂「破一分無明,證一分法身」也就是斷了見思、塵沙、無明三惑(注3)而證悟佛果,此三惑是極微細之煩惱,唯有三惑斷盡,方得圓滿成佛。

因此,我們學佛就是要破我、法二執,所謂「破執為法、執破成佛」。菩薩必須把十二品無明破盡,方能登妙覺位而成佛。我們之所以不能成佛,乃由於把一真法界變成十法界;而「十法界」是怎樣從「一真法界」變現出來的?依照《起信論》的說法是:「無明不覺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也就是從無明業相、能見相、境界相的三細變現,再現六粗智相、相續相、執取相、計名字相、起業相、業系苦相。一真法界原本是無念的,因我人一念妄動,發生辨別、固執,就變現出十法界來了。所以「十法界」也就是我們的生活環境,包括其中的「四聖」:佛、菩薩、緣覺、聲聞,及「六凡」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每一個眾生假如不依照佛說的辦法去修行,將永遠在六道輪回中生活;若在三善道中生活還可以,假如墮落到三惡道中去生活,那就是苦不能言了。所以大家要對「十法界」的概念有個基本的認識。

由於十法界裡的佛,他們還有妄心,一真法界的佛是圓融無礙的,我們唯有證入了這種境界以後,才會徹底明了。這個《華嚴經》啊,給我們解說並顯示了一個重重無盡、互攝互入;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宇宙觀:一微塵就等於一個宇宙,一個宇宙也是一微塵;所以我們經常說「芥子納須彌」,芥子雖小,卻能容納如此巨大的須彌山,到底是什麼原理?這裡頭就是說,一切都是「唯心所造」,一切法都是從法界中生,都是我們心想中生──我們的心量多大,我們這個宇宙就有多大。

我們都知道,阿彌陀佛的淨土就是「西方極樂世界」,而盧捨那佛的淨土名為「華藏世界」(注4),此世界有二十重,重重無盡;最下為風輪,風輪之上有香水海,香水海中生大蓮華,此蓮華中包藏微塵數之世界,故稱蓮華藏世界,略名華藏世界。凡報身佛之淨土,均具十八圓滿,其中之依持圓滿,即是蓮華藏世界。如《八十華嚴》卷八曰:「爾時普賢菩薩告大眾言:諸佛子!此華藏莊嚴世界海是毘盧遮那如來。往昔於世界海微塵數劫修菩薩行時。一一劫中親近世界海微塵數佛,一一佛所修淨世界海微塵數大願之所嚴淨。」以下八、九、十、三卷均有說明,謂之〈華藏世界品〉。此蓮華藏世界建立之大略,由上下二十重,周圍十一周而成,以中心為毘盧遮那佛之所居。毘盧遮那佛是法身佛,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是他的左右脅侍。

(未完待續)

注釋:

注1:此諺語出自唐代清涼澄觀法師(738-839年)著《華嚴經行願品疏鈔·卷二》:「此經稱性備談十身威雄,若不讀華嚴經,不知佛富貴,為欲顯斯果德,故說《華嚴》大經十種因緣,皆應一一隨其本因。」
亦作「不讀華嚴經,焉知佛富貴」,語出宋代永明延壽禅師(904-975年)的《心賦注·卷三》:「十地菩薩示受佛職位,如來十號是佛職。不讀《華嚴經》,焉知佛富貴。此一真心,可謂富貴,可謂尊極。」

注2:《華嚴經》,全稱《大方廣佛華嚴經》,是大乘佛教的一部重要典籍。該經是華嚴宗的主要思想依據,它所宣揚的思想觀念,經《華嚴經》的闡發,後來對宋明理學產生重大影響。《華嚴經》在印度形成的具體情形還有待於進一步研究,一般認為形成於公元二至四世紀中葉的南印度地區,後來又傳播到西北印度和中印度。

除文中所說的三種譯本外,其個別品的單行本傳譯到中國較早,最先出現的譯經是東漢支婁迦谶所譯的《兜沙經》,即相當全本《華嚴經》中的《如來名號品》;吳支謙譯的《菩薩本業經》相當於《淨行品》和《十住品》。到了西晉竺法護的譯作階段,《華嚴經》的內容驟然增多:他所譯的《菩薩十住經》相當於《華嚴·十住品》,《漸備一切智德經》相當於《華嚴·十地品》,《等目菩薩所問三昧經》相當於唐譯《華嚴經·十定品》,《如來興顯經》相當於《如來性起品》和《十忍品》,《度世品經》相當於《離世間品》。西秦聖堅所譯的《羅摩伽經》相當於《華嚴·入法界品》,而姚秦鸠摩羅什所譯的《十住經》,後被全部移植成為《華嚴·十地品》,其它還有一些散品經譯本均已散失。據記載,自漢至唐,這類《華嚴經》單品譯本先後共有三十多種。

又此經的藏文譯本,系由印度勝友、天王菩提和中國西藏智軍共從梵文譯出,並由遍照護加以復校,成一百十五卷(奈塘目錄作一百三十卷,德格目錄作一百一十六卷,實為一百一十五卷),內分四十五品,前四十四品相當於唐譯本前三十八品,第四十五品當於唐譯本第三十九《入法界品》,又藏譯本比漢譯本多出第十一品和第三十二品,其它各品文句上也頗有出入。

注3:三惑又稱「三障」。天台宗就界內、界外之惑所分之見思、塵沙、無明等三惑。(一)見思惑,見惑與思惑之並稱。見惑,乃意根對法塵所起之諸邪見。即迷於推度三世道理之煩惱;思惑,乃眼耳鼻舌身五根,貪愛色聲香味觸五塵,而起之想著。即迷於現在事理之煩惱。此見思惑為聲聞、緣覺、菩薩三乘所共斷,故稱通惑。由此招感三界之生死,故為界內之惑,須以空觀對治之。(二)塵沙惑,迷於界內外恆沙塵數之法所起之惑障,稱為塵沙惑。菩薩斷除見思惑後,易著於空觀,而未能進一步了知眾生之塵沙惑,及對治教化之方法,故此惑又稱著空惑,能妨礙菩薩出假利生,化度眾生。又此惑為菩薩所斷,故又稱別惑,通於界內外,須以假觀破之。(三)無明惑,於一切法無所明了,故稱無明。即迷於中道第一義谛之煩惱。此惑乃業識之種子、煩惱之根本,聲聞、緣覺不知其名,屬界外之惑,唯在大乘菩薩,定慧雙修,萬行具足,方斷此惑,故又稱別惑。須以中觀破之。
若論斷位,則別圓二教不同。依別教之說,十信位能伏住見思惑,初住能斷除見惑,七住能斷盡思惑,八、九、十住能斷除界內之塵沙惑,十行斷界外之塵沙惑,十回向能伏住無明惑,初地以後至妙覺位能斷除十二品之無明惑。依圓教之說,五品弟子位能伏住五住地之煩惱,十信中之初信位能斷除見惑,七信位能斷盡思惑,八、九、十信能斷除界內外之塵沙惑,初住以後至妙覺位能斷除四十二品之無明惑。實則三惑原系一惑之粗細分,惑體無別,其粗者稱為見思,細者稱為無明,介於其間者稱為塵沙,是故,所謂斷捨,當無前後異時之別。又若以三惑對配二障,則見思惑相當於煩惱障,塵沙惑、無明惑相當於所知障。


注4:《探玄記》卷三:「華藏之名,因此立也。(中略)藏是含攝義、出生義、具德義。此中通論有二義:一由此土內含攝一切人法等諸法門故。二含攝一切諸余剎故。」《清涼疏》卷八說:「蓮華含子之處,目之曰藏。今剎種及剎,為大蓮華之所含藏,故雲蓮華藏。」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